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一章 召唤

    突然想起,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怀念的人。

    并不亲切,虽然被称为父亲,但更像一位严格的老师,甚至感觉不到亲情,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魔术师』,心中只有魔道。

    但是,仅仅一次,抚摸着年幼的自己的脑袋--虽然那说是抚摸更像是蹂躏,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他的手做出父女间亲暱的动作,直到现在还深深的记得,包括他当时说的话。

    「我要走了,之后的事情你懂得怎样做了吧?」

    自己点头回答了父亲的询问,然后,父亲走了,十年前的那个下午,再也没有回来--

    父亲参加了战争,并不是国与国的战争,而仅仅是七名魔术师之间,争夺名为「圣盃」的万能之釜的战争。

    魔术师,并不是舞台上凭借各种视觉、感知的盲点逗人一笑的演员,而是真正的「神秘」,包括操纵元素、诅咒之类,或许就像现在很多小说中所说的「魔法师」吧?

    但「魔法师」这样的称呼是不对的,他们所用的仅仅是魔术,并不是魔法,所谓的魔术是用神秘来达到科学同样能完成的事,比如点燃火焰、製造冰块,这些都是同样可以用科学来完成的。

    而魔法是更深层的神秘,触摸到根源规则的领域,是科学无论如何发展,百年、千年后都达不到的境界,世上只有五个魔法,同样能够使用魔法的也只有五人,他们才是『魔法使』,凌驾于所有魔术师之上,究其一生都无法到达的领域,同时也是所有魔术师赌上性命都想要达到的究极。

    事实上对于「圣盃之战」女孩并不了解,所知道的也仅仅是父亲遗留下的文献中记载的少得可怜的内容。自己所能知道的是,那场战争中父亲失败了,败在了不知名的敌人手中,然后自己继承了这个在魔术界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家族--远阪

    很爱父亲,即使他并不亲切,即使他从没有给过自己能感觉温暖的父爱,早就知道,他是合格的魔术师,所以失去了成为合格父亲的资格。

    但是,他爱着自己,即使这样的爱给自己带来的只有沉重的责任,可是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凛,圣盃总有一天会出现,这是远阪家的责任,更重要的,如果你想成为一名魔术师,这是你无法逃避的责任!」

    这是父亲最后对自己说的话,并不是以父亲,而是以魔术师的身份交待自己继承人的话,所以早就决定了,之后的道路--

    从那天起,十年过去了,虽然并没有震惊魔术界的成就,但是自己很好的继承了远阪家,继续管理着冬木市这片土地上的神秘。

    但是--

    认真的描绘着地板上的魔法阵,凛甚至不敢去抹额上的汗珠,已经到了这一步,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呼吸有些凌乱,并不是劳累,仅仅是兴奋。

    此刻自己所做的,不是以管理者的身份,而是以魔术师的身份,因为父亲的遗愿--十年之后的今天圣盃再次降临了!

    几天前出现在手上的那鲜红的印刻预示着一切的开端。

    这鲜红的纹章并不是女孩追求时尚的纹身,而是圣盃战争再次发起的预兆--令符!

    拥有令符的自己同样也拥有了参加圣盃战争的资格,但令符仅仅是第一步,要参加这场战争,现在自己所做的才是至关重要的--英灵召唤

    那些曾经创造过辉煌的丰功伟业的人,死后与盖亚缔结契约,便会化身为英灵,那是人类绝对无法到达的领域,已经无限接近五大魔法中的第三法,当然,英灵并不一定是现实中存在过的英雄,同时也有人类的幻想产物--架空英灵,诞生于幻想中的他们没有现实的束缚,比起普通英灵往往更为强大。

    召唤英灵作为自己的从者,若非如此是无法涉足圣盃战争的。

    女孩现在所做的正是召唤英灵的準备,事实上召唤英灵并不需要如此大规模的法阵,英灵是圣盃召唤来的,作为魔术师仅仅是一个『媒介』,联繫、抓住他们,提供实体化的魔力,其他都有圣盃来完成。但是女孩还是执意做了如此『浪费』的準备,花掉了过去积蓄的一半,原本吝啬的女孩会做出这样的事,也足以看出她对这次圣盃战争的重视。

    圣盃能够实现一切愿望,但事实上女孩却并没有明确的愿望,这是矛盾!明明赌上一切的女孩却不知道自己追求着何物,但女孩自身并不如此认为,她追求的,或许仅仅是父亲离去的背影……

