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3章 孟菲出国记

    (一)

    距离白晓梅结婚已经有半个月了,吴嘉琪却一直沉浸在那场婚礼里,无法自拔。和杨光交往的时间也不短了,父母就她和杨光的婚事催了很多次,可她却一直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总觉得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清楚,还有很长时间。如今,转眼就到了三十的年关。每次给小朋友让座,那些看似和自己同龄的妈妈们就赶快嘱咐孩子,「谢谢阿姨」,吴嘉琪都有种莫名地不快,不明白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由「姐姐」变成了「阿姨」,明明还是这张脸,明明看不出什么衰老的痕迹呀?

    事情始终也没有想明白,可是人却一天天地老了,吴嘉琪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母亲,皱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布满了她的眼睑和嘴唇,什么时候母亲变老了?怎么都没有注意到呢?吴嘉琪想,如果真的到了年老,那些事情还是想不明白怎么办?难道一直这样不结婚下去吗?是不是结婚也没有我们想像得那么複杂?

    「妈,你和爸爸幸福吗?」吴嘉琪问。

    「唉,什么幸福不幸福的,不就是一块搭帮过日子嘛。」母亲随口说道。

    「你为什么会和爸爸结婚?他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你却那么外向开朗,不觉得两个人很格格不入吗?」

    「当初我们也是父母介绍的,你姥爷觉得他人老实,对人好,靠得住。」母亲一边回想,一边笑着说。

    「可是爸爸对你一点也不好,对我也是冷冰冰的,除了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他从来不会对我说别的什么。他在外面对别人都可以那么热情,那么健谈,可是回到家,却懒得和我们多说话。」吴嘉琪落寞地说。

    母亲走过来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你是因为这个才一直不想跟杨光结婚的吗?」

    「有一些这方面的因素吧,当然不是主要原因,我只是觉得像你们这样结婚过日子,和我们现在的生活,其实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同。」吴嘉琪说。

    「当然会有不同,这是一个家呀!谁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它给拆了。」

    「是吗?」吴嘉琪不以为然。

    「当然了。」母亲郑重地点点头说道:「其实你爸爸还是挺关心你的,只是他不善于表达。他就是这种人,可以随便跟外人交流,却不会表达对家人的好。你爸昨天还问起你们的事呢,让你有空把杨光叫过来,你爸爸想跟他谈谈。」

    「嗯,行吧。」吴嘉琪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

    (二)

    这天下午,孙新新接到孟菲的电话,约她晚上去买衣服,刚挂上电话,就看到落地窗外,钱美他们围在一堆议论纷纷,还不时地往老闆那个房间里面张望。她悄悄地打开门,贴过去,就听钱美煞有介事地说:「他可不是一般人,知道他爸是谁吗?」

    看着钱美卖关子地喝了口水,大家配合地摇了摇头,于是钱美接着说道:「他爸爸可是国内地产界十大富豪之一霍少培。他们的家族产业那叫一个大,光在上海就开发了上百万平米的楼盘,每年向国家纳的税就上亿。」

    「哇塞,人长得帅,又多金,还单身,真是一只优渥的肥鹅呀!」美术编辑吴娜摆出一副花癡的表情,讲到肥鹅的时候,恨不得把口水都抹到那只光溜溜地肥鹅身上去。

    「岂止呀!人家还是高学历呢!留美的MBA,刚从美国回来……」没等钱美炫耀完她的情报,孙新新已经站在她的身后,叱责道:「你是不是又闲着没事干了?」

    大家看到孙新新突然出现,都赶快跑回自己的工位上,钱美一缩脖,也跟着跑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一路上还不忘对每个人吐着舌头做鬼脸。

    「你们呀,不要整天老想这些有的没的,你们学学陈小生,」孙新新手指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男生,他一直都在对着电脑忙碌着,没有加入大家的讨论範围,「看看人家是怎么工作的,你们要是有这份认真,我也就阿弥陀佛了。」

    「呵呵,孙姐,老韩叫你过去呢!」钱美接了大老闆的电话,嬉皮笑脸地冲着孙新新说。

    「真拿你们没办法,行了,好好工作吧。」孙新新暗暗歎了口气,自己就是平时跟他们太不见外了,以至于大家都不怕她这个总监。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朝老闆的办公室走去。

    (三)

    「新新呀,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富源集团的少公子霍言,他是我们这次合作开发案的总负责人。真是年轻有为呀!哈哈!」老韩坐在沙发上热情地招呼孙新新过去。

    孙新新看到沙发上的人,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是白晓梅婚礼上的那个霍言吗?怎么跑到这来了,还成了大富豪的儿子?

