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番外 最终章 最后的舞台

    悠扬的音乐迴荡在大礼堂中,通过节奏的变化,将现场的气氛一步步推向最**。我要啊手打小说网整个宴会在一股极其轻鬆惬意的环境下进行着,以主办者的性格,也不可能将宴会举办的枯燥严肃。

    进餐是以自助餐的形式,精美丰富的料理从后台被推出,整齐的摆放在两侧的长方型餐桌上,供人们随意挑选。不时经过的服务员会耐心的询问每一位来宾是否需要饮料,除了为学生供应的果汁之外,自然也有为成人供应的酒水。

    宴会的奢华程度着实让那些日本学生们惊呆了,虽说能够进入阿修佛德学园的日本人家境并不差,但这种场面也不是随便可以见到的。

    看着那群虽不至于狼吞虎嚥,但也十分效率的消灭着食物的学生军团们,雷克斯倚靠在墙边,一只手有规律的晃动着手中盛着鲜红液体的高脚酒杯,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

    另一边,作为主角之一的卡莲周围则热闹多了,除了在外围不时将目光瞥过去的男生外,主要围住卡莲的是一大群女学生。以全新形象回归阿修佛德的卡莲,除了在男生中人气依然高涨外,在女生中的人气似乎也有抬头的趋势。人群中不时发出「姐姐大人」这种称呼,让雷克斯脸又黑一了点。结果就变得没有任何人敢接近他了。

    喂喂,那是什么情况?好不容易解决了一个智代,这下又被开启了禁忌花园的大门了吗?

    「哎。」

    「怎么唉声歎气的,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居然呆在这种角落里喝闷酒,副……雷克斯少爷。」

    能在这种情况下接近雷克斯的,除了不怕死的,也就只有他的熟人了。身上的女式西服穿的一丝不苟,金色长髮绑了一个马尾垂在脑后,显得英姿飒爽。休妲菲尔特家新任大管家丝提娜莎巴拿走到了雷克斯面前,脸上隐隐挂着一丝担忧。

    「少来了,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喝酒的,这只是苹果汁而已。」

    将杯中的苹果汁一饮而尽,丝提娜十分自然的从雷克斯手中接过已经空无一物的酒杯。

    「还有,你会不知道我为什么歎气?」

    「啊哈哈哈,我有想过事先通知您一声的。只是那位米蕾小姐太过强硬……」

    面对雷克斯的质疑,丝提娜脸上也显示出了一些尴尬,她看的出来雷克斯对此次宴会全部由自己出资筹办十分有怨念。他并不擅长经营,虽然休妲菲尔特家在日本还有众多产业,但随着日本的经济复甦,使得垄断产业遭到了相当大的打击。

    丝提娜自愿离开军队跟随雷克斯到休妲菲尔特家,老实说的确帮了他一个大忙,虽说对于商业也并不是十分擅长,但女性细心的一面能够让丝提娜处理起这些事务的能力比雷克斯高上一些。担任管家也已经快一个月了,将家中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的丝提娜让雷克斯十分放心。不过,这个评价恐怕只能到今天为止了。

    「是吗,那么我改天就介绍你到阿修佛德家去工作吧。」

    「您这是要赶我走吗?」

    「唔……」

    有人说过,女人都是水做的,现在雷克斯对于这句话可是十分有感触。

    与自己颜色相近的蓝色眼睛里泛着水色,轻咬着下唇,柔和的秀眉渐渐凝成一个川字型。简直就像是变戏法一般,前一刻还保持着淡然微笑的丝提娜竟然露出了一副如同被抛弃的小狗般一样的神情。

    即使明白这当中欺诈的成份居多,雷克斯还是忍不住重重歎了口气。

    反正我这辈子,是斗不过女人了。

    「算了,既然已经大出血了,我就要好好的赚回来,老是闷闷不乐可享受不了宴会的乐趣。」

    离开了这个彷彿被阴影笼罩的墙角,雷克斯重新恢复了优雅的气质,在金色灯光照耀下,整个人彷彿笼罩在圣光之下。而看到雷克斯已经不再追究,丝提娜立刻收起了那副沮丧的模样。

    「呵呵,祝您玩的愉快。另外,米蕾小姐让我转告您,待会……」

    踮起脚尖凑到雷克斯耳边,口中呼出的气息让雷克斯瞬间晃神,太过敏感的耳部让他脸色微红。不过,在他听完对方的耳语后,立即露出了一副惊喜的神色。

    「你说什么?!是真的吗?」

    「当然,这是她亲口对我说的。」

    「会长偶尔也会做件好事嘛。那么準备工作已经做完了?」

    不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雷克斯脸上挂着相当灿烂的笑容。不再是那种维持形象的虚假笑容,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在布置会场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请您将这个胸针带上,到时候用于确定您的位置。」