    「从者会被象徵物所吸引,想要召唤强力的从者,与从者有关的象徵物是必不可少的。」

    象徵物,或者称之为圣遗物,这是父亲笔记中所记载的话,但是女孩却并没有找到任何合适的物品。

    「不过没关係,即使没有,除了我之外本来就不会有人能够役使saber的~~」

    女孩如此自信的发言道。

    参战的魔术师有七位,自然也会有七位英灵,他们有着不同的位阶:saber、archer、lancer、berserker、caster、rider、assassin,虽然每一种英灵都有自己的长处,包括最后必杀一击的真名解放,但其综合实力而言最佔优势的无疑是saber,所以女孩所要召唤的对象从一开始就决定了。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祖先为我们的大师。用墙壁挡住流动的风,关上四方之门,循环在从王冠而出,到达王国的三叉路上吧」

    默念着暗示自己的咒语来集中精神,魔法阵的準备到了最后的环节--

    「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重複五次。只是,破却满溢的刻纹」

    画上了魔法阵的最后一笔,女孩站起身体。

    看看墙上的挂钟,还有几分钟,马上就要凌晨两点了,那是自己魔力最强盛的时刻。

    时间刚好--

    「─────anfang(设定)」

    闭上眼睛,凛念出了神秘组成的语句,其实无论念什么都没有意义,那仅仅是对自己的暗示,打开身体的回路。

    能感觉到,身体的开关被打开了,全身的神经被魔法回路所取代,异物的入侵给身体带来语言难以形容的不适,但凛早已习惯。

    现在的她已经不属于人类,仅仅是零件,作为完成魔术各环节中的一个零件。

    身体被纯粹的魔力充满了,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左手臂上,属于远阪家代代传承的魔术印刻为了辅助凛开始了自我咏唱,但带来的是更深的疼痛,不过,不必在意,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人类,那么疼痛也成了不必要的无关品。

    各种感觉都消失了,剩下的是变得更为敏锐的听觉,能听到墙上挂钟的声音,离凌晨两点还有十秒,身体已经被魔力充满,再不容许更多的魔力。

    那么,开始吧!

    「宣告。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剑上。如果遵从圣盃的归宿,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回应我吧,在此发誓。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从抑止之轮来吧、天秤的守护者啊--」

    随着咏唱,地下室中汇聚的是浓的已经凝聚成实质的魔力,这魔力本身就已经是魔术难以到达的奇迹了!

    毫无破绽,再不必考虑,这样的魔力,自己一定召唤了最强大的从者--

    然而,凛的自信却在她睁眼的下一刻被打碎了。

    没有,空空蕩蕩的地下室,完全没有从者的痕迹--

    失败了?

    怎么可能,那样庞大的魔力怎会凭空消失?

    但是--

    没有但是,下一刻,凛感觉到魔力急剧的消耗,不止原本充盈在周围空气中的魔力,还有她本身常年累积下的魔力都被突然出现的吸力吸出了体外,向着不知名处涌去。

    然后凛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凛恢复了知觉,看看墙上的挂钟,凌晨两点零一分,也就是说自己仅仅昏迷了几十秒钟。体内空蕩蕩的,储存的魔力被消耗一空,但这不重要,魔力在空气中随处都有,只要自己的魔法回路还在,不用几个小时就能补充回来,让凛在意的是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应该是英灵的召唤仪式造成的,那么自己的召唤究竟是成功了还是--

    正在这时,上面一楼客厅的门铃声响了。

    这个时候有客人?不,不是时间的问题,远阪宅在冬木市是远近闻名的『鬼屋』,这自然也是凛为了不被打扰、为了保护神秘而刻意造成的,所以这十年来门铃都几乎没有履行过它原本的职责,此时却被人按响了。

