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十五章

    [百战小Jogㄚ!]

    她听了开始笑

    莺燕似的笑声迴绕在我的耳边

    我右转汀州路的时候

    她突然叫住我

    "一书!我想去你那边!"

    我那边?

    不会吧!

    她才在那待没几小时就爱上那边啦?

    那边还有ㄚ群那个笨蛋耶!

    [为什么要去我那边?]

    我问

    "因为那里比较凉啊!"

    [你住的地方有冷气耶!]

    "可是没电啊!"

    [对喔]

    "走啦!走啦!我们去找ㄚ群ㄚ宝他们去吃饭!"

    [你怎么突然想找他们ㄚ?]

    "因为他们说话很好玩啊!我喜欢跟他们说话不行喔?"

    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不过我倒乐的高兴

    车子又往政大的方向前进

    我跟她的笑语

    再再漫延在我自我陶醉的世界里

    「喂喂喂!那叫保险套!不是气球!ok??」

    才刚上宿舍楼梯

    就听到ㄚ群的声音

    我赶紧把筱柔的耳朵摀住

    免得她被这种限制级的对话吓着了

    「你少噁心了啦!还拿着在那边吹」

    『我就是要让你噁心ㄚ!都快一点了,你到底要不要吃饭ㄚ?』

    [你们两个在干嘛?]

    我走到ㄚ群的房门口

    [ㄚ宝你少噁心了好不好?]

    ㄚ宝正在把一个保险套吹成球

    『我故意的啦!谁叫我们这位林昱群大帅哥猛看小说不吃饭ㄚ?』

    「ㄚ你也要让我看完ㄚ!」

    ㄚ群拿着一叠纸嚷嚷着

    「很好看耶!你们都没有欣赏的眼光!」

    [什么小说那么好看?]

    我问

    「hiyawu籐井树的小说,"你的眼镜"ㄚ!很好看耶!」

    他把那一叠纸拿到我面前晃

    「我还特地Print出来耶!」

    『ㄚ你不是载筱柔去换药?』

    ㄚ宝问我

    『ㄚ她人咧?』

    [在这儿ㄚ!]

    我指着门外说

    "我在这儿!"

    她探头进来

    "一书我肚子饿了"

    『听到没有?狗腿群!人家美女说肚子饿了啦!』

    ㄚ宝开始把那吹满气的保险套放风

    「喔喔喔!!好好好!!我们一起去吃饭!」

    ㄚ群赶紧把小说放下

    「筱柔,肚子饿了喔!我们去吃饭了嘿!」

    他跑到筱柔面前

    『你看!跟他做朋友多没意思!!美女一句话就乖得像只猫一样!』

    ㄚ宝把保险套丢进垃圾桶

    "好啊!要吃什么?"

    筱柔对着ㄚ群说

    身体却往我身后移

    ㄚ宝跟ㄚ群都愣了一下

    看着筱柔跟我

    「我们去吃排骨饭!!」

    ㄚ群提议

    『厚!只要是吃的就好,我快饿死了!』

    ㄚ宝说

    [你要不要吃排骨饭?]

    我回头问筱柔

    "都好啊!我没意见!"

    ㄚ宝跟ㄚ群又呆了一下

    「那走吧!」

    ㄚ群跟ㄚ宝开始往楼梯移动

    还勾肩搭背的不时回头看我跟筱柔

    窃窃私语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ㄚ群让ㄚ宝载

    筱柔当然是让我载

    到了快餐店

    叫了四份排骨饭

    接下来的情景就是像是蝗虫过境

    筱柔吃东西很慢

    我当然也不能吃太快

    如果我们三个都吃完了

    她就会不好意思吃下去

    「筱柔!你怎么把绷带拆掉了?」

    ㄚ群问她

    "刚刚拆的,因为我要换药啊!"

    「刚刚不是要去换吗?怎么还没换?」

    "我们要自己换!医院太多病人了!护士忙不过来!"

