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1章 白晓梅的婚礼 (1)

    (一)

    下午三点,一缕阳光从西环广场办公大厦21层的一个窗台外投射进来,映在孙新新整洁丰腴的办公桌上,从肩胛和颈椎骨里传来的一阵阵酸痛,让孙新新的双手不得不暂时离开敲击的键盘,她沉沉地把身体裹进宽厚的皮椅靠背上,用左手的拇指用力地按摩着右手的虎口处。这样的按摩方式只能稍稍地减轻她身体上的负荷,接着她打算喝杯咖啡鬆弛一下紧张的神经。她抬头透过半开百叶的落地窗,看到隔壁员工办公区里,她的业务经理于胖子正拉着秘书钱美的手在大献慇勤。

    孙新新按了电话机上的免提对讲;「到我这来一下。」

    钱美傻呵呵地推开门,往里探头道:「孙姐,啥事呀?」

    孙新新不由得歎了口气。就是有这么一种人,你没办法冲她发脾气,就算你数叨她一通,不出一个小时,她準保又跟没事人一样,该干嘛还是干嘛。更何况孙新新还不像其他领导那样,喜欢摆什么臭架子,她觉得那种行为无异于自绝人民。

    「又跟于胖子那逗贫呢?」孙新新明知故问。

    「没有,我不是两个月都没来那个了吗,于胖子就说他学过中医,会看手相,可以帮我看看。」钱美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性格大大咧咧的,说话也直率,孙新新觉得自己就够直肠子的了,可她还总是看不惯这些80后的孩子,说话一点顾及都没有,什么都敢说。

    「这话你也跟他说?」孙新新听了直咂巴嘴。

    「怕什么?于胖子是姐妹,他这东西比我懂得多。」钱美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什么姐妹呀,他是想泡你!女孩子总归要有点矜持,跟你说多少次了,别老跟这种人混,有什么前途?他于胖子是什么?满嘴里跑火车的主儿,有一句靠谱的吗?你知道把一头猪放在火上蒸,最后剩下什么?就剩他那张嘴了!你呀,眼光得放得远点、高点,有时间的话,多学点东西,多充实一下自己。那不比什么都强?你看看我让你做得这些东西,没几个做得好的,有你改的功夫,我还不如自己做呢。做事用点心,知道吗?」自从升了总监,孙新新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责任越来越重了,不仅在工作上,在思想生活上,她也觉得自己该担负起教育之重,彷彿大家族里的婆婆,总是对那些新来的小媳妇看不打眼的。

    「你怎么跟我妈说得一样啊,呵呵,行了,我知道了!」钱美倒也好脾气,从不对孙新新的教育有牴触情绪,只是这边照单接收,转过脸来抵死不从就是了。

    「帮我倒杯咖啡去吧!」孙新新也知道她是听不进去的,于是低头继续工作了。

    钱美刚要离开,忽然想起来什么,又转过身来,神秘兮兮地走到孙新新身边说:「对了,你知道吗?王莱这几天好像跟亦庄那边的闵总搭上线了?」

    「你怎么知道的?」孙新新猛然一惊,立刻抬头追问道。

    「我……我也是听说的。」钱美支支吾吾地说。

    钱美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加包打听,孙新新也是经常把她当成自己的内线重点培养的。她听来的消息多半是靠谱的,王莱是孙新新部门的副总监,也算是她带出来的,小伙子聪明机灵,位子窜得也快,虽然比孙新新晚了两年到公司,可是如今他的客户已经几乎赶上孙新新的了,孙新新有几笔单子就在不知不觉中落在了他的手里,这次亦庄的案子孙新新跟了三个多月了,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极为上心。

    「这个王莱又要干嘛?总是喜欢跟我抢!」,一想到王莱那副小人相儿,孙新新打心眼里腻歪,一个大男人总是那么小肚鸡肠地和女人过不去,每次抢功抢得比地鼠打洞还快。

    「赶快帮我跟闵总约一下,说我今天晚上想跟他一起吃个饭。」孙新新对钱美命令道。

    「好,我这就去!」钱美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

    「想呛我的单子,没那么容易!」孙新新正想着呢,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吴嘉琪。

    「找我干嘛?约我吃饭呢,就没空了,今天已经约出去了!送我礼物呢,就直接送我家去,不用跪安了。」孙新新故作暧昧地跟她的闺密逗贫。可是听完吴嘉琪在电话那头说出来的话,孙新新顿时瞪大了眼睛,叫道:「白晓梅要结婚了?不是吧?这年头母猪都能上树了!」

    (二)

