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番外十年

    无弹窗小说网,万名书迷同时在线看到亲们说雪熏结尾太匆忙了!所以雪熏又码了一章希望可以给大家做一个交代!!

    另外希望大家支持雪熏的新文《大清小姐》,重生而来,且看我护儿,护女,护夫,过自己的小日子!

    ……

    若曦重生的第十个年头,越接近着若曦前世的死忌,她的心就越是不安惶恐。

    为此她特意要求丈夫在那一天陪她回兰家小住。

    黑衣人的身份在她心里换恆了十年,整整十年,她以为再上次六皇子派人打探消息的时候,她已经可以放下,可是事实却是越接近这一天,她越是不得安稳。

    月色撩人,昏暗的夜晚,寂静无声,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依旧稀疏。虽然曾经的小院不再向以前一样破旧不堪,早已经被修整如新。可是在今日的这样的情况之下,若曦的脑海中,却不断的回放着多年前的一幕。

    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无助,仓皇无措。心哀莫大于死恐怕就是自己那会儿最大的写照。

    如果不是黑衣人的出现,她想也许自己也活不了多久。

    「怎么了?冷吗?」瑾瑜拥着妻子,关切的替她拉好披在身上的斗篷!

    虽然他不太明白,妻子大半夜不睡觉,硬拉着他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不过既然是妻子想要的,他都无条件的支持!

    只不过更深夜重,他比较担心妻子的身体吃不吃的消。妻子自从生过小女儿璇儿之后,身体似乎一直都没有恢复,他可不希望妻子的身体有个什么闪失,要不然后半辈子谁陪自己?

    「没事!不冷!」若曦握了下丈夫的手,摇了摇头,手心的冰凉让瑾瑜微微皱了皱眉头。

    「要不然我们进屋去吧?我让人沖杯参茶给你,暖暖胃!」瑾瑜眼睛闪了闪道。

    妻子的样子似乎在等什么,不过想来屋里还是屋外应该不是那么重要的吧?

    若曦想了想点了点头,扶着丈夫的手,进了屋。

    她只是想知道,黑衣人会不会来而已,至于其他的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的。

    夜越来越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似乎传来些许的声音。

    「醒醒,曦儿,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瑾瑜也不知不觉的迷上了眼睛,只不过灵感敏锐的他再外面一有动静的时候便醒了过来。

    等瑾瑜牵着妻子的手走出门外的时候,赫然门外看见了两个黑衣人的影子。

    瑾瑜深深的望了妻子一眼,心里带了几分的了然。

    「两位既然来了,不如一同进来喝杯茶如何?想来我们夫妻两个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吧?」瑾瑜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院子里那两个黑衣人,不用问,他已经看出来是谁了!那样的身材,那样的打扮,身处高位多年的他如果这点眼力劲都没有,那乾脆回家吃自己吧!

    「呵呵!那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道堂兄意下如何?」虞谦见自己这样打扮还是一下被好友拆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扯下面上的黑巾,潇洒的走了过来。

    而另一边的六皇子则一脸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两男一女,心里极为的气闷。

    自己也只不过不信邪,所以来砰砰运气而已想要探探那个女人的故居而已,说不定能有所发现,谁承想,人家竟然等着自己呢!

    身为皇子的他可丢不起这个人,罢了!被人发现倒不如大大方方的。

    「本王又不是见不得人,既然李慕候夫妇有请,本王又怎么能不卖这个面子!」六皇子虽然心里恨的要死,不过还是强撑着露出笑容,也同样的扯下面上的巾子。

    「呵呵!本王没想到晚上出来溜一圈,竟然还能碰到你们!我们倒是蛮有缘的啊!」六皇子扯了扯嘴牵强的道。

    这个理由!再坐的几个人都扯了扯嘴,狗屁!大半夜穿夜行衣出来溜一圈,谁信啊!

    若曦低着头瞇了瞇眼睛,此刻,她心里的所有怀疑都可以释疑,原来这就是答案吗?

    前世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对于身处高位的六皇子来说,杀就杀了!而如今的自己,因为身世背景不同,还有强有力的丈夫,所以,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就是答案了吗?呵呵!……若曦虽然心里很想要报身死之仇,可是看到六皇子她也知道,这辈子自己还是不要妄想了!皇子皇孙啊!不管他是不是能够继承皇位,那都不是自己可以动的!

    至于虞谦,看着他那样子,现在想来,自己当初觉得亲切的来源,怕也是因为曾经的第一面,这个男人还是想要阻止六皇子滥杀无辜的吧!

    人啊!冥冥之中总是有些定数的!

