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2章 白晓梅的婚礼 (2)

    新娘子今天穿了一身红色的中式分身旗袍,上身是挺立的圆领,七分敞口阔袖,直襟圆摆设计的缎面绣衣,下身着棉纱质地的百褶长裙。在她身后跟着一个男子,看起来大概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这个岁数正是成熟男人一枝花的年纪,他穿了件淡粉色的休闲衬衫,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品牌,剪裁刚好贴着他健壮的肌肤凹凸变化,敞开的三个扣子露出他胸口健康的肤色,一看就是经常去做健身的,从里向外都散发着性感的味道,不是什么男人都能穿得起粉色的,而他恰恰是那种很适合粉色的男人。一条白色休闲裤穿在他修长的腿上,极为优雅利落,喜欢逛街买名牌的孙新新一眼就认出那条裤子是出自GiorgioArmani的巧手。那男人微笑起来,极其灿烂,好像正午下的向日葵,金灿灿地晃得人眼晕,一些邻桌的女孩都纷纷侧目偷看这边。

    「哎呦喂,看看,我们京西附中的四朵花,真是太亮眼了,我这一身红袍袈裟的,倒好像成了配角啦!不知道的,大概还在猜你们中的哪一位才是今天的新娘子呢。」白晓梅夸张地大笑着,露出她那口唯一可以称之为白色的牙齿。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苏然自大学时代就结识了贺桐,又跟他交往了那么多年,大家都觉得第一个结婚的肯定是她,就算不是苏然,怎么排也轮不到她白晓梅呀,谁成想,一不留神,白晓梅上演了一幕龟兔赛跑,几只漂亮的兔子都被远远落在了后头,反倒让白晓梅这只乌龟拔了头筹。

    「瞧你说的,这不寒碜我们呢吗?」心直口快的苏然顺茬就接嘴过来。她这一张嘴,其他三个姐妹反而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了,未免尴尬,吴嘉琪赶紧对白晓梅说:「白白,你今天太漂亮了。」

    「谢谢。」白晓梅心宽体胖,也不计较苏然那酸溜溜的嫉妒。她侧身把身后的男子推过来,对着几个女孩说:「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霍言,是我老公业务上的一个朋友。」然后又对着霍言,从挨她最近的苏然开始介绍。

    「她们就是我跟你提起的,我们学校的四朵花,这位是苏然,」白晓梅指着苏然说:「你别看她小家碧玉,楚楚可怜的样子,发起飙来,能量惊人,得理不饶人,说话带刺,能噎死人!所以我们都给她起了外号叫『英伦刺玫』。」

    「哎哎,有你这么介绍的吗?」苏然不乐意听了,佯怒地嗔怪她。

    白晓梅笑呵呵地说:「不过她人很好,心地善良,对朋友都挺仗义的。」

    「这还差不多。」苏然脸色和悦了下来,大大方方地跟霍言打了个招呼,反手推了把贺桐,说道:「这是我男朋友,你叫他老贺就行。」

    霍言看贺桐年纪和自己相仿,于是主动伸出手来,贺桐连忙欠身握住,两人寒暄了几句。白晓梅接着介绍道:「中间这两位是我们的大美女,孙新新和孟菲。」白晓梅手指在空中跳点了两下。

    「她是美女,我可不算哦!」孙新新指着孟菲说。

    「呦,少见呀,我们的『傲牡丹』居然也会谦虚起来了!」白晓梅再次以她夸张地大笑揶揄起孙新新来,她指着孙新新对霍言说:「她可是我们的花王呦!不仅人长得漂亮,穿着时尚,而且她是我们这几个人里混得最好的,人家可是大公司的总监哦!很厉害的!」

    「哦,这么年轻的女士就能坐上总监的位置,失敬失敬。」霍言热情地盯着孙新新看了几眼,并主动伸出手隔着桌子和孙新新握了握。

    「客气了。」孙新新回敬了他一个微笑。

    「孟菲,外号『金色蒲公英』,是个喜欢到处乱飞的野孩子!呵呵。」白晓梅指了指孟菲。

    「哦?怎么讲?」霍言饶有兴致地看着白晓梅,等她继续说下去。

    「她呀,打小就哪都敢去,没有她不敢去的地方,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中午放学,学校后面有条河,河对岸开着很多蒲公英,风一吹,就飘起很多小『降落伞』,大家都想拿上几支玩,可是河上只有几个临时放置的水泥管子,圆不溜秋的,谁都不敢过去呀,我们孟大小姐当仁不让,二话不说就跳上去了,没走到河中间,脚底下一滑,就掉下去了,当时给我们吓的,一个个跟呆头鹅似的,全傻那了。幸好有个老师从那边经过,给她救了起来,可是她脑袋撞在河床上弄了个大口子,还流了不少血,缝了十几针。」白晓梅讲得生龙活虎,听得霍言都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巴。「我们那时还以为她得歇上一段时间呢,你猜怎么着?人家大小姐过了三天,脑袋上顶了块大纱布就蹦蹦颠颠地来了。小时就是这样,现在长大了,胆子就更大了。没事就去国外到处飞,当年要不拦着,差点就跑车臣当炮灰去了。」

