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113 大结局

    「你以为……没有虚王你就能赢了吗?不要忘了!我之前虽然在借用虚王的力量,但也在压制虚王的力量!现在……我用来压制虚王的力量,已经解放出来了……或许并没有虚王的力量强悍,但是那毕竟是我自己的,得心应手的力量……」

    「真?嗦……打就是了!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说啊说啊的家伙!」浑身是血的剑八再次冲了上来,「看我这一刀!」

    双手握刀!飞沖之中的双手握刀的攻击!

    蓝染抬起镜花水月抵挡的时候,才终于发现了不对。

    更木剑八再次浑身喷血的飞了出去。而蓝染的身上,从脖颈一侧一直到小腹处,无数的鲜血像是泉水一样洒落。

    「咳咳……哈哈哈!也不是砍不到嘛!」更木剑八连嘴里都喷出血沫。虽然勉强站了起来,但是明显身体已经摇摇欲坠。

    「我宰了你!」受伤了。这是蓝染开战以来的第一次受伤。愤怒,让他朝着更木剑八冲了过去。而更木剑八,已经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甚至两只手腕上的血流如注和彷彿有些错位的形象,表示他现在就连斩魄刀恐怕都握不住了。

    「不许伤害小剑!」在更木剑八的前方,草鹿八千留小小的身躯突然出现了。身上粉红色的灵压一下子变成了彷彿掺杂着黑色的深红,彷彿是血的颜色。汇聚成一幅猛虎咆哮的样子。

    护庭十三队中,在林松出现之前,斑目一角号称最强席官,在林松出现之后,桧佐木修兵号称最适合成为队长的副队长,但是即便是阿散井恋次能够万解,也没有获得什么特别的称号。或许和他不知道怎么长的脑子有一定关係,不过同时也是因为所有队长都心知肚明。最强副队长,早就已经有定论了!

    草鹿八千流,曾经在第五十刃冲上来的时候面不改色,曾经爆发过极大的灵压,但是更木剑八对于草鹿八千留的要求,仍旧是在他开打的时候要离得远远的。为什么?害怕伤害到草鹿八千留?这简直是笑话。在更木剑八拿掉眼罩和开黑的黑崎一护对拼最后一招的时候,草鹿八千留坐在两人决斗那条小巷最靠近的那一侧的楼顶上。拿掉眼罩时灵压的爆发,也就仅仅只有不多的距离,为什么连没有拿掉眼罩时候的战斗也要求八千流远离?答案很简单,那是因为八千流的灵压强到会让更木剑八的灵压感到不自然,强到更木剑八如果发起疯来找强者砍的时候会砍向八千流。

    一刀!只有一刀!在蓝染?右介愤怒的几乎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草鹿八千留砍出了一刀!

    沿着更木剑八留下的伤痕,将那流血的伤口,变成喷血的伤口!如果不是血肉相连,那么可以预见,蓝染的肩膀几乎可以说要掉下来!

    狼狈的后退了出去,蓝染已经脸色苍白面无血色。同时,八千流也面无血色的坐在了地上。

    「哼……真是小看你们了呢……不过,更木剑八已经握不了刀了,而其他人……在我的镜花水月之下总是有空子可以钻的……至于林松林队长……你的斩魄刀解放,毕竟只是初解……攻击力……还有些差。净化者……也不是攻击类型的斩魄刀……」

    「只是初解?」林松的笑容中的讽刺,让蓝染觉得刺痛,「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只?有?初?解?呢?难道说,是我的言论,让你有了什么误区吗?」

    「你是说……你已经万解了吗?不要骗我了……虽然你的斩魄刀不知道为什么换了名字……但是无论是『万解吧,女武神』,还是『万解吧,黄泉』,都是一样的初解言……」

    「怎么了?蓝染副队长?你可以继续说啊?」

    「你……」

    「我又没有怎么样……只不过是你误会了而已……当我说出初解言灵的时候,被人误会那是万解……当我万解的时候,又被你误会为那是初解言灵……因为我已经可以万解,所以说……我可以不使用初解言灵而解放斩魄刀……一样要说出口才有效的……那是我的万解言灵。万解?黄泉!没有发现吗?你周围的景致,早就已经在逐渐产生变化了……只不过,为了让你不要离开这个领域,所以……我特意减慢了它的速度……」

