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十五章

    *另一种领悟,另一种故事的结果。*

    (28)

    「谢谢店长。」

    在咖啡厅打工的最后一天,十一月份的到勤卡已经打到最后一格,店长收回了我的制服和围裙,另外交给我十一月份的薪水。

    「阿哲,在我的店里工作过的员工,在离开的那一天,我都会亲自交给他最后一份薪水,除了表示一种相互的感谢之外,最主要的,是我在薪水袋里放的一枚特别的纽扣。」

    「纽扣?」

    「是啊,这些纽扣是我每半年一次到巴西买咖啡豆的时候带回来的,它是咖啡豆做的,整个巴西只有一个地方买得到,他们告诉过我这种纽扣的名字,但是我一直没能把它记下来,因为我自己为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

    Dreamfastener.」

    「Dreamfastener?梦扣子?」

    「你要这么翻译也行,我取这名字的意义,是来自扣子上特殊的羽毛雕,它给我像征梦想飞行的感觉,所以我自己叫它Dream

    fastener.」

    「这名字取得好,谢谢店长。」

    「祝你当兵顺利了,阿哲。」

    我步出咖啡厅,向里面的同事挥手道别。

    今天心瑜没有上班,她正为了第二部份的毕业论文伤脑筋。

    时间一声不响的推进到十一月,台北冷了。

    下了认命去当兵的决定,是在一个月前,雨声开着他买的CRV,载着富贵到我家楼下拚命按喇叭,结果被楼上的邻居丢盆栽抗议那天决定的。

    看见雨声被丢盆栽跟下决定去当兵有什么关係?

    没有,完全没有关係,只是很碰巧的在我下决定的当时雨声跑来找我而已。

    他问我为什么突然要去当兵?很多还在医学院念五年级的同学都知道要怎么逃避兵役,打个电话花点小钱请吃一顿海产就可以靠人情买张免役证明了,为什么要花两年的时间去那种幼稚无聊的地方?

    我只是笑一笑,并没有回答他。

    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当兵,而原因是他连听都不想听的。

    我对人生的另一种领悟。

    领悟这种东西对雨声来说等于是教训的累积,但他乐天的个性使他对教训的定义範围变得狭小,因为他得到的教训,都会认为那是所谓的不小心。

    但我不一样。

    我之所以会说是「另」一种领悟,原因有很多,但要总结出一个可以用嘴巴去表达的说法却令我口结。

    大概是韵柔的死给了我一个领悟的起点,而她走了以后所发生的一些事变成了所谓的细节,以及自己去思考揣想定义后所得到的一些答案让我有了这所谓的另一种领悟。

    韵柔死后没多久,心瑜生了一场病。

    我每天载她到学校去上课时,总会听见她在后座闷着口鼻严重的咳嗽声,下午载她下课回家总得替她倒水盯着她要吃药,因为她还是不会照顾自己。

    一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她高烧不退,从八里要把她载到医院有一段很远的距离,所以我决定要去找医生来看她。

    但是她拉住我的手,要我去拿毛巾包着冰块来敷在她的额头上。

    「我的身体我很了解,我妈都是这样治我的高烧的,明天睡醒一定会好。」她这么跟我说。

    整夜我都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直到我累到睡着,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双脚麻得不听使唤,低头一看,原来她躺在我的腿上。

    晚上的MSN线上,她很少出现,因为她的毕业报告越来越多,不过当她忙到半夜,功课到了一个段落之后,她会来敲敲我的门,问我睡了没有,她想邀我到顶楼去聊天吹海风。

    她跟几个月前完全都不一样,我甚至可以看见她的改变。

    当初她明定的家里的界线,她全部都拆掉了,电视遥控器似乎变成我的一样,每当她要转台之前,她都会问我「我们看别台好不好?」,我买的大瓶纯喫茶也不再需要一次喝光它,因为我已经可以把它放在原本属于心瑜的地方,甚至有时洗衣机里我的衣服忘了去晒,当我猛然想起时,那些衣服不但已经是乾的,而且还已经折好放在我的床上。鞋柜里不再有分界,我的鞋子也常摆在她的高跟鞋旁边,只不过画面不太搭调。

