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七十章 生死劫

    我这部片子力量不比《辛德勒名单》小,我对得起观众、民族、历史、未来。

    -------------------姜文《鬼子-来了》[www]

    这部片子已经在大陆被禁映十二年了。

    ********

    推开石窟的门,里面并不显的黑暗,在石壁上每隔不远处都有一个灯台,灯台上的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看来是经常有人收拾的,我们三个人依次走了进去,美仙被留在了外边,不仅因为美仙的天魔功一直没有达到第十八层,还因为要留个人在外边接应,我们对梵清惠并不十分信任。

    石窟的铁门在我们背后被关上,周遭立刻暗了下来,我们三个应该算是这个年代里圣门中的佼佼者,三人联手,即便是三大宗师和四大圣僧也可以对付,只是当面对一个团体和势力的时候,个人英雄主义是毫无用武之地的。

    沿着通道越走越深,灯火也越来越弱,前面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当我们踏入场地的一瞬间,像是打开一个机关,一道碧绿的光芒突然从天而降,把整个广场笼罩在一片绿色之中,那绿光看起来非常漂亮,光线的来源正是镶嵌在我们头顶石壁上圆盘状的物体。

    “那是什么?”我指着头顶询问道。

    “似乎是绿色的玉石?”祝玉妍猜测道。

    女人对于玉石有着天生的好奇心,可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玉石还真是少见,让我想起了和氏璧,不过和氏璧是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

    “你们看看周围的石壁。”石之轩提醒道。

    在这个广场四周的石壁上刻画着无数的图样,图样的内容是两个小人在打斗,从画风上看属于写实派,画的惟妙惟肖,从衣饰上看一个是尼姑,一个是和尚,从刻画的深度看,这一定是高手所为,刻痕很深,笔法刚劲。

    “原来《慈航剑典》是一套男女合练的功法,必须要两人联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看了片刻,祝玉妍快意的笑道,“可对佛门而言,若是尼姑和和尚一起行走江湖定会被世人不耻,于是静斋的这些尼姑只能练习一半的剑法,实在可笑。”

    “《慈航剑典》本就是地尼和天僧合创的功法,既然是合创自然难免采取对战的方式,这样才能了解各自的缺点加以弥补。”石之轩分析道,“若真是两人联手,取长补短,这就是一套几近完美的剑法。”

    我对于招式的确没什么了解,只能随意的看看,总觉得这里怪怪的,若是宁道奇是来到这里看完整版《慈航剑典》的话,那也不至于吐血啊,还说什么没有《慈航剑典》的话来。

    “招式和功法是相辅的,若是静斋的尼姑只修炼一半的招式,那么功法自然也要修改才行。”祝玉妍思索道,“这或许就是慈航静斋武学的最大缺点,她们的招式和功法不完全匹配,其中有破绽,当年若不是我的《天魔功》尚未大成,一定可以打败碧秀心。”

    “即便你的《天魔功》大成了,也一样敌不过秀心。”石之轩冷哼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若不是我情关被破,早就练成《天魔功》最高一层了,我是阴癸派数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都是碧秀心那个妖女,她勾走了你的心。”祝玉妍愤怒道。

    “不准你这么侮辱秀心,是我缠着她的。”石之轩恼火道。

    “我有那点不好,为了你我背叛了师门,伤害了师傅,亲手把补天阁的功法送给你,可你却背叛了我。”祝玉妍恨毒道,“不过她也不得好死,我倒是嫌她死的太早了,否则一定会亲手杀了她。”

    “你……”石之轩指着祝玉妍,愤怒道,“我杀了你这个毒妇。”

    “等等,你们冷静一点。”我劝阻道,“那些陈年旧事还提它做什么,我们如今要一致对外。”

    我有些懊恼不应该把他们两个一起带进来的,这两人的恩怨可说是由来已久,其中包括了苦情戏里的诸多元素,这次暂时的合作并不代表能够和谐相处,平时很克制的两个人竟然像一对癡男怨女般对骂了起来,看着石之轩杀气腾腾的眼神和祝玉妍狠毒的表情,我真不知如何收场。

    “此事与你无关,我和她就在这里了断一切恩怨吧!”石之轩冰冷道。

    “也好,我要为师傅报仇,用你的命来赔偿我这几十年来受的苦。”祝玉妍疯狂道。

    两人同时出手,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杀招,祝玉妍白色的水袖滑出,天魔劲铺天盖地而来,想要把石之轩困在天魔气场之内,石之轩飘忽的身法在天魔气场中游走着,双掌齐出,攻向祝玉妍的面门,双方卷动的气劲在广场上激烈的碰撞着,他们是想置对方于死地。

