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255章 如此毒辣?

    255章如此毒辣?

    阮织今天打扮得特别的漂亮,头上插着金步摇,身上披着绣满了牡丹和凤凰的红绸。整个人于圣洁中带着一些人世间的富贵。

    李约看了她一眼,不由转眼又看向正在蕩着鞦韆高高晃蕩而起的阳兰。才看了一眼,他心里就不免想道:女人啊,真是的。什么都比!

    他自是猜测到,阮织之所以一改常态,穿得这么美,就是不想被阳兰比下来。不过,不管是她本人还是李约,都是很明白的。

    阳兰的姿色可以说是超凡脱俗,阮织的衣服穿得再美,却还是不能比的。这其间,没有可比之处!

    阳兰看到阮织到来。她把鞦韆一停。纵身一跳,就跳到了阮织的面前。围着她打了一个转后,阳兰小心的扯了扯她身上的绸,格格一笑说道:「你穿这衣服不好看!与你的人不合。」

    阮织听言不由抿嘴一笑,她曼声问道:「那依妹子之言,我应该穿什么的好?」

    阳兰侧头寻思了一会,老实的说道:「我想不出来。」

    阮织不再理她,转向李约仪态万方的说道:「陛下,我们走吧。」李约皱起了眉头,他淡淡的说道:「朕觉得这里甚好,还想呆一会儿。」

    阮织一愣,对上他的双眼。在对上片刻后不由一笑。轻声说道:「陛下说留下,那就留下吧。」

    阳兰听到她说留下,当下欢喜得眼睛都瞇成了一张。她快乐的样子显然让其他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他们疑惑不解时。阳兰抚着小肚子说道:「我饿了,我要吃鸡!还要吃肉!你们留下也好,喂,你们快快去叫厨子做来,你们陛下要在我这里做客吃饭呢!」她伸着纤纤玉手,指挥起站在一旁的宫女来。

    李约哈的一声笑了出来。阮织也不由失笑。

    旁边跟着的宫女一个个掩嘴偷笑。李约高声喊道:「来人,给阳姑娘上最好的饭菜!」阳兰急急的补上一句:「要有鸡!」

    李约哈哈一笑,再次加上一句:「对了,要有鸡!」

    看到太监领命而去。阳兰欢喜的看着李约。她说道:「你是一个好人。」李约和阮织都哑然失笑。

    这时,阳兰又加上一句:「不过,你得再吩咐下去,要你家的厨师不能偷懒。我早就听说过,皇宫中的厨师做出来的饭菜最可口了,害得人家好生期待。你们昨天给的饭菜,一点也不好吃,这一次可要做好一点。」

    李约哈哈一笑,他说道:「这个姑娘尽可放心,住在皇宫中,酒菜上是不会亏待了姑娘的。」说到这里,他又心痒难搔的看着阳兰,想道:这个阳姑娘看来不通世事之极,说不定可以想个好法子来,既除得了常林,又可以得到她!

    他刚一想,这时忽然手臂一暖。一个温热的气息在耳边说道:「陛下,你的一举一动,摄政王可能都有人看着呢。请陛下还是尽快回去的好。」

    李约听言一凛。一想到常林的老谋深算,就令他从美色中清醒过来。他看也不看阳兰一眼,急急的向阮织说上一句:「爱妃,我们走吧。」

    转头向正盯着他看阳兰一笑,李约说道:「阳姑娘,朕过阵子再来看你。」对上阳兰娇美的脸,他的心又一阵跳动。连忙转过头向外面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暗暗着恼:朕贵为一国天子,见到个心仪的美人,还要再三避开。常林啊常林,这可是都因你所赐啊!

    阳兰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的离开。她关心的,只有那就要上来的饭菜而已。坐回到鞦韆上,她一边哼着歌,一边蕩起鞦韆来。

    李约心中不忿,他前脚来见阳兰,后脚阮织就跟上了。这令他有一种被监视被控制的感觉。阮织在一旁察颜观色,见他脸色不好,正準备说些什么,李约大袖一挥,说道:「朕有事要办,爱妃自便吧。」

    说罢,他扬长而去。

    李约回到书房中议了一会事,看了一下书。想起阳兰的音容笑貌,不由一阵失神。他把书一合,身子朝椅子上一躺,心里想道:这个小美人又活泼又绝美非凡,实在令朕心喜,不如再去看看她如何?