    令我最吃惊的一件事就是嘻嘻的鱼缸。

    我一直没有发现鱼缸变大了,也不知道嘻嘻的饲料也换了口味,我只记得我有一阵子忘了去餵它,心想金鱼几天不喂死不了,没想到嘻嘻却换成心瑜在照顾,而且还帮它搬了新家。

    「你不用想太多,我只是觉得鱼缸太小,放在柜子上不太搭调,我才帮它买个大一点的。」

    当我指着鱼缸,用惊讶的表情问她的时候,她这么跟我说。

    而那一天之后,嘻嘻好像变成她的一样,她有时还会发神经跟它说话。

    小沙丘上玫瑰红罐子早就被她塞满了纸条,但是她还是没去挖。

    记得她说过如果她好了,她就会把它挖起来。我本来想去问她,想想算了,她的罐子,她的心事,我不方便去管她。

    十月里的一个天气很好的星期天,我刚从咖啡厅打工回来,心瑜在MSN上约我去看电影,她有两张同学送的电影票,如果今天不看就过期了。

    「为什么妳不当面约我,要用MSN?」

    「我没约过男孩子看电影,我会不好意思。」

    后来我发现她真正不好意思的,是她的髮型,因为她去烫了离子烫。

    「好看吗?阿哲。」

    「我想说难看,但是我说不出来,因为我不会说谎。」

    她看着我,笑得很开心。

    「我好了,阿哲。」

    「我知道妳好了,我们可以出门了吧?」

    「不是,我是说,我、好、了!」

    她笑开了嘴看着我,伸手拉了一拉她刚烫好的头髮。

    我花了五秒钟去想她所谓的「她好了」是什么意思,了解了以后,我也对她笑了一笑。

    「恭喜妳。」

    「谢谢。明天,我要去把罐子挖出来。」

    「妳终于想起来啦?我还以为妳压根忘了这回事。」

    「不可能忘记的,不可能忘记。」

    *另一种领悟,另一种故事的结果。

    (29)

    我要离开八里了,这个在短时间里有我好多好多回忆的地方。

    我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心瑜从MSN上问我要搭几点的火车,我问她为什么不当面问我,而要透过MSN?她说她会不好意思。

    「下午4点33分,自强号。」我故意在她的房间外面大声喊,她骂我混蛋。

    隔天,我没有听见小叮噹的声音,也没有听见机枪战士的声音,但心瑜一早就自己出门了,只留了一张纸条,跟一份早餐在桌上。

    「阿哲,我第一次帮你準备早餐,怎样?我还算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吧!今天有小考,我得早一点到学校刻钢板,下午你回家,我就不送啦,跟你当了半年的室友,有一句话想送你:你真的挺不错的啦!」

    看完,我也在邱心瑜的房门上留下了另一张,但我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奇怪到我不知道要写些什么,所以我只写了「Bye」。

    我第一次打电话给房东,要他来看看我收拾的是不是合他的意。

    房东约我在公寓楼下等,他要退我半年的租金。

    本来契约上的约定,提前退租是不予退费的,但房东坚持要把房租退还给我,我左思右想,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直到他们到了公寓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对已经高龄七十多岁的老夫妇,他们不缺钱,只是不想这间房子没人住。

    我即将搬离这个住了半年的公寓,回我高雄的家。因为在十二月的圣诞节前夕,我就要入伍了。

    雨声因为天生的脊椎侧弯超过了法定的角度,所以不需要当兵。

    他找到一个研究助理的工作,是以前的学长替他介绍的。

    他说当研究助理很爽,可以学到实务的经验,还可以跟教授打成一片,明年要上研究所的路已经不再那么遥远。

    雨声还说富贵準备要到国外去深造,如果确定成行的话,他们会先订婚。

    我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这句话从雨声口中讲出来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曾经是个情场飘泊人的他,竟然有了结婚的念头。

    后来富贵在他的身后补上一句「我就是要嫁给他!」,我才发现,他们的感情很坚定,动摇对他们来说不容易。

    看着他们,我想起我跟沁婷。

    沁婷离开我这半年多的时间,说长一点都不长,说短我肯定它一点都不短,虽然她当时去意坚决的眼神还很清晰,但我还是偶尔会想起她。

    沁婷念的是外文系,她主修日文,因为她对日本的一切有很大的嚮往。

    曾经我问过她,日本曾是屠害中国最严重的杀手国家,为什么她还对日本如此的迷恋?

    她回答我:「历史所发生的一切是人类的教训,跟我的迷恋无关。」

    我一直记得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所散放出来的气势,因为这样的气势,我深深的被她吸引,甚至曾有那么一瞬间,我有过愿意为她的日本崇拜而攻打珍珠港的想法。

    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沁婷后来选择的也不是日本人,而是一个喝过洋汤,吃过洋肉品的麦克基。

    我不说洋墨水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他根本还不知道洋墨水是什么味道。

    我一直没有提到汪学伟,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韵柔走了之后,他也没有回到他原来的公司,戚妈妈曾经要他到新加坡帮戚爸爸的忙,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答应。

    后来有一次在路上看见他的黑色敞蓬奔驰,但车上的人不是他。

    我厚着脸皮去问他为什么开汪学伟的车?知不知道汪学伟去哪?

