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17.王

    我们三个人才刚刚走到洞口,那里一下子就冲出了一大堆没有穿衣服的人,而且他们都面带惊恐。我们还没来得及惊讶地叫喊就被这群人给冲到了洞口的一边。这里已经密封了千年,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人呢。要是见到鬼我也许还没有这么惊讶,但是遇上了这么多的人就太出乎意料了,这里又不是市集。不尽木被人群给冲到了坡下,我刚想下去把它又给踢上来,那阵奇怪的闷响由远而近,迅速地震了过来。我们都没来得及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一阵夹杂着巨大的声响和臭味的强劲气流就冲了过来,我们三人和那两只狗都站里不稳而滚到了坡下。

    「吼——!」好大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是阴离红!这条阴离红和我们之前见到的不同,因为它的身子竟然有树桩那么大,它一定可以一口把我们都给吞了,这蛇不会成精了吧。那这群人是怎么回事?这阴离红飞快地游了过来,张开了血口把那些人一口接一口地直接吞进了肚子里,鲜血溅满了石壁。难怪刚才这群人这么恐慌,原来是害怕被阴离红吃掉。对了,这一定是邹伯父说的王!它是阴离红的王!这只王飞快地冲了下来,那些老化了的钟乳石瞬间就被王给撞碎了。那群人一会儿就被王给吃乾净了,洞里染满了鲜血,那群小阴离红很快就会因为这些血液而被吸引过来的。我们趁王现在还在嚼那些剩下的几个人的时候就慌张地从洞口跑了上去。地面的场景却是和我们在前殿的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走了很长的路吗?怎么又回到了前殿了?」我惊讶地说。

    「这不是前殿,虽然这里和那边一模一样,可是它少了那块长有九穗禾的白乳石。」陈静说道。

    「这里是后殿?」信宏问道。

    陈静点了点头,她说:「这里的四根石柱也和前殿的不同,上面刻的不是云朵而是河流。你们先别去追究这里是哪里了,快爬到石壁上。」

    「石壁这么平滑,你叫我们知道爬?」我抱怨地说。

    「你看清楚没有,左面的墙上可是有很多的凹坑的,先爬上去躲一下吧。」陈静说。

    左面的石壁上果然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凹坑,这些不像是天然的而是人为造成的。这些会是刚才那群人为了躲避阴离红的王而做的吗?可是我看这些凹坑的痕迹应该是连续不断地弄了几百年或者几千年才有的,不然也不会这么黑了,但是那群人可以从古时候活到现在吗?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信宏和陈静已经爬了上去,而我还在底下笨拙地乱爬。这时,王已经从洞口游了上来,难道它还没吃饱吗?王一会儿就发现了我们,它慢慢地拖动着那沉重的身体,发出了我们在地底下听到的闷响。大概是真的被逼急了,我竟然变得灵敏起来,一会儿就爬到了石壁上。上面离地面的火光太远了,所以这里有点黑。上面有些灰尘掉进了我的眼睛里,我疼痛难忍,可是又腾不出手来揉一下眼睛。我抬起头一看,上面竟然有一团黑影在上面!我害怕这也是什么没见过的怪物就朝陈静和信宏喊:「你们看看我上面有什么东西?」那团黑影有了一些颤动,是在上面待久了没力气了吧。

    「你是谁?」信宏轻声地问,他不敢太声是怕把底下的王给引上来。

    「是我!」一阵熟悉的声音从上面落了下来,是Paul的声音!

    「你快把九穗禾还我!」我急忙叫道,因为再晚一点拿到九穗禾那只猿人就没命了。

    「我的狗呢?」Paul问道。

    对了,刚才人群冲下来的时候,那两只狗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被王吃了?于是,我朝上面喊道:「它们死了!是你丢下它们的!」Paul马上不说话了。一阵沉默过后,那条王还待在底下等我们羊入蛇口。这下该怎么办才好。陈静叫Paul把枪还给她,没想到Paul竟然很爽快地就答应了。Paul单手抓住石壁,另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了枪就扔给了陈静。我们都狐疑地看着Paul,他会不会又有什么诡计吧。陈静拿到枪后立即朝底下的王开了几枪,结果那只王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王的蛇皮怎么这么硬。

    「糟了,阴离红如果有了上千岁,它的皮会变得刀枪不入的!」陈静有些惊慌,到了这个时候,她也许已经不能像当初那样平静。

    「难怪你把枪还给陈静,原来之前你就知道打不穿这只蛇!」信宏愤愤地说道。

    「你们才相处几他啊?这么快就变得那么亲近,那我就看看这个女的会不会去救这个小子!」Paul恶狠狠地说。他用力一脚踹了一下我的头,我本来就已经不住了,再加上Paul的一踹,我的手一鬆马上就掉到了地上。这一摔把我的全身骨头都摔得剧痛无比。此时,我也不能再赖在地上等陈静他们下来救我了,因为阴离红的王就在我的身边!王马上张开了大嘴,一股湿闷又腥臭的味道让我差点就晕倒了,这就是吃人的味道吗?我慌忙地爬起来后就一拐一拐地跑,陈静他们也跳了下来。信宏和陈静拿出了随身带的刀子猛插阴离红的七寸,可怕的是那两把刀子竟然都断了!我钻进了后殿的一个小门,应该是通往正殿的吧,就想之前的前殿那样。我怕又掉进机关里,跑起来也不敢太用力,而且我现在也没有了力气。看来在阴离红的王的心里它是一定要吃了我这个小胖子了。