    此事发生之后,六皇子和李慕候府的关係更加的紧张了。

    两个月之后,皇上驾崩举国哀丧,皇上驾崩前懿旨传位于四皇子,成年的皇子皆要求在丧礼完毕之后,即刻启程回封地。儘管有个别皇子心里不服,却也只能遵守懿诏。

    四皇子上位便下诏了一系列的人事变迁,所有拥立他的大臣们都跟着水涨船高。

    半年后,一场动乱席捲了汉朝大地。

    李慕候作为名将,带领属下部将出京遇敌,于此同时,一封举报信奏请新皇,竟然是朝中与叛军有所牵连的官员名单。

    上面赫赫的大字上写着一个瑾瑜和若曦都很熟悉的人名,李铭杰。

    新皇立时下令逮捕李家众人,且和李家关係密切的人家都被皇上下令包围了起来。

    而李慕候府也在被包围起来的人家之列,不管是李慕候府,还是已经分家出去的三房,四房,都有在其列。

    看着一家大小,若曦一咬牙,从箱底身处,找出了当年太后送自己的保命符。

    太后去世之前,曾经唤她进宫,亲口叮嘱她,这块玉珮相当于免死牌,只要不是诛九族的大罪,都可以赦免。

    若曦拿起装玉珮的盒子,眼神坚定!

    「娘,这个家就交给您了!为了家里的大大小小,儿媳不得不去试试,现如今侯爷他在外征战,儿媳不能让李家上上下下被人这么折辱!我李家世代效忠皇上,征战沙场,我不能让人污了已逝的爷爷和公公,还有侯爷的威名!李家容不得人肆意污蔑!」若曦一身一品诰命夫人的穿着,眼神中带着几许倔强的道。

    「曦儿,都是娘无能,娘做不了什么!……」齐氏搂着几个幼小的孙子孙女,泪眼朦胧。

    李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就因为公公和丈夫不在了,儿子又远在外面作战,以为李家没个男人撑着,就可以这样抹杀他们一家?

    她心里真的又恨又怨,可是除了这些她还能做什么?难道要看着自家被人泼髒水,看着别人牵连到自己的儿子?

    「娘,什么都别说,儿媳相信我们家会没事的!当今皇上只是被人蒙蔽了双眼而已!我们李家如何,世人皆知!」若曦挺直了胸膛朗朗的道。

    「干什么?」若曦一身诰命由着丫鬟陪着出了侯府,便被门口守着的士兵拦了下来。

    「我乃李慕候夫人,先皇亲封的一品诰命,麻烦几位替本夫人通传下这里的大人,本夫人要面见皇上!」被人拦下本就在若曦的意料之中,她并不慌张,镇定的道。

    「夫人,您还是回去吧!皇上有令李慕候府谁都不能出来!您就别让小的为难了!」那几个守卫的士兵心里不忍的劝解道。

    大人严令他们不许放里面任何一个人出来,违令者是要被斩首的。更何况眼前的侯爷夫人,这不是为难他们吗?

    李慕候是大英雄,不可能叛国,这谁都清楚,可是这不是他们说了算不是?

    「几位放心,本夫人只是要你们大人帮我传个话而已!不会为难你们的!」若曦见士兵对自己客气,也不禁放软了语调道。

    「哎呀!大头,你就别拦事到身上了,到时候大人怪罪下来,我们可都吃不消,夫人您还是回去吧!我们兄弟真的无能为力!」另外一个士兵有些不耐烦的道。

    「放肆,本夫人有已故太皇太后亲赐免死玉珮一枚,本夫人要亲自面圣为我李家申冤!你们谁敢拦我?损坏太后遗物的罪名,你们可担待的起?……」若曦眼见软的不行,只得强硬起来。

    见不到皇上,她就是有太后钦赐的免死玉珮也没用,她必须要和皇上亲辩才行,要不然她们李家岂不就是别人案板上的肉,随意人怎么切?

    只要自己能拖住时间,等丈夫归来,不见皇上,谁知道还会有谁往李家泼髒水?

    若曦拿出身为侯爷夫人,一品诰命的威严,厉声的呵斥道。

    旁边几个士兵一见,果然被震喝住了,立时便有人去请负责的大人。

    半个时辰以后,若曦已经站在了御书房。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这一次,她心里比上次更加的忐忑。李家上下几百口,都在她一人的手中,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凭着太后的一枚免死玉珮救李家上百口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丈夫归来。

    「下跪可是李慕候夫人?听说你以太皇太后钦赐的免死玉珮要挟要面君,亲辩?……朕倒是想知道,你要和朕说些什么?」一身明黄的圣上,带着几分饶有兴致,看着下首的若曦。

    「回皇上的话,是臣妾!」若曦俯首跪拜。

    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