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切的终结(完)

    作者语:大后期的风骚你不懂啊!

    ——————————————[www]

    「哈──啊、啊、呜…………!」

    樱像是在抑止似地,大声地哭喊着。

    但是,影子不但没有消失,反而不停地增加数量。

    「呜呜呜呜呜……」

    在哭。

    樱在哭。

    并不是因为侵蚀自己的影子带来的痛楚。

    而是无法抑止住自己,对只能被影子操纵的的自己感到无限悔恨地哭泣。

    儘管被刺穿,间桐慎二仍旧勉力地把自己的身体从火柱上脱开,血液从黑色的长矛上流下,一旦接触到了大圣盃的基座,便瞬时蒸发成气体。

    再差一点就烤到蛋了啊你这混球!

    「樱——停一停!」

    还有一百五十单位的魔力量。

    魔术回路燃烧起来。

    只要能够成功……

    断裂。

    因为过度的打开,魔力就像是在豪雨之中那样积蓄着,大空洞里本身浩瀚的魔力,也为间桐慎二的恢复提供了帮助——但那仍然太慢。

    「哥哥……不行了。我……抑止不住。姐姐……明明都已经告诉过我,我输了……我并没有变强。我只是个懦弱、胆小、过份的人。」

    再一步。

    影之枪又再度掠过间桐慎二的脸颊。

    这尼玛只能拚一拚了。

    还有一百单位的魔力量。

    躲避完全没有办法,无论是速度还是魔力都完全跟不上。

    「樱——!」

    像是执意要卖血一样,间桐慎二放弃了逃窜,而是一步步地走向间桐樱。

    「噗——噗——」

    两枚影之矛刺穿了他的双肩。

    没关係,反正左右手都没法感觉了。

    「——!停下来、为什么一直走过来呢,哥哥……如果再继续接近的话,哥哥会被杀的!」

    再一步。

    原先就已经被刺穿的肺叶,再一次经受了两枚攻击。

    还有五十单位。

    「为什么。快逃呀。快点逃跑啊……哥哥,快逃!忘了我的事情就好!因为……因为我一定会死在这里,一个人就能安心死去!我……我不想让自己这种模样,给哥哥看到!」

    ──每前进一步,影子的束缚就越发收紧。

    很明显,间桐慎二的前进,正在带给樱身心上的创伤。

    但那或许也是治疗也说不定。

    「为什么听不进我的忠告呢!?哥哥、哥哥再继续靠近的话,我会无法忍耐下去的。在哥哥杀了我之前,我就会先杀掉哥哥的!」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要带着樱出去,要过上有时两次有时三次的生活,我老早就说过了啊,樱。」

    「──哥哥……你又这么说了。放手吧。我是救不起来的。不、是不能救起来。我啊,不是资格有活下去的人。」

    再一步。

    「呃────」

    咚、影子直接打上间桐慎二的腹部。

    并没有被刺穿,只是打击而已。

    看来,樱终于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来阻止攻击了。

    间桐慎二虽然浑身剧痛外加双手失去知觉,但仍旧感受到了极度的欣喜。

    「看啊,哥哥。我、我就是这种人。事到如今,不但回不了头,这孩子也不会放开我的。而且──如果、回复了的话。我也、杀过许多人了。不管什么人都杀,、爷爷也杀、姐姐也杀,连哥哥也想杀!这种……这种人还有什么指望呢!夺走的东西无法返还。我已经杀了好多人。即使如此、即使如此,哥哥也想让我活下去吗!」

    毫不迟疑地,间桐慎二如此回答。

    「那么,我也想杀爷爷,想杀了樱,我这样的人,又拥有活下去的资格吗?罪愆的所在、罚责的负荷,我是不了解。」

    「啊!」

    影子朝着肩膀与胸口、右脚与腹部刺来。

    霹雳啪啦。

    但是影子并未刺入,而是散成火花四溢。

    魔力的储存已经足够了。

    「可是,我会守护住。我会从所有过问樱的罪行中保护着樱。这是我从一开始就明了的事实,只是在那生活之中被遗忘了而已——但我现在已经将它们重新拾起,而那,就是我的信条。」

