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少爷从来自诩俊杰,非常的识时务。如此一来,倒也不在纠结那个问题,神经一放松,他才想起自己好似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

桌子上的饭食酒水等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因为四月的天气有些热了,到现在还都微微冒着热气。

既然走不成了,自然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胃。

“那行!”想通了其中的关窍,苏陌整个人就随意起来,走到桌前坐下,非常自觉的给自己添了一碗饭,“我肚子饿了,先吃饭,对了你要吃吗?”

好歹想起主人还在,于是假假的问了一句。

那样子没有丁点的不自在,仿佛刚才执意离开的人不是他一样,态度转变之快,让卓严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说实话味道真不怎么样,主是没有放什么调味品,吃着没味儿,但就乡下而言已是不错的了。

苏陌虽然嫌弃得要死,但这个时候也没得挑,只能憋着气连味都没尝,直接三两口塞下去把自己填饱了完事儿。

吃饿渴足以后,睡意袭上来,苏陌看着铺着大红喜被的床,以及满床的红枣,花生,莲子,桂圆,只觉得眼睛疼,干脆转过头看向卓严,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你家有客房吗?”

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理,卓严干脆利落的回答,“没有。”

然后自顾自的推动着轮椅,来到床边,双手一拉一卷,床单上的东西都被卷到了一处,放进了一个篮子里。

“好吧!”苏陌识趣的没再问,睡一起就睡一起,虽然心有还是有些别扭,但以对方如今的情况,就算有什么想法,只怕也是有心无力吧!

苏陌的目光隐晦的向卓严下半身划过,心里难免有些幸灾乐祸,不过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就着架子上脸盆里的温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十分大方的脱了外袍,上床拉被睡觉了,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扭捏之态,表示放心得很。

反倒是卓严略微皱了下眉头,看苏陌的动作,完全没有双子应有的矜持,动作言语之间反倒像一个男子。不过出于礼教他还是下意识的侧过了头,脑海里却是刚才惊鸿一瞥的纤细,耳朵慢慢的染上了一层薄红。

白日里被折腾了一天,刚刚又与卓严你来我往一番,苏陌早已精疲力竭,倒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半响后苏陌的呼吸变得绵长,卓严这才就着苏陌用过的水,洗漱一番脱去外袍,准备睡觉。卓严双手在床沿上一撑,轻轻的落在床上,看着睡得心安理得的苏陌,卓严第一次升起一种极度无语的感觉。

这是对他人品的十分信任呢?还是对他能力的极度怀疑?

卓严半点睡意也无,窗外月光铺洒了一地的银霜,屋内红烛摇曳。

一个人影无声无息跃入,落地时连丁点尘土都没有惊起。

卓严坐起身来,顺手一指点在苏陌眉心,让他睡得更沉。

“如何?”

“苏小郎的所有消息都在这里。”小六从衣襟里取出一叠纸,双手奉给卓严。

卓严挥挥手让他退下,自己就着烛火把信纸上的记录的消息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

看完后,卓严手掌一拂,连一丁点痕迹也未留下。他借着窗外的月光,默默的打量着熟睡中的苏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越发深沉。

第二天,苏陌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他看了看窗外,试着根据太阳的位置算下时间,可实在是没这个本事。

不过卓严到是已经起床了,正坐在轮椅上,翻着一本书,看着多了一丝儒雅。可在苏陌眼里,那早已浸透到骨子里的煞气却无时无刻都在彰显着他的存在感。

“你怎么不叫我?”苏陌翻身坐起。

“昨天累了一天,多睡会也不打紧的,家里只有我们两人,没这多么规矩。”卓严说得随意。

苏陌也听说卓严父母早亡,家里与大伯是分了家了,因此只有他们两人。这样挺好的,不用和那些人住在一起,毕竟连侄子都坑的人,品性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苏陌下床从嫁妆箱子里找了一件青色常服换上,然后坐到梳妆台前梳头。在现代苏陌也有一头差不多的长发,扎头发倒也难不倒他,但也仅仅只是扎个马尾,还有橡皮筋呢。可这里除了丝带就是簪子,还要梳成发髻,他弄了半天也弄不好。

有些丧气的把木梳往台上一放,转头看向卓严,看他捧着一本破兵书,看得津津有味的,心下无趣。想着昨晚被卓严小小的威胁了一番,一向记仇的苏陌心里就有气儿。

再怎么样,他也是被父母娇养着的。就算是后来父母去世,因为遗嘱的原因,那些亲戚想要顺利的得到财产,就不得不供着他。哪怕心里巴不得他早点死,可表面上还是要把他当王子一样哄着,直到最后才干脆利落的送了他一场车祸。

苏陌骨子里是骄傲的,他觉得自己被挑衅了,心里不舒服,不折腾一翻就会更不舒服。而且就目前而言他还不知道要和这个人生活多久,要如何去拿捏这个底线也要他自己去试探。

卓严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底儿,早在两人见面之初就被苏陌揭穿了。

苏陌把身体往桌子上一靠,下巴微微昂起,斜睨着卓严,“喂!”

“叫我夫君。”卓严头也没抬。

苏陌被噎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明面上是嫁人了,还是眼前这个人,可这两个字打死他也叫不出口,直接叫名字,“卓严。”

“夫君!出嫁的双子是不可以直呼丈夫姓名的。”卓严难得解释了一句。

“你明知道我不是……”

苏陌有些爆躁,却被卓严用眼神制止,“你现在就是苏末,我想你不也愿意被人抓起来扔到牢里当作细作处理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把苏陌所有的不满统统浇息。

卓严接着说,“我不知道你们那里夫妻之间是如何相处的,但在大启,双子出嫁从夫,你当称我为夫君。”

老子是男人!苏陌在心里发狠!却又想到自己如今在这个世界身份定位,眼角一抽,只得退了一步,反正就是不叫那两个字。

“那我叫你阿严。”

作者闲话:

今日加更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