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15章 身材的高大矮小与个性

    假如两个人相貌方面比较相似,那么他们的身材大小将是区分他们的一个重要特徵,高大的或是矮小的身材,会表现出不同的个性的。

    你是否看过这样的电影片段,一艘横渡大西洋的巨轮準备起航了,它一开始的移动是非常缓慢的,以至于你几乎看不出来?随着速度慢慢地加快,这艘巨轮在大海中行驶得越来越快。同样的,你又否注意过一艘巨轮旁边的一只小拖船呢?它启动的时候很快,但是速度不可能跟开动了的巨轮相比。类似的,20世纪流线型火车开出车站时,火车机车头开动时也是非常慢的,但随着力量的不断增大,渐渐地速度增加,以每小时六七十英里的速度如迅雷般前进。现在,如果要你把巨轮或是火车突然停下来,我想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有这么一条机械定律:体积大物体启动时比较慢,但一旦动起来后,它就会产生出巨大的力量,要想使它们停下来,是非常困难的。反过来,体积小的东西起动起来非常快,停止下来也非常快。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会知道12吨的载重大卡车开动时不可能会像一辆小汽车启动时一样快。相对于小汽车的广告常说它的优点是行驶轻快,加速度大,大载重汽车就不能这样形容了。

    上面说了这么多,似乎与本书的主题没什么关係。是这样的吗?不是的,上面所讲的这些与我们接下来要讲的内容关係很大。你会发现在你研究人的时候,体积巨大的人行动比较缓慢,启动也慢,所以在情感的、心理的或生理方面的反应也比较慢。

    另外,在心理学领域,心理学家认为人的身体活动与心情状态之间的关係非常密切。当你表现喜怒哀乐的情绪时,形体上必然会有一些相应的特别的反应。比如说当你第一次表现出愤怒的情绪时,就肯定会有一些轻微的痕迹在你的身心留存。当你不断重複这种怒的表情,便会在你的身体的各个部分,从头至脚,留下深刻的痕迹。过了一段时期后,可能就已经留下了完全清楚的痕迹,这个人也就有了一个相应的标籤——一位容易发怒的人。这个标籤如此清楚,以至于一个小孩子看一眼都能明白,并敬而远之。

    你要明白,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想要将身心全部唤起,并真正地愤怒起来,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他会下意识地说:「唉,这真是一件苦差事!」因为这需要很多的时间和体力消耗才能改变他的巨大笨重的身躯,然后才能形成一种高度紧张的恼怒情绪——因此,身躯硕大的人不轻易改变,喜欢安逸。这也是为什么体格硕大、体重超过200磅的人大多比较平静温和。他们思想审慎,行动也审慎,比身材矮小的人更能控制情绪。

    通过我上面的叙述,你应该明白其中一些道理了吧。如果一个身躯硕大的人委託你帮忙找工作,就应记住:不要向他们介绍需要速度、巧妙敏捷与快速反应的工作,那些工作是适合小汽船式的矮小的人去做。

    身材矮小的人思想和行动都比较敏捷,因此,他们容易冲动和兴奋。而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动起来需要一段时间。硕大的人动起来后,你最好避开,因为他可能会横冲直撞。我上面所说的是一般的情况,当然,也不可排除一些反常的情况存在。比如因为某些病理的原因,高大的人也会特别容易愤怒,而瘦小的人在反常的情况下也是极慢极懒的。总的来说,身躯较大的人比身材短小的人在行动上缓慢一些,他们比较审慎,情感上不易激动。

    身体矮小的人则比较坚韧,具有很强的耐力与复原力。他们比硕大的人更灵活和勤奋。就我所了解了几个案例,就是几个身材矮小的人因为受自卑心理作用的刺激而特别奋发,结果,他们所取得的成就远比身材魁梧的人大。比如拿破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关于人类身躯大小,说起来也奇怪,这个问题竟然在军事战略领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并且最终解决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或许你会说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但我们可以回顾一下那一场结束了所有战争的恶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协约国联军的总司令福煦将军是一位身材短小的人,而德军中路总指挥兴登堡则是一位身材硕大魁伟、笨重迟钝的大汉。这两人同台就好比一位重量级的拳击手和一位轻量级拳击手。结果呢,并不是重量级的打败轻量级的,而是一个轻量级拳击手挑战重量级拳击手,他所用的巧妙策略最终制伏了重量级选手。刚一开始时,德军看起来似乎不可战胜,他们可怕全体兵力的压上进攻,这也符合兴登堡的迟缓个性与脾气。在经过长时间的组织準备后,德军才开始进攻巴黎及沿海港口。德军曾三次已经进入到梅恩城,法国的失败似乎是逃不过宿命了。

    但是,福煦将军利用他短小精干的巧妙、敏捷、迅速、机警,开始进行反击。而德军就像一个行动迟钝的巨型大汉,福煦指挥军队轻巧地在他身边跳动,时而窥取这里,时而突击那里,或者又来一个出其不意的突击。正是这种连续不断的、敏捷游动的奇袭突击,终于扰乱并击破了德军。渐渐地,着名的坚如铁壁的兴登堡防线开始破裂、倾倒,最终崩溃。他们先在比利时败退,旋即在法国撤军,此处彼处俱失利,不久即全告结束。

    其实我并不愿意回首这次可怕的世界大战,但它却能有力地证明,个性分析不仅只局限于个人的性格上,还表现在更大的领域,如国家政治、立法、外交、经济、军事以及世界的种种危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