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第一百九十一章 遇刺

    这座行宫修建的时间并不长,但因为康熙经常在这里临时休息,所以倒是比一路上住过的其余行宫要精緻上几分。康熙带着小七和孩子们在园子里转啊转的,一路上倒也观看了几处景致。

    小七一直温婉的笑听着康熙和孩子们的对话,虽然并未言语一声,但手中却紧紧握着安颖的小手,不让这个多动的孩子离开她半步。

    这个动作果然有用,就在一行人走到林荫中的亭子内準备休息一会的时候,四周茂密的树林中突然闯出一大群身着黑衣的持刀人来。小七当机立断的手一伸就把安颖抱在了怀中,紧接着就望向胤礽的方向。

    只见胤礽此时正护在康熙的身边,几乎大半个身子挡住了康熙和那群黑衣人的视线,同样的,也把自己暴露在黑衣人眼前。

    还好侍卫们反应快,一边大叫着『抓刺客』一边团团的围在康熙和阿哥们的身旁,康熙满是沉着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怒意,紧盯着那群拚死向里沖的刺客。

    小七此时同样在保护圈内,她的表情同样沉着,一边紧紧护着女儿,一边小心的注意着康熙。黑衣人很多,虽然功夫上比不过大内侍卫,但拼着人多还是渐渐地佔了上风。而此时此地除了侍卫之外,只有身为主子的皇帝皇后和阿哥们,剩下的都是不顶用的宫女太监。

    救援的侍卫肯定是被缠上了,只听远处的厮杀声就可见一斑。康熙本就是果决的人,知道此时只能多守一刻是一刻,只要挺到护驾的侍卫们赶来,这些刺客就在劫难逃了。

    「皇阿玛,儿臣上去帮忙。」就在形势越发不乐观的时候,处于保护圈的大阿哥胤禔突然开口说道。

    康熙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行刺的人虽然多,但身手却并不十分高,以胤禔的功夫并不会受致命的伤,再说周围还有侍卫们护着。

    有一就有二,在康熙和小七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阿哥们几乎全都出手了,就连胤礽都下场砍翻了一个冲进包围圈的刺客。小七的小脸煞白,但还能保持住沉着的表情。至于她怀中被吓坏的安颖,已经小声呜咽起来了。

    眼看着康熙身边护驾的人不多,刺客们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道:「狗皇帝没人护着啦,兄弟们併肩子上啊!」

    喊着口号往里沖的仁兄最后被康熙身边贴身站着的小太监给一刀了结了,小七就站在康熙的身后,自然看到这位小太监鼓鼓的太阳穴还有锐利的眼神。

    话说,这不是太监是吧?

    康熙见小七紧盯着小太监看,不由低声解释道:「这是皇阿玛当年给我留的暗卫,若不是这次遇到行刺,也许他会一直隐藏下去。」解释一番后,康熙牵起小七的手看着下面砍人的画面,突然开口说道:「好在保成的身份并未暴露,不然他就危险了。」

    这会胤礽正一人对付着两名刺客,看他游刃有余的样子显然并不危险。小七又向其余的阿哥们看去,只见他们也同样如此,就连最小的八阿哥都能独斗两名刺客而不落下风。

    就在小七注意着场中形势的时候,突然三名刺客联手刺死了一名侍卫后,冲着康熙的方向跑了过来。康熙忙鬆开小七的手把她推给后面的宫女太监们,自己则抽出腰间的宝剑挺身而立。

    「狗皇帝,纳命来!」刺客大吼一声冲着康熙所站的地方扑了过来,可惜他这一刀却没能对上康熙的宝剑,因为中途就被暗卫给挡住了。暗卫的身手很高,但这三人显然也不低。只凭暗卫一人只能拦下两人罢了,剩下的一个却不得不交给了康熙。

    康熙本就精于骑射武功,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但空有上好的身手而不用也憋屈不是。再说前面有儿子们挺身而出,后面还有女人和孩子需要保护,康熙出手的慾望只能更加强烈。

    刀剑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康熙以快打快的跟着刺客对了十多招却没落下风,但此时一直注意他的情况的阿哥们却纷纷开口叫道:「皇阿玛小心。」

    康熙下意识一个闪避,只觉得右手臂一阵刺痛,他扭头看去就见手臂上被划了一个两寸长的口子,康熙甩了甩胳膊,只觉得伤口处一阵麻痒,他沉下心望了过去,就见原本该血红的伤口处诡异的泛着黑色,明显是中毒的症状。

    「那刀有毒!」康熙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就昏倒在地,徒留下一帮看见康熙受伤昏倒而惊怒的人们。

    而此时小七正捏着袖子掩盖住指上的戒指,让刚刚出来喷过毒的青蛇回到戒指中去,青蛇属于天地灵物,它的毒只有它自己能解,就是找再多的太医前来也是没用,小七对这点知之甚深。

