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哥特loli装的小花月去上学

    美好的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身披白大褂的赤尸面带微笑的看着窗外的大街上,行人来来往往。

    「赤尸大人,今天预约的病人已经到了。」

    身穿白领职业套装,金髮冷面的赫利贝尔,戴着一副半个边框的眼睛,来到了赤尸的身后,轻声的说道。

    「妮露去接他们了吗?」

    「是。」

    赫利贝尔应了一句,就被赤尸抱入了怀中,这个动作让她的脸色红了起来,拿在手上的资料本也差点鬆了手。

    「赤尸大人,客人就要到了……」

    「换个称呼吧。」

    赫利贝尔面色红润,有点难为情的说道,在赤尸的怀中轻微的挣扎。听到赤尸的话之后,一瞬间,全身的肌肤都红了,随后,有点结巴而又轻声的说了句。

    「老……公……」

    赤尸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在窗边看到楼下停靠了一辆车,同样身穿白大褂的妮露将车上下来的人引了进来,

    赤尸放开了赫利贝尔,避免她难为情。而在两人没看到的门外,身穿哥特loli装的小花月露出半个头,咬牙切齿的看着一幕。

    「啊哈哈,赤尸先生,好久不见了。」

    妮露将来人领到了房间内,身穿黑色西装的浦原喜助貌似很熟的样子打着招呼。

    「赤尸夫人还是那么漂亮啊,当然了,妮露小姐也很漂亮。」

    浦原喜助一转头,就看到了冷冷的看着他的小花月。

    「哦,这就是赤尸先生的孩子吗,跟花月小时候一摸一样啊。好漂亮。」

    浦原喜助看到哥特装的花月,忍不住将他抱了起来。

    「放开我啊,你这个猥琐大叔。」

    小花月却是不断的挣扎。

    「撒,浦原先生,今天的病人呢?」

    在赤尸的示意之下,妮露将小花月从浦原喜助的怀中接了过来。

    「哎呀,看到小花月,我差点就忘了。夜一她的手臂右腿的骨头又断了。」

    浦原喜助无奈的看着一进房门就用仇视的目光瞪着赤尸,但是却不能动弹,只能坐在沙发山。

    「啊拉,真是麻烦啊,夜一小姐,我应该告诫过你,现在的你没有任何的力量,充其量只是身体的素质比普通人强一点,原本在你死神的时候的白打招数如果你硬要用出来的话,筋骨坑定会断掉的。」

    赤尸无视夜一可以冒出火来的眼神,来到她的身边,捏起她断掉的手臂,故意很用力的扭动了几下。

    「啊啊,好疼啊,你这个魂淡……丝……丝……」

    夜一刚想开骂,赤尸手上的力量一用劲,就让她只能不断的吸气,疼得叫不出声来。

    「赤尸先生,抱歉啊,又要麻烦你了。」

    这个时候,浦原喜助打断了赤尸的报复,嬉笑着对赤尸说道。

    「当然,我的医术你应该知道的,收费可是不低哦。」

    浦原喜助听了,脸上闪过一丝肉疼,但还是嬉笑着点头表示稍后就把钱汇进赤尸的账号。

    「那就好,我想你也没有勇气会赖账,妮露,準备工具!」

    赤尸很满意的说道。随后,妮露将抱在怀中的小花月递给了赫利贝尔,但是明显的,小花月很是不喜欢自己这个亲生母亲,撅着嘴巴,不断的扭动。

    「有的时候,我真是怀疑,小花月的母亲应该是妮露小姐吧。」

    浦原喜助这一句,招来了赫利贝尔冷的可以杀死人的目光,随后,在赤尸的示意之下,妮露拿来了一箱工具,打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泛着寒光的手术刀。

    「喂喂,你想杀死我吗,前几次可没用到这种工具。」

    夜一看到迎着阳光,映照在她的脸上的寒光,毛骨悚然的喊道。

    「安心了,前几次用的是温和的方法,但是今天下午我有事情,所以只能用激烈但是快速的方法了。」

    赤尸戴上白色的手套,拿起两把手术刀,瞇着眼睛,很是温和地说道。

    被妮露绑上手术台的夜一想要逃走,但是却动弹不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不断地惨叫声中,半个小时之后,一脸轻鬆的赤尸将手中泛着血丝的手术刀放入了消毒间,脱下了手术服。

    而在他身后,是四肢绑的和木乃伊一样的夜一,被一脸心痛的浦原喜助扶着。

    「那个,赤尸先生,既然你们还有事,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浦原喜助脸上打着哈哈的说道,準备告辞。

    「啊拉,不急,等我们换好衣服,一起出去吧。」

    说完这句话的赤尸,已经换下了自己的白衣大褂,随后回到房间内,不到片刻就换好了一声黑色的装束。

    黑色的宽边圆顶礼帽,白色的衬衣,黑色的领带,黑色的西装风衣,极长的下摆拖到地面,黑色的皮鞋踏在地面,响起「塔塔」的声响。

    熟悉的装束,让浦原喜助和醒来的夜一瞬间冷汗湿透了后背。

    「那个,赤尸先生,你们这是打算去干什么。」

    赤尸做到了沙发上,将头上的黑色帽子摘下,放到了茶几上,等着赫利贝尔和妮露换衣。随后,一招手,小花月就扑到了他的怀中,脸上很是高兴的样子。

    「呵呵,你也知道,花月的年纪该到上学了,我给他找了一个很有名的地方,装备把他寄宿在那里,而且花月也很喜欢那个地方,有很多他的同类。」

    赤尸瞇着眼摸着怀中哥特装loli的头,柔滑的长髮让的掌心触感很是舒服。

    「哦,恭喜了。小花月一定会是个好学生,不像我家的那个小子,整天只是家里蹲。」

    浦原喜助说到自己的孩子,很是苦恼,一般的夜一直接翻了个白眼。

    「肯定是你的基因的错,老娘的孩子居然会是一个家里蹲,奇耻大辱啊,整天被那帮家伙笑话,要不然老娘会出手揍他们吗,特别是京乐那个比你还要萎缩的家伙。」

    说到这儿,夜一很是激动的摆了手,装出握拳的姿势,然后,再次疼的晕了过去。

    好半响,浦原喜助又是掐人中又是拍掌,终于把夜一弄醒了过来。

    「好了,老公,我们走吧。」

    先换好衣服的妮露,穿着一身牛仔裤,上身是紧身的背心,外披一件黑色的披着外套,看上去很是迷人,而就在这个时候,赫利贝尔也换好了衣服。

    一身白色的装束,白色凉鞋,和连衣裙,西方人的身材配上这身装扮,让赤尸都呆了一下。

    妮露将小花月抱了过来,打了个电话。

    「老公,小乌已经将车準备好了,我们走吧。」

    听了妮露的话,赤尸一手挽着赫利贝尔,另一手搂住妮露,左拥右抱,享这齐人之福让浦原喜助大是羡慕。

    「对了,小花月去的学校在哪里?」

    在大门外,看着小乌将行李放入车中,浦原喜助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女装山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