    霍言上下打量着眼前那个好似芭比GIRL的女孩,实在无法把白晓梅讲得事情和她联繫在一起,他佩服地瞧着孟菲说:「真的吗?那你可太勇敢了!」

    「唉,我真是交友不慎,这帮损友呀,就这点破事,都念叨N多年来。」孟菲俏皮地眨眨眼,「我其实就是一个四处游蕩的无业游民,哈哈。」

    「最后一个隆重介绍,吴嘉琪,她是我们的大才女呀,博古通今,阅览群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外号『才女菊』!」

    「你说得这个人是我吗?我可没那么厉害呀!」吴嘉琪有些不好意思地沖霍言点了点头。

    「最边上的是她男朋友杨光。」杨光正低头打着电话,听到点名,抬头沖霍言扬了扬手,意思了一下,就算是认识了。

    「霍言今天是一个人过来的,你们帮忙多照顾一下啊!」白晓梅最后把霍言正式托付给四姐妹。

    「行了,放心吧,我们会照顾他的,你去忙吧。」苏然代表大家接受了任务。

    (四)

    婚礼进行了一大半,新娘子和新郎官在轮桌敬酒,孙新新和孟菲不知何时,已然换到了霍言左右,三个人你来我往地聊得还挺起劲。

    「这个孟菲,真够不识趣的,没看见孙新新眼睛都绿了。」苏然拉过吴嘉琪来,偷偷附在她耳边说。

    吴嘉琪抿嘴笑了笑,说道:「张彬今天怎么没陪孟菲过来?」

    「谁知道,那家伙最近很少露面呢。」苏然耸耸肩,表示不知。

    「哎,人家白晓梅可都跑到前头了,你和贺桐什么时候把事办了呀?」吴嘉琪关切地问。

    「我也想呀,人家老先生不抻我这茬儿呀。」苏然沮丧地说。

    「你妈现在不着急了?」吴嘉琪说。

    「着急呀,哪能不着急呀?这不,又给我準备了一堆作战计划。」苏然左右瞅了瞅,看没人往这边看,就偷偷打开手袋,从里面露出几个纸袋子,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怎么又是这套?」吴嘉琪嘻嘻地笑着,手里拨弄着那几个袋子,「呦,都挺贵的呢,你妈还真下血本。你们要喝不了,分我们点呀!」

    「不给!瞅他就烦!」苏然大眼睛恶狠狠地白了杨光一眼,「他那电话打了二十多分钟了吧?不定又跟那个小妖精你侬我侬呢,你可盯紧点呀!」

    「他现在老实多了。你也别老那种态度对他了。」吴嘉琪替杨光求情道。

    「跟他过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怎么对他也无所谓。你自己小心点,别老傻乎乎地上当受骗。」苏然一提到吴嘉琪的事,就总是觉得胸闷气短,排不出的怨气。

    知道苏然是关心自己,吴嘉琪撒娇地挽着苏然的臂膀,靠在她肩上说:「好了,别担心我了,你就安心地执行你的造人计划就好了!争取早点把自己嫁出去!」她举起拳头:三呼道:「加油!加油!加油!」

    说到计划,大大咧咧地苏然倒不好意思起来,她羞红着脸颊说:「行了,行了,知道啦!你也加油呀!」

    (五)

    看着白晓梅红艳艳的衣服如同火焰一般,走到哪热到哪,吴嘉琪莫名地从心底里升出一股股地羡慕,这羡慕中还掺杂着些许嫉妒,嫉妒那个成为满场焦点的幸福的女人。刚刚那个新郎怎么说的:「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也许没有太多的时间恋爱,却有足够的时间结婚,从第一次见到她,我就认定,她是那个可以陪我一起吃饭,可以每晚睡在我身旁,可以每天早上和我一起吃早餐,可以和我一起抚育我们的孩子,可以陪我慢慢到老的人。我想,婚姻就该是和这个女人做以上这些事情吧,所以我要和她结婚,我要她成为我的妻子。」

    吴嘉琪觉得,此时此刻,「妻子」这个字眼实在是太美妙了。结婚如果如他所描述的那个样子,也该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吧。

    「白晓梅今天真漂亮,是吧?」杨光打完电话后就一直在低头吃东西,于是吴嘉琪没话跟他搭拉话说。

    「哦,是吧。」杨光头也没抬,应付了一句,可能觉得有点不妥,他又抬头看了眼吴嘉琪,说道:「没你漂亮。」

    「那,我们也结婚好不好?」吴嘉琪试探地问了句。

    杨光看了看她,拍拍她的手说道:「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