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的伤势在基因修复药水的作用之下,已经好了,不过为了麻痹青荷等人,他还是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同时不动声色的向青荷打听外面的事情。

脑海里虽然有苏末灌输进去的记忆,但实在是太过片面,而且他也不敢全信,谁知道是真是假,苏陌只能得往青荷身上打主意。

所幸运这些事青荷也没想过要隐瞒,所有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了。

这个世界双子的地位很低。

本朝虽然颁布了律法,提升了双子的地位,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根深蒂固的认为双子是低贱的。

当然相对前朝还是好了很多,至少婚嫁正常,而不像前朝那样,无论什么样出生的双子统统都被视为玩物。

不过也不全都是坏消息,据青荷说此处名为甘洲,是产糖盛地,也是大启重要的洲府。

地处南方,因土地肥沃,气候适宜,自制糖一术兴起后,这里就大量种植甘蔗,因此也摧生出许多制糖之家,苏家也是其中之一。

这个世界并没制作出红糖,但却成功的制作出了蔗糖的结晶体,有霜糖和冰糖两种。

只是由于技术的问题,这些成品并未被漂白,颜色偏黄,因各家技术问题而深浅不一。品相上佳者色如琥珀,颗粒均匀,少有杂质。下等的就色如褐,杂质多。

在一一品尝了由青荷买来的霜糖和冰糖后,苏陌心中有了主意。

前世他家就是以制糖起家,最后成了整个西南片区最大的糖果公司之一。

从小他就爱跟着父亲往工厂里跑,学着制糖。

相比这个世界落后的制糖术,他的技术成熟,而且配方也多,完全可以发展自己的事业。不过得先摆脱苏家才行,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几日后。

入夜,青荷服侍着苏陌洗漱休息后,见他熟睡后才挑暗了烛火,自已也去外间休息去了。

不一会外间青荷的呼吸变得绵长,原本熟睡的苏陌睁开眼睛,里面没有半点睡意。

又静静的等了好一会儿,这才翻身坐起,从床底的角落里摸出一个古董机械怀表,就着昏暗的烛火,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了晚上九点。

通过这几天的关察,他发现自他醒来后,院子里多了几名护院,想来是白氏加派过来的人手,目的就是看住他。

一共有六个人,轮流在他院子外面守着,每晚子时与午时会交换人手。

苏陌的计划就是在这些人交换之后,想法办逃出去。

凌晨时分是人最容易犯困的时候,他得手的机率比较大,而且在短时间里不会有人发现,这也给他争取到足够长的时间用来逃跑。

如果运气好,等庄子上的人发现的时候,他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在心中计较了一番,现在距离十二还早,苏陌重又闭上眼睛,养精蓄锐,以应付接下来的事。

午夜时分,门外传来轻轻交谈的声音,很快完成了交接。等门外的声音消失后,苏陌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往外间走去,走到青荷床边,往她后颈处用力一击,让她晕了过去。

这才悄无声息的走到门前,学着电视剧里的那样,往窗纸上戳了个小洞,从里面往处看去。

门外月朗星稀,蒙蒙的月光下,依稀还能看清一应物体的大概轮廓,这给他提供了些许便利。

两个男人正靠墙站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讲着话,无外乎就是一些哪里的说书先生,书话得好,或者哪个楼子里的姑娘双子漂亮等等。

后来两人又说到苏陌身上,左边那个咂了咂嘴,“你说这青荷姑娘是不是太谨慎了些,二少爷都伤成这样了,还怕他跑了不成。”

“这才是为了二少爷好,后山野兽众多,万一他再这样不管不顾的跑出去,说不得就要喂了那些畜生。”另一人说。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跑吗?”先前那人又问。

“为何?”

那人压低了声音说,“你知道二少爷未来的夫婿是个啥样的不?”

“主子的事,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怎么知道?”