    的确,这一切都是小七计划的,包括寻找反清复明的组织代表朱三太子,还有告知对方康熙的行程和周围侍卫们的部属。她在暗地里给对方提供了康熙的信息,要的只是对方明目张胆的行刺而已。若是没人行刺,康熙就不会受伤,康熙不受伤就没法下毒,没法下毒的话她就要继续憋屈的在宫里生活着。

    小七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对方讲两句大是大非就想让小七撇过以往受到的伤害,那是白日做梦。更何况康熙根本连解释都半点没有,完完全全一副封建帝王的样子,宠你你就接着,不宠了你也受着。

    若小七是原身赫捨里芳华也许就只能忍着了,可她不是,她的灵魂属于小七,小七不知道搁在别的现代人身上会如何做,是委曲求全还是用真情打动人心。不管别人怎样,在小七身上都行不通。她快被身份上的压抑给憋屈死了。

    若不是皇权的身份撑着,小七犯得着对康熙处处小心生怕惹怒他么?若不是皇帝撑腰,那些什么王氏陈氏的又哪有胆量在她眼前晃悠着找茬呢?若不是为了他屁股底下那张椅子坐的稳当,康熙也不会对小七的态度发生改变,甚至连疼爱了十多年的儿子都忌讳起来。

    哼!小七微低着头,心想既然一切都是因为那把椅子,那她就亲自出手把他从椅子上拉下来好了。

    「皇阿玛,皇阿玛(皇上)……」康熙的昏倒让周围一下子陷入了混乱,好在这时护驾的侍卫们也赶来了,小七紧紧搂着安颖来到康熙身边,面带惊慌的问道:「皇上怎样了?怎么还不醒?」

    正给康熙诊脉的太医满头大汗的跪地说道:「稟皇后娘娘,皇上这是中毒而陷入的昏迷,微臣才疏学浅,不知皇上中的是何种毒药?实在无从下手医治。」

    「这群该死的反贼竟然在刀上淬毒!」胤禔阴沉着脸说道。

    胤礽却蓦地起身命令道:「刚刚伤到皇阿玛的刺客呢?」

    一旁赶来护驾的侍卫首领苦着脸上前答道:「回太子爷的话,那人已被大家伙给乱刀砍死了。」就那人伤到了万岁爷,他们做侍卫的就得跟着背黑锅,能不拿他撒气么?乱刀砍死都是轻的。

    胤礽的脸黑了,那人死了他就没法子问解药的事,带来的太医还不顶事,连个毒都解不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康熙的毒,胤礽想了想命令道:「按个查问那些刺客,主要问明白那刀上到底淬了什么毒。有消息速来回报。」

    「庶!」侍卫们带着活捉的刺客先下去了。

    等胤礽再回过头时,就见到一名太监正为自家皇阿玛吸1毒,一口口黑血吐出以后,康熙的情况也乐观了不少,最起码胳膊上的伤已经流出红色的血来了。

    周围的众人见状皆鬆了口气,小七打赏了吸1毒的太监后,看着康熙上了御辇返回房间。本以为余毒已清,太医小心的为康熙包扎好伤口以后,就赶到外殿守着去了。至于小七和阿哥们谁都没开口说离开,都等着康熙睁眼的那一刻。

    可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康熙却一点清醒的意思都没有。

    太医每天都被威胁着诛九族,可他就是弄不醒康熙。胤礽的鬍子茬都长出来了,生擒的刺客享受了好几番逼供的乐趣,可伤到康熙的那位已经死了,用的是什么毒解药在哪,除了那个死人谁都不知。

    众人急得不行,最后还是小七拍板决定直接回宫。康熙都这样了还会什么盟,在这草原边养病不如回宫休养,好歹宫里面上好的灵丹妙药是数不胜数的。

    「皇额娘,皇阿玛能醒过来么?」回程的路上,安颖窝在小七怀中沉着声问道。

    小七拿着茶杯的手一顿,然后才说道:「会醒的,你皇阿玛寿命长的很,比咱们都长。」

    安颖闷闷的点了点头,换了个姿势继续窝在小七怀中。

    回去的一路上速度很快,等到了宫门口时却见太后带着一帮嫔妃们等在那里。小七下了凤辇后上前几步,福身哽咽道:「皇额娘恕罪,臣妾没能照看好皇上。」

    太后毕竟不是康熙的生母,再一个若是康熙这关挺不过去的话,下一任皇帝非胤礽这个太子莫属,到时候她想在后1宫里舒舒服服的过日子,还要多仰仗小七胤礽这对母子。所以虽然心里不愉,但太后还是拍了拍小七的手安抚道:「这事怪不得你,谁能想到在自家行宫里会遇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