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启兴武36年,四月。

甘洲云城,地处南方,气候适宜,盛产霜糖,加之南北通达交通便利,是为大启之重城。

城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茶肆一大清早就迎来许多客人,小二跑来跑去,忙着招呼客人,上茶果点心。

三两好友聚在一起,点上一壶好茶,谈天论地。

“我听说,那苏家小少爷找回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在等上茶的功夫,与友人交谈起来。一开口就提到了这段时间云城百姓最关心的话题。

“是回来了。据说是从珉洲那边过来的难民,实在是没办过下去了,才想了这么个办法,想要弄些银子来花,就劫了他去,想要苏家拿钱取人。”那人嗤笑一声,“可他也不看看,那苏二少爷虽然顶着个少爷的名头,也不过是个双子罢了,哪里值得苏家花那么多的银子赎人的?”

“说得也是。可他又怎么回来的?那些人拿不到钱没有恼羞成怒杀了他?”

小二送上两人的茶水点心,一叠口的客官请用。

那人随手扔了几枚铜钱,小二连连道谢,恭敬的退了下去。

等小二走得远了,才道,“那些不过是走投无路的流民罢了,又不是真正的山匪。本就只为求财,拖了两天,见苏家是铁了心不交钱,又不想摊上人命官司,也只得将他放了回来。“

“这苏二少爷也算是命大。”中年人叹道。

可不是是命大?自古山匪一流一旦劫了富家子弟去,从来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不说不交钱了,就算交了钱往往也会被杀人灭口。

像苏家二少爷这样没拿到钱还能全须全尾活着回来的人,可真没见过。

友人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发了讽刺了。

“怎么?”中年男人取茶的动作一顿。

“活着回来又怎么样?”友人轻轻拂去茶沫,微微低着头,遮去了眼里的不屑之意,“活着回来又怎么样?多半也是废了!一个双子连名声也没了……”剩下的话那男子到底没有说出口,默默的喝了口茶。

前些天苏夫人带着儿女去城外经伦寺上香,却不想回城的途中遇到了山匪。其他人都没事,就是苏二少爷被山匪劫走了。

这次苏家的事情在云城掀起轩然大波,一方面云城地处内地,又是产糖盛地,百姓富足安康,就连战乱之时也少于受到波及,更别说什么山匪之流了。

可现在却突然出现了一伙山匪,还对云城的富户出了手,又怎么不让人感到惊慌?

再有就是关于这个苏二少爷的事了,先是被人所劫,没过多久就传这个二少爷与刘家公子有婚约,如今出了这个事儿,婚事自然是不成了。

毕竟刘家书香门第,那刘家公子更是才高八斗,秀才之身,又是家中独子。刘家再怎么大度也不可能取回来一个坏了名声的双子。

旁边一桌一个大半少年正支棱着耳朵偷听,听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那这个苏二少爷还真是命不好,他都要与刘家公子成亲了,偏偏在这当口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你小小年纪知道的倒挺多。”中年男人笑道。

“那是!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赵小山是谁?这整个云城都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叫赵小山的少年翘起大拇指,作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气势没做出来,倒是平白引人发笑。

那中年男也不恼,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道,“你这么厉害,那你就说说苏少爷的事儿。”

“那你可是找对人了。”赵小山拍了个巴掌,这边说得热闹,引得旁边的人都看了过来。

“你们知道苏大公子,苏小姐都是苏夫的出的嫡子,那你们可知道这苏二少爷的身世是什么?”赵小山见围观的人多了,更加卖弄起来。

这个问题倒真把在座的人问住了,半响才有人说道,“既然不是苏夫人所出,又是二少爷,自然也就是个庶出的了,还能有什么明堂!”

这是多数人的想法,毕竟在此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苏二少爷,大家都只知道苏大公子,苏大小姐,这猛不丁的冒出来个苏二少爷,都还有些蒙。

说到苏家,苏老爷也算是云城牌面上的人物。

苏家十几年前才来到云城,刚开始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富户,但是苏老爷却凭借着一手精湛的制糖术,硬是在这云城扎下了根,并成功挤进了云城的制糖大家之列。

夫人白氏温柔贤惠,长子苏梓牧经营有道,这几年还把苏家糖坊的事业发展到了京城。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铺子,比不上三大制糖世家,但能在京城那地方弄上这么一间铺子,也算是有些本事的。

苏小姐,生性善良,前些日子遭难的珉洲流民逃到甘洲,苏小姐带头在城外施粥,无数难民感念其恩德。

这苏二少爷当真是从来没听过。

毕竟大户人家,有一两个不受重视的庶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又是一个双子,还能好吃好喝的养这么大,也算是主母慈悲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