    想到再去见美人,他的心里更是痒痒的起来。阳兰给他的感觉,十分的放鬆自由。他本是少年心性,自从坐上这皇帝宝座后,每天逼着自己严肃以待,绞尽脑汁的想东想西,如阮织这样的女人,在她面前,有一种依赖感的同时,总不由自主的有一点敬畏。

    他宫中的其他女人,虽然美丽,比起阮织便相差很远,更比不起阳兰。

    他在那里寻思来寻思去,越发觉得阳兰实在是好,好得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美人一样。

    想了一会,他实在是心痒难当。便站了起来。正要叫太监的时候,马上眼珠一转,便住了嘴。一个人朝阳兰居处的冷宫月华宫走去。

    他越走越是兴奋,心中又是期待,又有一种做坏事的刺激。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容光焕发,浑身轻鬆。

    在他向阳兰居处行走的同时,一个太监急急的跑到了阮织所在的宫殿,凑在一个宫女面前说了一句悄悄话。那宫女一听,马上进去向阮织报告。

    阮织正在托肘神游,一听到宫女的传言。心中的怒火不由腾腾而起。她挥了挥手,说道:「都出去吧,一切就当不知道!」

    那宫女应了一声,和殿内的宫女齐齐退下。阮织在房中踱来踱去,她心思百转,心里想道:看来李约对阳兰产生兴趣了。

    她的嘴角挂起一抹不屑。脚下一动,向门口走了几步,又想起李约刚才出宫时,脸上的不快,便连忙住了脚。她寻思道:这一次,可不能去得太急了,免得惹恼了李约。

    李约大步走向月华宫,他走的是偏门,没有几个人发现。偶尔有一两个宫女太监的看到他,正在行礼,马上被他把悄悄制止。

    他蹑手蹑脚的走进月华宫,人还没有进去,就听到了一阵轻快的笑声。那笑声清脆动听,如山泉流水,正是阳兰的声音。

    他脚步一停,探出头向里面看去。

    这一看,给吓了一跳。

    只见侍候阳兰的两个宫女,小英和小艳正背对着背,身上被绳子绑得紧紧的。两女苦着脸,额头上汗水淋漓。阳兰手里拿着一把厨房里的菜刀。

    只见她把刀放在两女的头顶上,嘴里格格直笑,不停的说道:「哎哟,要掉下来啦,要掉下来啦!」说话的同时,她的手不停的颤抖着。

    两女已是面无人色。

    她们本是阮织派来监视控制阳兰的,奉命对阳兰的饭菜中下了几次青离子后,阳兰心下恼怒,一直想发作她们。刚才看到两女在那里打瞌睡,便悄无声息的把两女搬到一块,给绑了起来。

    阳兰持刀的手,不停的颤抖着。一边颤抖,那刀还一边向下猛然一落。那一落,有几次是落到耳朵前,也有一次是差点落到鼻子上。

    菜刀虽然不锋利,直落下来,给她们毁容还是很容易。两女吓得直哆嗦,连话也说不全了。

    阳兰格格一笑,脆声说道:「哎哟,我拿得太久了,手有点不稳了。」一边说,她手中的菜刀一边向小英的双眼移去。

    小英颤抖着唇,哆嗦的说道:「阳,阳姑娘,你是尊贵人,这刀,这刀拿在手里,伤了奴婢事小,万一伤了你的贵体,可就是大事了。」

    小艳也接口道:「是啊,是啊,阳姑娘,你还是把刀放下,我们玩点别的吧。」

    阳兰叫道:「不要!」她说话的同时,手中的刀猛然一落,直直的对着小英的双眼砍去。小英双眼紧闭,自分这次可完了。

    这时,阳兰的娇笑声又响起。只听她说道:「哎哟,差一点点就砍中了。呀,太好了,我现在的控制力,真是越来越高明了。这么猛的下落,我都能及时的收住。我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说完之后,阳兰娇笑了一阵,又把刀举到了小艳的脸上,在她的双颊不停的划来划去。她一边比划一边喃喃说道:「早就听常林说过,在皇宫中啊,经常会死人。做主子的把奴才给杀了,残了,毁了容,赶出去就是。主子是不会有罪的。

    我一直都不相信,现在看来,这事应该是真的。嘻嘻,真是好玩,哇,可惜我这里只有你们两个给我玩,要是再多几个就好了,我可以试试好多种有趣的玩法。」

    两女直听得寒毛倒竖间,阳兰又自言自语道:「不行,不能一下子就全毁了,我得一次玩一个,剩下一个慢慢的来玩!」

    小英小艳听到这里,嘴唇变得铁青,整个人颤抖得连被绑的椅子也在吱吱作响。

    阳兰看到这里,心里暗暗偷笑。她心里想道:好啊,你们给我下毒肆无忌惮,下了一次又下一次,还不停的把下了毒的菜盛到我的碗里。最可恶的是,居然连鸡肉也下了毒!下毒也就罢了,香香的鸡肉,叫那青离子弄得味道古怪,一点也不好吃!这一次,我一定要吓得你们尿尿出来了,才停下来。