    圣门最强的两大高手在此时此刻开始了生死决战。

    真是倒霉,如果不阻止他们的话,一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万一谁死掉我都很难交代。

    “都住手!”我高喊一声,只好沖进了战圈。

    祝玉妍的天魔劲场在慢慢压缩着,我要一面应付石之轩的攻势,还要防备祝玉妍的袭击,最关键的是要阻止他们互拼的招式,三个人在进行着一场莫名其妙的缠斗,而受伤的往往是夹在中间的我,他们似乎杀红了眼。

    随着祝玉妍把气场压缩的越小,我越是担心,这让我想起了传说中的一招。

    玉石俱焚!

    这是比“天魔解体**”还要强大的一招,说白了就是用自爆来伤害别人,她自爆的时候在天魔气场内的所有的生物都会死掉,就像是宇宙中一个空间塌陷了一样,那个空间内就会形成黑洞,除非是在黑洞形成前逃出去,否则必死无疑。

    我不能让祝玉妍使用这一招,那时我们都会完蛋,我站在他们两人中间,双手和他们每人的手相接触,就像是一个传导体一样,让那些真气在我的体内游走着,当然这个滋味绝不好受,两道强大的真气以我的身体为战场,尽情肆虐着。

    我越来越无法忍受,这两个家伙平时都很冷静克制的,有一派宗主的风范,可现在就像是两个疯子一样,连我都想一起杀掉,那咱们就看谁能活到最后,我心中的暴戾之气爆发了出来。

    啊!

    我大喊一声,用尽全身力气把他们两个震了出去,然后朝着祝玉妍扑去,要死大家一起死吧!

    “南无我佛!”一声高亢的佛号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很熟悉,在巴蜀的大石寺内听到过,是四大圣僧的狮子吼。

    怎么回事?我摇了摇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石之轩端坐在地上,口中不断高声念着佛号,就如一个老僧一般,这一声声佛号入耳,心中的暴戾之气竟慢慢的减弱了。

    “他在用佛法压制精神。”平静下来的祝玉妍斜倚在石壁上,解释道,“我们的精神被干扰了,应该和那块玉石有关。”

    我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那块散发着绿光的宝石,想起了有关和氏璧的传闻,据说和氏璧也可以影响人的精神,如果不被放入铁匣的话就无法随身携带,它还让阿雪头疼过,看来正是这个宝石导致我们三人凶性大发,差点自相残杀。

    “那该怎么办?我们离开这里吧!”我提议道。

    “每个人都有心魔,不过平时被我们用理智压制住了,这个东西就能引出我们的心魔,邪王凭一己之力对抗它,是撑不了多久的,它的影响太强大了,我们很难全部离开这里。”祝玉妍分析道,“只能试着毁掉它了。”

    我现在能体会到那些来到此地的圣门前辈的遭遇了,邪派中人往往都会有一段辛酸的往事,在这种绿光的影响下把内心深处的悲惨遭遇无限放大,即便不自残也会疯掉,宁道奇只是吐血已经很强大了,石之轩曾在四大圣僧门下学艺,佛法是很精深的,能够迅速找到最好的法门守护住心神,还能把我们两个保护进去,实在是惊才绝艳。

    那就毁掉它吧!

    石之轩在念经,祝玉妍看起来精神萎靡,我凝神静气,飞身而起,对着头顶上的蓝宝石发出最强的一击!

    “不要!”石之轩大喊道。

    在我的手接触蓝宝石的一剎那,一股大力传来,把我击倒在地上,石壁上的那块玉石猛然发出强光,那些光芒像是液体一样流淌下来,灌注在周围石壁上那些图样之上,那些在对打的图样在吸收了蓝色的光芒后,开始变得生动鲜活起来,就像是真的一样。

    那一招一式活了过来,这些图样开始离开石壁,在空中游动着,有一种立体的效果,让我们可以看清楚每一个动作。

    “这么多年来,总会有人想要毁掉这个东西,可它依然安在,就说明攻击它会带来更大的灾难,即便是躲过宝石精神攻击的强者也无法承受的灾难。”石之轩停下诵经,冷静道。

    “什么灾难?”

