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No.004 学习生活

    说实话,在忍者学院里的生活实在是很枯燥的,各种各样的理论知识没完没了,这让鸣人想起了上一世的应试教育,这样培养出来的还能成为优秀的忍者吗?鸣人深表怀疑。不过鸣人并没有因为学习内容的枯燥而有所懈怠,反而学的加倍认真,因为每一个优秀的忍者必备的就是扎实的基础。

    学习的日子很乏味而平淡,就在鸣人入学的三个月后,木叶村发生了一件大事,曾经强盛一时的宇智波一族被灭族了,而犯人就是宇智波鼬,全族上下就剩下宇智波佐助一个人了,为此,鸣人有两个星期没看见佐助来上课,再见到他来上课的时候,鸣人发现他比以前更冷酷了,这不是装的,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冷。鸣人知道,那是因为仇恨。每天放学,鸣人和佐助一样坐在学校的鞦韆上,看着那些被家长接送兴高采烈的同学,感到深深的孤独。远远地对视一眼,两人扭头向两个方向走去,背影相对,渐渐远去.

    鸣人不知道佐助心里是如何想的,但是鸣人知道自己很同情他。自那以后,佐助变得更加刻苦,更加努力的学习。因为他要变强,他要获得复仇的力量;而鸣人这个成绩和他一样是班里拔尖的人,则成了他理所当然的竞争对手。

    时间便在两人互相竞争中悄悄流逝,一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鸣人也已经十一岁了。这五年里,鸣人的成绩一直都是全年级第一,通过自己不停的努力修炼,鸣人已经可以十二分熟练的运用查克拉了,爬树踩水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之前的那种查克拉不稳定的情况也没有再出现,后来鸣人知道那是九尾的原因,自从那次谈话之后,九尾就收敛了自己的查克拉,从而减少了对鸣人的影响,看来鸣人和九尾的交谈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三年里,鸣人一直注重于提升整体实力,因为对于查克拉的操控已经可以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使得鸣人学起忍术如鱼得水,几乎所有的忍术到他手里不用半天就可以完全掌握。他也因此被伊鲁卡称为学校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天才。但鸣人却不以此为喜,毕竟忍者学校里教的都是十分低级的忍术,掌握这些基础的东西根本不值得夸耀。得力于平时的锻炼,鸣人在体术方面也是一样出类拔萃,加上可以使用查克拉来提升,鸣人的体术虽然比不上开了三门的小李那样变态,但也逊色不了多少。鸣人现在唯一的短板就是幻术了,这不是说他在这方面没有天赋,超乎常人的精神力和查克拉控制力让鸣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只是在忍者学校里是不会教学生学习幻术的,因为这种高等级的东西不是一群小孩子可以掌握的。

    叮铃铃…

    「好,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下午是手里剑练习课程,记得不要迟到。「伊鲁卡听到铃声,做完总结后拿起讲桌上的教材走了出去。

    「哇!终于下课了,我都快无聊死了。汪汪。」一下课,牙大感解脱的直伸懒腰,他头上的赤丸也随声附和。

    「啊~困死了,我回去睡觉了,走吧丁次。」鹿丸打着哈欠,拍拍身边的小胖子。

    「好啊,我要回家吃饭,肚子好饿。」丁次摸了摸自己浑圆的肚子跟在鹿丸的后面走出了教室。

    「鸣人君再再见」坐在鸣人旁边的雏田跟鸣人道别。鸣人看着她笑着说:「嗯,再见。」雏田见了立刻红着脸走了。自从上一次雏田让几个坏小子欺负被鸣人救了以后,她在鸣人面前就越发的羞涩了。

    「雏田真是可爱啊…」鸣人想着心里突然一愣,「难道说自己喜欢上她了吗?这…」

    「哼!」一声冷哼打断了鸣人的思绪,鸣人扭头看去,佐助这个家伙正站在旁边一脸不爽的盯着他。这家伙每次都这样,一见到鸣人都是冷哼一声,不是不屑,而是不服。身为宇智波一族的遗孤,又身背着被灭族的血海深仇,佐助无时无刻不在努力提升实力,但他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鸣人。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确有很多地方不如鸣人,但他不想承认,因为那样就相当于否决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