    「这是我们的项目总监孙新新,她也是这次项目的执行负责人,你别看她年轻又是个女孩,她可是很干练的!」老韩亲自站起身来,推着孙新新坐到了霍言边上。

    「我们已经见过面了,是吧?孙小姐?」霍言瞇着眼睛,笑盈盈地看着孙新新。

    「呦,你们认识呀,哈哈,那就太好了,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跟新新联繫。」老韩陪笑着说。

    「好的,我很乐意。」霍言颇有深意地看了看孙新新。

    会议结束后,孙新新送霍言出门,走到一半,霍言突然转身看着孙新新说:「把你的MSN告诉我,我们需要随时保持联繫。」

    孙新新随手从钱美桌上拿了只笔,在便条上写下自己的MSN,边写边低声地说:「你早就知道要跟我合作吧?那天婚礼上怎么不说?还骗我们说你是公司的小职员?」

    「呵呵,那是我爸的产业,我确实就是个打工仔嘛!」霍言挨近孙新新耳边说,「为了弥补我善意地隐瞒,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孙新新侧头看了看他,突然露出一个微笑,说:「不好意思,我今晚有约!」

    霍言耸耸肩,食指夹着便条在空中晃了晃,说:「那我下次再约你吧!BYE——」

    孙新新一直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

    「孙姐,你好像跟他挺熟的呀?」钱美突然从她身后探过头来。

    「哦,见过一面吧。」孙新新装作无所谓地说。

    「哎,他可是不可多得的钻石王老五,你有机会哦!」钱美说。

    「我又不是你,闲得没事呀!花癡!」孙新新说完就转身回办公室了。

    「哎,孙姐,你不要就介绍给我呀!」钱美追着喊了一句。

    孙新新摆了摆手,示意她好好工作,她们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正有一双眼睛在偷偷地注视着这一切。

    (四)

    晚上孙新新和孟菲约在星巴克见面,屁股还没沾到座位上,孙新新就晃着孟菲的手兴奋地说:「你猜我下午看到谁了?」

    「谁呀?」一向阳光灿烂的孟菲竟然也有打蔫的时候。

    「霍言!——你忘了?就是白晓梅婚礼上跟咱两逗贫的那个?你猜他爸爸是谁?」

    「谁呀?」孟菲随口一问,并没有表示出多少关心。

    「地产大亨霍少培!」孙新新洋洋得意地说:「那天我看他那一身行头,我就觉得他是个小开!他还骗咱们说是打工仔,差点就被他骗了。那时我还真以为他是个穷光蛋呢,现在好多男的,越是没钱的,越喜欢穿着一身名牌装有钱人,其实兜里半个子都没有,信用卡也是负债纍纍。我还真以为他也是装王子的青蛙呢,呵呵,没想到居然是个装青蛙的王子。」孙新新心里窃喜,还好那天对他态度还算不错。

    「恭喜你呀!终于钓到你的大金龟了!」孟菲淡淡地说。

    「你今天怎么了?」孙新新这才察觉到了孟菲心里有事。

    「没怎么啊。」

    「还说没怎么?脸绷得跟冻茄子似的,你平时不都是上了发条的兔子吗?」

    「就算是南孚电池,也有没电的时候吧?」孟菲瘪瘪着嘴,可怜巴巴地说。

    「怎么了?跟张彬吵架了?」看到孟菲心情沮丧,孙新新已经预感到发生什么事了,孟菲每次失恋都差不多是这样。

    「这次没吵架,我要是有力气吵架就好了!」孟菲疲惫地靠进沙发窝里。

    孙新新注视了孟菲几秒钟,然后从手袋里掏出一包橘色封面的PO,在大圈套小圈的盒子里拿了一根烟,放在嘴边点着了火,深深地吸了一口,慢慢地吐出淡淡的一团青色,然后对孟菲道:「到底怎么回事?」