    林松和蓝染站立的地方,在一瞬间出现了巨大的视觉差异。哀号的魂魄,堆积如山的枯骨,鲜血的河流,插满刀剑的红黑色的土地。

    巨大的深渊中,不时朝上涌动着黑色的气流。

    「这是什么领域?」蓝染看着周围似乎是惨绝人寰,但是感觉起来又没有任何异常的领域,下意识询问道。

    「都说了这是黄泉了……属于黄泉的……战斗领域。这个领域,只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在我这个死神没有被击败死亡或者失去意识之前,领域之内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出去……而另外一个作用……是只有在这个领域中,黄泉才可以不需要任何代价,使用『无序净化者』的力量!就连阿散井恋次的蛇尾丸万解之后,也多了一个狒骨大炮的技能……蓝染副队长,你该不会以为……黄泉手中的净化者万解之后,没有任何的能力吧?只不过,那能力所要求的代价实在是太过巨大,所以我从没有让她使用过而已……」

    「什么叫就连阿散井恋次的蛇尾丸啊……」恋次无奈的低下了头。

    「所谓秩序,就是正常语和平的话,那么所谓无序,就是混乱和毁灭……净化者初解的能力,是可以以一定代价消除所有的异常状态,比如流血,比如昏迷,比如镜花水月……而无序净化者的能力,是可以以一定代价,消除所有的正常状态……比如健康的,聪明的,镇定的,灵压充足的……我手中的黄泉才算是真正的刀,而黄泉手中的净化者……那只是一个媒介……蓝染副队长,再见了……我要求黄泉使用无序净化者剥夺你身上的正面的状态是……『生存的』……」

    …………

    …………

    xx历xxxx年,静灵庭某贵族叛变,总队长带队远赴尸魂界流魂街郊外剿灭叛乱贵族秘密基地。

    「总队长的实力不过如此嘛!」叛乱贵族头目对没有解放斩魄刀的总队长调笑道。

    总队长勃然大怒,奋起:「不要太嚣张了!你以为……为什么我从上届总队长退役以来一直担任总队长的职务一直到现在?」

    叛乱贵族头目嚥下一口吐沫,想起这位总队长常年亲身征战的斑斑劣迹和威武战绩。开始打退堂鼓。

    「为什么我从上届总队长退役以来一直担任总队长?」总队长阁下握着斩魄刀的手似乎都在颤抖,彷彿因为贵族头目的无知而愤怒,「那是因为啊……在现任十三位队长中……我的实力是tm最弱的一个!咆哮吧!蛇尾丸!」

    …………

    …………

    蓝染事件结束了。队长会议。护庭十三队威望和掌控力空前高涨,四十六室隐隐有架空之嫌。总队长山本退位让贤。

    二番队队长碎蜂:「我喜欢掌握隐秘机动打听人家**,我不当总队长。」

    三番队……

    四番队卯之花烈:「我听老公的。」

    六番队朽木白哉:「我要管理贵族,哪有时间当总队长?」

    七番队?村左阵:「我要管理狗族,哪有时间当总对长?」

    八番队京乐春水:「我要管理美女……啊不,我要被小七绪管理,哪有时间当总队长?」

    九番队……

    十番队日番谷冬狮郎:「松本跟人私奔了,我忙死了,哪有时间当总队长?」

    十一番队更木剑八:「我要忙着打架,哪有时间当总队长?」

    十二番队涅茧利:「我要忙着调教……教育音梦,哪有时间当总队长?」

    十三番队浮竹十四郎:「我要忙着咳血,哪有时间当总队长?」

    「那好……既然如此,新任总队长就由五番队队长林松担任了!」山本一锤定音,结果发现五番队队长没反应。

    「大概……又睁着眼睛睡着了吧……」林松用实际行动说明了问题。「我要忙着睡觉,哪有时间当总队长?」

    「咚!」山本元柳斋一枴杖砸在了地上,这种久违的声音连林松都从梦中醒了过来,唯有山本元柳斋感觉有一点蛋疼还是怎么着,「那你们说要怎么办?」世道不一样了,总队长都没人想干了……

    「我有个好办法!」林松童鞋忽然间竖起一根手指,「既然大家都不想当总队长,那我们就用比武来确定吧!最弱的那个是总队长!」

    所有队长面面相觑,总队长山本吹鬍子瞪眼。虽然这个提案还没有人明确同意,不过……林松同学很快转移话题说出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提议六番队副队长阿散井恋次出任三番队队长……」

    「就这么定了!」所有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