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焰心 【完】

    ps:今天就先更新外传了……正文稍等一会儿……

    -----------------------------

    当双眼再次睁开,眼眸中仍旧没有看到彼岸,只是普通的岩石,还有上面那波光粼粼的水影……

    那漆黑的眸子平静的打量着周围。

    的确是之前自己所进的山洞无误,但是此刻与其说是山洞,倒不如说是仙境。

    在山洞中央,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水潭,里面盛着的大概是山泉吧,如此的清澈,还有丝丝凉意。

    不知从哪里照射进山洞的月光映在这汪清泉中,波光粼粼。

    而焰心映歌此时,正是浸泡在这美轮美奂的水潭中,身上的衣服被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一旁。

    映歌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低头查看自己胸前的刀伤,已经不可思议的结疤,影响不了自己的动作。

    「哒哒~」小石子滚动的生意,在这个殿堂中,却是有些分外刺耳了。

    映歌静静的转过头去,看着不远处静坐在阴影中的人。

    「是,初春大人么?」

    「小映歌的回复能力比我预料的还要出众呢……虽然我弄的这个药池功不可没……」柔柔的声音,初春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一头淡黄色长髮被束于脑后,脸上是温和无比的笑意,额前刘海遮住了一只眼,只露出一只金黄色的眸子;裁剪得体的米黄色和服将凹凸有致的身姿伪装起来,脖子上是一个造型古朴的大大的铃铛,随着走动叮咚作响……

    头上的一对猫儿以及深厚摇曳的尾巴标识了对方的身份……

    「十分感谢您……」映歌从水潭中站了起来,微微向初春弯了弯腰,之后便走出水潭,拿起了地上的衣物。

    「打算到哪去?」歪了歪头,初春已经来到了映歌的身旁。

    「还有任务。」映歌将内衬披在身上,想到之前失败的情景,不由皱了皱眉头。

    「小琉璃并没有给我打招呼,你这次到底是什么任务,居然这么危险么?」走到焰心映歌前方,初春看着映歌的眼睛。

    之前映歌使用召唤出初春的卷轴是迦叶一族所制,轻易不外传,这些卷轴都是一次性消耗品,只要有这些卷轴,即使不和迦叶一族签订契约,也可以进行召唤。

    当然,如何辨别召唤之人就是看召唤的时候用的谁的血了,映歌和白、剎那、八云四人的血液旗木琉璃已经在迦叶一族那里做了备份了,所以初春才如此顺利的响应了映歌的号召。

    不过映歌的这次外出并没有向旗木琉璃汇报,所以初春有些好奇了。

    对于这一点,映歌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将自己的这次行动全盘说出,等到说完,映歌已经检查完了自己的忍具。

    「小映歌……太危险了……」初春皱了皱眉头,焰心映歌这次可是没有任何救援,就算完成了任务恐怕要离开水之国也十分麻烦,况且从映歌那里判断对手也并不弱,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被对手探查了过去,映歌再回去的话,危险等级恐怕已经上升了好几个档次了。

    「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的话……那么……我恐怕真的没有跟随在琉璃大人身边的价值了……」双眸中闪过一丝没落,映歌却是维持着自己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意外的……固执呢……」初春看着映歌,最终苦恼的笑了笑。

    「那好吧,虽然封印在身,用不了多大力量,但是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不用。」

    ……

    初春顿时被映歌乾脆利落的拒绝给噎了一下。

    「这次任务,让我自己完成吧。」

    说吧,不等初春反应,映歌已经走了出去……

    而初春,则是有些惊讶的愣在了哪里,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映歌离开的方向,一个心疼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

    「真是个……脆弱的孩子……」

    ----------------------------

    雾忍村

    某个不知名的房间,整个房间是全封闭的,只有在房间中央才燃烧着一根小小的蜡烛。

    蜡烛周围人影绰绰,但是却因为光线的昏暗而看不清楚……

    「準备好了么?」一个有些魅惑的女声。

    「大人,一切布置已经完成。」中年男子的声音,隐约可见他正半跪在地上。

    「那么……」声音中带着压抑不住的笑意,让人沉醉……让人心寒……

    「开始吧……」杀机涌现!