    (五)

    原来这天下午的三点,孟菲在跟孙新新见面之前先和她的男友张彬见面了。是张彬给她打的电话,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快一个月没见面了。本来约好趁着张彬年假一起去瑞士玩的,可是张彬临时有事取消了行程,等孟菲自己从国外回来后,张彬就一直处在超人的状态中,二十四小时找不到人影。

    「你最近都忙什么呢?往家里打电话也没人接?手机又总是不在服务区?」孟菲坐在沙发座里,喝了一大口冰咖啡。

    「对不起,最近一直有些事在忙,所以顾不上和你联繫。」张彬慢慢端起咖啡杯,送到嘴边深深地呷了一口,又慢慢地放下杯子,他看着孟菲,欲言又止地吞了下口水。

    他从手边拿起一个精緻淡雅地烫了丝带的信封,推到孟菲面前说:「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孟菲笑嘻嘻地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故作神秘!」孟菲拿起桌上的信封,从里面抽出一个红色的请柬,古朴的团花底纹丛中,一个大大地滚了金边的喜字居中而立。孟菲不经意地翻开请柬,看到新郎的签名处,大大地写着张彬两个字,可是,新娘的名字却不是自己。

    「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绝的分手!」孟菲直直地盯着张彬,恨恨地说。

    「我真的很抱歉,她是我之前的那个女友,本来已经出国了,我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回来找我,还说要跟我结婚。」张彬满脸充满了歉意。

    「那我呢?」孟菲幽幽地问道,她觉得胸口闷闷地,彷彿刚刚喝得那口冰咖啡才到了心脏,温热的心被那冰冷狠狠地撞了一下,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嗝,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张彬赶忙把自己面前的热咖啡递过来,「喝点热的。」孟菲没有动,只是一味地打着嗝。

    「我真的犹豫过。其实你挺好的,年轻又漂亮,性格也开朗大方。从那次去旅游,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挺喜欢你的,你是我见过的女孩里,最勇敢最坚强的。你跟我之前的女朋友完全不一样,她很敏感,很脆弱,会因为看到一只流浪猫就掉眼泪,她是那种需要人保护的女孩。而你注定是要继续飞的,」张彬凝视着呆呆发愣的孟菲说:「你看,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一样也可以去瑞士,一样可以过你自己的生活,我是没有办法把你留在身边的。」

    (六)

    「他说得是什么鬼话呀?你怎么没大耳贴子扇他两巴掌呀!最讨厌这样的男人,自己劈腿还要找别人的理由!」孙新新替孟菲抱不平。

    孟菲从张彬离开坐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多小时了,她觉得有些倦了,于是直起腰,抻了抻胳膊,轻歎了口气说:「你相信吗?这是第一次,我想到和一个人结婚,应该也是不错的吧……」

    「以前每次出去旅游,总会结识很多朋友,也经常恋爱,可是一回来,就找不到玩时那种感觉了,分了也就分了,发发脾气,抱怨抱怨也就算了。可是和他在一起,有那么一阵子,我真的觉得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他会陪着我到处走,一直不停地走下去。」孟菲长长地舒了口气,「没想到,最后还是剩下我一个人了。」

    「还有我呢,怕什么?」孙新新掐灭了手里的烟头,伸着脖子,一副上刀山下油锅的样子冲着孟菲说道:「大不了我不嫁了,陪着你到处去疯,到处去玩,怎样?」

    孟菲被孙新新的样子逗乐了:「那哪行呀,好不容易逮上个大金龟,不骑着它跳个龙门,人家都把咱当瘪脚虾了!加油呀!你不行,我上!」

    「上你个头呀!你还买不买衣服啦?」孙新新看到孟菲恢复了精气神,手指脚板也跟着痒痒了起来,「还等什么,走吧!咱们去疯狂『刷拼』去!把那些臭男人统统——刷,刷,刷!」

    孟菲也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大跨步地挽起孙新新的胳膊,「走,先陪我去买个强力防晒霜,再买个旅行箱,然后买完衣服,你直接开车送我去机场就行了。」

    「啊?你又要走呀?去哪?」

    「非洲!」

    「天,你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