    [我已经买了急救箱了!]

    我说

    [等等吃完饭我再帮筱柔擦药!]

    ㄚ群看着ㄚ宝

    ㄚ宝看着ㄚ群

    然后相拥而泣

    「喔!ㄚ宝!我的额头受伤了」

    『喔!ㄚ群!没关係!等等吃完饭我再帮你擦药』

    两个人在那边一搭一唱的

    活像两个白癡

    筱柔被他们这一逗脸都红了

    但是她笑得很开心

    还瞇着眼睛看着我笑

    「喔!ㄚ宝!我们等等不要回去好了!」

    『喔!是吗?ㄚ群!那我们要去哪呢?』

    「我们去逛街吧!人家好久没逛街了!」

    『是喔!ㄚ群!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喔!ㄚ宝!你对我太好了!那那这一ㄊㄨㄚ要谁付钱呢?」

    ㄚ群指着桌子

    『喔!ㄚ群!自然有人会付的!我们走吧!』

    「真的吗?喔~~这真是太神奇了~~!!杰宝!」

    他们两个站了起来

    往门口走去

    ㄚ群还把头枕在ㄚ宝肩上

    看起来好噁心

    杰宝?

    我还魔术灵咧!

    听起来像是电视广告里的清洁用品

    我当然知道这一顿我是付定了

    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用这么噁心的方法脱逃

    筱柔当然是笑得阖不拢嘴

    我也是被他们搞得东倒西歪

    我终于知道筱柔为什么喜欢找他们一起出门了!

    跟他们出门一点压力也没有

    而且还很快乐

    "他们好可爱!"

    [是ㄚ!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我起身走向柜檯付钱

    付完之后发现自己身上的现金仅剩300元

    再回想一下提款卡里的金额只剩3000多

    今天才9月21号

    三千多块钱我得活到下个月5号

    [吃的饱吗?]

    我坐回座位

    "嗯!都吃不完了!"

    [吃不完就别吃了!]

    "嗯嗯嗯!我就在等你这句话!"

    筱柔从桌上抽出面纸

    "我们走吧!"

    走出快餐店

    我们回到宿舍

    午后的宁静让人感觉好舒服

    偶尔会有机车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一书,我问你!"

    她看着我门上的月曆

    "21世纪快到了,在跨年之前,你有什么希望?"

    我把急救箱放到桌上

    [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啊!只是问一下!"

    她转头

    俏皮的把双手背在身后

    [那你呢?你有什么希望?]

    "我啊!当然是考上大学啰!2000年7月我就要上战场了呢!"

    她的脚在地上拍了两下

    "我考上了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好棒的希望!那我先祝你成功啰!]

    "谢谢!你呢?你还没说耶!"

    我?

    我有什么希望?

    我倒是没想过

    除了世界和平这个无聊且没办法达成的希望之外

    大概就是Allpass吧!

    我看着她的眼睛

    猛然的

    我突然想起我真正的希望

    "说啊!"

    [我想爱一个人]

    她突然收起她的笑容

    怔怔然的看着我

    [这只是希望啦!]

    我赶紧笑着回她

    [我爱上了也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那我也祝你成功啰!"

    她也笑着回我

    气氛有点怪怪的

    [谢谢啦!]

    "他们不在,好安静喔"

    筱柔坐到我床上

    [如果你跟他们在一起久了,你就会受不了了!]

    我笑着说

    [你才认识他们第二天而已,你不知道他的恐怖!来!我帮你擦药了]

    "那我们认识多久?"

    [呃]

    我坐到椅子上

    距离她大概2公尺

    看着她的眼睛

    [才几天而已]

    我打开急救箱

    [但是却像认识了好几年]

    我拿出优碘和一些棉布

    走向她

    半跪在她前面

    [忍一忍,会有点痛喔]

    我把优碘滴在棉布上

    轻轻的在她额头的伤口上擦拭着

    "为什么会这样?"

