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严一双利眼,将眼前的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番。

身高就双子而言高了些,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眉眼斜斜向着髻边飞起,突显着一种张扬,而无半点女气。也没在深闺中娇养出来的循规蹈矩的晦涩与弱气。

他这身煞气如果没有刻意收敛,不说止小儿夜夜啼,但也差不多了。即便如此也不是一般人能直视的,可这个瘦弱的双子竟然敢跟他动手不说,而且身手居然还不错!

此次他突然受伤匆忙归乡,被见钱眼开的伯母硬塞了个双郎到身边来,他原是十分反感的,可是他知晓之时婚书已签,如果再这个时候退婚的话,无疑是逼着对方去死。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做出这等恶事。

本来他对娶妻一事,也没多大要求,是谁也就无所谓了,没想到有人居然给他安排了这么大一出戏,就是不知道是谁的手笔了?

可是作为细作,这个人是不是暴露得太快了点,卓严审视着眼前之人,心里面的阴谋论转了一圈又一圈。

卓严冷冷的看着苏陌,“你是什么人,为何冒充苏末,是谁派你来的?”

苏陌逃跑不成,不旦被抓了个现形,还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而且貌似这个假身份也兜不住了。

本来么,这个身份被戳穿就戳穿吧,他也不在乎,可偏偏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弄不好说不得连小命都要不保。

苏陌本来正盘算着如何把事情说清楚,却不想还没开口呢,就被人兜头一连串的问题砸过来,当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如果你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就应该知道我刚刚是准备走人的吧!如果不是你拦着我早就离开了,如果真要害你,哪里有什么都还没做,就自己走人的道理?”

这些年来随着一场场战事,卓严威势日重,无论是下属还是同僚,无不视他为鬼神,一个个恨不得离他三丈远,更别说那些娇生惯养的闺阁小姐,柔弱双子,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顶撞过,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怔忡。

回过神来后脸色越加不好看了,“你最好说实话,我想严刑逼供的滋味你不想尝一尝吧?”

“你怕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吧!”被卓严这样理直气壮的威胁,苏陌简直要气笑了,想着明明不是他的祸却要他来背,本来就呕得要死,偏偏还要被人像审犯人一样,心气自然极度不顺,忍不住刺了一句。好歹还有点理智,知道自己的小命可能还被捏在人家的手心里,把那股气儿生生的压了下去。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主动交待,“我叫苏陌,不过却是陌路的陌,是海外人士。”

也许是话已出口,心中的顾忌反而放下了许多,话语也越发的连贯起来,把早已设计好的说词,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我祖辈是大启人,但是由于战乱无意间流落海外,可却一直心系故乡,然而旅途遥远,终生不得归,祖父临终前要我回归故里,将其骨灰带回,全他一番思乡之情。”

“那你又怎么成为苏末的?”听完苏陌的一番话,卓严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苏陌虚虚的看了卓严一眼,却又看不出他脸上是个什么表情,不知道他是真不在意,还是城府太深,一时摸不准卓严的心思,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继续走下。

“一年前,我初至大启,不明此间情况,无意遇上了匪徒,逃跑之中无意间掉下山坡,被人捡了回去,然后被当成了苏二少爷,后来一直住在苏府。”

苏陌的话九句真一句假,让人难以察觉其中的破绽,就算派人调查也只会查到他放出来的东西。至于他的真实身份,只要他不说,这个世界任何一个人都查不到。

“你是说,你一年前就被人当作了苏末,一直生活在苏府,那么这么长的时间,不可能没有人发现你们两人之间的区别。另外,据我所知,苏末虽然在苏府不受重视,但是并没有被软禁,以你的身手想要离开苏府,有很多的机会。”卓严手指轻点姿态闲适,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一针见血,目光也随之变得越发犀利起来,直指苏陌。

一瞬间的锋芒毕露,差点让苏陌招架不住,所幸他精神力强大,硬生生的将这压力顶了下来。所谓输人不输阵,苏陌尽管身上压力巨大,脸上的表情却是没半点变化,一副君子坦坦荡荡的样子。

直到卓严收回视线,才又缓了缓心神,接着道,“这也是我想要说的,我和苏末长相相似,又深居浅出,没有人发现其中的不同。而且当时我身受重伤,却被人趁虚而入更改了记忆,一直都以来都是以苏末自居,直到数日前我再一次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撞伤了脑子,这才无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但是我脑海里却有关于苏末的记忆,就像是有人强行灌输进去的一样。”

“更改记忆?”卓严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意外的情绪。

“嗯!”这件事苏陌没想过隐瞒,而且那个能更改他记忆的人始终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如今不如扔给卓严去烦恼。

不知道能不能祸水东引,苏陌有些坏心眼的想。

“这倒像是迷魂术。”卓严轻轻摩擦着手指,声音低沉,“难道是媚族人?”

“媚族人是什么人?”苏陌好奇。

卓严没有回答,反倒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既然话已经说清楚了,我自然是要离开的。”苏陌十分光棍的说,自觉把事情交待清楚了,这些破事儿自然就与他没有关系了,离开是理所应当的事。

谁知卓严却道,“不行,你不能离开。”

“凭什么不能离开?”苏陌差点要炸。

“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谁知是真是假?而你现在的身份就是苏末,再者刚刚与我拜了天地的是你却是作不得假的。既然拜了天地,入了洞房,自然就是我的人,若是此时放你离开,别人如何看待于我,或是苏府问起,我又如何交待?”卓严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语气十分微妙,“而且,就算你所言皆是属实,你既然不是大启人,我又怎知是不是别有用心之人?所以无论于公还是于私我都不可能放任你离开。”

苏陌没想到有人居然能把威胁之言说得如此的光明正大,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人家也是句句在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