    ——————————————

    没有错。

    那是间桐慎二终于明白的事实。

    为何一切都已经崩坏之后,唯独间桐樱还是要从远阪家过继到间桐家。

    又或者与之更加联繫的,为何明明被卫宫切嗣所救的卫宫士郎,居然会被言峰绮礼所救,而成为他的养子。

    因为一切都是他本人,间桐慎二的原因。

    因为他希望如此。

    所以,构筑这个世界的「抑止力」,便给予了他如此的回应。

    因为他想要为自己曾经的罪责开脱,想要以「弥补」而非「消却」的形式来解放自己的负罪感,所以他会选择构筑如此的世界。

    至于ride

    是抑止力为了防止他的暴走而準备的监视。

    或者说浅上籐乃也可以——

    因为他希望在小时候获得魔力,所以他能够有幸遇见苍崎橙子。

    假若不是苍崎橙子,或许也会有其他的大魔术师,引领他间桐慎二进入魔术之门。

    因为他希望追求到远阪凛,所以抑止力扭转了那「卫宫士郎」的存在,让那可能影响到追求远阪凛的大计的少年成为了言峰绮礼的养子,并且与远阪凛的关係完全切断。

    事实上,如果在间桐慎二的潜意识里认为其他的某些人可能对他造成妨害的话,抑止力只怕也会出手扭转如此的局面。

    这样的改变,甚至是在现在仍然在进行。

    这是由于意识而建设起来的,逐渐完整的世界,所有的影响次第进行,因而能够拥有连续的让人惊讶的异变。

    伴随着这样的异变,圣盃战争像是崩坏了一般地出现了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英灵,或许是由于本身这个「虚拟」之世界的建设完成,从而引发了平行世界的共鸣也不一定。

    紧接着,用以召唤那些异世界英灵的圣遗物被「製造」在这个世界上。

    从而诞生了这样的一次让人惊异的圣盃战争。

    回到最关键的一点。

    为何他既期待着救助到樱,却又会发生樱过继到间桐家的事情,又会发生樱被间桐髒砚凌辱调

    \教,改造成圣盃的桥段呢。

    因为——那也是他所期待的事情。

    没有零落到尘泥的痛苦,就无法引发他对于「救赎」的快乐。

    像是为了「救赎」这样一个动作而做出的选择那样,因为仪式化的理念,间桐樱不得不仍然接受着命运的安排,被过继到了间桐家。

    「因为啊,只有樱,才能救赎我——这种,『万错之源』呀。」

    说着,间桐慎二的手放在了间桐樱的胸口,伴随着「哗啦」一声,间桐樱身上的黑色衣裳,就又被(作者语:为什么要说『又』)撕碎开来,扔在地上,露出让人垂涎欲滴的身段。

    「所以,会有点疼,请你忍受一下……」

    然后,像是要置樱与于死地一样,手上微微一用力,便刺穿了樱的胸膛,直接地触及了樱的心脏。

    ——————————————

    最后的一发「律令·死亡」,不能有哪怕一点半点的迟疑。

    必须要命中目标,而且为了尽量增加成功率,间桐慎二选择的是——

    「来吧,『安哥拉曼纽』,你不是说我也是合适的『圣盃基座』吗?」

    算準了间桐樱那软弱的性格不能被「安哥拉曼纽」看中,间桐慎二一手插进间桐樱的心脏,另一只手则是微微用力,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如果不能趁着机会结束的话。