    「恩恩,放心。你快去做其他的準备吧。」

    「明白。」

    向雷克斯低头致礼后,丝提娜转身离去,身影渐渐没入了人群之中。看到雷克斯从那诡异的气氛中解脱了出来,不少人也开始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真是期待待会卡莲的表情呢,嘿嘿……」

    既然舞台都已经準备妥当,那么就等着演员上场了……

    ------------

    宴会的气氛逐渐进入佳境。我要啊手打小说网作为司仪的利瓦尔一直在竭尽所能的调动气氛,一些特意安排,或者是临时起意的节目也开始在舞台上表演着。有合唱部与吹奏部合作进行的大型表演,也有首相的脱口秀之类令人啼笑皆非的表演,简直热闹的像是正在举办着学园祭一般。

    在人群中,雷克斯意外的发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你们也来了吗。」

    「副司令!」

    雷克斯的到来让几人立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整齐的声音引来了许多好奇的目光。虽然都没有穿着军装,但这些的的确确是雷克斯直属军中,还留在军队中的人。

    「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副司令,不必这么拘束。」

    不过,就算雷克斯这么说,眼前这些人恐怕也不会停止这种行为吧。对于雷克斯的尊敬与信任是被刻入他们灵魂深处的印记,对他们来说雷克斯永远是领袖。

    「是的。但这是我们擅自决定这么做的,请体谅。」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看样子跟着周参谋长学到了不少东西呢。」

    看着眼前这个长髮青年,雷克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雷克斯离开黑色骑士团后,直属军自然解散了,除了退役的一部分人外,大多数人都分散到了各个部队。刘帝仁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他现在正跟随自己的表姐周香凛工作,看样子是有栽培他的意思。不过,其本人似乎对此并不感到高兴。

    「老是接触那些枯燥的文件,老实说我都已经厌烦了。还是怀念在副司令手下的时候啊,每天都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中华联邦不是有句谚语这么说吗,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有缘的话自然会再相见的。」

    不对啊,如果是按照以前的套路的话,副司令不应该早就出手教训自己的没长进了吗?

    刘帝仁有些奇怪的看着带着一脸温和笑容的雷克斯,按年龄来算他比雷克斯大了四岁,但在雷克斯面前,他却总是能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并不会去刻意的亲近人,而是像磁石一般吸引着别人。性格魅力再加上超群的能力,难怪会有这么多醉心于他的部下。可是……

    「副司令居然会说出这么体谅人的话?不会是吃坏什么东西了吧?」

    「咦?森罗,你这件礼裙真漂亮,哪买的?」

    「居然无视我!」

    果然,喜欢捉弄自己这一点依旧是让人恼火。

    差不多跟所有的旧部下打完招呼过后,一阵让雷克斯稍感意外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

    「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会回学校,你以前不是最讨厌学习的吗。老是说什么浪费时间。」

    「已经可以外出了?」

    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

    脚上还包着石膏,但总体气色看起来还不错,何止如此,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恐怕多数的原因,是源于那名推着轮椅的女性吧。就算是以雷克斯挑剔的眼光来看,萧逸的堂姐萧雨也是一名十分出色的女性。

    「得到医生的特别许可了。能够白吃白喝,我怎么能不来?」

    刘帝仁等人自发的为萧逸让出了一条路,作为雷克斯的继任,他成为黑色骑士团新任副司令的事已经被确定了。没有人提出异议,同雷克斯一起奋战至今的他早已经取得了大部分人的认同。

    「呵,坐着轮椅的家伙居然在这大放厥词,你不会不知道病人是要忌食的吧。森罗,好好看着他哦,别让他吃一些不该吃的家伙。」

    「你这……」

    想起了萧雨还在身后,萧逸压下了接下去的话。换上了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副信封。

    「啊,对了。我这里有迪载尔寄来的信,我想给你看一下比较好。」

    「信?说起来他回布里塔尼亚开店,生意怎么样了。」

    「听说还不错。」

    接过信封,雷克斯无视了对方那诡异的笑容,将信取了出来。

    「恩……我看看……替我向副司令转达一声,抢先一步真是抱歉。附新婚照一枚?!」

    将信封倒出来一看,果然里面还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一男一女两人,男的自然是迪哉尔,穿着白色西服一脸幸福笑容的他看起来十分耀眼,旁边勾着他手腕的女性也十分出色,金色长髮挽在头上,脸上同样挂着幸福的笑容,正是第十二骑士莫妮卡库鲁谢夫斯基。

    视线来回在照片与萧逸之间移动,虽然知道那两人的关係并不寻常,但进展如此之快还是有些出乎雷克斯的意料。

    「就是这么回事了。」

    「哈哈,真是个动作快的家伙。」

    「咦?」

    惊疑声脱口而出,似乎对于雷克斯的表现十分惊讶似的,萧逸脸上的原本有些得意的表情顿时凝固住了。

    「怎么了,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今天是吹的什么风?你这么善妒的家伙居然会这么坦然的祝福他?」

