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11节

    *他是个比我的生父更像爸爸的爸爸!*

    ※走失的灵魂

    想像着有一天,走在熙来攘往的街上,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叫住你,他说:「你好啊!」

    你回头一看,那是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

    但曾经他离开你的生命是那么地安静,静得无声无息,没有告知也没有原因,我想问你,你会用什么表情迎接他的热情?

    我的答案,应该会是,还以一张堆满笑容的脸,「耶!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周石和的表情,应该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嗯,阿你怎么在这里?」

    邱吉会给对方一句很扎实的髒话!

    「我咧干!你是死了是不是?」

    至于阿不拉,说真的,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响应。

    因为,他非常非常安静地,

    离开了我、周石和、还有邱吉三个人的生命。

    嗯,对,没有告知,没有原因。

    「看来,你的继父在你的生命中演出了一场代表作。」王小姐说。她的微笑告诉我,我刚刚所说的,她完完全全清楚的了解。就算她不曾,也没有机会领悟过。

    「嗯,我的妈妈也是。」我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镜,「如果生命有金像奖,那我想我的继父跟妈妈一定是影帝跟影后。」

    「喔?」王小姐笑出声来,「那,评审是谁呢?」

    「我。当之无愧。就像我的爸妈拿影帝跟影后也当之无愧一样。」

    「你这个说法相当的有意思!我非常的感兴趣。把生命的金像奖颁给爸爸妈妈,这确实有一种当之无愧的感觉!只是评审这个角色,似乎除了自己之外,就不能再多了,对吧?」

    「是啊。百分之百保障名额。」

    说到这,我跟王小姐,还有魏先生都大笑了起来。

    「那么,最佳男女主角的奖项颁给了爸妈的话,还有其它的奖项吗?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人可以拿到你的最佳男配角或女配角奖呢?」王小姐问。

    「嗯」我点点头,「妳的问题一说完,我的脑海中立刻出现几个入围者。」

    「喔?原来有人在竞争这两个奖项。」

    「我想,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一些人可以竞争这两个奖项的。入围者永远都不会只有一个。」

    「那么,你的入围者是?」

    「我的三个国中同学。」我说。

    我的入围者名单,已经写在这个章节的引言里面了。

    就是周石和,邱吉,还有阿不拉。

    曾经,我觉得跟他们认识是一个被命运恶搞的结果,像是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出了蛮大的错误,但因为「货物既出概不退换」的原则,所以这几个人偶还是被上帝付予了灵魂,但实在不知道该把他们分配到谁的身边,又有谁能不把他们的存在当作恶梦?

    所以上帝把我放进去了。所以我自许为他们身边的天使,给予他们完善的保佑。只是,对于天使这个身份,他们会有蛮大的意见。

    「天使?天你妈啦!」邱吉会这么说。

    「来,吴子,请读我的唇假赛(台语:吃屎)!来,跟我念一遍。」周石和会这么说。

    「吴子,别理他们!相信我,我知道上帝派你来,是来解救他们两只迷途的小搬羊的,所以,我相信你是天使。」约莫过了几分钟后,「吴子,走,我们去打麻将,我想看看天使会输多少钱。」阿不拉会这么说。

    他们喜欢把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给忽略掉,直接叫我吴子。至于为什么,我没问过原因,不过,我猜测是因为「云」这个字给他们一种噁心的感觉。

    「铐!男生的名字取一个云字?有够恶烂的。」我想,他们是这么想的。

    其实邱吉不是个粗人,他也不是个时常把髒话挂在嘴边的人。他有时会有非常文静的一面。你或许会有机会看到他拿着一本书,那本书可能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福音书》,也可能是米兰?昆德拉的《雅克和他的主人》,也可能是黄易的《寻秦记》,或是一本简单轻鬆漫画,然后坐在咖啡馆里的吸烟区,轻轻地点上一根烟,在吞云吐雾之际,一页一页地翻看着。那画面有如一位学者在研究着某种艰深的道理,总是午后的阳光片片铺在他的髮梢和看似苍老的背上,伴随着一些清闲优雅的音乐。曾经,我被那一幕给震摄过。

    「干!」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福音书》被他丢在一旁,「妈的咧!这本书让我看到想自杀!」

    嗯,相信我。他真的不是个常把髒话挂在嘴边的人。

    因为髒话对他来说并不髒,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书起不了净化的作用。

    他是数学系毕业的,所以其实他的头脑一直都是很清楚的。如果跟他相处久了,开始了解他之后,你会发现,他这个人不只是像个念数学出身的,还像是个念哲学的。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生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是在点烟前或点烟后,亦或是出游时走在绿林花草间的美景中,亦或是开着车子依循着走在花东公路的海天一线间,亦或是在寒冬中浸泡在白烟袅袅的温泉里。

    然后他就会接一句:「所以,等等晚餐要吃什么?」

    你想想,「人生没有什么意义」跟「等等晚餐要吃什么?」有什么关係?这个答案或许你花一辈子的时候去想也想不出来,但他早就参透了。

    「那你告诉我啊!人生的意义跟晚餐吃什么有什么关係!」你或许会不服气的想问深夜三点半,车子开在山间漆黑的路上,除了车灯所能照到的,其它的地方都伸手不见五指。阿不拉在开车,其它的三个人似乎都睡着了。

    「干!周石豹!你在干什么?想偷盖我的棉被喔?干!找死!」这时,听到一阵拳头打在胸膛的声音。「这是我全部的财产耶!」邱吉大声叫着。

    嗯,这就是邱吉。我已经尽量介绍的详尽。

    啊!对了,他的本名叫做邱志嗯啊!算了!邱吉就邱吉啦,反正人生没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