    血液首先就会流乾,到时候,名为「间桐慎二」的躯体,就绝无办法再进行进一步的攻击了。

    【竟然主动要求我的寄宿,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间桐慎二!】

    魔力的传递同时也将「安哥拉曼纽」的疑惑传递给间桐慎二。

    「因为啊,我渴望拥有神一样的力量。」

    才怪。

    「樱那样的弱者,拥有力量反而是折磨。」

    这倒是实话。

    「所以说,与其选择让她摇曳不定地错失机会,不如让我来主动承担如此的重任。」

    呵呵厚。

    【你可真是能开玩笑,樱的体质如此超群,你又如何比得上,而且你又没有承担『圣盃』的经验,假若直接进驻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就会立刻被恶念吞噬乾净,就连**也是一样。】

    「那……可不一定呢。」

    间桐慎二笑嘻嘻地说道。

    「需要考虑的,无非也就是……」

    ——————————————

    从昏迷当中醒来,浑身仍旧无法动弹。

    魔力的暴走实在是太过可怕,就算是师傅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治疗完毕,所以她才会如此切切地叮嘱我,一定要小心供应魔力的吧。

    可是,面对那样的情况,我又怎么能够视而不见呢。

    「籐乃?籐乃!」

    突然感知到了我的甦醒,ride

    欣喜若狂地把我抱在怀里。

    带着香味的髮丝拂过我的鼻端,让我好一阵目眩神迷。

    「ride

    ……」

    她那温暖的拥抱像是能解除一切痛苦一般,就算是在如此的情况下,也能万分地让人心安。

    但是,一个人的身影倏忽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对了,ride

    ,间桐先生呢,他在哪里?」

    「籐乃!」

    像是在训斥着我一般,ride

    头一次这样地生气。

    「像间桐慎二那种人渣,你究竟是为什么要为他做到这一步?难道你现在受的苦楚还不够吗?你又不需要圣盃的力量,仅仅单纯地以『帮忙』的等级来看,你如今所承担的早已经超出了要求,更多的付出既无理由也无必要,我无法理解你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又气又急地,ride

    一反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让我也吓了一大跳。

    对我吼完以后,ride

    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一般,重又抱住了我。

    「对不起,籐乃,我不应该对你这样的……可是啊,你再多付出多少,间桐慎二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应。适合你的人或许很多,但绝对不会是这个家伙。」

    ride

    像是为了说服自己一般,喃喃地低语。

    呼啸的热风从远处的洞穴激荡而出。

    我没有办法坐视如此的情形继续。

    所以,我只好温柔地将她推开——光那一个动作就让我的浑身伤痛难忍。

    「嗯,我答应你,ride

    ,我不会以自己的性命去冒险的,可是……」

    看着她带着眼镜的双瞳,我知道自己的瞳孔和她一样是不同于凡人的结构——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不,因为那许许多多相似之处,她才会被我召唤出来,哪怕是召唤的阵法都没有布置——便成为了我的英灵吧。

    「那样的话,就要麻烦你了呢,ride。」

    一只手轻轻地拉开自己的胸口的衣服。(作者语:求百合!)

    或许是为了证明我的令咒与他人不同之处,我的令咒是刻画在此处的。

    而且,幸亏令咒在此地,不需要经过腹部弹孔附近的伤口,所以我也能稍微轻鬆一些地提供令咒所需要的魔力。

    「我的se

    vant,我浅上籐乃以令咒发出号令。」

    这是第一个令咒。

    「ride

    ,你一定要救下间桐先生。」

    这并不是强制,只是理所当然的判断。所以,发出号令之后。我的心情非常地轻鬆,可以感受得到第一道发挥魔力之后缓缓消失。

    「再次以令咒发出号令——ride

    ,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第二道令咒也消失了,我并未因为胸口的闪光而感到一丝痛心,相反,那是冲破了一切迷惘之后毫无犹豫的抉择。

    「第三枚令咒……」

    我沉吟着,然后微笑着说道。

    「ride

    ,如果需要的话,请一定通知我,可以吗?」

    「这不是令咒,仅仅是请求而已。」

    ride

    接受了两枚令咒,然后用她的双眼直盯着我又看了好一会儿,便那样站起来,她高挑的身材令人羡慕,紫色的头髮顺滑无比,即便在微光的环境下,仍旧满是动人的身姿。她将我放在墙边有发光苔藓照亮的位置,然后向前走去,没走出几步,便回过来对我点了点头。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籐乃。」