    王紧追不捨,在这个小通道里迴荡着王那粗犷的呼吸声,王发狂了!这个通道并不长,只跑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可是这里却不是一个很大的宫殿,而是一片浓密的树林!我想这下好了,至少可以先爬上树去躲他一下。这片树林说是树林其实也不是,好像全是正中央那根大树干生长出来的,树冠已经够到了洞顶了,这棵树枝叶繁茂,却怎么会生长在这无光无水的地方,,莫非这就是最后的一棵灵木?可是它除了能生长在这奇特的环境里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了。王已经追来了,我抱起树干立马往上就爬,信宏和陈静还在后面追我。突然,我发现浓密的树叶里长满了婴儿!这些婴儿似乎知道我在看他们,于是他们纷纷转过头来对我笑了一下,那笑容却没有我以前见过的婴儿笑得纯真,而是带有一丝邪气。信宏和陈静趁王不注意的时候也从别的树枝上爬了上来,因为这里的树枝不能向上生长都被洞顶给反压了回来。所以很容易就可以爬了上来。他们上来以后还没等我说话就发现了这挂满树上的婴儿,信宏差点惊讶得掉了下去。

    我想了想,对陈静说:「这是不是你说的四大灵木是最后一种?」

    陈静点了点头,说:「应该就是了,这是女树吧。」

    女树,我果然没猜错。这果真又是上古灵树,它恐怕是四棵灵木中最为诡异的一种了。《旧小说*戊集二*笔尘》中有一篇曾经这样说:海中有银山,生树,名女树。天明时皆生婴儿,日出能行,至食时皆成少年,日中壮盛,日昃衰老,日没死。日出复然。难怪刚才会有这么多不穿衣服的人,原来都是这女树的杰作,不过这些人也很可怜,才有一日的生命。这阴离红本来就是以人血为生,我刚才还在奇怪没有人血阴离红是怎么可以活上千年的,这里都可以天天提供新鲜的人血给它了。泥洞里的粪便还有在后殿上的凹坑也应该是女树产下的人所做出来的,只是他们也太可怜了,才可以活一天也要被王给吃掉。这里的建造者种了女树在这里是为了餵养阴离红,好让入侵这里的人都被王给吃掉,真是够阴狠的。婴儿开始摇摇晃晃地掉到了地上,王看到后忙着吞食掉在地上的婴儿。信宏叫我们趁这个时候赶快跳下去。我这时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可能可以除去王的办法。

    「你去哪里?」信宏看到我又跑回去急忙问道。

    「你们跟我来!」我说道。

    「你还回去?那群小阴离红就快要追过来了,你再过去连骨头都会没有的!」陈静不同意我又跑回去。

    「和我回去你们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快啊!」我说完后就弯下身子抓起一颗石子,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往阴离红的眼睛一砸。王的眼睛马上鲜血四溅。它疯狂地扭动着身子,把女树的树枝都打断了很多,它恶狠狠地盯着我们三个人,张开了嘴就直奔我们这里。

    「你怎么搞的,想害死我们?「陈静用力地打了我一下。

    我一句话也不说,只顾往回跑,要是给这发了疯的阴离红逮住的话我的头都给让它嚼碎了。我跑回了后殿,Paul还在石壁上没下来。他在上面不停地嘲笑我们被王追来追去,这个Paul还真不是一个好人。我停了下来,对,我就是回来捡这个不尽木的。陈静说过这不尽木除了铜什么也不能弄端它,而这上了千年的王也是刀枪不入,这回我倒要看看茅和盾哪一个更加厉害。王已经追了上来,它疼痛难忍,用蛇尾到处乱甩,四根石柱都被它撞得快断开了。在王快要接近我的时候,我也顾不了不尽木上面有多烫,我抓来后就往王的身上用力一捅,它的血液一下子就溅满了我的脸,王也因为突然来的疼痛用力地把我甩到了一边。不愧是四大灵木,不尽木果然能刺穿这个已经有了千岁的王!王四处翻滚着,后殿已经被它搅得尘土满天飞了。信宏这时冲了上去,他把王身上的不尽木用力往后一拉,王的身子就被信宏给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这回望是疼得疯掉了,信宏被它甩到了很远的地方。陈静跑过来叫我们马上爬到石壁上,我们想想也对,先爬上去再说,再怎么也不能给王吃了。王身上流出了很多的血,它翻来覆去弄得这里声响嘈杂。

    突然,我听见我们刚才从地下洞口爬上来的地方传出了很刺耳的声音,那是那群小阴离红绞在一起才会发出来的声音,这下糟了!这么多阴离红我们怎么逃出去呢?不到一会儿,成群的阴离红就从地洞里涌了出来,它们都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不过,情况怎么有些不对劲?那群小阴离红的目标竟然是王!原来王身上流出了大量的血,这些血都是从人血转换过来的,嗜血成性的阴离红也不管王有了上千岁或者是王生下了它们,这一群阴离红只知道疯狂地肯食着王的身体!王痛苦难当,它也张开了嘴就撕咬着这些小阴离红。剎时间底下鲜血就汇成了河流。我想刚才那个猿人一定也是被这个王咬住了才会被撕掉了这么一大层皮的。毕竟小阴离红树木众多,王又受了重伤,最后它还是不动了,它已经被小阴离红咬死了。那群阴离红一瞬间就啃光了王的肉,它们在王的骨头里游来游去。底下全是阴离红,我们该怎么下去呢。要是不再快一点把九穗禾给那个猿人它恐怕就会死掉的。这时,那群吃饱可的阴离红可能是闻到了女树那里还有人的味道,所以蜂拥而去,我们逃命的机会来了。我想起来Paul还在上面拽着九穗禾便用手拍了他一下,说:「快把九穗禾还我!」谁知道,Paul应声而落,我反应不及被他撞落在地。我赶紧爬了起来,Paul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刚才他也一直待在石壁上面,可是当我用颤抖着手去触摸Paul的脉搏的时候却发现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