    不间断的铃声打断了远阪的思考,虽然可能是感觉到了这边异常的魔力而来试探的圣盃战争的其他参与者,不过无论如何,既然是正门拜访,敌人的可能被降低了不少。

    拍了拍之前晕倒在地粘在身上的灰尘,无论何时,在他人面前凛总是一副优等生的仪态。

    「请问是……」

    门打开了,但在这一刻凛失去了言语--

    月光之下,那是一身圣洁衣袍的女孩,仅仅十多岁的外貌,美丽的不似人间的精緻面容

    夜间的黑暗被驱散了,她的存在彷彿静止了时间,直到那清脆的仙乐声音唱歌一般响起。

    「请问,你是我的master吗?」

    ……

    空间旅行是非常危险的,但对小风而言却并没有太大问题。

    之前有了数次的经验,现在位面间的转移小风也是得心应手了,即使带着小爱,也没有任何意外转移到了下一个空间--原本应该如此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空间重叠,因为两个进行着空间移动的存在同时使用同一个空间通道,发生了『交通事故』。也就是说,在小风使用位面移动的同时,不知什么人同样在使用位面移动,而且十分巧合的撞在了一起,不,这已经不是巧合可以形容的了,那概率并不比在下一刻宇宙爆炸大多少,所以--

    阴谋!绝对有阴谋!

    不知道谁在谋害自己,不对,早就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名叫鸿钧的老头没错。

    不过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无论遇到怎样的『事故』,小风都有自保的把握,但是小爱不同,如果因为空间不稳定造成裂缝的话,绝对会将她撕成碎片。

    努力维持着周围空间的平稳,但是对现在的小风而言这样複杂的对空间之力的操作已经超过了她的极限,眼看着乱流随时会爆发小风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紧紧抓着小爱的手,女孩却依然平静的看着自己。

    不行!这样下去才不行,开什么玩笑,鸿钧老头,如果真的是你的话我绝对饶不过你!

    或许是听到了小风心中的话,小爱周围的空间元素浓度突然改变了,并不是杂乱无章的空间崩溃,而是非常平稳的,有人在使用空间魔法救小爱!

    不过仅仅隔着半米的小风身边的空间元素却依然混乱,虽然猜到了对方的意图是带走小爱,不过在这危险的情况下,将小爱强留在身边无疑是让她送死,不得已,小风鬆开了拉着小爱的手……

    「是你带走的小爱吗?」

    空间移动终于完成了,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小风自然将她当成了一切的始作俑者,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气生气的问道。

    「小爱?」

    在小风面前的是一位十六、七岁的绝美少女,看她的样子似乎真的不知道小爱的事。

    压下心中的烦躁,小风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景色,这里绝对不是人间,而是建立在虚空中的一个小岛,让小风想起了主神空间,那同样也是建立在虚空上的一个平台,不过比起呆板的主神空间,这里无疑更像仙境,四处都装饰的富丽堂皇。

    没有多说话,小风闭上眼睛开始整理这个世界给自己的记忆。

    之前在圣战天使的世界,由于那里并不是地球,所以并没有安排合适的身份给小风,但这里不同,小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不但完全恢复了,而且不明原因似乎更强大了一些。

    既然是地球,那么这里自然会给自己一个降临的身份,也会给小风相应的「记忆」。

    不过不等小风仔细回忆,对面的女子却打断了她,「怎么了,盖亚姐,遇到麻烦事了吗?」

    就在此时小风也从记忆中找到了对方的身份,「阿赖耶?」

    「嗯?怎么了,盖亚姐?」以外人来看这样的场面或许有些诡异,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称呼一个十来岁的小萝莉姐姐,不过小风的记忆告诉她对方确实比自己『年轻』,阿赖耶是人类意志的集合体,也就是说是人类诞生并主宰了地球之后才出现的,不说盖亚与阿赖耶的分歧与矛盾,人类原本就是地球孕育而成的,其实比起姐姐,阿赖耶更应该称呼盖亚为母亲。

    「有什么麻烦事可以告诉我呢--虽然想这么说,不过比起这个,现在有更大的麻烦了呢!」阿赖耶皱眉道。

    「更大的麻烦?」

    「还不都是你搞的鬼啦~~」看着懵懂的小风,阿赖耶气不打一处来,「在下界的一个名为冬木市的城市,有人在召唤圣盃!可恨的是那群笨蛋召唤的并不是那个万能之釜,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如此烦恼了,他们召唤的『圣盃』的真面目是『此世之恶』!」

    原来如此,那确实很麻烦了,『此世之恶』,如果不加以干涉,那说不定是可以毁灭世界的存在,但是--

    「这跟我有什么关係~~这不是你的责任吗,阿赖耶?」小风摊了摊手道。

    这并不是小风推卸责任,她说的没错,这次即使真的引发灾难,那也是因为人们以自己的意志召唤了『此世之恶』,人为造成的威胁是阿赖耶的责任。

    「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之前派遣的『守护者』因为某人的关係,不知道被踢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某人』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某人?」小风愣了一下,然后黑线--

    即使她再迟钝也知道阿赖耶所说的『某人』是指谁。难不成之前和自己发生『交通事故』的就是阿赖耶送到下界的守护者?

