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叛逆的鲁鲁修里的故事(四)

    滴滴答答,一阵美妙的钢琴声想起,没错,这就是曾戈万分期待的放学铃声!曾戈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被压抑了一天的脊椎也跟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彷彿也在享受着放学铃声的快乐!

    「他是猪吗?」鲁鲁修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自己的书包,不过眼神的余光却在打量着已经提着书包,向外走去的曾戈,他竟然整整的睡了一天,处处透着古怪的中国人。[www]

    本来以鲁鲁修的性格断然不会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身上,但是架不住自己的妹妹突然对这个中国小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按照娜娜莉的话来说,这可是她遇见的第一个中华帝国的人,所以要仔细的了解了解,鲁鲁修当然将其归结为成天足不出户的妹妹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不过,如果曾戈知道了在鲁鲁修的心目中他不过是自己的妹妹的一个玩具的话,他应该会跳起来大骂,你才是玩具,你们全家都是玩具之类的话!

    「鲁鲁修,放学之后,学生会要开会哦!会长说给新会员介绍一下前辈,顺便晚上请大家吃一餐!」

    「嗯,知道了!」

    从门口冲进来的苏菲专心致志的对着鲁鲁修大喊,结果却撞到了身前的一个人身上,当然,这个人是曾戈。

    「好痛!」苏菲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你这个家伙,走路不长眼睛吗?还有啊,你怎么这么硬!」

    正想解释的曾戈差点一口吐沫把自己呛死,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苏菲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歧义,愤愤的瞪了曾戈一眼。

    「咦?竟然是你啊!你这个家伙,害的我多在雨中呆了那么久才拉到了最后一个人!幸好鲁鲁修不像你一样,铁石心肠!哼哼!」说着两只小脸红扑扑的苏菲把头一扭,拉着同伴的手离开了。

    「这小妮子~」曾戈蹭了蹭自己的鼻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感歎了几声,曾戈也快步离开了班级,今夜凌晨还有一宗买卖等着曾戈去做呢。

    漆黑的夜晚,在歌舞伎町对面的那栋废弃的大厦的某个暗处,一个身着风衣,头上戴着帽子的男人正注视着对面,如果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这个男人的脸上还有一张面具,很简单的那种木质面具,没错,他就是曾戈,就算对方是日本抵抗战线,也不能保证里面没有卧底,就算没有卧底,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也是一件不安全的事儿,所以乔装打扮是必须的,提前来也是必须的。

    「来了吗?」听到外面有些杂乱的声音,曾戈缓缓的走到了黑暗的边缘。

    凌晨两点,三量巨型卡车停在了歌舞伎町的楼下,卡莲跟扇从其中的一辆车上跳了下来。

    「久保带人!你们带着人,分布在四周,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大家。」扇指着从卡车货箱里走下来全副武装的那些日本人说道。

    「是!」

    「那个送货的混蛋呢?」卡莲四下环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其他的人,「难道他迟到了?」

    「哈哈哈,美丽的小姐,背后说人坏话可是不好的习惯哦!」面具下的带着笑容的曾戈从暗处走了出来,还真是有意思啊,这个女孩应该是自己班里的吧!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凭借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可以记住的,看来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小了。

    「你就是中华帝国的交货员吗?那些机甲在哪?」迫不及待的卡莲走到了曾戈的跟前!

    「别胡闹,卡莲!」扇急忙拉住了卡莲,开什么玩笑!这个人可是给他们组织提供着武器来源的存在啊,即使心里知道他们只不过里利用自己来牵制不列颠,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利用他们的供给让日本这个火种可以存在的更加久远呢?所以扇急忙制止了卡莲,就怕惹得曾戈不高兴,终止了交易,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哈哈哈~」面具下的笑声有些沉闷,「真是心直口快的小姐啊,不过我喜欢!让一位小姐等太久可不是绅士的作风,虽然我不是绅士,跟我来吧!」曾戈带头往歌舞伎町里走去,「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曾戈一张嘴就是熟练的日语,虽然说世界变了,但是日语却依然是通用的。

    「你们守在外面,高桥留美子,你带其余的人跟我进去,还有把那架叉车也开过来,人可搬不动那些大家伙!对了,您怎么称呼?还有您的日语说的真不错!刚才卡莲的无礼希望您不要介意。」扇衷心的说道。

    对于一个民族,你说他们的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尊重,在扇看来也许这个人是特意学习的日语,所以无意中就感觉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不少。

    「没事儿,反正其实这个小姐说的不错,我就是一个利用你们的混蛋而已,啊哈哈啊,对了,真是抱歉啊,忘了自我介绍了,你们叫我桂就可以了!」

    「假髮?」卡莲撇了撇嘴,「真是奇怪的名字!不过看你藏头藏尾的,叫假髮也不错!」

    「不是假髮,是桂!」曾戈挥舞着手臂纠正道,「还有我隐藏自己的面貌只不过是更好的保护自己而已,毕竟如果我暴漏了身份,起码一段时间内,你们都没法得到我们的武器供应了!」

    「好吧好吧!桂先生。」看到曾戈并没有计较,扇鬆了了口气,心想,就算你不暴漏,这一段时间里也不需要供应我们武器了,钱啊。哎……

    走到了一楼大厅的中间,曾戈停下了脚步,「到了!」

    一块极大的黑色帆布,在叉车的灯光下四周的稜角若隐若现!