    ——————————————

    「怎样,我说的对不对。『安哥拉曼纽』啊,你要知道,人之资质天差地别,只有我这样的人,才是保管圣盃的最佳人选,也只有我,才能吐出合适的污泥。」

    把那些成为「圣盃」的体验传递出去,数亿条害虫在蠢动的感觉,像在为了寻找出口而在互相拥挤一般,如同视觉化的诅咒。那种数量的诅咒,单是看着就足以让人一阵恶寒了吧。

    【哼,居然会有这样的体验,你的来头究竟是什么,我可真有些好奇了呢。间桐慎二……】

    「废话少说,倘若你不愿的话我也不强求,反正我的攻击也照样可以进行,大不了你死我死大家同归于尽,你就算再怎么皮糙肉厚,也经不住连续第三次的攻击吧,安哥拉曼纽!」

    间桐慎二的威胁嚣张无比。

    【哈哈,应该夸奖你的大胆还是无知,竟然想与我抗衡,那么就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似乎确实是在樱的体内遭受到了极强的抵抗,哪怕是「此世一切之恶」这样让人恐惧的存在,都有些受不了少女所产生的强大的意志力,然后那黑暗的墨汁瞬间染黑了间桐慎二的手指,手臂,直到半边身子,眨眼的功夫,便把间桐慎二的半边身体——完全地涂成了黑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同样的让人作呕的触觉。

    以及可以破灭掉一切的异物感。

    倘若稍不注意,就会完完全全灭亡的关口。

    【怎样,间桐慎二,你还能忍受得了吗?没关係,既然你这样主动,推脱也不是我的风格啊——那么,接下来,该选择去杀谁呢,间桐樱……如何?】

    伴随着那声音的蛊惑,间桐慎二不受控制地,抬起手来。

    因为间桐慎二抽取掉了「此世一切之恶」,所以间桐樱与「大圣盃」的联繫也趋近于无,陡然间消失了魔力的供给,那虚脱感令她不受控制地扑倒,扑倒在了间桐慎二的肩上。

    「啊——哥哥……你……」

    就算是间桐樱本人,也已经明白了间桐慎二的选择。

    为了要拯救她,所以间桐慎二选择了以自身吸收「此世一切之恶」……

    一瞬间,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砰……」

    被间桐慎二击中后脑勺,间桐樱眨眼的功夫就晕了过去。

    【怎么,还想用怎样的手段虐杀间桐樱吗?】

    无数的凄惨怒号,侵蚀着间桐慎二的大脑,令他心烦意乱。

    「不不不,安哥拉曼纽,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什么?】

    「你已经……死了。」

    像是宣告一般的,间桐慎二把插着自己心脏的手指勉力一探,紧接着像是触碰到了什么。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的话,就请让我永远不要醒来吧!」

    这是间桐慎二最后的心声。

    「律令·死亡!」

    这是最近的距离的探明,从本体,到构成,到位置,到成分。

    倘若继续进攻「大圣盃」,那么「律令·死亡」所能造成的伤害,未必能够击破「大圣盃」的胎盘所有的防御——

    然而,对自己的使用,则有些不同了。

    当一切完全探明之时,就算是可以吞噬掉整个世界的恶念,也都可以在眨眼的工夫里——

    被灭杀掉啊口桀口桀!

    没有光辉,只有纯粹的力量的波纹。

    然后,之前的那些魔力的波动,便纷纷地进入了终结。

    因为战斗已经停止。

    那战斗,只是在间桐慎二的体内展开的,所以何时结束,从外界的观察也无从得知。

    他就这样,像是一尊雕像一般地站立着。

    或许,即将迈入的会是彻底的沉眠吧……

    ——————————————

    作者语:还有两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