“我那天无意间听赵婶子跟他女儿讲,说二少爷未来的夫婿是一个瘸子,刚从战场上退下来,听说人都废了,可怜了二少爷……”嘴里一边说着,一边摇头晃脑啧啧有声,可脸上的表情分明却带着幸灾乐祸的意味。

“你管这些做什么,上面怎么吩咐,我们怎么做就是了,其他的也由不得我们管。”另一个轻斥一声,略带有警告之意。

左边那人无趣的轻哼,“我不过说说罢了。”

苏陌偷偷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手下轻轻把门栓拉开,然后整个人闪了出去,在右边那人后劲处用力切下,那人闷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你……“左边那人刚想要大叫却被苏陌回身掐住了脖子,再也叫不出来,手脚并用的向苏陌攻来,苏陌侧身让过,将他整个照着墙狠狠一惯,白眼一翻彻底的步了同伴的后尘。

苏陌转向就往庄子外跑去,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得罪了哪路神仙,刚跑出他住的小院子,就被一人迎头撞上,那人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提着灯,显然刚刚从茅房里出来,正一脸诧异看着他。

苏陌心里咯噔了一下,估算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后,果断的撤腿就跑。

那人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大吼一声,“二少爷跑了,快来人呀,二少爷跑了。”

从小苏陌就知道自己的小命不太安全,私底下学了些武术,所以别看他一副公子哥的样子,实际上实力还是不俗的。

可惜的是在这里他人生地不熟,没一会儿就被庄子里的人围堵了起来。

目测可能整个庄子上的所有男人都出现了,带头的护院站在最前面,看着苏陌,大半夜的被从婆娘的被窝里挖出来,脸色黑如祸底,语气不大好的开口,“二少爷,您也玩够了,这就请回吧!”

“那,我要是不回呢?”苏陌远远的与众人对峙着,似笑非笑的反问。

到了这个地步他很清楚自己这次计划是彻底的失败了,而且经此一事,以后再想跑那也是没有可能的了。

可是苏陌骨子里的是骄傲的,让他连试都不试一下,就这么乖乖的缚手就擒,那也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二少爷,我们奉夫人之命在此保护你,就要为你的安全守责,可你若是做出什么有失身份的事来,影响到老爷夫人,我们也是不会客气的,那时候二少爷这细皮嫩肉的,伤着了可不好。”带头护院嘴里说得好听,可那明里暗里威胁却半分也没有掩盖,也根本没有把这所谓的苏府二少爷这个人放在眼里。

说完这番话后,也不管苏陌是个什么脸色,当下冲其中两个护院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上前去把苏陌送回房间里去。

“二少爷,请!”两个护院站了出来,走向苏陌,表面上恭恭敬敬,可那行动之间却带着明显的压迫。

在他们看来二少爷不过是一娇弱的双子,能够跑出来出不知道使了什么下作的手段,因此全都没有把苏陌当一回事儿。想着不过一个双子,就算不配合又能如何,大不了扭了双手送回房间就是了。

就算伤了痛了,也不关他们的事,夫人也不会怪罪的。

这般想着便伸手去推,谁知那人刚一伸手,便被他肩膀微微一沉躲了开去,同时右腿一个横扫,那人瞬间就失了平衡,面上一陈惊愕。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紧接着胸口被重重一击,栽倒在地。

与此同时苏陌旋身一个鞭腿,将另一个也打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空气仿佛都停窒了下来,那一刻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呆滞。

“没想到二少爷才是深藏不露的人,不过本人职责所在,只能得罪了。”带头护院好半响才回来神来,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好看。

这两人都是他手底下的,打了他们就等于打了他的脸面,能好看得起来才怪了。

苏陌活动了一下关节,冲那带头的护院笑了笑,“想要本少爷回去,也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他故意挑衅就是想以激将法,激这几个护院上来和他单打独斗,说不定他还有一丝机会。

可是那带头护院根本不上当,“一起上,如果二少爷跑了,大家统统都得下窑洞里挖矿去。”

一听要被送去挖矿,这些人一个个儿的都面色发白,仿佛死了亲爹亲娘一样,然后就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苏陌虽然有些身手,可是蚁多咬死象,面对二三十个男人,一会功夫就被抓住绑了起来。

不过那些人也没有讨到好,到底顾忌到苏陌的身份,不敢下死手,于是一个二个的都伤得不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