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 收藏安意如作品集

恋三重奏 结束曲: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下)

    樱泽家罗马别墅的后花园内,白石和烟花的婚宴正在进行着。一场豪华而热闹非凡的宴会,几乎网络了当今各界的知名人士——网坛新锐,政界新秀,商业精英。当年的青涩少年个个俨然成长为震惊四方的翩翩佳公子。一方小小的喜宴,一时之间成为当今日本的一个缩影,或许正是一个全新时代的悄然序幕,依如当年他们在网球场上刮起的那阵旋风……

    宴会採用的是自助形式,所有来宾都在自由得边谈边随意享受着美食。两位新人也如花蝴蝶一般穿梭在人群中。

    「迹部,东皇姐呢?怎么没来?」若叶看到身边只有桦帝的迹部好奇得问道。

    「小夜她身体有点不舒服,需要休息,所以没来。」迹部淡淡得说道。

    「吶,东皇姐生病了?要不要紧呀?」若叶关心的问道。

    「其实不是什么病了,」侑士吐槽道。

    「呃?那是怎么了?」若叶问道。

    「呵呵,那是咱们女王大人惹下的祸哟!」侑士玩味得看着迹部那微微有些不自然的表情,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喂,男公关你是不是欺负东皇姐姐了?」若叶冷冷得问道。

    「不算是欺负了,只不过是在你的东皇姐姐肚子里留下了个小女王而已。」侑士眉眼带笑得说道。

    「东皇姐怀孕了?」若叶兴奋得说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当然没有什么了,只不过,这是第二胎而已。」侑士风清云淡得说道。

    「哇噢,我这么长时间不在日本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呀!真不愧是女王呀,还真是高产哟!」若叶玩味笑着,拍拍迹部的肩膀走开。

    「,景!」侑士轻笑着转身离开,徒留下额角不停跳线的某女王抓狂中……

    「谦也,好久不见了。」侑士端着红酒杯走到谦也身边说道。

    「哼,你个没良心的!你现在可好了,搂着美人在澳洲快意人生的,我可就惨到家了!」谦也愤愤得说道,因为侑士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并放弃继承权,所以忍足家的家业毫无疑问得落在了谦也的身上,他现在忙得恨不得向猫借爪了!

    「呵呵,谦也,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了,不然会没有女人爱的!」侑士打趣道,然后收起那一脸的笑容,难得认真得说道,「谢谢你,谦也!」

    谦也微愣,接着露出浅浅的笑容,向侑士的胸前打了一拳,道「老哥,不用和我说谢谢,这么见外吧!」

    侑士的脸上再次露出那巅倒众生的魅惑笑容,我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

    「谦也,好久不见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阿修,你还是老样子呀!」谦也向声音的主人招呼道,侑士见他有熟人便也知趣得走开,帮菱芷去招待客人。

    「我呀,也这个样子了,不能有什么太大变化了!」阿修懒散得说道。

    「不过,阿修,你什么时候把师娘娶进门呀?不是都当街激吻了一个小时了吗?阿修可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哟!」谦也看着挽着修胳膊的初华镜月,留下个魅惑至极又意味深长的笑容,潇洒得转身离去。

    「哼,谦也这臭小子!」修恨恨得咬着嘴里的牙籤说道。

    「不过,阿修,你难道不觉得应该考虑一下谦也的提意了吗?」初华挑着漂亮的眉毛问道。

    「咳,这个……」修摸着鼻子思考着。

    「哇,现在流行大叔配萝莉这种吗?立海大的真叔,还真是Fashio呀!」初华看着搂着离殇的真田,说道,声音不是很大但足可以让真田听得一清二楚。

    「喂,R,不要惹事了!」修说着,向明显已经黑脸的真田抱谦意的笑容,急忙拉着初华离开事非之地。

    「累吗?」手冢从后面轻轻搂着若叶问道,古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自己却是一时不见如隔三秋!

