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6章 吴嘉琪的爱情故事 (3)

    杨光不爱看书,却经常喜欢看时尚杂誌,看漂亮女孩和流行时尚,当然偶尔他也看书,如果日本漫画也可以称为书的话;吴嘉琪是经常看书的,每週都会在网上书店定几本书,不是国内的名家大作,就是外国文艺,杂誌也看,只看文学类杂誌,从来视时尚杂誌为垃圾。再比如:杨光喜欢类似上海、香港这般大都市,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吴嘉琪则喜欢海边安静的小渔村,最好是那种没被开发破坏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找个靠近海的温暖城市生活,一定要人少的地方。平时週末出个门,看大街上到处都是人,她就开始头晕眼花,作呕吐状,他则是哪人多拉着她往哪钻,眼睛还不住地给过往的美女作体检。在吃上他们也表现出不和谐,他最爱吃红烧肉,认为世界上没有比猪身上的肉更香的东西了,不吃海鲜,不吃火锅;而她怕胖,不爱吃猪肉,最爱吃的是海鲜和火锅,属于那种站在「呷哺呷哺」门口就走不动道的人,自打跟他在一起,去火锅店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的了。

    当然,他们的不和谐还表现在做完那种事情以后,他已经困得不行了,可她却总是兴致勃勃地拉他说话。

    「唉,咱们在相识纪念日那天领证吧!」多有纪念意义,527,我爱妻,简直是爱情大告白,吴嘉琪从两人确定恋爱关係那天,就开始算计要在这天完成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了。

    「嗯嗯。」杨光支吾着,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说定了呀!你确定你听见了吗?回答我一句完整的话!」吴嘉琪太了解杨光了,一说到结婚的事,他所有打马虎眼的招式全使出来了。她必须要让他和自己统一战线,才能使他去说服他那个爱帮人决定事情的妈。

    「确定,527领证。」杨光充满无奈地给了她一句完整的答覆。吴嘉琪笑咪咪地拍了拍杨光的头,满意地说:「乖啦,睡吧!」

    (三)

    「你怎么想起陪我来上课了?」苏然躲在她的笔记本电脑屏后面悄声地对吴嘉琪问。

    苏然在这间学校学习营养师的课程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还是老贺鼓励她来学的。她本来在家整日地无所事事,除了上网玩游戏,就是看电视睡觉,家务活有个阿姨搭理,苏然只负责每天的晚饭,因为老贺喜欢吃她做的饭。老贺觉得苏然还年轻,应该多学点东西,不该把时间就这么荒废下去,于是根据她的兴趣特长帮她报了这个课程。这天下午刚上课,吴嘉琪突然打电话给她,说是也想过来听听。

    「我也想当个全职太太。」临桌的吴嘉琪也同样躲在自己的笔记本后面悄声地答道。

    「你呀,别做梦了,就你那穷鬼老公,不让你养着就不错啦!」苏然对吴嘉琪做了个鬼脸。

    吴嘉琪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前面讲课的老师「咳咳」清了两声嗓子,以示提醒。两人一缩脖,压得更低了。苏然指了指笔记本,两人就跑到网上聊了起来。

    苏然:「这堂理论课没意思,呆会儿咱俩去听高老师的课,比较有趣。」

    吴嘉琪:「高老师?就你说挺帅的那个?」

    苏然:「是呀,人挺好的,特热情,不如我给你介绍介绍,你甩了杨光跟他得了。」

    吴嘉琪:「人家是只对你好吧?要不你甩了老贺跟他?」

    苏然:「去死!」

    两人正聊得起劲,孟菲那个做着鬼脸表情的头像亮了起来,「Hello,mybaby,想我了吗?」孟菲把她俩拉进了三人对话,还发了个大大的红唇印。

    「你这厮,还想起我们来呀?一失恋就往外跑,什么时候回来?你再不回来,吴嘉琪就要被卖去当童养媳了!」苏然发了个暴打的表情,吴嘉琪怎么看那个被锤子砸的小人都像自己,好像自己真的变成了受人欺负的小媳妇。

    「哈哈,她不是早就倒贴给杨家当二十四孝儿媳妇去了吗?」孟菲损起吴嘉琪来也是没口德的。

    唉,吴嘉琪心想,我是在姐妹中翻不了身了。

    「你终于决定了?还是嫁给他了?」孟菲也不太喜欢杨光,她总对吴嘉琪说,天涯何处无贱草,你何必单恋他杨光一根葱?