    「你们!把帆布撤掉!然后赶紧把里面的货柜箱运到我们的卡车里。」

    「嗨!」

    扇,卡莲以及曾戈站在了一旁,看着忙忙碌碌的手下,扇感歎道,「有了这批机甲,我们在跟不列颠帝国的抵抗中就不会那么被动了,起码不会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了,可惜我们的抵抗组织还太弱小,所以京都那面不肯支援我们!不然也许我们早就有这种机甲了!」

    「对于京都六家那个日本最大的抵抗组织曾戈也是略有耳闻,如果我是他们,我也会这么做,被不列颠封锁的他们注定是资源不会太多,在我们中国有句熟语,叫做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想他们这么做也是希望自己的资源可以用在那些更有潜力的组织身上吧!」

    「哼!那群混蛋,竟然小瞧我们!」看着气呼呼的卡莲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那些小货柜箱,很明显她的心已经飘到了机甲身上,曾戈虽然不会透视眼,但是在自身气的感知下,发现这个小姑娘有着非常好的身体,素质,就算是驾驶目前最先进的第八代钢铁骷髅,想必她的身体也是能够适应的,。

    这里顺便说一下,当初张作霖全国範围内寻找小孩子,就是为了这个问题,中华帝国的科学家研究出了一种超新型的机甲,属于第八代钢铁骷髅,结果却由于过于追求威力,而忽略了人体能否承受机甲所带来的反作用力,导致了第八代钢铁骷髅被暂时性的封存了,直到曾戈他们这一批人出现,而且自那之后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能驾驶第八代钢铁骷髅的人也寥寥无几,这寥寥无几的人又有一大部分被以各种名义安插到了日本,从中也看出了张作霖对于sakura~dite的势在必得的决心!

    十台货柜箱在众多人的合力之下,也就不到半个小时已经全部封箱完毕,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曾戈跟扇的组织就地分别,随着卡车哄哄的引擎声渐渐的消失,夜似乎又安静了,此时本该是睡觉的时候,曾戈却不紧不慢的奔着这附近最近的一个车站走去,因为明天还要上学,想要不迟到,就只能搭乘最早的那一半火车。

    「嗯,交易已经完成了,很顺利,哈哈,」听到姬拉的哭诉,曾戈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所以说你这个人太死板,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为,剋扣回扣可是我们的传统美德啊!以后?切,我看最近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不会进行交易了!估计那点资金都被我们搾乾了!是啊,这种组织我对他们的希望也不大,虽然说每个人都充满了干劲,可惜看他们就像一个没有组织的队伍,想要对不列颠有什么大的干扰,很难!」

    喘了口气,曾戈接着说道,「虽然只见过一次面,除了那个叫卡莲的女孩,这个组织今晚露面的其他人,包括他们的首领,扇,都不是那种可以掌管局势的人,所以我想不久之后,也许东京附近这最大的一股抵抗势力也将不复存在!倒时候我们还乐得轻鬆呢~」

    「谁知道呢?也许会有奇迹发生也不一定呢!」

    「奇迹吗?希望如此吧!不然我们两个可就要失业了!」

    「等等,我接个信息,」突然姬拉说道,「让我传递给你的,你的特种机甲,小明号已经运送到九州了,等等,小明?啊哈哈哈。」电话另一头传来了姬拉肆无忌惮的笑声,「这是谁起的名字啊!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小明!为什么不叫小强啊!我们帝国的第一笑星周星祖的宠物,还记得那段经典的台词吗?小强,小强你肿么了小强,小强,你不能死啊小强!」

    「机甲的话就暂时放在九州吧,反正在那个行动之前也是不能露面的,」对于姬拉的嘲讽,曾戈选择了无视,接着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断了电话,整个世界清净了!

    「这个家伙,跟个八婆一样,呼~」习惯性的曾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前世的他是有吸烟的习惯的,来到这里之后,因为没有了生理上的烟瘾,所以也就可有可无了,但是有些时候还是会有这种下意识的动作,藉着月光曾戈看了看自己的手,陌生又熟悉……

    那是什么声音?突然,曾戈发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一栋大厦里传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人类说话,或者低声呻吟的声音,而且听上去不止是一个人,感觉有些蹊跷的曾戈脱掉了自己的风衣,摘掉了帽子,随手把衣物丢在了路旁之后戴着面具就奔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潜行了过去。

    「明年我就能升值加薪了,伽椰子,到时候我们就能结婚了。」

    「啊啊,真讨厌,明天人家要去相亲。」

    「下周,我们全家一起去伊豆旅游……」

    诸如此类,更多的是在曾戈听来毫无意义的呻吟声,随后曾戈将目光注意到了地面上废弃的针头以及玻璃小瓶,就知道了,这些人在ref

    ain。

    对于这种毒品,曾戈也是有所耳闻的,是一种可以让人陷入回忆而无法自拔的毒品,看着这些面带笑容,却又神魂离体的日本人,愚蠢的人啊,回忆过去有什么用呢?曾戈微微的歎了口气,转身离去,不再打扰这些沉浸在梦幻中的人们……

    「你这个野丫头,一晚上去哪了?跟你的那个卑贱的妈妈一样,总是不见蹤影!」清晨的时候,卡莲刚刚回家,就听到了自己的继母对着自己破口大骂!

    彭!随意的一脚,心情大好的卡莲将自己的继母踹到在地,「闭嘴,明年我就十八岁了,如果到时候还不能找到我那个失蹤了许久的父亲,根据他离开时候留下的所谓的遗嘱,他的一切都是我的,除了法定给你的那一份,所以,为了你自己的未来,管好你自己的嘴!」

    「你!!」卡莲的继母愤恨的盯着卡莲,没错,明年卡莲一到十八岁,一切的一切就都不再属于她了!因为那份该死的遗嘱,她为什么不跟她的哥哥一起死掉呢?该死的混血杂种!

    不过,这个女人也就是心理想想,也许,僱人杀掉这个野丫头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怨毒的目光盯着地面,这个叫做一粒沙白的女人在心里筹算着。可惜,如意算盘不是每一次都能打响的,最后还不一定是谁干掉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