    鸣人有些无语,嘴上也轻哼一声算是回应,起身走出了教室

    下午,鸣人準时到校开始上课。伊鲁卡带着所有学生来到学校内的练习场地开始讲解。之后,伊鲁卡拿出五枚手里剑为大家演示了一遍:笃笃笃笃笃!连续五声轻响,五枚手里剑全部命中木柱上的标记。「好了,演示就到这里,下面你们自己练习,两个小时后测试大家的练习成果。现在解散。」

    随着伊鲁卡一声解散,所有人都找到一根木柱子开始自己练习。鸣人看了看练习的众人,转身走到场地边缘,练习了一下,目标全中,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简单了。鸣人收回手里剑,走到场边坐下,闭目练习自己的查克拉。因为鸣人知道九尾的查克拉是一把双刃剑,不是说用就用的,所以鸣人平时没事的时候一直在修炼查克并加以储存,现在他的查克拉已经达到了精英中忍的总量。

    鸣人正在这闭目修炼查克拉,那边练习的佐助却很不服气的瞪着鸣人,刚才他看见鸣人练习了一次就全部中靶,而他有一枚却稍微偏离了目标。

    「可恶!」佐助暗骂一声,转身继续练习。

    很快,时间到了,伊鲁卡带着一本记分册来到练习场地,看到鸣人在那里闲坐,开口训道:「鸣人!不是叫你练习吗!你怎么在这里偷懒!」鸣人站起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伊鲁卡老师,练习我都做完了,所以呵呵。」

    伊鲁卡知道鸣人平时很用功,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告诫他要踏踏实实的学习,鸣人自然是虚心受教了。

    「好了,大家集合,现在开始测试。」伊鲁卡高声喊着集合,「第一个,犬冢牙。」

    牙应了一声,跑上前去,将手里剑扔向了木柱。

    「嗯,不错,命中三个。下一个,奈良鹿丸。」

    「麻烦死了」鹿丸嘴上抱怨,但手上却不慢命中了四个,看样子有些本事。

    众人一个一个的上去,大部分都只是命中三个,有一些只能命中两个,命中四个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鹿丸,另一个是志乃。

    「下一个,宇智波佐助。」

    佐助闻声走出队伍,站在了白线后头。身后的响起了一片女生的加油声。佐助充耳不闻,一翻手腕扔出一枚手里剑,回手再扔一枚,左右手连续挥动,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五枚手里剑伴随着五声轻响,全部命中目标。

    「哇!佐助好帅呀!」以小樱和井野为首的花癡女生团高声尖叫着。

    「很好,佐助,你是满分。下一个,漩涡鸣人。」

    鸣人在寂静无声中走上前去,右手甩出一道残影,五枚手里剑一同飞出,笃!五枚手里剑同时命中目标,连声音都出奇的一致。全场还是安静的很,不过这次是被震撼到了。鸣人慢吞吞的走回队列,不以为意。看着鸣人的背影,佐助握紧了拳头:「可恶!」

    「鸣人,满分!做得好。」伊鲁卡回过神来,笑着对鸣人说道。看来他对鸣人的表现很满意。这几年的相处,伊鲁卡对鸣人就像是对一个弟弟一样关心,心里的疙瘩也早就已经解开了。

    「呵呵。」鸣人也还以微笑。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解散吧。」伊鲁卡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了。

    鸣人也準备离开,刚抬脚就听见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鸣人。」他转过身,发现是佐助。

    「什么事?」

    感受到鸣人冷淡的语气,佐助恼火了。

    「和我打一场!」佐助的语气明显带有怒火,鸣人知道他生气了。

    转过身,鸣人抬眼看着他,依旧冷言道:「好,我跟你打!」

    本来要离开的众人看到鸣人和佐助站在那里对峙,一个个停下脚步,围了过来。「喂喂,怎么回事?」「鸣人和佐助好像要打架。」「他们怎么了,为什么要打架?」议论声此起彼伏。而鸣人和佐助静静站着,眼神在空中激烈的交锋。

    对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