    没人回答,答案却已在眼前,那些飞动着的图样突然聚拢起来,按照招式的前后次序成为了一本书册,这本活动的《慈航剑典》就在我们眼前,它自动翻开了第一页,然后一阵强光袭来……

    “这是在那里?”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我困惑道。

    “这是在一个精神领域内。”一个冷冷的声音回答道。

    我面前是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家伙,正是好久没有出现的大魔王,周围是一片黑暗,只有我们站着的地方是有亮光的,还好石之轩和祝玉妍都在,他们也在打量着四周。

    “精神领域?是你弄得?”我疑问道。

    “不,是天僧和地尼。”大魔王确定道,“这是慈航静斋最大的秘密,也是一件终极武器,天僧和地尼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精神印记,就是为了消灭侵犯慈航静斋的人,现在我们都不是实体,只是一个精神而已,这也是我和你可以同时出现的原因。”

    “你是谁?我从你身上能够闻到向雨田的味道。”祝玉妍警惕道。

    “无论是谁,只要是圣门中人就好!”石之轩无所谓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死了,外边的我们也会死掉?”我询问道。

    “即便不会死掉,也会受到精神沖击,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大魔王猜测道,“挑战就要开始了,对手出现了。”

    在这片虚无的空间里,出现两个模糊的身影,然后身影渐渐变得清晰,一个穿着缁衣的尼姑,一个穿着僧衣的和尚,从外貌上看不出多大年纪,那尼姑美貌绝伦,和尚俊秀洒脱,两人手持宝剑,若不是这身僧侣的打扮,还真是一对璧人。

    “你们能够来到此地,看来是静斋遭蒙大难了。”那女尼歎息道,“贫尼地尼,领教诸位高明。”

    “净念禅院天僧,请赐教。”和尚双手合十,一脸祥和。

    “等等,我们是为和平而来!”我大喊道。

    “省省吧,他们只是精神印记,不是活人,就像一段电脑程序一样,是不会和你交流的。”大魔王摇头道。

    “那我们四个人打两个……”

    还没等我说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天僧和地尼就像是会分身术一样,分成了四对,我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对天僧和地尼,也就是说我们一个要打两个,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分开之后他们的能力会减弱很多,这是我们的机会。”大魔王解释道。

    我们还没来得及商量对策,对面的天僧和地尼已经开始发动了攻击,双剑合璧,果然威力大增,以前我从阿雪那里偷学到不少的剑法,阿雪的剑法虽然乱七八糟,不过底子还是来自《慈航剑典》,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能感受到天僧和地尼的联手是多么可怕,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很强大。

    在这片虚无之地上我们开始应战千年之前的绝顶高手,这是一场跨越时空的战斗,这恐怕就是碧秀心提醒我的事情,这种只有静斋斋主才能了解的内幕被碧秀心提前知道了,她本来就是静斋内定的斋主,估计师妃暄都不知道在石窟内还有天僧和地尼的存在,的确来慈航静斋实在是太危险了。

    “记住,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人,只是一段记忆而已。”大魔王边打边提醒道,“在精神领域内,他们的武功没办法完全发挥,而我们可以发挥出平时无法领悟的武学。”

    “等等,你是说他们就像是通关游戏里的怪兽,只能使用那些特有技能,我们则可以用任何猥琐的方式?”

    “是的,不过他们是终极怪兽。”

    “既然是精神领域,那我能不能变出炸药和火箭炮?”

    “要遵守游戏规则,这是他们的精神领域,不是你的。”

    我最终放弃了变出高科技武器的想法,首先变出一把刀来,这改变了我被动挨打的局面,我使出了岳山的《七十二候》刀法,岳山的刀法霸道绝伦,顿时阻住了他们的攻势,天僧和地尼的剑法是不同的,天僧走的是势大力沉的路线,地尼走的是飘逸轻灵,两人刚好互补,这让我感觉像是杨过和小龙女。

    面对这套几乎没有瑕疵的剑法,面对两个根本就不会犯错的精神体,想要取胜是很难的,我已经不知道和他们对打了多久,深深的疲惫感袭来,我相信其他三个人也有这种无力的感觉,如果要是一直打下去的话,那我们在石窟内的身体一定会支撑不住的,一旦饿死的话,那我们还是会输。

    似乎是为了印证我的担心,祝玉妍喊出了一句话。

    “玉石俱焚!”

