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卓严经过昨晚上,也算是摸到了一点苏陌的小脾气,不过一个称呼而已,他倒真的不怎么在意。

“帮我梳梳头呗,我不会。”苏陌要求得十分的理直气状,也有故意挑衅的成分在里面。他就像一头小兽,伸出还显稚嫩的爪子,不断的试探着对方的底线。

卓严终于抬起头看来,苏陌不甘示弱的看过来,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什么不对。

卓严面无表情,一双狭长的眼睛压迫性的落在苏陌身上。这气势一放,别说是一般人,就算是手里沾过血的老兵油子也要发怵,可偏偏眼前这本应该被吓得哭唧唧的双子没半点反应不说,还敢和他对视。

半响后,确定对方是真不会,而且实在见不得他一副披头散发的样子,卓严只得放下手里的书,推动着轮椅,木制的轮子摩擦着地面发出轻微的响声,夹杂着翻滚的气势向苏陌扑面而来。

该不会是想打人吧!苏陌心头一跳,却硬绷着没有露怯。卓严在苏陌旁边停下,单手箍着他像拧小鸡崽子似的把他转个圈。

“别动。”苏陌被箍得不舒服,用力一挣,却被卓严一手压住动弹不得,耳边传来一道压抑的声线,酥酥麻麻的,刺激得敏感的耳朵泛起了红潮。

你说不动就不动?心里这样想着,苏陌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坐着不动。

“你快点呀!”卓严盯着苏陌血红的耳朵看了半天,直到苏陌不耐烦的一脚轻轻踢来,才动作起来。

长满老茧的手意外的灵巧,三两下子就把头发梳好,在顶上绾了个髻,并用一支青玉簪子固定好。

苏陌左看右看十分满意,脸上露出个笑模样,嘴里调侃着,“看不出来你挺贤惠的呀。”

苏陌说话随意惯了,就算是换了个时空,他也没想着要改变自己的性格。自觉两人经过一晚上,达成了某种共识,两人也勉强算得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未来也会相处一段时间,于是自然而然的张嘴就来。

这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这可不是现代,现在他还被捏在人家手里过日子呢。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苏陌的反射弧挺长的,都作妖了半天才又想起这一茬子。但苏陌心理素质强大,即便是心里发虚,脸上却不显露半点。

卓严脸色一沉,觉得自己是不是脾气太好了点,让他侍宠而骄了。当下欺身上前,连人带椅子转了个方向,身体前倾把苏陌困在椅子里。自上而下的盯着苏陌,眼神无比险恶,声音却十分轻柔,“我还可以更贤惠一点。”

两人身体贴得紧紧的,又穿得薄,他清晰的感觉到,从卓严身上传来的热度,那隐藏在衣服下坚韧而富有力量的肌肉压在他身上,让他身上莫名的窜上一股热度。

这个时候的卓严是十分危险的,他就是蛰伏在丛林里的狩猎者,正死死的盯着他的猎物,准备一举得手。

苏陌突然意识到这个样子很危险,汗毛直坚,干笑两声,颇为不自在的道,“抱歉,我开玩笑的。”

见他老实了,卓严才放过他,直起身体,语带双关的警告,“我劝你不要玩火自焚,若有下次,后果自负。”

苏陌撇嘴,显然是有听没有记,卓严沉默的虚了苏陌一眼。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家才养出苏陌这样的双子。

如果说昨天晚上他还只是怀疑的话,那么今天他对苏陌的身份又信了一分。

院子外十几米处一颗大树上,两人一左一右把身形隐藏在浓密的枝叶里。

“啧!啧!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将军大人有这副铁血柔情的一面。”小五缩着身子,扒拉着树叶看得津津有味儿,嘴里更是啧啧作声。“那苏小郎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竟然敢对将军指手划脚的,这不是在老虎头上拔须么,居然还能好好的,当真是天下奇闻!”

小六没有吱声,不过看表情也是十分吃惊的。他和小五跟了将军七八年,将军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他们再了解不过了。再加上那一身骇人的气势,那些小姐双子,看都不敢看上一眼,更别说是出言调戏了。

更令人震惊的却是将军的态度。他们见苏小郎作死的蹦跶,还怕将军一巴掌把他拍死了,没想到将军不旦没怪罪,反而十分配合。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夫人,小六的心情十分复杂,将军这次秘密归乡,身边只带了他们两人。为了就近照顾将军,他和小五扮作猎户入了上河沟,可不过短短十来天,将军身边就多了个夫人。

如果只是巧合,那这事也太巧了吧!

小五刚一开口,卓严就感觉到了,眼神凌厉的射了过来,让小五打了个哆嗦。

“嗯?”苏陌起身正要出门,又拐了个弯,向窗边走来。

小六一惊,下意识的拉着小五一跃而下。两个人像鹊鸟一般灵巧,身形在空中一折,半点声响都没露,就没入了密林子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了?”

“刚刚那树上好像有人。”苏陌看着不远处的大树,刚才他敏锐的感觉到有一股视线从这个方向谢来,那种窥视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卓严双眼微眯,看向苏陌的眼神里带着审视。

虽然苏陌用了好像两个字,但是他的目标却很明确,说明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树上有人。

小五小六两个人最为擅长隐蔽追踪,别说是一般人了,就算是军中老手也不见得能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可偏偏苏陌就察觉到了。

这让卓严再更加好奇苏陌的真实身份了。

苏陌并不知道卓卓严还在怀疑他的身份,当然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意就是了。毕竟除了自己的真实来历之外,其他的事他没有说过一句慌言,也不怕卓严让人去查。

洗漱好后,摸摸空荡荡的胃,昨天晚上的食物早已消化干净,现在饿得有点难受。

他走出门寻找食物,却发现正堂的桌子上空荡荡的,厨房里连灶都是冷的。

苏陌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却什么吃的都没有找到,复又回到卧室,斜依门框,“我饿了,有没有什么能吃的?”

卓严撇了苏陌一眼,“厨房里有粮食。”

言下之意让他做饭。

事实上,这无论是双子还是女子,出嫁后为夫君洗手做羹汤,是最基本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卓严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苏陌有点小心虚,用手摸了摸鼻子道,“我不会。”

作为一个从小娇养着,后面又被人刻意往废了处养的少爷,别说做饭了,连个碗都没有摸过。

“你说什么?”卓严语气还算平和,如果忽视他额头爆起的青筋的话。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