    她想到这里,便把刀放下,双眼在小艳的脸上看了一会,又小跑到小英面前,对着她端详一会。

    两女不知她意欲何为,正在心上心下之际。只听阳兰喃喃的说道:「我来看看,她们有哪里长得不合我心意的。眼睛不合心意,我就把眼睛给剜了,鼻子看不顺眼,我就把鼻子给砍了。嘻嘻,我最喜欢看人流血了,到时刀这么「刷」的砍进去,鲜血溅得老高,一定非常的有趣!」

    两女这么一听,脸色一白,差点晕了过去。

    李约看到这里,有点看不下去了。他大步走了出来,叫道:「住手!」听到他的声音,两宫女不由哇的一声,同时大哭了起来。

    阳兰见他终于捨得出来了,心中暗喜,想道:哼,小色鬼,看吓不坏你?

    她侧着头,打量着李约。过了一会,她格格一笑,脆脆的说道:「啊,当皇帝的小哥哥,你也来了?太好了,哟,我这刀给你,你也来玩吧,可好玩呢。」一边说,她手中的刀一边挥舞!

    李约急急让开,这片刻间,他的脸色已吓得有点惨白。看到他让开,阳兰双眼含泪的说道:「怎么啦?你不愿意与我一起玩?」

    她眼泪盈盈欲滴,绝美的脸上带着无助。楚楚动人的站在那里,要不是手里还拿着一把刀,李约真的会一把把她搂到怀中来轻怜蜜爱!

    看着她娇俏动人的样子,李约心中才一动,马上想到了她的残忍。不由皱起眉头,说道:「阳兰,这两个宫女可有得罪于你?」

    阳兰想了想,在两宫女胆战心惊中,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李约哼了一声,忍不住冷声说道:「阳兰,你长相这般美丽可爱,却没有想到,却是蛇蝎心肠。她们既然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把她们绑起来要毁她们的容,要害她们的性命?」

    见阳兰沉默不语,那曼妙无双的身影,还有那绝美的面容上,显出一种沉静的美来。他看得暗暗心惊:我今天才见过阳兰,怎么这么一会,她又漂亮了许多,变化了许多?她每一种姿态,都这么的美,简直是佔尽了世间女子所有的美丽。

    他自己是皇帝,遍阅美人。还当真没有看到过这样一个女人。佔尽了所有的风情。不管是菊花的傲然,还是兰花的幽静,或者荷花的仙姿,牡丹的华贵。这种种美丽,平常女子佔得一样,便已是绝世美人了。她却佔了个全,一时一变,让人看不够!

    他看着阳兰呆呆的发怔,浑然忘记了她的手上,还举着刀。

    阳兰看到他对着自己发呆,眼珠子一转,脆声叫道:「李约!」她一边叫,一边向李约跑去。在跑动的同时,她手中的刀,随着双手的舞动而左右划过!

    李约还没有注意时,一个女声从后面传来:「阳兰,你想干什么?你好大的胆子!」同时,一股大力从后面向她冲来。阳兰刚一凛,身子便被一个人扯住。紧接着,一股力道把她重重的向身后一推。

    阳兰向后连退几步,终于站立不稳,重重的靠上了一根大树,直疼得她呲牙裂嘴的。她一边叫痛,一边看着冒出来的阮织。暗暗想道:她还来得真是时候!

    阮织一脸的紧张,小跑到李约面前,上上下下端详了他半晌。终于长长的歎出一口气,说道:「臣妾得到太监来报,说小英小艳得罪了阳姑娘,正在责罚了。便想着过来看一看。幸好来得及时,万幸陛下无恙!」

    说到这里,她紧紧的搂着李约,哽咽道:「陛下,你怎么随从也不带一个?要是出了事,可让臣妾怎么过啊?」

    李约这时从惊醒过来。他看了一眼阳兰旁边的厨刀,又看了一眼阮织。不由惭愧的说道:「爱妃说的是,是朕鲁莽了!」

    阮织放开李约,含泪的睨了他一眼。这一眼颇具风情,让李约的心砰砰的跳了一下。

    阮织转头看向阳兰,又看了一眼被绑着的小英和小艳。不由沉下脸来,问道:「阳兰姑娘,你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意欲何为?」