    小小的烛火也是一阵摇曳……

    忽明忽暗的火光中,隐约看到了那个女声的主人,一头比烛火更加耀眼的红髮……

    ----------------------------

    焰心一族村落

    此时的焰心一族却是着实有些诡异。

    村落正门虽然有守卫,但是却并不多,正门大开,完全是不设防的样子。

    在整个村子中游走的却全部都是青壮年忍者,老人与小孩全部躲在自己家中,透着门窗的缝隙,小心的打量着外面的情况。

    而在村子中央,那座大宅庭院中,三十多米地木製高台立在了哪里!

    高台的最上方,一块石板静静的躺在那里。

    死局!

    以整个村子的武力为后盾!焰心赤夜将映歌的目标正大光明的摆在了那里!

    这一手决断了任何取巧的方法。

    映歌只有两个选择……

    放弃任务……

    或者……

    死!

    「我已经将所有的辉夜一族遗留的东西销毁,只剩这块石板;作为雾忍第十四大队队长,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这块石板,是雾忍辉夜一族最后的东西……我在这里放三天……三天之后立刻销毁,那么,你的回应呢?」

    这是焰心赤夜让人立在正门门口的牌子上的话语。

    「大人,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恐怕她不回来了……」在自己的大宅中,焰心赤夜正坐在木台之下,惬意的品嚐着茶水。

    一旁的一个背着刀匣的族人向他说道。

    「放心……」微微瞇起眼睛,焰心赤夜看着正门的方向……

    没错,此时焰心赤夜的位置,一直到整个村子正门,之间的障碍物已经全部被清理,即使是大宅的围墙!

    「我能感觉的到……」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焰心赤夜不自觉的拍了拍身边自己的刀匣。

    「虽然同样只是凡人,但是她和你们却不一样……」眼中闪过强烈的杀机……

    「她……一定会来。」

    一旁的族人眼中闪过一丝羞怒,但是一想到眼前此人的能力,便将这份羞怒给强行压制了下去。

    这一切全没有逃过焰心赤夜的双眼,但是却轻蔑的一笑,完全不在意。

    「来了……」他在意的,是出现在眼前的这人。

    平静的,焰心映歌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的,直接走进了这个村落,顺着被焰心赤夜清理出来的道路,一步一步的向着那座高台走去。

    路上所有人的人都戒备的看着他,包括躲在屋子中的老人与小孩,眼中充满了敌意。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看着焰心映歌的到来,焰心赤夜眼中猛然爆出一团精光。

    「你也许能够成为焰心一族最接近我的人,将焰心一族的诅咒所抛弃的人……」

    「你错了……」一直默不作声的焰心映歌突然出声。

    「被焰心所抛弃的……只是你而已……」

    「有意思……如果我不能继承焰心的话……那么还有谁?你么?旗木家的……忠?犬?」歪了歪脑袋,焰心赤夜似乎有些苦恼的样子,说道最后,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周围的焰心一族的人也都看向焰心映歌。

    「算了算了……真是的,和你计较什么~~」摊了摊手,焰心赤夜看着眼前的焰心映歌……

    「怎么样,只要你打赢了我,我就把那块石板给你……不过……」焰心赤夜的话让映歌心里微微一动。

    「不过你是不可能打赢我的!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只是在找一个爽快的杀了你的理由而已!哈哈哈哈!!!」宛若神经质一般的狂笑着。

    周围的焰心一族的人也配合的笑着,慢慢给两人腾出了一个空旷的地方。

    「开始吧!」忽然顿住,看着眼前的焰心映歌。

    「那么……我给你纠正两件事情……请你务必谨记……」微微瞇起眼睛,映歌看着眼前的强敌。

    「彭!」两个人的刀匣碰撞在了一起!地面的尘土顿时以两人为中心,被震了出去……

    「第一……」漆黑的眸子看着眼前的焰心赤夜,映歌的声音平淡却坚定。

    「想要石板的,是琉璃大人……我只是给大人取回去而已……」

    焰心赤夜瞳孔微微一缩,看映歌如此拚命的架势,没想到却是为了别人,随即内心便燃烧起了阵阵怒火!