    她看着我

    嘴角轻扬

    这是笑吗?

    我不知道

    因为她的眼里闪烁着泪光

    [怎样?]

    "为什么我们会这样?"

    我停止了动作

    慢慢放下我的手

    [因为]

    我低下头

    心里好乱好乱

    "因为什么?"

    她也蹲了下来

    眼中的泪滴落在我膝盖上

    "因为什么?"

    我抬头

    看着泪眼汪汪的她

    泪水湿润了她的睫毛

    [因为我在证明]

    我站起身来

    走向桌子拿绷带

    然后拿出透气胶带

    截成好几条

    窗外吹进一阵风

    裹着午后的空气

    暖暖的

    透进我身体里

    [我在证明]

    我撕着手中的胶带

    [我在证明给你看]

    ""

    [我们男人,也会一直用心的爱着一个女人]

    我回头

    拿着胶带和绷带

    蹲在她面前

    ""

    [别动我要贴绷带了]

    四周好安静

    只剩下胶带撕离手指头的声音

    一条一条的撕

    她的泪

    一颗一颗的掉

    [别哭了你从认识我到现在一直哭给我看]

    我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

    只有一只手指与她的脸接触

    我起身走向桌子

    收拾着急救箱

    把它放进最大的抽屉里

    那里面

    也放着那本日记

    "一书"

    她开口

    "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转头看着她

    慢慢关上抽屉

    [可以,如果你认同我的证明]

    她看着我

    泪水又一颗颗的掉下来

    我从桌上抽了几张面纸

    然后蹲在她面前

    轻轻拭乾她的泪

    我想我应该去买个风铃

    挂在窗户上

    让它天天都能染着风的气息

    告诉我风在对它说什么

    因为现在吹进我房里的风

    道着什么讯息我不知道

    它一样暖暖的

    轻抚过我每一个轮廓

    她抱着我

    泪堤在我肩上崩溃

    "我好喜欢你好喜欢"

    []

    我只是抱着她

    一句话也没说

    "即使你不证明都会是我遇见过最好的男孩子"

    []

    她的髮香

    再一次熟悉的漫延在我鼻间

    "我忘不掉那个口罩忘不掉阳明山的夜景"

    []

    "也忘不掉你陪着我半夜跑医院只是为了帮我擦药"

    []

    "更忘不掉你在我最孤单无助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在我身边"

    [嗯]

    "但是我好害怕我好怕你会跟他一样"

    [我]

    "我不敢再去想了如果哪一天我也没有了你那我该怎么办?"

    []

    "我该怎么办?"

    我左肩上的衣服湿透了

    她的泣声声声传入我耳中

    痛在我心里

    满满的心疼加上满满的凄然

    这一刻是不是也属于幸福?

    我已经不想再釐清了

    我没办法说出任何承诺

    因为世事总是难以预料的

    我不能给她任何的期待

    因为期待越高

    摔下来的痛是锥心泣血的

    是永远都没办法复合的伤口

    他已经对她造成一次伤害

    我不想再当另一个撕裂她爱情蓝图的刽子手

    我是很喜欢她

    但此刻的她

    脆弱得让人碰都不敢碰

    更何况要我进驻她的心

    我没有给她任何答案

    我只是把她抱上床

    盖上被子

    我坐在床边

    拭去她的眼泪

    静静的等她睡去

    我真的应该去买个风铃

    不然我真的不懂

    风带给我的是什么讯息

    「一书!发什么呆ㄚ?」

    ㄚ群在我肩上摇了两下

    [ㄚ!?没没有]

    「厚!马的咧!你有点精神好不好!?」

    他提起壶子替我把眼前这小小的茶杯填满

    「我很少这样骂人的耶!」

    [嗯我知道]

    「今天请你来这里泡茶就是要让你忘记她,开心一点没想到你还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