    吴嘉琪:「都这岁数了,也该结了。再说,他现在表现也不错啦!」

    苏然:「我呸!还不错呢?你知道上次人家杨光说什么?说要不先领证再去她家提亲商量结婚的事,亏他想得出来!」

    「那是他妈的意思,不是他说的。」吴嘉琪赶紧帮杨光解释,这种时候,稍微一点火星,几个姐妹就能把杨光烧成炭木。都说众口铄金,几个女人的一张嘴,都能融化金条了,别说杨光那块木头了。

    「他不也说他那些兄弟都这样吗?也不看看他那些兄弟都娶的什么样的人,不是长得太愁嫁的,就是外地来骗吃骗住骗户口的。」苏然他妈是媒人专业户,好多外地的亲戚朋友都托她妈给找个北京户口的,在她眼里,甭管男的女的,都想着法地混进北京来。

    「外地媳妇挺好的,任劳任怨,吃苦耐劳。」孟菲到处跑,朋友满天下,在她眼里没有本地人外地人区分。

    「所以呀,北京那些啃老的爷们,没什么本事,整天都像马勺上的苍蝇——混饭吃,家里又没太多子儿的,娶个外地媳妇,这边也不办事,请人吃个饭,收回份子钱,省点钱到农村办个酒席完事了。咱们余大小姐倒好,还不如外地小媳妇呢,人家起码回家还能风光地办个酒席,她呢,只能落个不办事干敛财的骂名。」苏然心疼吴嘉琪,讲话也不客气,直接给她点明杨光家这么办事的后果。

    「唉,我是真怕麻烦,与其做面子给那些婚庆公司赚钱,不如让大家吃得好点,我们俩省下钱来,也可以到国外玩玩。」吴嘉琪一直以为结婚就是两人的事,从来就没想过有这么多麻烦的事。

    「算了,不说这个了,一说我就来气!」苏然觉得自己最近都苍老了许多,肾上腺分泌太多。她问孟菲:「你这厮,什么时候回来?」

    「能赶上我结婚吧?」吴嘉琪一看苏然转话题了,立马精神起来。

    「我下个月回来!还会给你们带回一个Surprise!」孟菲发了个呲着大白牙笑的鬼脸。

    「Surprise?」吴嘉琪不用打问号也大概猜到是什么了,孟菲从非洲那穷人地儿旅行回来,能带什么惊喜?

    苏然一向善于出格言:「希望是阳光,不是艾滋病!」

    (四)

    营养烹饪课上,吴嘉琪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高老师。这个男人身穿白色制服,年近四十,身材中等,虽然皮肤保养得不错,但眼角还是遮掩不住地爬上了些许皱纹,不过这丝毫也不影响他的吸引力,他笑起来的样子散发着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吴嘉琪觉得这男人眉宇间,有些歌坛常青树刘大天王的味道。怪不得那些小姑娘们都喜欢围着他,高老师长、高老师短的。

    吴嘉琪和苏然没有像那些小姑娘们围在附近,而是站在较远的地方注视他,「他还真受欢迎呢!」吴嘉琪说。

    苏然说:「他可是很厉害的人物,他是中国食品协会特聘的IARI客座教授。」

    「什么是IARI?」吴嘉琪第一次听说这词。

    「IARI是国际认证与注册协会的简称,他们颁发的国际注册营养师资格证书,是国际通用的,含金量相当的高,而高老师就是这方面的专家级的专家。」苏然解释道。

    「哇塞,金领人士呀!」吴嘉琪称讚道。

    「最厉害的,他还是钻石俱乐部的老王呢,排行第五。呵呵。」苏然朝着高老师站的方向挑了挑眉。

    「啊?他还真单身呀?」吴嘉琪颇为吃惊:「都这么大岁数了,找不到老婆吗?」

    「什么呀!人家是醉心于工作和研究,没空谈恋爱。」苏然好像很了解高老师似的。

    「那他正好和孙新新配一对呀,两个工作狂,哈哈,你应该撮合撮合他们俩。」吴嘉琪笑着说。

    「他应该不喜欢孙新新那一型的。」苏然说完,就开始低头摆弄起案子上的食材了。吴嘉琪看她不说什么了,便也低头开始研究起面前的那条黑鲶鱼。还没等吴嘉琪的那条鲶鱼处理完,苏然突然脸色苍白地摀住了嘴巴,吴嘉琪正想问她怎么了,苏然却一头冲出了教室,急急地跑进了隔壁的女厕所。