    「忠犬!」冷笑一声!奋力将映歌推开!焰心赤夜瞬间便从刀匣中抽出了一把太刀!

    「叮!」映歌也同时拿出了自己的黑刃,再次和对方硬拚一记!

    「第二……」

    「铛!铛!铛!铛!」碰撞的声音不断传来!

    「即使是忠犬……能够给我戴上项圈的……也只有那位大人而已……」浑身的火焰迸发了出来!滔天的火焰让周围的所有人都不禁退后一步!

    「怎么可能!」焰心赤夜眼中闪过不信!

    两个人的刀术完全是一脉相承,所以在对拼当中,就看两人的力量,以及冰与火的能力了!

    但是……

    此时却是焰心映歌对焰心赤夜的完美压制!

    感受着体内汹涌的力量,焰心映歌脑中不禁闪过来到这里之前,初春让自己吃的大堆食物,以及一颗药丸……

    药丸自然用来短时间内提升力量,而食物和补药则是用来提供能量的!

    【刀语?妄言】

    【刀语?讚歌】

    【刀语?浮华颂】

    【刀语?烦恼风】

    接连不断的刀术从焰心映歌的手中施展出来,其速度与力量已经渐渐压制住了又惊又怒的焰心赤夜!强大的火遁在周围没有水的情况下,也渐渐压制了焰心赤夜的冰遁。

    「你……不要给我嚣张过头啊!」

    猛的移动,避开了焰心映歌的攻击,焰心赤夜此时也多少看出来了,焰心映歌估计是使用了什么短时间内提升力量的招数,所以只要和对反消耗就可以了……

    看到焰心赤夜打算和自己游斗,映歌皱了皱眉头……

    但是却没有思考多久……

    下一刻!脸上爬满了黑色的纹路!

    查克拉封印!和旗木琉璃一样的查克拉封印!

    顿时更加强烈的查克拉爆发了出阿里,焰心映歌週身的六把刀舞动的更快了!强大的压迫感让焰心赤夜有些喘不过气来!

    焰心赤夜第一次,惊慌了……

    再次险险避过焰心映歌的刀锋,焰心赤夜目露凶光,冷笑一声……

    「上!」

    顿时!周围的焰心一族的族人好像排练好了一样,全部冲向了映歌!

    「……」映歌眼神淡漠,丝毫不在意,週身火焰猛的再窜出一丈!同时人也放弃了追杀焰心赤夜,冲入了人群当中!

    与焰心赤夜相比,这些焰心一族的族人却是差的太多了!甚至有些出乎映歌的意料之外!有的虽然佩戴了三把刀,但是明显没有熟练掌握……

    「你们看住高台……」焰心赤夜微微喘息,向一旁的人吩咐了一声,立马冲向了人群中的映歌!

    「铛!铛!铛!噗!」

    映歌彷彿早就料到了一样,一瞬间的反击已经降临到了焰心赤夜身上!只挡了三刀!焰心赤夜的胸前便被映歌开了一刀……

    「什么!」焰心赤夜猛的已经,再次看向映歌!

    「七刀!」此时的映歌从其他人手中夺下了一把太刀,七把刀的威力顿时让焰心赤夜失神。

    因为他们这一支……七刀纵横之术早已经失传了……

    不过虽然这些焰心族人都不堪一击,但是数量摆在那里,一开始那些最废柴的人死光之后,映歌的攻势已经被止住了,并且被渐渐围到了中心。

    感受着力量上的减弱,映歌微微喘息着,平静的看了一眼围在身旁的众人,以及已经慢慢和衰弱的自己持平的焰心赤夜……

    眼底的最深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光。

    「轰!!!」猛烈的火焰再次週身无差别的释放!将所有人逼开的焰心映歌顿时结印!这是她这一战第一次结印!