    他只是给我一个看到神经病的眼神,然后一副不可一世的开走。

    我说了这么多,结果我的双脚还站在原地。

    我回头看着公寓,心里有好多好多的捨不得,但是我不知道我在捨不得什么,总觉得我好像在找理由,找一个很好的理由要自己再留下来。

    我骑上机车,目的地原本是台北火车站,但却不知不觉的骑到了当初沙侖,那个我跟韵柔一起向大海要幸福的海滩。我似乎看见那一群大学生,也看见韵柔,在夜里的海滩上嘶喊的情景。

    我又不知不觉的骑回咖啡厅,虽然才一阵子不见,店长一看见我,还是马上端了一杯咖啡给我,顺便检查他送我的那个Dream

    fastener.离开了咖啡厅,我经过以前跟沁婷在一起时住过的那条小巷子,弯进去一瞧,发现多了一家莱尔富,对面也开了一家全家便利店,巷口那间7-11不再独垄这一个小区域的市场。

    一整个中午我都在骑车,因为我突然想起一个地方。

    就是韵柔跟我们所有人说再见的地方。

    我站在那个崖上,海风跟那一天一样大,我一个人坐在机车上有些摇晃。

    想起那一天,我不禁有些鼻酸。

    「再见了,韵柔。」

    我擦掉一滴偷偷掉出来的眼泪,终于心甘情愿跟她说再见。

    来到台北市,我的机车没油了,我骑进加油站里加油,却发现这座加油站盖在以前汪学伟的公司对面,我看了看那栋建筑物,再看一看那时机车被吊走的地方,突然好想大笑几声。

    后来我也骑到了韵柔以前的家,现在已经被另一个家庭进驻,门牌的旁边挂着的姓氏是刘。

    本来戚妈妈种的一些九重葛与白玫瑰,现在已经变成了几株我叫不出名字的园艺树。

    逛了这么多地方,就算再怎么留恋,再怎么依依不捨,我还是得离开台北。

    但时间已经超过4:33,我的火车已经走了。

    我把机车骑到运送处,然后另外买了一张票,背着我的大登山背包,拎着我的嘻嘻,在车站大厅呆站着,仰头歎了一口气,「再见了,台北。」。

    「再什么见啊?」

    有人在我耳后喊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心瑜,装着一副鬼脸看着我。

    「妳干嘛吓人?妳怎么在这里?」

    「送你啊。」

    「妳不是说不送了吗?」

    「我今天钢板没刻完,考试都不会,随便写一写就交了,所以下课得早。」

    「这跟送我有关係吗?」

    「下课早就可以来送你啦,笨!」

    她拉着我,快步地往地下的候车室走去,一面伸手抢过我的票,看了看时间,离我的车离站还有七分钟。

    「你会不会渴?我帮你买饮料。」

    「不会。」

    「那你上车后一定会无聊,我帮你买报纸。」

    「不会。」

    「那杂誌?漫画?还是你喜欢看书?我有带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书喔,你要看吗?」

    「不要。」

    「那你一定饿了,我去帮你……」

    「心瑜,妳那根筋不对啊?」

    「没啊,最后一次可以关心你的机会耶,让我表现一下嘛。」

    说完,她就跑开了,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去哪里,她这些反常的对话到底是为什么?

    后来,剩下三分钟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回来,我背起行李,拎着金鱼,过了剪票口,听见广播的声音。

    「17:24分,17:24分开往高雄的自强号列车,在第二月台快要开了,还没有上车的旅客,请赶快上车。」

    我站在电扶梯上,不时往后看,我不知道心瑜到底到哪去了,但我也奇怪着自己为什么要找她?她又没有要跟我回高雄,我替她担心赶不上车子干嘛?

    但在我踩上火车的那一秒钟,我听见她的叫唤声,我竟然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而且莫名其妙的快速蔓延。

    「这是饮料,报纸,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书,还有麵包……」

    「妳还真的跑去买啊?」

    「少啰嗦!我不知道你要吃什么,所以我买了铁路便当,你到高雄要搭很久的车,在车上一定会饿。」

    「我吃不了那么多啊。」

    「吃不完分给别人吃。」

    「别人我不认……」

    当我这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她要我转过身去,然后塞了一个东西在我的背包里。

    「在哪里当兵要告诉我,我会去看你。」

    「妳怎么……」

    「男生不是都喜欢美女去面会吗?还是你嫌我不够美?」

    「不是,妳……」

    「好了,上车吧,车子要开了。」

    铁路管理员吹着哨子,挥着手,示意着要心瑜后退。

    我上了车之后,心瑜看着我,挥手向我说再见。

    我以为她会追火车,但是她没有,自强号的速度很快,她一下子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为什么我会以为她会追火车?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台北好冷,火车里也是。

    后来,我打开背包翻了一翻,找到了那个心瑜塞到里面去的东西。

    那是个瓶子,玫瑰红酒的瓶子。

    我一直以为里面塞满了她的心事,没想到里面只有一张纸。

    「我喜欢你,阿哲。」

    后来我打电话问她,为什么她不直接告诉我,而要用瓶子里的纸条说?

    她说她会不好意思-

    End-

    *为什么妳不直接告诉我?*

    *我会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