    週末,吴嘉琪早早地下了班,等在西环广场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路面,有些发呆。想起白晓梅结婚的事情,别说孙新新吃惊了,就连她自己也是吓了一跳。虽说她们姐妹四个和白晓梅都是初中的同班同学,不过白晓梅还是更喜欢亲近从小学就在同一个学校的吴嘉琪。上中学那会,大伙的家都住在西边,学校都是就近分配,小伙伴之间互相串个门子,联络感情,热络得很,可是上了大学以后,白晓梅的家搬到了东边,和孙新新、苏然、孟菲还有吴嘉琪就疏远了,只是没事闲得时候会来找吴嘉琪玩。

    上初中那会,在几个女孩中,只有白晓梅的家是农民户口,住平房,家里除了出租民房赚点钱,还有几亩地种,白晓梅经常要帮父母下地摘菜,皮肤被晒得黝黑,北方的冬天风硬得紧,家里人不懂得保养,年幼的白晓梅更不懂,什么时候看到她,总是像块皱巴巴的亚麻布糊在脸上,还点了两朵红。后来开发商看中了她家那边的地,拆迁了,补助了不少钱。白晓梅的父母合计着,回迁是有优惠,不过那点钱只够买一套大房子的,没了地怎么生活?于是他们相中了东边四惠的房子,即便宜不说,户型还好,政府当时也正在修建地铁,以后通了直接到家门口。老两口怕姑娘以后嫁不出去,一合计,买了三套房子,一家三口先住一套,另两套出租,等姑娘大了,带着房子找婆家,也算是份嫁妆。白晓梅从此过上了地主家的生活,余粮丰厚,再加上她做编辑的工作,天天不怎么动弹,本就有点微福的身体像吹起来的气球一样急速膨胀,皮肤倒是白了一些,可是脸上那两朵红却总是去不掉。

    「怎么都没听说她交男朋友的事,没鼻子没眼的,怎么就冒出这么个人来,还要结婚了?」孙新新挽着吴嘉琪的手臂边走边说。

    「我倒是听她说,前段时间上了个什么网站徵婚,认识了一个男的,不过这也就是上个月的事情,现在就结婚了,也忒神速了点吧?」吴嘉琪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那男的肯定是外地的,估计是看上他们家的房子了。」孙新新拉着吴嘉琪在商场里到处乱逛,随手拿起一件小礼服就在身上比比,照照镜子。

    「好像确实是个外地的,新房就是她家一直租着的那套,已经重新装修完了。」吴嘉琪点点头。

    「我就说吧!这男人要跟女人结婚,肯定有所图,要嘛图个漂亮,要嘛图个勤快,要嘛图个有钱,你说她白晓梅人长得既不漂亮,在家里又懒得要命,除了是个土财主,还有什么?」孙新新就见不得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家。

    「瞧你说的,人家白晓梅对你也不错,结婚还知道想着我们这帮老同学。」吴嘉琪毕竟跟白晓梅也算朋友,觉得孙新新这么说她不够厚道。

    「那是她家喜欢充门面,她爸妈打小就那样,死要面子活受罪。农村人都喜欢搞这套的。」孙新新撇撇嘴,不以为是地说。

    吴嘉琪无奈地摇了摇头,孙新新怕她觉得自己太刻薄,也往回搂了点说:「我这不是也为她着想嘛,看不清楚要嫁的是个什么人,以后有她好受的!」

    「行了,人家的事咱们就别操心了。」吴嘉琪岔开话题说:「你这干嘛呢?又不是你结婚,你臭美什么?」

    「我就不能美了?没听人家说吗,参加婚礼是最容易找到未来老公的途径之一。」孙新新陶醉地说:「在那么浪漫的场合,遇到适合的对象,爱情就会自然而然地萌发出来。」

    吴嘉琪看着孙新新的样子,好笑地捉弄她道:「他们两家的亲戚除了农民就是外地的,你看得上吗?」

    「真的假的?」孙新新一听这话,顿时傻了眼。

    (三)

    星期六的上午,真是个结婚的好日子,天空透亮得清爽,暖风徐徐地吹进皮肤里,有意无意地骚拨起灵魂底下压着的那些慾望,让没结婚的人有种想结婚的冲动,让没恋爱的人有种想恋爱的饥渴,所有地蠢蠢欲动在此时都显得那么合情合理。

    在初中同学这一桌,四个姐妹及其携带的「家属」佔了半个桌子。年纪最小的苏然带着同居多年的男友贺桐坐在一边,年纪最大的吴嘉琪也带着同居多年的男友杨光坐在另一边,中间夹着两个单身贵族孙新新和孟菲。

    孙新新眼睛来回扫着身边的几个姐妹,揶揄道:「切,昨天你们还笑我?你们这几个,今天一个个打扮得都跟赛金花似的,都想当婚宴女王呀?」

    「今天的婚宴女王只有一个。」孟菲努努嘴,朝着白晓梅走过来的方向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