    阳兰扁了扁嘴,说道:「真胆小!居然连一把菜刀也怕!」

    阮织脸一寒。她恨恨的瞪了阳兰一眼,厉声向左右喝道:「还惭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菜刀给收了!来人,搜搜月华宫,把一切可以伤人的物事全部收走!」

    「是!」

    「给她们鬆绑!」

    「是!」

    吩咐过后,阮织冷眼打量着阳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阳姑娘,是不是这两个宫女得罪了你,侍侯得你不舒服?这样吧,我重新派几个人过来给你使用如何?」

    阳兰眼巴巴的看着菜刀,火钳等物被收走。无精打采的说道:「随便你吧。」她一边说,一边向屋里走去。才走了几步,她匆匆格格娇笑一声,回头沖李约抛了一个媚眼过来。

    李约一看看着阳兰,他心里还有点余悸末平。现在猛然收到阳兰这个媚眼,不由心下又痒痒起来。

    阮织看到这一幕,心中暗恨。她见李约还在望着阳兰的背影发呆。便叫道:「陛下!」连叫了好几声,李约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的李约,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还真是千娇百媚,让人不得不心动啊。要是好好管教一番,说不定会是一个可心意的人儿。」

    阮织听到他这么说,脸皮一跳。暗暗想道:不行,得尽快把事情给完成了。她温柔的沖李约说道:「陛下,我们走吧。」

    李约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他频频向阳兰的屋子看去,那样子,似乎正在寻思,该怎么来调教调教她!

    阮织心中的怒火高炽,想道:不行,真的不能再拖了!

    李约和阮织出了冷宫,大步向花园走去。阮织看了一眼李约,见他还有点神魂不守,不屑的暗哼一声:能力没有多少,色胆倒是不小!连常林的边也没有碰到,就在那时寻思起他的女人来了。

    想到这里,她轻声说道:「阳姑娘可真是倾城倾国啊!想三殿下喜欢她,想娶她,却在婚礼前日被常林连基业都毁了!人更是炸成了灰!龙自在喜欢她,也是连喜事都没有準备好,人就一命呜呼了!听说啊,江湖上都说,这个阳兰可是狐狸精变的,沾了她的男人,没有一个得到好死的!」

    她说到这里,眼睛一阴,心里暗暗想道:再过阵子,等常林也死在她的手里的时候,今天我所说的话,将会成为史册流传的金口玉言了!

    李约听言一凛。正在盘算着怎么使阳兰成为自己女人的想法也是一断。这时,阮织转声说道:「难怪人们常说,红颜祸水,阳兰可真是红颜祸水啊!这样一个美人儿,却像沾了剧毒一样,碰过她喜欢她的男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陛下,你说呢?」

    李约呵呵一笑,他说道:「爱妃说得不错!」

    阮织格格一笑,妖艳的说道:「阳兰初看起来真是天真无邪,再一看却是风情万种。端的不是人间能有的美人儿。」见李约又露出目眩神迷的神情来。她格格轻笑着:「可这世上就是这样,越是这样的美人,看着似乎又肤浅又简单,却像鸩毒一样,让迷上她的男人一个个横死当场。

    臣妾刚才还忘记了提另外一个名字。朱能!朱能可是先皇太子的长子,当年要是没有了常林的变故,这天下就是他朱能的了。臣妾刚听说他喜欢上了阳兰,马上就听到了他的死讯!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吉利啊!」

    李约打了一个寒颤。他沉声说道:「不要说了,玉贵妃,你的意思朕明白。你就是告诉朕,要朕离阳兰远一点。你放心,在常林的威胁还存在的时候,朕绝对不会拿身家性命去赌一个女人的!阳兰最美,也只是一个美人而已。」

    说到这里,他住了嘴。心里暗暗想道:那样的美人虽然难得,却还远远比不上朕的江山,朕的大业!

    想到这里,他又说道:「对了,朕说的计划,所有的人选和安排你着手了没有?」

    阮织恭敬的说道:「陛下放心,这事情臣妾已经令慕容兄妹和琵琶女,弄笛子等人着手了。保证办得妥妥当当的。」

    李约点了点头,有点忧心的说道:「常林这人,实在是行事每每出人意料,很难猜测他的心思。不过,」他眉头放开,双眼发亮:「不过,在见过阳兰之后,朕对自己的计划就十分有信心了。」

    阮织嘴角浮起一个冷笑来,她心里想道:就你那个破计划,还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