    该死的鸿钧!

    打死小风也不信这件事会和鸿钧老头无关。

    「盖亚姐,虽然不知道你又去哪个位面旅游了,不过这件事你要负责呢!」

    「唔~~」虽然被人算计很不爽,不过至少对阿赖耶来说确实是小风犯了错,小风也没打算耍赖。

    而且从之前的记忆中小风能够知道,阿赖耶虽然平时和自己在一些事上有些不对盘,不过为了维护这个世界也确实尽心尽力,会将这件事情抛给自己,本身也意味着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盖亚和阿赖耶,虽然听着很牛,但其实也处处受着限制。

    其中最大的限制就是这个世界本身的规则。

    盖亚和阿赖耶很多情况下都不能直接插手下界的事,所以她们有着自己的手下,那就是英灵和守护者!

    盖亚能够将世上一切有名的英雄塑造成自己手下的「英灵」,而阿赖耶可以与所有「选中之人」签订契约,让他们死后成为「守护者」。

    英灵和守护者本质是相同的,都是第三法的产物,所以也无法比较出谁更强大。

    英灵和守护者,原本都是仅仅为了维护世界的正常运行而存在,但这次却被胆大包天的人类给利用了。

    在冬木市举行的这场游戏中,盖亚侧的英灵被三大家族製造的『令符』使用特殊的渠道召唤,并不以盖亚的意志,而仅仅是让人不爽的『挖墙脚』。

    这些英灵是作为召唤圣盃仪式的祭品和道具。这样的召唤可以说是钻了盖亚的空子,所以召唤出的英灵也会受到世界的修正,并不能使用完全的力量。

    这样的事情,阿赖耶也早就发觉了,但其实阿赖耶和盖亚也不是小气鬼,反正英灵是独立于世界轴之外的,并不会轻易消失。让人类胡闹一下借用几个英灵的分身也没什么了不起,只要不闯祸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所以在阿赖耶和盖亚眼中,人类也不过是自己家的小孩而已。

    但这次人类做的实在太过分,已经不是能够睁一眼闭一眼的了,要知道『此事之恶』可不是开玩笑的东西!

    了解到这个情况后阿赖耶也不得不干涉了,这次仪式原本应该召唤七名英灵,但是阿赖耶在其中动了手脚,将其中一名英灵的名额换成了自己的守护者。

    由于这名守护者是阿赖耶本人派遣的,并不会受到修正,所以这位守护者的力量其实凌驾于其他六名英灵很多。面对此世之恶,虽然受到修正力的英灵可能会很棘手,但没有被修正的守护者应该完全有能力销毁它。

    原本应该是这样,这样的计划却被一个乌龙的『交通事故』给搞乱了,连阿赖耶自己暂时也找不到自己的那名守护者的方位。

    对于能不能再『狸猫换太子』的塞一个守护者下去,阿赖耶也没有完全把握,毕竟是和规则玩躲猫猫,动一次手脚塞一个『意外』已经是阿赖耶的极限,这也是她现在不得不求助于盖亚的原因。

    不说阿赖耶和盖亚,对于那一位召唤者而言也够她倒霉,这次的召唤仪式确实召唤到了英灵,只不过在召唤完成之后英灵被意外事故「撞」到了其他位面,已经召唤了一次英灵的令符无法再次召唤了~~

    所以说,可怜的远阪同学已经无法召唤英灵了~~

    --她的圣盃战争可以说已经到此结束了。

    其实这个世界小风是知道的,以前也看过这本动画--《命运降临夜》,也挺喜欢里面的小恶魔远阪凛同学,只是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竟然将凛的archer给踢掉了。

    虽然小风也可以在下一次英灵召唤的时候学阿赖耶那样,以自己的名义派遣一个英灵,这样就能抵消修正力了,但鬼知道继第六位召唤从者的远阪之后,没有远阪凛的archer,那个一上场就被摘了心脏的卫宫同学还有没有作为最后的master召唤英灵的机会~~

    不管是临时起意也好,一时秀逗也好,就这样,小风竟然选择了自己代替archer,降临了冬木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