    她要自爆了,那两个被困在天魔气劲内的天僧和地尼瞬间消散掉,当然祝玉妍也从这里消失了,石之轩似乎对这个场景毫无准备,看着祝玉妍消失的方向愣住了,他对面的天僧和地尼抓住机会,刺中了石之轩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

    “小妍!”石之轩大喊道。

    难道说真的是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石之轩的伤心是很真实的,他的一生中只和两个女人纠缠过,一个早已经死掉了,一个刚刚离他而去,在过去的时光里,他们爱过,他们恨过,或许正是因为爱的太真,所以才恨的更深。

    “我杀了你们!”石之轩双目赤红,含恨出手。

    作为圣门百年来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石之轩一向是圣门的骄傲,他的名字足可以和那些圣门中最响亮的名字并列在一起,可他面对的是千年前创造出《慈航剑典》的绝世高手,是慈航静斋的创派祖师。

    彭!

    石之轩选择了和他们同归于尽,正如祝玉妍一样,这似乎成了魔门的终极手段。

    “好了,我也该走了,剩下的一切就靠你了。”大魔王歎息道,“历史已经改变,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你说什么?我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啊!”我急切道。

    “你总会明白的。”那个青铜面具下的眸子闪着欣慰的光芒,“就让你看看《道心种魔**》的真正威力吧!”

    大魔王双手向天,一副君临天下的姿态,周身的劲气不停的旋转着,然后那股劲气像是龙卷风一样的扑向了天僧和地尼,把他们裹在其中,劲风如刀,一刀刀的切割着天僧和地尼的精神体,直到把他们切割的无影无蹤为止。

    “还好,你没事。”看着仍旧站在原地的大魔王,我放心道。

    “那一招我已经用尽全力,如今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大魔王摇头道,“再见了,现在是融合的时间了。”

    只见大魔王的身体开始变成一块块的碎片,每一块碎片都朝我涌来,飞进我的身体里,那是一段段凌乱的记忆,有关大魔王的记忆,我们两个要进行记忆融合了。

    在他的记忆里有甜蜜和美好,也有辛酸和痛苦。

    他和我一样穿越到这个世界,开始和这个世界产生纠葛,从瓦岗寨到扬州城,一路走来,和我所走过的足迹并不完全相同,在一些细节上有些偏差,因为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大魔王的存在,于是鲁妙子在飞马牧场就死掉了,历史也改变了,可在改变的历史里有些事情是没有改变的,比如素素,比如阿雪……

    在这个纷乱交错的记忆里,洛阳城里素素被一箭穿心,孙思邈被大魔王从保安堂里找出来,却没能挽救素素的性命,于是在那个残阳如血的傍晚,大魔王诞生了。

    在这段记忆里有三个人最重要,袁天罡、李淳风和孙思邈,在大魔王借助圣门的力量消灭李阀,成为魔王之后,他的《道心种魔**》即将大成,他想要破碎虚空离开这个世界,不过袁天罡和李淳风设计了一套阵法,强行改变了破碎虚空的通道,让大魔王来到了另外一个大唐世界,沉睡在一个叫李默的人身上,这应该是一个意外,正是这个意外改变了我的命运。

    那么李淳风和魏征在洛阳城设计杀害素素是想让我走大魔王的道路么?还是另有图谋?孙思邈的出现是巧合么?

    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在这个精神领域里,只剩下我和对面的天僧和地尼,要想离开这个地方,我只能打败面前的强敌。

    在接收到大魔王记忆的同时,我也看到了《道心种魔**》的修炼过程,我体内有邪帝捨利的精元,也练过这个功法,所差的不过是不知道如何应用而已,如今我只要把一切融会贯通就可以了。

    在片刻之后,我就使用了大魔王刚才的那一招,把全身劲气逼出体外,形成气劲风暴,朝着天僧和地尼扑去,在强大的风暴中,我相信即便是最坚硬的钻石也会被绞的粉碎。

    用完这一招后,我坐到了地上,眼看着天僧和地尼消失在风暴之中,一切终于要结束了,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天僧和地尼消失的地方,气劲风暴并没有停息,而是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通道。

    那是什么?

    我缓缓的爬了过去,此刻我真的没什么力气,我探头看去,通道的那一头是一个我所熟悉的世界,我看到了穿着超短裙的女孩子,看到了街头熟悉的简体字,我看到了广告牌上女明星的脸,就像是当初我在龙门石窟那里通过那个漂浮的圆球看到的古代一样。

    这里难道就是时空通道,就是破碎虚空时产生的时空入口?

    我可以回去了!

