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九十九、为何而死

    A和冯进军、张庆靠着门,还是直喘粗气,静静等了一会儿,便听到门口又有推门的力道,赶快让开身子,刘明义、房宇、豆老闆便钻了进来,A指了指边上,让他们不要出声。继续靠在门上,等最后的龅牙张、黑牙、郑小眼几个过来。

    又过了一会儿,门上又传来推力,冯进军正想让开,A却拉住了冯进军,只听外面传来了依稀的声音。

    「妈的,什么破靴子,又进水了。」

    「你能指望军需处弄到什么好货?你就忍忍吧。」

    「妈的,官老爷们都睡了!我们凭什么围着这黑黢黢的地方兜圈。」

    「你扯这些有用吗?别歇了,老抠那组过来了,看到我们在这里歇着不好。」

    「操他的!」

    这时,门上的推力才消失了,看来,是一组巡视警卫靠在铁门上休息。

    冯进军靠着门,长长鬆了一口气,伸出手来连连摆动。

    又等了一阵,才传来急促的推力,A才将门让开,黑牙、龅牙张、郑小眼才钻了进来。黑牙进门就大喘一口气,轻声道:「刚才吓死了,还以为警卫发现了呢,靠在门口。」

    A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返身轻轻将这铁门的插销插上。

    刚把插销插上,还没等A站定,便听到从发电机房靠着围墙的窗口中传来轰鸣的汽车声,显然是有人开车回来,将车停在白山馆门口了。

    A感觉到不妙,连忙把张庆一拉,跑到发电机旁边,揭开一个铁箱板盖,里面躺着三把闸刀,A抹开闸刀边的污迹,每把闸刀下方镶着铁牌,A问道:「你看看,哪个是照明,哪个是围墙上电网的开关。」张庆看了几眼,说道:「这倒是寻常的布线,只是想通过测试一号楼的照明线路,还是看不出来的啊!等等,这铁牌上写着,室,场,三,什么意思?」

    A说道:「这白山馆的电路,在白山馆建立之时,就是走了三路,一路是室内,一路是室外,一路是备用。这室外一路,应该是改成了电网和探照灯之用。你看到牢房墙内,是由四根电线组成,而在医护楼中的照明,也是四根电线组成,这说明什么问题?」

    张庆说道:「待我想想,我看看这里连出去的电线。老豆,你来帮我一下。」豆老闆赶忙走了过去。

    A说道:「务必準确!这围墙上的电网不关,我们会十分麻烦。」

    张庆说道:「我明白,最后一步了!」

    A看了看围在四周的众人,说道:「跟我上天台!」

    那张顺民开车送了小芳回去,见小芳没什么事情,便匆匆忙忙赶回了白山馆。恰好就在A和冯进军、刘明义他们进到发电机房以后。

    张顺民进了院内,本想径直去孙德亮的办公楼,赶快把A处理掉,算是了了一桩心事。走到办公楼的楼前,心里琢磨了一下,返身又来到医护楼门口,逕直走了进去。

    医护楼的警卫正在昏昏欲睡,见张顺民进来,连忙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向张顺民敬礼。张顺民说道:「王大夫睡了没有?」

    警卫答道:「不太清楚,一小时前好像还没有睡。」

    张顺民说道:「好,我上去找她。」

    警卫说道:「王大夫好像生病了,走路都摇摇摆摆的。」

    张顺民皱了皱眉,说道:「不好!」

    张顺民直奔医护楼二楼王玲雨的卧室,敲了敲门,问道:「王玲雨,你睡了没有?」

    里面传来椅子跌倒的声音,张顺民声音加大,问道:「王玲雨,怎么了?什么声音?」还是没有声音,张顺民神色一紧,越发大力地敲门,还是没有反应。张顺民顿时急了,一脚就将门踹开,只见王玲雨正吊在屋顶的樑上。

    张顺民大叫一声,冲上去抱住王玲雨,将她提了下来,放在地上,摸了摸王玲雨的脉搏,还在跳动,便使劲拍打了几下王玲雨的脸,吼道:「你疯了!你醒醒!」王玲雨慢慢睁开眼睛,见是张顺民,突然无奈地笑道:「你为什么救我,我想死,我要去找我爸爸妈妈。」

    张顺民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啊?」

    王玲雨说道:「没有为什么,我早就想死了,要不是孙叔叔在,我十年前就想死了。」

    张顺民说道:「好好的,为什么要寻死!」

    王玲雨惨然说道:「你不知道也罢!让我死!我不想活了!」说着就又捶又打起来。

    张顺民冷冷地说道:「你不对劲!你有问题!对不起,你死不了!」说着,扭住王玲雨,把她双手放在身后,跳起来把房间里的绳索扯下,三下五除二,就把王玲雨绑了起来,然后又扯过王玲雨的毛巾,塞进王玲雨的口中,把王玲雨拎小鸡一样拎起来,丢在床上,骂道:「你死也要死得明白!」

    张顺民绑了王玲雨,已经预感到不对劲,快步从楼上冲下来,也不管医护楼里的警卫如何惊奇,直奔孙德亮的办公楼而去。

    A带着一群人爬上了楼顶,匍匐在地。只见这个天台一角,竖起着一根木质的电线桿,上面有几条电线,连着不远处围墙上的电网上。A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低声骂道:「竟然是这样改装的!」一把拉过身边的冯进军,说道:「告诉下面的张庆,电路是直接走到屋顶而已!让他找出来电线走向即可!」

    冯进军应了一声,连忙匍匐着,再次钻了下去。

    张庆正对这几个线路愁眉不展,却见冯进军又从上面下来,对着他连连摆手。等冯进军下来以后,跑到张庆跟前,说道:「张海峰让我告诉你,电网的电线应该是直接从这里连出去的,直接找出来电线走向即可。」

    张庆惊道:「这么简单!那便是这个了,我刚才已经看了,就只有这一路是向屋顶走的。你赶快去问张海峰,现在该怎么办?」

    冯进军应了声,就又赶忙爬回屋顶。

    A和所有人正一动不动地在屋顶上趴着,冯进军爬到A的身边,说道:「已经找到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A低声说道:「你再下去,让张庆和老豆上来,我们上来的梯子恰好用得上。要不然我们只能从屋顶跳过去。你看我的手势,把电闸拉掉,然后从墙上的铁圈处爬上来。」

    冯进军说道:「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