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作为一个新双郎,颇有争议的身份,有别于乡野之地的容貌与气质,自然会引别人的注视。

很快牛车上就响起了窃窃之声,“看,那苏家小郎生得可真好。”

“听说还是云城里的富家少爷,也不知道怎么就嫁给卓家那小子了,当真是可惜。”另一个妇人压低了声音响,语气却难掩兴灾乐祸之意,仿佛已预见了两人未来的悲惨生活似的。

见这边说得热闹,另一个中年妇人也忍不住插嘴,作出一副压低了声音的样子,可整个车上的人却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听素娟说,这大少爷被山匪劫持坏了名声,所以才寻了这么个亲,匆匆忙忙嫁过来的,不然你以为好好的怎么会看上卓家小子那样的人呢?”

“撕?”听到的人都默默的倒抽了口冷气,有同情,也有兴灾乐祸的。

小五听到眉头一掀,就要怼回去,却被苏陌拉住了,意兴阑珊的道,“狗咬你一口,你也要咬回去呀?”

对于这些乡野村妇,苏陌是一点想要搭理的兴趣都没有,至于名声什么的,他一向我行我素惯了,是真的不太在意。

再说了大启律法严明,这些人就算嘴里说着不好听的话,却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最多只是在背后议论几句,或者排挤一下他。可他对于未来的定位与这些人交集不大,没有多大的影响。

牛车晃晃悠悠的以超慢的速度向镇子上前行,一路上颠得他屁股都快成了两半。

好不容易到了镇子上,时间差不多到八九点钟的样子了。两人与忠叔告别,约定了下午回城的时间后就离去。

苏陌粗粗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镇子虽然规模比不上现代,但是还算繁荣,街道也算是整洁。路上行人衣服虽不华丽但却也干净,没有补丁,可以看得出这里的百姓生活还算富足。

至少比起他所在那个时空,许多朝代的百姓而言要好上一些,在苏陌看来这也跟整个甘洲制糖产业链有关。

“苏小郎,去云城还有走半个时辰的水路,我们先去码头吧,晚了错过时间,回来就晚了。”小五背着猎物,跟着苏陌晃了两圈,见他并没有什么要紧事情要做,就赶紧提醒。

“不急!”苏陌拍了拍小五的肩,“你还没有吃早饭吧,刚好我肚子饿了,我们先把肚子喂饱了再说。”

说完环视一圈,刚好看到前不远一处大树下,支着一个街边小摊,看样子是个面摊。

两个老夫妻在经营,吃的人也不少,重要的是老两口收拾得十分干净。

“可是我们要赶时间。”小五跟苏陌相处了这么一会儿,就知道苏陌性子颇为随意,常常想着一出是一出的。

“也不差那一会儿!”苏陌也不理小五拒绝的表情,一手环着小五的脖子,强行将他转了个方向,向着小摊子走去。

小五想要挣脱,却又怕自己粗手粗脚的弄痛了他,就这一犹豫,就被苏陌拉到了摊子,按坐在凳子上。

苏陌不等他反应,就径自喊了两碗阳春面,根本不容他拒绝。

“两位客人请用。”老两口动作利索,很快就煮好面条,端上桌来,苏陌从怀里取出几枚铜钱放到老妇人手上,习惯性的道了声谢。

那老妇人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笑意更甚,口中连连招呼两人慢用。

味道一般,不过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古代也算是不错的了,苏陌也没得挑。

吃过面,两人才往码头乘坐小船往云城而去。

到云城已是上午十点左右,作为一个县城,云城的规模大了很多,来往商旅甚多,街市繁华,人流如织。

“苏小郎我们往这边走,等先去把猎物卖了,回头再带你去逛逛。”小五带着苏陌往一家酒楼走去。

“嗯!去吧,先忙你的,我不急。”苏陌无所谓。

安和楼,是云城比较大的酒楼,小五的猎物都是卖到了这里,也算是老熟人的,大家都得宜。

“小五,你来了,今天又有什么好东西呀?”刘掌柜看到小五立刻热情的迎了出来。

“刘掌柜的,有几只野鸡,还有一只獐子。”小五提着猎物走进店里。

“好,好!”刘掌柜也很高兴,看了猎物后,当场结了银钱,又将两个送出门去。

云城是作为府城,是整个甘洲最大也是最为繁华的城市,各类商铺鳞次栉比,酒楼歌肆迎来送往。

“苏小郎,你要买什么东西?”小五一边走一边问。

“先不急,你知道云城哪家当铺好些?我要去当些东西。”在拒绝了卓严的银子后,苏陌现在是囊中羞涩,急需将空间里的一些物品换成钱。

“你要当东西?”小五有些吃惊。

“是呀!”苏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身上没钱,不过手上却有些用不上的东西,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换成银子。”

“你来云城,卓大哥没给你钱吗?”小五表情古怪,想着将军往日里也不是那般吝啬的人呀。

这苏小郎虽说做事有些一言难尽,但到底是他双郎,怎么出门连点银钱也不给。

苏陌不知道小五在脑补些什么,理所应当的道,“他的银子是他的,我为什么要!快说说哪家当铺信誉好些?”

小五更加怜悯的看了苏陌一眼,嘴里却说,“这能够开当铺的,哪个不是黑心肝的,乘人之危、高利盘剥,百姓如若不是真的过不下去,也不会进当铺去的。”

“这样呀!”苏陌对古代的常识十分欠缺,所知所识大多来源于电视剧,想来这其中的差异还是很大的。

听小五所说这当铺只怕坑人得很,可如果不去,他那些放在空间里的东西就不能变成钱,但要他低价贱卖又不可能。

“苏小郎,你想当的是什么物件?是打算死当还是活当?”小五问。

“一些金银首饰,自然是死当。”本来苏陌打算直接将空间里金条取出来换成银子。

可他在路上时突然想到现代的金子纯度极高,以大启如今的提炼技术怕是还达不到,如果贸然拿出来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便临时换成了首饰。

虽然同样由现代工艺精制而成,但本质上却与提纯金子的技术是不同的,风险也会降到最低。

“如此我们不如去金饰店,那些店铺也会收购首饰,价格上也很合理。”小五想了想提议。

“那好,就去金铺。”苏末一锤定音。

玉臻阁,是云城最大的金饰店,不但信誉极好,而且无论是样式还是质量都是极为上乘,因此玉臻阁的生意在云城同类当中也是最好的。

整个云城的富家小姐莫不以佩戴玉致阁的饰品为风尚。

玉臻阁位于云城最繁华的东盛街,共两层高楼,穿戴整洁的小哥在门口热情的招呼着来往客人。

见到苏陌两人,立刻迎了上来,就算两人衣着寒酸也没露出丁点异样来。别的不说,至少这服务太度,苏陌是满意的。

“两位客人里面请!”那小哥满脸堆笑。

“小哥,你们店里有些什么样式新颖的饰品,带我看看。”苏陌衣着普通,怎么看都不是个出得起钱的主儿,可那架子硬是摆得正正的,让那小哥一时摸不出深浅。

这些每日里迎来送往的伙伴早已练就了一副火眼精睛,不过一个照面就将两人的身家估算了个大概,虽然心里同样也对两人购买东西不抱希望,但还是礼数周到的招待。

不过看这两人虽然衣着普通,但那气质却不普通,特别是那小郎,举手投足之间隐有气度,没有半点普通小民的唯唯诺诺、畏手畏脚。

刚一进店,就有许多双眼睛齐齐看了过来,落到两人衣上立刻露出鄙夷的神色来。

先敬罗衣后敬人,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这样的人苏陌在现代看得多了,并不在意,一脸平静的进门。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