    这个想法让我的心髒急促的跳动着,二十一世纪啊,虽然那也是一个糟糕的时代,在退休的时候很可能连养老金都领不到,可那是我应该生活的地方啊,我朝着洞口爬去,我就要回家了。

    “不要去!”一个声音唤住了我。

    “你们怎么来了?”我诧异道。

    美仙和师妃暄来到了精神领域内,她们是怎么来的?

    “你们已经在石窟内七天七夜了。”美仙回答道,“我担心你所以就进来了,一进来就来到了这里,你不要过去。”

    “那就是时空通道,通过那里可以到达另一个时空,那个时空就是我以前生活的地方啊!”我指着通道的对面,艰难的说道。

    “如果那里真的是你所说的时空通道,你想过它为什么会出现么?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你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师妃暄冷静的说道。

    对啊,这里是天僧和地尼所营造的精神空间,难道这才最后绝杀的一招?所有武者都无法摆脱破碎虚空的诱惑,一旦有机会的话肯定会进行尝试,特别是对我这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一般来说“破碎虚空”都是要到更高层次的空间,而我所处的时代是一个连低武都算不上的无魔空间,就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即便时空通道被打开也应该至少是妖魔的世界,所以这肯定是一个陷阱。

    可万一是真的呢?我要浪费这次可以回家的机会么?

    “不要去,你忘了来静斋的目的么?是为了救回清儿啊!”美仙站在通道前边,反问道,“你难道真的要抛下这里的一切么?”

    “好吧,我留下来。”思虑再三,我决定道,“我们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啊!”

    正当我牵着美仙的手要离开的时候,那通道发出巨大的吸力,想要把美仙吸进去,这种感觉我有过,就是当年被吸进那个球体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紧紧抓住了美仙的手,绝不放松,我们头对着头,漂浮在空中,在我身后,师妃暄抓住我的脚……

    一股更大的吸力传来!

    扑通!

    我跌到了水里,茫然四顾,水面宽广,这里应该是一条江,我记得我们三个都被吸进了通道,可我不会游泳啊,我拼命在水里扑腾着,然后就看到一副让我震惊的画面。

    一条木舟快速的在水里划动着,木舟上坐着两排穿着打扮非常怪异的人,脸上还涂抹着油彩,这身装束好像是远古时代祭司用的,难道我穿越到远古神话时代了么?那可是更难混的时代啊!

    “喂喂,那里有人落水唠!”一个四川口音的人高喊道。

    那木舟迅疾的转了个弯,朝我划过来,几个人跳进水把我拖上了木舟,在没有弄清楚形势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装晕,我一边朝外吐水一边听着他们的四川方言。

    “这下惨唠,为了救人,比赛输掉唠。”一个人抱怨道。

    “有啥子嘛,救人要紧,咱这是见义勇为。”一个人接茬道,“不过这娃的衣服有点怪,不是拍戏的吧。”

    “少罗嗦了,快划回去,龙舟赛都要结束唠。”领头的指挥道。

    小舟以迅疾的速度朝前划去,渐渐的有噪杂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廓,还有敲锣打鼓的声音,我斜着眼睛一看,远处的岸上悬挂着一条巨大的横幅。

    “热烈祝贺2012年四川内江端午龙舟大赛隆重举行。”

    2012年?今天是端午节?我顿时放松下来,看来终于还是回来了,没想到已经过去了四年的时间,我躺在木舟上,隐约听到岸上传来的音乐声。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这什么歌啊,都没听过,估计是零八年以后的吧。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美仙和妃暄,她们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什么都不了解,肯定会出问题的,还有我自己,失蹤的这四年该怎么解释,这可是一个需要实名认证身份证的时代。

    我试了试运转自己体内的真气,还好功力尚在,相信她们也是如此,至少自保是没有问题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她们两个,躺在小舟上,看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我在心里默念着。

    美仙,妃暄,你们在哪里啊?

    ####

    ####

    ####

    ####

    ####

    ####

    ####

    ####

    ####

    ####

    ####

    ####

    【以上是端午节特别礼物,也是结局之一种,不过这是一个多元的宇宙,任何可能都会发生,真正的结局是这样的,镜头回放到几分锺之前。】

    “不要去,你忘了来静斋的目的么?是为了救回清儿啊!”美仙站在通道前边,反问道,“你难道真的要抛下这里的一切么?”

    “好吧,我留下来。”思虑再三,我决定道,“我们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啊!”

