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0098 国家利益

    「在国与国的交往之中,只有利益才是判断如何行事的唯一标準。」

    ——《国际关係学》

    终于,欲哭无泪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产,空中都市第三新东京市的底端插在了大地里,冒着滚滚浓烟,依靠着剩下的悬浮装置就这样勉强地维持着姿态的明治大小姐,在降落之后恢复了真正的身份,出现在了指挥救灾第一线上。

    而SOS团则被当作明治大小姐邀请来的客人,享受了一把「国宾」的名头,但是却没有受到任何招待,只能跟在忙于救灾的明治大小姐身边。甚至因为这里没什么好点的东西可吃,SOS团一行人还得自带乾粮。

    不过儘管春日也曾经在中午吃饭时邀请明治大小姐等人和一路上以来一样,大家凑在一起吃饭,可是明治大小姐和她的姬武士们为了与灾民同甘共苦,拚命嚥着口水,依靠着想像力来就着回忆中楚轩的味道吃下了半个紫菜饭团。

    真是愚蠢啊,又没有人来进行採访。就连负责按排临时多出来的明治大小姐一行人居住饮食的官员,也都表示起码保证天皇一行人每人每顿三个饭团,而且里面的配料还可以自由选择。

    统治者是通过实力上的优势获得利益的,而不是去为人民服务的。为人民服务的那叫人民公僕,是只有傻子才会去干的。有着好生活不过,自愿去给女人做牛做马还好说,是为了娶上个媳妇儿。但自愿去给所有人做牛做马的人……噗~是「那个」吧?就是「那个」啊「那个」!

    不过明治大小姐和她的姬武士们还是进行了道德上的自我约束,按照普通灾民的配给标準,一人就吃半个。雪代巴御前,还把和明治大小姐分吃的饭团中,有着明治大小姐特别爱吃的金枪鱼拌美乃滋馅料的那一半,悄悄地留给了她。

    连带着,非要去叫明治大小姐过来吃饭的春日,身为很有自觉的日本人,回来之后也苦着脸只吃了半碗麵。不过SOS团中的其他人儘管有好几个都顶着个日本名字,却一点没有身为日本人的自觉,哧溜哧溜地吃着楚轩特製日本拉麵。而且她们也的确根本不是日本人。

    「给我紫菜拉麵,我不吃肉。」

    当吃饭之前春日亲切地问起新加入的绫波丽想要吃什么的时候,身为素食主义者的绫波丽能够提出自己的明确意见,这让春日非常高兴。春日甚至为了她而破天荒地更改了自己给楚轩的命令,不做贡丸汤而改做素拉麵,但必须要做得比有肉还要好吃。

    「丽,现在只能先让你熟悉熟悉大家的名字,等到事情都结束了之后,我会好好地给你开一个欢迎会的!对了,之前的人的欢迎会也都补上,大家一起热闹一下吧!以后这个欢迎会要变成我们SOS团的惯例,如果有再入团的新成员,大家每次都要一起庆祝!」

    春日兴高采烈地这样计划着,忍不住在表情淡然的绫波丽面前手舞足蹈起来。因为初来乍到的绫波丽一直是冷冷的表情,好像很难沟通的样子,虽然说SOS团中的成员们对于如何与这种性格的人交流,已经很有心得了,但是春日还是希望能够帮助她更快融入SOS团这个集体中。

    就算现在要问有希想吃什么,有希还是只会说「没什么特别的、什么都可以、怎么样都好」这之类的话,也太过温顺了!就算是对有机生物交流的类人终端生命体,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也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女孩子啊,何况还有朝仓凉子这样非常有主见的类型存在着呢。

    虽然明治睦仁这个拥有雄心壮志的天皇很努力地想要复兴日本,但是很明显地,她却是真正的政令不出宫墙的傀儡君主。就算在救灾现场,她基本上也只能是让行政官员们多了一个必须请示的对象,凡事必须点头同意的人形盖章机器。

    但是很快的,这些不知道究竟暗地里,是不是有着里世界研究组织秘密人员这一身份的第三新东京市官员们,就让明治大小姐派上了用场。

    因为受到日本多发灾害的影响,所以日本的建筑公司不仅建筑技术高明,而且用料实在,从来不在这里面偷工减料搞豆腐渣工程——尤其是给自己用的工程。第三新东京市的天顶上方经历了可以说是剧烈的爆炸,将整个封闭都市都炸成露天的了,下面的建筑群也还能保持基本的功能完好。