    【血继封印?解】

    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你居然真的敢这样做!」焰心赤夜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太好了!来吧!让我看一下!这所谓的被封印的血继!!」眼中闪着狂热,他们这一支焰心一族,为了摆脱自己的诅咒,在一开始已经遗弃了这种解印方法,所以焰心赤夜虽然知道解开血继之后对方实力会暴涨!但是也无非就是消耗而已!况且这种封印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增强的,天知道对方的身体能够支持几秒,所以便不再阻止映歌的解印!

    「安静的看着,这就是将你遗弃的焰心一族的真正力量,然后……安静的死亡……」映歌语气平淡……

    【血继封印】的确是夺天地造化的神奇封印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强,再加上映歌他们一支从来都是族内通婚,映歌身上的血继封印,已经相当于把当初他们一支所有的族人的封印全部积累到了一起!相对的!解开之后!自己的血继,也会被这霸道的力量直接冲到最强!

    只要几分钟……

    映歌喃喃的说着……

    只要身体能够坚持几分钟……

    「开!」

    瞬间!包括焰心赤夜之内!所有人都被拉进了一个黑白的世界!

    整个世界的中心!便是半空中的焰心映歌……

    双目已经如同鲜血一般猩红……

    黑色的倒逆五芒星出现在双瞳之中……

    只要……几分钟……

    ----------------------------

    雾忍村

    整个大楼中已经是血流成河……

    「水影大人……」一个戴着面具的雾忍追杀部队成员单膝跪倒了照美冥身前。

    「解决了?」玩弄着自己的头髮,照美冥瞥了一眼对方。

    「所有反抗的长老已经肃清了……」

    「第十四大队?」

    「第十四大队在村子里所有成员都已经被肃清了,另外第三和第九大队已经前往焰心村落……」

    「那就好……」微微瞇起眼睛,照美冥从窗户向外看去……

    整个雾忍村尽收眼底……

    「片甲不留……」

    「是!」

    ----------------------------

    焰心一族村落

    整个村子已经被雾忍两个大队给包围住了,但是等到他们到达村子里的时候才发现……

    对方绝大多数的战力已经死在村子中央,包括这一任的焰心一族族长,第十四大队大队长--焰心赤夜。

    距离村子几百里之外……

    山洞一个和焰心映歌上次疗伤相似的水潭中……

    两个**的女子静静的躺在里面……

    「太乱来了……这下吃到苦头了吧……」初春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神态却是相当疲惫。

    太危险了,这种全身细胞都瞬间增加无数压力的解除封印的方式!

    如果不是初春的治疗能力和封印能力出众,加上迦叶一族与焰心、十六夜两族关係匪浅,映歌可就真的没救了……

    「但是……任务终究是达成了……」静静的躺在那里,焰心映歌此时是一个手指头也动不了,眼上被初春暂时包扎住了,能不能复明初春也不能保证。

    不过即使如此,映歌手中,还是仅仅抱着那块石板……

    不出意外,初春从上面找到了关于君麻吕右臂骸骨的事情……

    那是辉夜一族曾经的最强人的遗骨,从那之后,辉夜一族中觉醒了尸骨脉的最强者就会被移植这个右臂……

    「我说……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玩命的……」无奈的歎了口气,初春将映歌的身体揽了起来,擦拭着身体。

    ……

    ……

    「是……害怕……」半晌,映歌才说出这么一句。

    「害怕?」初春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你可是连死都不怕。

    「害怕什么?」

    「寂寞……」

    映歌的话让初春微微一愣,不过活了这么多年,转了转便明白了,估计是琉璃有些忽视映歌,让这个敏感的孩子有了被抛弃的危机吧……回去得好好说说小琉璃。

    暗自点了点头,初春有些开玩笑的对映歌说。

    「我听说你跟随琉璃之前一直一个人生活,以为寂寞习惯了……」说完吐了吐舌头。

    「……」映歌轻轻摇了摇头。

    「我感觉……寂寞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从……遇到了琉璃大人那一刻开始……才知道了寂寞……」

    ……

    ……

    黑暗中,映歌的脑海里,又浮现了位于木叶的那套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