    正当我牵着美仙的手要离开的时候,那通道发出巨大的吸力,想要把美仙吸进去,这种感觉我有过,就是当年被吸进那个球体来到这个世界一样,我紧紧抓住了美仙的手,绝不放松,我们头对着头,漂浮在空中,在我身后,师妃暄抓住我的脚……

    “千万别放手,那里是陷阱。”师妃暄高喊道。

    我也看到了,那里早就不是通道的模样,而是把我刚才形成的气劲风暴给反弹了回来,美仙正首当其沖,眼看就要被风暴侵袭,落到与天僧和地尼一样被劲风解体的境地,师妃暄突然放手,跨步越过我们,手中幻化出一柄长剑朝着风暴的中心刺去。

    她用的不是静斋剑法,更像是太极剑法,此刻我已分辨不清她到底是师妃暄还是阿雪了。

    彭!

    天僧和地尼构建的精神领域发生了大爆炸,整个空间迅速塌陷,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摇了摇头,发现我们还在石窟内,躺在广场上,身边是美仙和师妃暄,还有祝玉妍和石之轩,这里的一切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头顶石壁上的宝石不再发出绿光,周遭石壁上的图画也没有变的活过来,如果不是倒了一地的人,我真怀疑刚才是做了一个噩梦。

    “你怎么样?”看着他们中唯一清醒的师妃暄,我关心的问道。

    “我还好,这种精神攻击对我的伤害不大,你还是看看他们吧!”师妃暄疲倦的说道,“东溟夫人受到的攻击最严重。”

    精神攻击!

    没错,难怪我觉得精神萎靡呢,我们是在精神领域内进行的战斗,自然不会有外伤,当天僧和地尼被打败后,整个空间就会发生塌陷,这应该是他们的最后一击,在精神空间内的时空通道和劲风风暴都是一种假象。

    我起身对他们检查了一番,他们的呼吸心跳都很正常,只是暂时没有醒过来,眼下要尽快出去,让孙思邈医治。

    “我们这算是完成考验了么?”我拖起石之轩和祝玉妍,朝外走去,“你会和我离开慈航静斋么?”

    “离开静斋之后呢?”抱着美仙的师妃暄反问道。

    “这个……”

    是啊,离开静斋之后呢?

    我似乎有点自以为是了,她已经不是那个阿雪了,我能给她什么呢?在静斋这个熟悉的环境里,或许她会更快乐吧!

    “外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更大的静斋。”师妃暄一脸漠然的说道,“我只想在这里安静的生活。”

    此刻的师妃暄似乎不太一样了,似乎又回到了静斋仙子的状态,我们不再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沿着通道走出了石窟,梵清惠没有食言,把石青璇和清儿带了过来,以我们目前的状态,她完全可以把我们一网打尽的,可她却放我们下山,真不知道梵清惠打的什么主意,她应该没想过我们能够从石窟里出来吧。

    “情况不容乐观,精神攻击要比**受伤还要难以医治,即便醒过来之后也会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这对于习武之人更是巨大的打击,武学的突破说到底是精神的突破,他们已经失去了更上一层的机会,而且在不进的情况下反而武功会后退。”孙思邈在检查了他们三个的情况后,断定道,“天僧和地尼这一招真高,不知道毁掉了多少武学奇才。”

    难怪梵清惠会放我们离开,她很可能认为我们已经不构成威胁了,想要看我们自生自灭,像石之轩这样的武学天才,如果发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达到武学巅峰的时候很可能会自暴自弃,或者作出更加不理智的事情来,这是更残忍的惩罚。

    “那我和妃暄怎么没事?”我疑问道。

    “因为你们都是神经病。”孙思邈没好气的说道。

    “神经病?”我不解道。

    “就是精神分裂!”孙思邈解释道,“你们体内都有不止一个人格,在遭受精神攻击的时候一般是平摊的,而且精神分裂患者本身就具有超强的精神力,所以精神攻击对你们效果不明显,我检查过了,师妃暄体内的一个人格已经消失了,而你体内已经没有第二人格了,也就是说恭喜你,你变的正常了。”

    正常了?