    动作仔细的将信笺与照片收好归还给萧逸,雷克斯用手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居高临下的俯视让坐在轮椅上的萧逸一阵不爽。

    「吾友萧逸哟,我已经与过去的我告别了。牢记住这一天吧,今天是我迈向新世界的起点。」

    与此同时,像是要回应他的宣言似的,大礼堂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就在人群发出一阵疑惑声时,舞台上的聚光灯突然打开,集中到了司仪利瓦尔的身上。

    「各位来宾,请注意。接下来将进行本次宴会最后的**节目!」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按照进度来说,这也会是宴会最后的一个活动。

    「过一会,我们的卡莲大小姐将会在舞台中央背对着大家将我手中的这个花球扔到台下,接住这个花球的人,竟然!竟然可以获得卡莲大小姐的吻!」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对着利瓦尔手中的纯白色花球一阵怪叫,能够清晰的听到现场男生们那变的粗重的呼吸声。对于这种只会出现在婚礼场合上的节目,没有人提出质疑。既然策划者是那个米蕾阿修佛德,质疑什么的从一开始就没有意义吧?

    「这就是你的新起点?不会是做了什么手脚了吧。」

    有些受不了现场变的有些疯狂的气氛,萧逸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将疑惑的目光撇向雷克斯。

    「凭我和卡莲的羁绊,需要做这些不上檯面的小动作吗。看着吧,即使我站在这里,注定是我的还是我的。」

    这么说着的同时,雷克斯伸手扶了扶胸口的别针,确保它能够顺利的发挥作用。动作很隐蔽,在这昏暗的环境中没有人发现。

    「哦呀,我们的卡莲大小姐似乎有些害羞了。大家,为她加把劲!」

    「卡莲!卡莲!卡莲!」

    被推上舞台中央的卡莲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显然事先也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个活动。在利瓦尔的带动下,卡莲的名字被一遍一遍的呼唤。

    站在人群中的零番队三人组也正在关注着舞台上的卡莲,阪田青星端着装满了美食的盘子,黑暗为她提供了不少便利,至少可以不用顾及形象的好好吃些东西。她边拿着叉子往嘴里送东西,边用手肘顶了顶身旁的队友。

    「真厉害……队长的人气真是高的吓人啊。你说是吗,智代。」

    「卡莲!卡莲!」

    然而,没有回应。或者说,回应声早就被掩盖进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吶喊声,根本分辨不出是谁发出的声音。

    「现在对她说什么都没用了,她可是正红着眼準备抢那个花球呢。」

    「啊……是这样啊。」

    与另一边的天沧凛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以那个雷克斯为对手,可以说智代从一开始就没有胜算。

    「咻……咻,卡莲,往这里扔啊,肥水不流外人田。」

    似乎是喝了不少的酒,原本整齐的着装也已经凌乱不堪,玉城向着舞台上的卡莲吹着口哨,脚步却有些不稳。

    「你可别乱说话啊玉城,被雷克斯听到的话恐怕他生吃了你的心都有了。」

    对于玉城酒醉之后的疯言疯语,扇很无奈的一脸苦笑。

    「我才不怕他呢……说起来,他人到哪去了。」

    嘴硬的玉城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就有些后悔了,酒也醒了大半。四周看了一下那个神出鬼没的身影,没有发现目标的他鬆了口气。

    「在那里不是吗,看起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是有什么打算?」

    依偎在籐堂身侧的千叶向着另一侧示意,虽然灯光昏暗,但也没有到目不能视的地步,黑色骑士团的众人还是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雷克斯。与那疯狂的不断往前挤的人群不同,雷克斯正一脸自信的站在后方。

    「呵……」

    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一眼,籐堂难得的发出了一阵轻笑。

    -----------

    「那么,请转过身去,我数1、2、3之后,就用力的向后抛。」

    舞台上,利瓦尔正在为台下的众人,同时也在为卡莲宣布着规则。不过,那无视当事人的做法显然遭到了最激烈的抗议。

    「喂,利瓦尔,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事先可没听说过要做这种事啊!」

    「放心吧,一切都已经準备妥当了,没问题的!」

    将麦克风放下,利瓦尔满脸笑意的向卡莲竖起了大拇指。

    「什么没问题啊,谁要去亲接住花球的人啊。不对,谁要去扔这个该死的花球啊?」

    「好了,多说无益,快点开始吧。」

    「等等,会长……」

    「动作快点,下面的男生可都等不及了。」

    「连夏莉也……」

    被学生会的成员连番轰炸,卡莲还来不及做出什么抗议,便被两名少女强硬的转过身去背对舞台,那个白色花球正静静的躺在她的手上。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扔出去,然后给拣到这个花球的家伙一吻?开什么玩笑!