    也正因如此,受灾群众的救援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到了当天晚上,灾民们也就都可以回到自己的住所了——如果还保存下来了的话,各种日常品和食物也都有热心的中国人民送过来了——比平时高三倍的价格还高三倍的。当然在这次人道主义救援里面,被派过来围观的许昌卫戍部队,也出力良多。

    「什、什什什么——!!!为什么这些帐单都要让咱来赔偿!!!这些损失就算要赔偿,也应该是由国库来赔偿啊!」

    本来因为这样,总算可以和SOS团坐在一起补偿一下中午被虐待了的肚子的明治大小姐,现在却大为光火地端着碗对找上门来的政府官员们咆哮道。这样闹心的事情,起码让她先愉快地吃完了饭再找过来啊。现在还没吃上就来添堵,即使是楚轩的味道也让人没有胃口了啊!

    「哈……但是现在政府已经是负债纍纍了,如果再背上这么一大笔巨额债务的话,就必须宣告国家破产了。这样非常不利于我们日本的尽快复兴。另外……这个空中都市,其实是完全属于日本皇室的财产,如果从法理上来讲的话,只由皇室来进行民事赔偿也是说得通的……」

    被派过来给明治大小姐送帐单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就未老先衰头髮苍白的中年大叔,但并不是那种吃得膘肥体胖,油光满面,第一眼就让人觉得这就是个典型的贪官形象的官员。现在贪官也要讲形象,卖肉也要讲纯洁,强迁也要讲法律,老的那一套已经跟不上时代啦!

    此刻他那乾瘦的身体一直点头哈腰,从来没有直起来过,甚至身体倾斜程度从来没有小于过30度角。这样的人一看就是机关单位里经常被指使着累死累活地工作,兼当受气包甚至替罪羊的那一小撮万年科员。

    「算了……你去回报他们吧,咱……会赔偿的。」明治大小姐很快气势就洩了下来,垂头丧气地对这个可怜的传声筒兼受气包大叔说道,然后就将他赶走了。既然不能够留人家在这吃饭,就赶紧让人家办完事回家吃饭去吧。

    「唉……吸吸……吸吸……」

    明治大小姐歎了一口气,脸色很难看地重新拿起筷子。今天晚上春日没有提什么特别要求,楚轩难得主动地入乡随俗做了一回日本寿司。但最喜欢金枪鱼的明治大小姐此时却味如嚼蜡,麻木地吃着雪代巴御前特地放到她面前的红白相间细腻如雪的金枪鱼腹寿司,很快一边咀嚼一边抽泣起来。

    「大小姐……」明治大小姐的姬武士们,还有SOS团的一部分团员们,也纷纷放下了筷子,踌躇着应该怎么去安慰委屈得终于忍耐不住,在众人面前掉下眼泪的明治大小姐。

    很明显的,明治大小姐即使身为一个傀儡君主,也依然爱着她的国家和人民。但是她的国家和人民在需要的时候,却可以将她最后的利用价值也搾取乾净之后,毫不留情地把她抛弃掉。

    在国家这个层面上,只谈利益不谈感情,才是完全正确的,对祖国人民负责的。但是儘管从小就在精英教育中牢牢记住了这句话,此时这个明智的判断,却依然让出生于帝王之家——并且是代代只能做个傀儡皇帝的帝王之家的明治大小姐,忍不住地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这次所谓的「皇室私人财产自身出现了问题,并随之带来的民事赔偿责任」,只是一个任谁都能一眼看穿,可大家都将它当作「皇室的新衣」的借口而已。不管是国家还是人民,都突然集体将智力值降为了负数,并且选择性地失明了。

    毕竟如果国家破产,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每个人都要承受很大的损失。而皇室,尤其是让一直作为傀儡的皇室作为法人,进行个人破产清算,损失的只有皇室的尊严,并且让其后代也背负上巨额债务,直到还清或者债务继承人全部死亡而已。

    谁都不傻,谁都会算账。

    此时,明知道这样做是对的,但又同样感情上无法接受,知道这样做是对明治大小姐来说,非常残酷的事情,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的众人们只能选择了沉默。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大义,这个道理谁都懂,但如果是被因为这个理由,被国家强制地牺牲掉了,真的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悲哀。

    「楚轩……」看到除了几个三无性格的成员,还有明明表现得人性十足,但其实从根本上讲仍然毫无人性的朝仓凉子之外,大家都没有了吃饭的心思,气氛变得很不是滋味,春日习惯性地召唤起了楚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