    我不由得苦笑起来,怪不得师妃暄又变回了静斋仙子的样子,我想魔女阿雪那个人格已经消失了,在精神空间内的最后一击中她消失了,在阿雪和师妃暄之间,静斋仙子的身份又成为了主体,而我体内本来有三个灵魂,大魔王和原本这个世界的那个李默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我自己。

    “他们三个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敢断定邪王很快就会醒过来,因为他也是神经病,阴后也有复苏的可能,她的天魔功已经达到最高层,本身就有自我保护的能力,只是需要的时间长一些。”孙思邈分析道,“至于东溟夫人就很难说了。”

    “美仙会怎么样?”我焦虑道。

    “她的精神很衰弱,加上本身就有旧疾,所以这一次有些棘手,我可以用药物先维持她的生命,也可以让她苏醒过来,不过能坚持多久我就不知道了。”孙思邈歎息道,“你知道,即便是在未来,这种精神类疾病也是世界性的难题。”

    孙思邈预料的很准,在我们下山后不久石之轩就醒了过来,醒来的邪王有些奇怪,没有了桀骜不驯,没有了冷酷无情,给人的感觉有点慈眉善目,在了解了所发生的一切之后就独自离开了,连石青璇都没有理会。

    “他体内有三种人格,一种是潇洒不羁的多情公子,一种是冷血无情的刺客,还有一种就是被佛法感染的得道高僧。”孙思邈讲解道,“以往这三种人格会互相沖突,这次精神攻击让这三种人格和谐相处了,不过这个时候的石之轩也是最危险的石之轩,因为他上一刻还在念诵佛经,下一刻就会变成冷血杀手。”

    那不是变态么?

    我们朝着渭水前行,沿途看到的是向南逃难的百姓,一打听才知道突厥联合契丹等十八个部族组成塞外联军,号称五十万大军要血洗中原,先遣部队已经来到了渭水北岸,武功城外,离长安也就是几天的路程,形势岌岌可危。

    两天之后我们回到船上,此刻渭水之中战船来往频繁,看来和突厥的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落雁已经来到船上,我们启程朝着洛阳前行,在孙思邈的照拂下祝玉妍也清醒了过来,只是看起来情绪不太好。

    站在甲板上,看着那些战船,我和落雁随意的谈着。

    “前几天收到消息,李世民打算和江淮军谈判,准备联合起来对付塞外联军。”落雁介绍道,“洛阳那边已经着手打算进行谈判了,不过具体的谈判地点还没有定下来。”

    “你怎么看?”

    “有利有弊。”落雁分析道,“好处是我们可以把战线向北推移,趁机夺得更多的领地,这样就可以把李唐困死在关中,坏处是要正面对上突厥,一定会有损失,这样在打退突厥之后,至少需要两三年休整的时间才有能力进军关中,这其间可能会有变数。”

    “你来了这里,洛阳那边谁在主持?”

    “是虚行之。”落雁欣赏道,“虚行之是天生的谋略家,还精通内政,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江南能够迅速从乱象中平稳一下,他下了不少功夫,不过这人似乎……”

    “夫人醒来了!”有人稟告道。

    我赶忙朝舱内跑去,孙思邈要用针刺之法把美仙唤醒,这样做很危险,在沉睡的状态下不需要耗费精神,可以坚持的更久些,一旦醒过来就很难说了,不过让她一直睡着也很危险,万一一睡不醒呢?

    船舱内,美仙斜躺在床上,正和孙思邈说着什么,看到我进来才停了下来。

    “不用担心,我早料到今日之事了。”美仙温柔的笑道。

    “夫人刚才所说的办法的确可行,只是没有临床试验过,还不能确定真的有效果,我要在动物身上试验之后才能确定。”孙思邈认真的说道。

    “什么办法?”我追问道。

    “我其实早就见过孙真人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而孙真人已经很老了,我叫他孙爷爷。”美仙回忆道,“我知道孙真人就在洛阳的保安堂里,还到那里去玩过,那个孙爷爷告诉我一个治疗办法,让我一定要记在心里,说以后会用得到,没想到就是为了今日的事情。”

    是啊,二十年前,阿雪和傅采林对决,两败俱伤,美仙说要找孙爷爷给阿雪看病,可那时的孙思邈还很年轻,美仙的这个称呼就有些怪异,当时没觉得什么,现在想起来的确不对劲,我不由得看向了孙思邈,这家伙在时空之中乱跑很危险啊,他没有对幼年的美仙做过什么吧。

    “我想那应该是未来的我,想到治疗夫人的方案后就想要把这个方案告诉以前的我,可我在空间中穿梭是随机的,自己掌控不了,于是就告诉了幼年的夫人。”孙思邈梳理道,“只是这个方案有点冒险,我自己也没有把握,只能权且一试,如果七天之后夫人没事的话,那就说明成功了。”

    “那还等什么?快点啊!”我催促道。

    “我要先在动物身上试试看。”孙思邈坚持道,“你知道,不进行动物实验和临床研究就用在病人身上是违法行为。”

    没想到这个家伙还很为病人着想,我几次问过孙思邈有关过去和未来的问题,他都闭口不言,在大魔王的记忆里,孙思邈也是个神秘的人,他是大魔王御医,也是一个很无耻和猥琐的家伙。

    “你知道,作为一个非主角的穿越者,如果再没有一点神秘感,读者是记不住他的。”孙思邈感歎道。

    “外边有两个人要见你,他们说是你的老朋友,是乘坐小船来的。”落雁疑惑道。

    老朋友?

