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婶快步回到家里,潘伦坐在石凳子上,修理货架,他是走街窜巷的货郎,这架子见天的用,经常要拿出来修一修。

“回来啦!“

“回来了!”香婶有些心不在焉的应着,在另一个石凳子上坐下,一边给潘伦递工具。

“东西送去了?”潘伦摆弄着货架子,一边问。

“送去了,那两个孩子也不容易。”香婶叹息道,眼里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潘伦的手顿了一下,头也不抬的道,“以后多帮衬着些也就是了。”

“嗯!”香婶没再多说,看看时辰,就回厨房忙和去了。

苏陌发现这里的生活除了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以外,比在苏家庄子上还要自在些。

饭食都是卓严在做,苏陌觉得自己有手有脚,却要一个腿上有伤的人推着轮椅在厨房里转来转去的做饭,他多少有些心虚,有心帮点忙却不想差点连厨房都烧了。

那天一整天,卓严的脸黑如祸底,弄得心大的苏陌都十分自觉的离他三尺远。

这样过了几天,他发现家里的食粮都消耗完了,这样总不是办法,他想着空间里那一大堆金条,打算什么时候找个时间换些银子回来。

既然暂时走不了,不如想着怎么生活下去。而且有了资金他就可以式着开始他的创业之路,不然坐吃山空怎么行,重要的是作为做一个男人怎么能没有事业呢?

“我明天要去运城,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带回来的?”这天临睡前,苏陌向卓严报备一声。

“你去云城作什么?”卓严转头看向躺在他旁边的苏陌,怀疑是不是安静了几天,终于按捺不住了?他始终对于苏陌的身份抱有怀疑,毕竟苏陌的出现太过于巧合,让他不得不怀疑。

"粮食快吃完了,油,盐,酱,醋,还有日常用品。”这么一说,苏陌发现要买的东西还真多。以前他从来没在农村生活过,刚开始几天还算新鲜,可真要他一直这样过下去,他肯定受不了。说什么也要尽快改善生活。

空间里金条那么多,放在里面又不能生蛋,还不如拿出来改善生活,做创业资本。

卓严从柜子底层取出一个匣子。

“这是什么?”苏陌接过来,随手打开,然后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只见小小的箱子里上面一层铺满了一个一个的元宝,共有二十来个。

一个银元宝五十两,二十个就是一千两,下面还压着两张银票,一张五百两,一张一百两。共计一千六百多两,这可是一笔巨款。

“你怎么有这么多银子?”不怪苏陌会这么吃惊,毕竟当初白氏为了折腾人,专门让人寻的人,务必要让原主在穷困潦倒中度过一生。虽然他见卓严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但也没有想到他能一下子拿出这么钱出来。这些银子他粗粗算了一下,可以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在战场上立功后,上峰奖赏的。”卓严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子,也有试探的意味。

听说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钱,苏陌放心之余见卓严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想要调戏一下。于是略微挑挑眉峰,“你把钱都给了我,就不怕我卷着银子跑了,到时候你可就是人财两空了。”

“你跑不了。”卓严扫了苏陌一眼,他说的是实话。

‘切’!苏陌无趣的撇嘴,不过他却没有收这笔钱。倒不是他矫情,而是他从来都把自己定位在一个的担当的男人身上,自己的事业怎么能用别人的钱,他又不是没钱。

更何况他现在虽然名义上是卓严的双郎,但真实情况如何,他们两人都是心如肚明的。而且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不要有过多的金钱上的拉扯为好。

说他自私也好,说他冷漠也罢,这不过是他的生存之道罢了。

“这些钱,你自己收着吧!我有银子。”苏陌将箱子推了回去。

“你哪来的银子?”卓严立刻就想到了苏陌神秘的来历。

“我从海外带回来的。”苏陌撒谎撒得一点也不心虚。

“是吗?”卓严也没再坚持,他到要看看苏陌想要做什么,“你知道怎么去云城吗?”

“怎么去?”来的时候苏陌是被人一路抬来的,自然不知道。

“从上河沟到云城,要走大半天的路。”然后卓严就把路线说了一下,可是对于出门有车,只知道跟着导航走的人来说,那就像听天书一样,半天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最后卓严也放弃了,“明天我找人带你去吧!”

“嗯,就这样吧!”苏陌无所谓。

“起床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卓严就把苏陌从熟睡中吵醒。

“再让我睡一会儿。”苏陌翻了个身继续睡,看得卓严手痒,很想一巴掌拍过去,看那单薄的身子骨又怕拍坏了,改为捏鼻子。“起来。”

卓严发现短短数日,他生气的次数在不断提高,神奇的是那个挑动他脾气的人居然还能活得好好的,没被他一掌拍死。

“放手。”被卓严捏住鼻子,过了一会儿,没办法呼吸了,苏陌憋得难受,直接一脚踹过去。

卓严伸手架住他的脚,另一手纹丝不动,苏陌没办法只好睁开眼睛,往窗外一看,乌漆抹黑的。让从来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某人瞬间崩溃,“天还没亮呢,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苏陌也算是适应良好,才几天的功夫,在他不断的试探下也算是对卓严有所了解,知道一些小事他不会计较,于是脾气自然也就见长。

“不行,再晚,今天就回不来了。而且要带你去云城的人都已经等在外面了。”早已习惯于令行禁止的卓严,遇上了苏陌也是一再被拉低底线却不自知。

“好吧!”听说带路的人都到了,苏陌也不好意思再睡下去了,只得认命的爬起来,然后用最短的时间打理好自己,带上需要的东西出门了。

苏陌打开门,就看到院子外蹲着一个人,见他出来立刻站了起来,一脸笑意的看向他,“苏小郎,我是小五,我听卓大哥说你要去云城,刚好我要去卖些猎物,让我同你一道。”

天色朦朦胧胧的,苏陌只能看得出对方是一个体格强健的少年,就着不甚明亮的天光,苏陌在他脸上看到一颗红痣,竟然也是一个双子。

那少年背后背着一大堆的东西,想来就是他要带去的猎物了。

“多谢你了!”苏陌客气的道谢。

“不客气。我不过是顺路罢了。”小五不在意的摇摇头,然后在前面带路。

上河沟位于群山之间的低矮处,道路还算平坦。

村子里老忠养了一头牛,套上车就可以拉人或者货物,到镇子上只要每人两文钱就可以了。

两人到的时候牛车上已经坐了人,位子都快坐满了。

小五带着苏陌坐上牛车,交了四文钱给老忠,嘴里招呼道,“忠叔今天挺直早呀。”

“不早了,再过几天要收麦子了,大家都趁着机会到镇上采买些家用,等忙起来了,哪里还有时间出去。”老忠叔等两人坐定后,手里的鞭子在半空中打了呼响,老牛听到响声就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小五拉着苏陌坐到了后面的角落里,因此也不用和别人挤一处。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