    「不累呀!我也没干什么了!」若叶浅笑着,「烟花姐终于如愿以偿得嫁给白石了,真是幸福呀!」

    「你想要这种幸福的话,我马上就可以给你。」手冢将她完全包裹在自己的怀里,下巴轻轻得抵在她的头上,说道。

    「什么?你要给我什么?」若叶问道。

    「给你一个家,给你一生幸福,给你一个婚礼。」

    「呃,手冢君,你这是在……」

    「求婚!虽然没有戒指,但我还是要说,嫁给我好吗,若叶?」手冢扳过她的肩膀直视着那双淡紫色的眼眸认真得问道。

    「没有戒指和鲜花的求婚呀!」若叶两弯细眉微皱。

    「吶,鲜花到!」不知何时出现的不二笑瞇瞇得递给手冢一枝玫瑰花。

    「呵呵,戒指暂时用这个吧!」幸村将一枚用鲜花编织的指环递给手冢。

    「戒指,鲜花都有了,那若叶,请你嫁给我吧!」

    「若叶,你就答应部长吧!」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桃城独有的大嗓门说道。

    「是呀,若叶,你就答应手冢吧!」这是大石的声音。

    「咦,怎么这么多人?」若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周围多了许多人。

    「手冢国光,你好狡猾呀!」若叶用手指点手冢的胸膛说道,「所以,为了惩罚你,你要陪我去布拉格广场上跳华尔滋!」

    「跳华尔滋?若叶……」手冢皱着眉,不解得问道。

    「笨蛋,会问这种问题真是太鬆懈了!她答应你了!」一旁的真田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

    「呃?」手冢微愣。

    「若叶小时候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和心爱的人一起去布拉格广场上跳华尔滋。而那个人就是她要嫁的人。」樱泽崇适时扮演着解说角色。

    「若叶!」手冢将露出一抹羞涩又幸福笑容的若叶拥入怀中,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丝好看的弧度……

    「哎呀,真没想到,那个冰冻苹果居然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来!唉,真是遇人不淑呀!」离殇歎了口气,看着自家皇帝,想让他说出什么感性的话来真是比登天还难呢,没办法,谁让自己就是喜欢他呢,认命吧,不过,总觉得少点什么嘛!

    真田看着表情在交替变换的离殇,无奈得摇摇头,这个笨蛋,又在那胡思乱想些什么呢!真是的,现在真是拿她越来越没有办法了!自己现在所有的情绪,都随着她的变化而变化,自己的世界也不由得以她为中心开始转动。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永远不要让她离开,所以——

    「离殇……」

    「呃?」离殇刚一转身就被拥入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怀抱里,「弦一郎……」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抱自己呀!

    「离殇,」真田扶着她的肩,一双漆黑的眼睛望着她,「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和你生活在一起,所以嫁给我!」

    「呃?弦一郎,这……这是在求婚吗?」离殇眨着眼问道。

    「你认为呢?」真田说道,未等她回答便捕获住她的唇,不设防的唇齿,顷刻间沦陷。

    「呃……」离殇感到真田的吻异常热烈,自己剎那间天旋地转,书上说接吻的时候感到天旋地转的话,那你就爱上他了!呵呵,其实自己在遇见他的第一面时就已经爱上他了!在春风轻抚中,在灿烂的樱花树下拥吻,右脚,右脚慢慢抬起!终于在接吻的时候抬起了右脚!弦一郎,这一辈子注定是缠着你了!

    「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真田离开那两张让自己沉醉的红滴,轻声问道。

    「呃……」离殇摸着鼻子在思考着什么。

    「这个问题需要想这么久吗?」真田的剑眉微皱,反正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即使你跑到天涯海角去,我也会把你抓回来,所以你休想逃得掉。

    「不是了!只是我在答应你之前,你必须先答应我的条件!」离殇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你说。」

    「吶,想让我嫁你的话,你不准再三心二意了,更不准脚踏两只船,三只,四只更不行!门都没有!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和幸村,迹部,不二,越前,切原,神尾,莲二,等等这之类的人有过分亲密的行为,必须杜绝真幸,真迹,真越,反正是一切和此有关的出现!我绝对不能容忍真幸和真迹的事件发生!还有,真不二也不行,你不可以去做人家TF的第三者更不可以去做代替品了!」随着离殇的话语,不仅是真田的脸越来越黑,就连凑过来看热闹的迹部,手冢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他们都是男人呀!会说这种事情,你真是太鬆懈了!」真田冷冷的说道。

    「吶,你不知道现在流行男人爱男人,攻德圆满,万受无疆吗?」离殇反问道。

    真田剑眉紧索,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是谁教给她的,「是谁告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是烟花说的。这都是有事实依据的呢,而且她那里还有调查表呢。真幸,真迹,T,TF,O,凤和443,828这几对很受欢迎呢,我不能不防呀!」离殇一脸认真的说道,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呀,找个男人吧还要天天防着情敌不说,关键是这些个情敌还都是一个个漂亮的不得了的男人!