    「你没事吧?」吴嘉琪关切地跟了进来,看到苏然蹲在马桶边上大吐特吐,赶忙跑过去拍拍她的背。

    苏然好不容易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乾净,她喘着粗气转过头来,脸上却带着胜利般得喜悦。

    「你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吧?」吴嘉琪担忧地说。

    「我应该是有了。」苏然虚弱地笑着。

    「有什么了?」吴嘉琪一时没反应过来。

    「孩子!」

    「真的假的?我也经常吐,可能是肠胃不好。」

    「我又不像你乱吃东西,」苏然刚回复点力气就开始槓头了,「我有两个月都没来那个了。」

    「我也经常不稳定的,你怎么就那么确定?」

    「我一向都很準时,我这次肯定是有了,我百分之百的确定!」苏然像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样兴奋。

    吴嘉琪扶着苏然往外走,「看来老贺这次是赖不掉了,不想结婚也得结了。」

    「我还套不住他?小样!」苏然得意洋洋地说。

    走出厕所,迎面就看到高老师端了一个杯子等在门口,「怎么了?没事吧?」看着他关切的眼神望着苏然,吴嘉琪隐约之间感到什么东西正在滋长着。

    (五)(1)

    当杨光和他爸一人抱着一大箱饮料,杨光妈一手一个点心匣子出现在吴嘉琪家里的时候,吴嘉琪还赖在床上打呼噜流口水呢。

    「她单位的事,老闆催得急,昨天她赶着写到大半夜。」吴嘉琪的妈要面子,哪有提亲来的丈母娘看到儿媳妇睡懒觉的,赶紧给女儿找个台阶下。

    「没事,让她多睡会。是我们来早了。」别看杨光妈过日子算计,气质绝对不输人,她今天穿了身正装,脸上还化了妆,看起来活脱脱一个上层阶级的贵妇。

    「这个该死的家伙,昨天说好了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的!怎么也没打电话就来了。」吴嘉琪一边急匆匆地穿着衣服,一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早就想来看你们了,一直也没机会的。呵呵,这两孩子在一起也这么长时间了,我早就想让他们把事办了,咱们做家长的心里也就踏实了。」杨光妈人长得漂亮,嘴也跟抹了蜜似的。

    「谁说不是呢,她爸也老是问她俩的事。」吴嘉琪的妈热情地张罗未来亲家落座。

    吴嘉琪看了眼昨天晚上準备出来的衣服,昨天还是大晴天,她特意準备的衣服有点单薄,今天天空不做脸,来了个大阴天,她暗骂自己没经验,也不知道看看天气预报,于是用了最短的时间从一堆待换洗的衣服里挑出一件还算乾净没异味的穿起来。

    「睡够了?」当吴嘉琪开个门缝伸头探脑地往外张望时,坐在家长圈里百无聊赖的杨光看到她,笑嘻嘻地起身朝她走过来。

    「不是让你给我打电话,叫我起来吗?」吴嘉琪边理头髮,边忿忿地低声质问他。

    「我给忘了!」杨光耸耸肩,表示这没什么。直到很多天过去后,吴嘉琪才知道杨家为什么那么早就来提亲,是因为杨光的爸爸跟人约了吃饭,本来不想来的,他妈要脸面,说提亲这种事怎么能我一人去呢。大早上两人就吵了半天,执拗不过,他爸勉强同意来,但是中午之前必须走。

    「真不知道你整天记着什么?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吴嘉琪黑着脸走出自己的卧室,在看到杨光妈那张笑开了花的脸时,吴嘉琪已经换上了温柔谦恭的微笑。

    「你看人家都来了,赶紧刷牙洗脸,陪你叔叔阿姨聊聊天!」看着站在那一脸尴尬,不知道该干嘛的女儿,吴嘉琪妈赶紧命令道。

    吴嘉琪平时上班快迟到了,都没有这么手脚麻利过,在卫生间她用了生平记录中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刷牙、洗脸、扑粉、化妆的全过程。再出来时,已然是端庄娴雅的未婚新媳妇状,只是衣服上的几处褶皱,好像躲在角落里窃笑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