    我们现在是在渭水上,为了躲避四周的战船,挂出的是商船的旗号,已经很小心翼翼了,谁还能知道我在这艘船上呢?

    在船上的大厅内,我看到了两个正在喝茶的人,说实话我不是一个记性特别好的人,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两个人。

    “还记得俺们不?”其中一个高大汉子高声道,“俺是普家村的大牛啊!”

    啊!记忆的闸门突然打开,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往事,我和素素逃难到了普家村,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然后就遇到了眼前的两位,大牛和二虎。

    “你们怎么出来了?”我欣喜道。

    有朋自远方来,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特别是当年他们对我还是很照顾的。

    “世道纷乱,我们也想出来闯一闯。”二虎微笑道。

    这两人的性格反差很大,大牛鲁莽,二虎内敛,不过都是勇猛果敢之辈,当初李靖都想要招揽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在那里高就。

    “那你们在那里当差呢?”我好奇道,“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条船上的?”

    “在外转了一圈,还没找到正经差事,正想投奔江淮军,只是苦于没有门路,昨日看到这船上之人好像是故人,冒昧前来,还请见谅。”二虎解释道。

    “啊,这个好说,我可以介绍你们到江淮军中去,只要跟着我回洛阳就可以了。”我大包大揽道。

    “如此甚好。”二虎感谢道,“我们在长安听到一个消息,据说这次李唐和江淮军的谈判是一个陷阱,李世民想要借机对付白将军。”

    “哦,消息准确么?”我追问道。

    “千真万确!”二虎确认道。

    在把大牛和二虎安排到舱室之后,我和落雁思考起来。

    “李世民不会如此不顾大局吧?”落雁皱眉道,“此时和江淮军翻脸是给突厥机会,他难道不怕李唐遭受灭顶之灾么?”

    “他和突厥的突利关系不错,或许会有转机也说不定。”我感歎道,“好一个攘外必先安内,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演啊,这可是关系到国家民族气运的谈判,白老大会亲自去谈判么?”

    “是的,地点已经定下了,就在我们和李唐势力的交界处,此刻白将军应该已经带人出发了。”落雁怀疑道,“这两个人可靠么?”

    “我也不知道。”我犹豫道。

    如果大牛和二虎说的是假话,贸然去阻止白老大谈判是不负责任,可如果是真的呢,白老大就会有危险,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她是落雁带来的,负责监听的工作。

    “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落雁急切道。

    “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那女子皱眉道,“那高个说‘我们把消息传到了,为什么系统没有提示给出奖励?’,接着那个矮个说‘可能是他们还在考虑,所以历史还没有改变,当然也可能是即便他们派人去阻拦了,也无法改变历史’,然后那个高个恼火道‘难道还会有变数么?如果真的改变了历史,那可是一大笔积分,够我们在联邦逍遥快活了’,那个矮个就说‘这种机会真的很少,如果不是我们偶然间认识大帝的话还真的没可能,现在就只能看天意了。’”

    “快,快去拦住白老大,让他千万别去谈判!”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大喊道。

    落雁亲自去了,能不能拦下白老大我也没有把握,只能等待着,孙思邈给美仙做了手术,据他所说只要美仙能撑过这七天,就会没事了,可如果撑不过去的话,那就很难预料了,也就是说美仙可能只有七天的时间了。

    我抱着美仙来到甲板上,看着远处的夕阳。

    “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么?”美仙低语道,“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静静的呆在一艘船上,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忘掉一切,随波逐流。”

    “当然记得,如今我们就在船上,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和你一起随波逐流。”我深沉的说道。

    “是啊,这种感觉真好!”美仙满足道。

    我指着远山的斜阳,透过泛着波光的水面,我们的眼里没有那些战船,没有其他的人,只剩下西天的那一片晚霞。

    “美仙,看,夕阳好美!”

    ********

    全剧终,谢谢观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