    「烟花!」几乎是异口同声得喊道。

    「啊,我、我不在服务区呢!」刚刚溜过来看热闹的烟花听到事情似乎对自己不利,刚想开溜就被叫住。

    「那用不用本爷给你换一个全球定位的手机呢?」迹部挑着眉问道,什么T,O的,为什么本大爷都是受!

    「哈,不用了,不用了,现在的就挺好用的了。你们找我什么事?多要一份喜糖?没问题了!」烟花大方得摆着手道。

    「少说这些没营养的,这真幸,真迹是怎么回事?」真田首先发难。

    「T,TF又是怎么回事?」手冢冷冷得问道。

    「为什么把本爷和这些不华丽的家伙配对?而且都是受!」迹部还在为自己是受在纠结着。

    「啊,这个……那个……我是从圣道鲁夫的校刊上看到的了!」烟花真佩服自己的应辩能力。

    「是吗?」三个人反问道,眼露凶光,明显写着不相信。

    「哇呜,杀人了,出人命了,小介救我!」烟花一看形势不对,立刻撒丫子跑路。

    「烟花,你给我站住!」三个男人追了出去。

    「哇鸣,小介,救我啦……」

    「TF哟,难怪周助一直没女朋友呢,原来是因为忘不了手冢哟!」若叶笑得意深长得说,「精市哥哥也没有女朋友哟,反正弦一郎已经有了离殇,不如你们两个吧!」

    「嗯,幸不二也不错了!」离殇在一旁帮腔道。

    「男人和男人?幸不二,呵呵,听上去也蛮不错的哟,不过个人觉得不二幸会更好一些呢,你说呢,精市?」不二笑瞇瞇得问道。

    「呵呵,周助,我向来是喜欢站主导地位的。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和我交往的人的感受哟!」幸村淡淡得说道,嘴角泛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使人不得发冷,幸村通常这么笑的时候,準会有人倒楣。这一次会是谁呢?

    「哇,不二幸呀!小介加油哟!」烟花被白石抱在怀里逃避身后那三个男人的追杀,但耳朵和眼睛也没闲着呀,「不二幸,很不错的了,不过,刚才突然想到真田和手冢两个人面瘫男一下会是什么感觉呢?不错,这个创意太好了!」

    「喂,社长,我要开新坑了,BL,绝对的帅哥,两个面瘫男了,绝对有看点,强攻强受了……混乱……」烟花拿着手机侃侃而谈,完全无视身后越来越浓的杀气,以及白石有些力不从心的微喘。

    「你们再追,烟花我就把你们统统写成BL的!」烟花使出最后的杀手镧。

    结果——

    「你当我们真的以为你是从现在开始写的吗?!死烟花,这笔帐,我们一定要还!」

    「哇,不要呀!偶今天结婚了!」

    「结婚怎么了,照I不误!」女王发话道!

    「5555不要了,不要了!小介快跑了,偶要被砍到了!」

    「死烟花,你给我解释清楚!!!」

    风声,呼喊声,脚步声,汇成了婚宴上一道别样的风景……

    夜幕来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五彩璀璨的烟花腾空而起,在星空中交相辉映,照亮了整苍穹,它们就像是永不泯灭的光亮花朵,在盛开时辟啪作响。

    「送给你的,喜欢吗?」白石搂着烟花轻轻得在她耳边说道。

    「喜欢,非常喜欢!」烟花点着头应道,紧紧得握住白石的手,久久不愿鬆开,这真的是一场终身难忘的婚礼……

    抬头看烟花灿烂,低头看繁华三千,

    一生有你,复夫何求?

    ……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诗经?邶风?击鼓》

    终于终于纠结完毕了

    这一章又劣性的恶搞了

    亲爱的烟花原谅无良百汇吧……

    明天和后天是两章番外

    週六是尾声

    週日的时候《落花时节又逢君》就真的和大家说再见了

    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百汇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谢谢亲的,

    百汇鞠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