    「那么,1、2、3!!」

    然而,没有给卡莲过多的考虑时候,利瓦尔就完成了倒数,在听到3的同时,脑海中正急速运转的卡莲下意识的将花球用力向后一抛,等到脱手而出的瞬间,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啊……惨了!」

    花球的飞行轨迹出人意料的高,底下的男生们在心中高呼不愧是卡莲大小姐的同时,也开始争相恐后的朝着自己预计降落地点移动。碰装自然是免不了了。为了安全,工作人员已经事先将场地内的一切异物清除了,没有参加这个活动的人们也都站在了外围安全的地方。可以说出现争端,是早就已经预料到的事。

    「我的!一定是我的!」

    「混蛋,别推我,就这么想要那个花球吗!」

    「其实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看拳!」

    场面一片混乱。可以发现除了认真参加活动的人外,也有一些想趁黑做些其他事的人混了进来。不过,无视了下方那些仍然在追逐着的身影,白色的花球高高的在大礼堂上方飞舞,就在旁观的人群讚歎卡莲臂力过人的时候,花球终于开始下落了。

    「哼。」

    不费一丝力气,单手将花球接住的金髮男子,露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几盏聚光灯瞬间彙集到了接到花球的人身上,在看清人影的瞬间,现场一片哗然。

    「这……」

    「真的假的?」

    「居然扔这么远?」

    舞台上的卡莲因为自己的下意识举动而懊恼不已,还没有发现接住花球的人到底是谁。而台下,那些耗费了不少体力却连一片花瓣都没抓到倒霉男生,满脸哀怨的看着被灯光照射的胜利者,雷克斯。

    「……这家伙。」

    其他人看不到,不代表在雷克斯身旁的萧逸看不到。在聚光灯彙集到他身上的前一刻,萧逸明确的看到雷克斯将繫在花球上的某个东西扯断了。什么新起点啊,搞了半天还不是耍了小动作。

    「抱歉呢,各位,看样子命运女神似乎是站在我这边的。」

    高举着花球的雷克斯一脸笑容,大量饱含嫉妒与羡慕的目光集中到他身上,却丝毫不能影响到他,此时,他的眼中只有一个人。

    「噢?似乎已经产生了一位胜利者了。那么,就有请胜利者站到舞台上来!」

    其实现场的大部分人都看到了雷克斯获得花球的瞬间,但作为将花球扔出去的那个人,卡莲还是背对着舞台,利瓦尔的这句话明显是为她而说的。

    随着雷克斯登上舞台,台下的窃窃私语声也开始了。

    「可是他们不是姐弟吗,这样奖品又有什么意义。」

    「不对,我曾经听过一个传闻……」

    雷克斯与卡莲的关係,虽然不算是机密,但也没有沦落到人尽皆知的地步,至少在复学的第一天里,他们在学园中并没有做出什么超越姐弟关係之外的事。但这之后,可说不定了。

    「胜利者是我们学生会执行委员,雷克斯休妲菲尔特!这真是奇妙的命运,但规则就是规则,那么,请为胜利者献上祝福之吻。」

    静静的站在卡莲的背后等待着,像是做出了一番挣扎之后,卡莲慢慢的转过身来。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听到胜利者是雷克斯时,自己大大的鬆了口气。

    「你、你站好别动。」

    数百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搞不好还有电视台的转播,卡莲的脸都快和头髮一个颜色了。但她还时壮着胆子走到雷克斯面前,轻轻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在雷克斯的脸上印上一吻。

    整个动作十分轻灵迅速,然而就在卡莲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却拦腰拥住了她。

    「你以为……」

    逐渐凑近的是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如女性般细腻白皙的肌肤,湛蓝色的右眼中正映着自己的脸,已经,无法再思考其他东西了。

    「只亲脸颊就能满足我吗!」

    下一瞬间,呼吸便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卡莲,同时另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封住了退路。而卡莲也配合的双手绕上雷克斯的脖子,更是反客为主的将舌头伸进了对方的嘴中。

    丝毫没有顾忌台下的观众,两人就这样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时间在这一刻变的毫无意义,他们,即是永恆。

    台下是窒息一般的寂静,即使是始作俑者的米蕾本人,也没有料到两人会大胆到如此程度。不过,这样似乎也很有趣就是了。

    终于,在卡莲感到快要窒息的时候,雷克斯停止了索取,一丝银沫接连在两人的唇边。

    而似乎是反应过来的样子,台下顿时哗声一片。毕竟刚才两人的动作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不少男生都开始发出痛苦声了。但台上的两人,一点都不为此所影响,此时两人的眼中,只能看到对方。

    沉默良久,雷克斯淡然一笑,将卡莲拥入怀中。

    「卡莲,我们结婚吧!」

    「……恩。」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