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臻阁的伙计却一板一眼的道,“抱歉,荆公子,来者是客,断没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

荆楚玉脸色难看,苏陌却是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再也不看他一眼,对伙计说,“伙计,我有个生意想与掌柜的谈谈,劳烦你引见一下。”

“这个……”伙计没想到苏陌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当下脸露难色。

荆楚玉今天是与苏陌杠上了,听得苏陌的话,像是抓到什么把柄一样,大声嘲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呀,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方掌柜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本少爷是谁,本少爷自已知道,这个问题就不需要你知道了。”对付嘴欠的人,苏少爷自然不会客气。

“扑哧……”不知道是谁笑出声来。

“谁?”荆楚玉一脸羞恼怒目瞪去,却见大门口走进来一个少年公子,年岁不大,不过弱冠,偏一副故作老成的样子。那少年公子双手后负于身后,脚下踏着四方步,配上他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硬是将气势汹汹的步子,走出了纨绔子弟的风采。

见不过是一个黄毛小子,荆楚玉正有气没处使,一手执扇直指少年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嘲笑本少爷!”

少年走到他面前站定,环视了四周,点点头一脸赞同,“你说得对,这玉臻阁呀,是应该好好整顿一下了,别让什么猫呀狗的跑进来乱吠,伤到贵客可就不好了,是吧!”

在场众人都以为他说的是苏陌小五两人,面上都露出个幸灾乐祸的表情出来。

小五眉头紧皱,紧紧的贴着苏陌,作出防御的姿态,反倒是苏陌眼睛在那少年身上溜了一圈,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意来。

荆楚玉怔了一下,还以为来的是个找茬的,没想到竟然帮着他说话,态度越发嚣张了起来,冲接待苏陌的伙计道,“听到没有,还不让这穷酸滚出去,别脏了这里的地儿。”

谁知话音未曾落地,那青衣少年,冲着角落打了个手势,几个身着黑衣的汉子闪了出来,对他齐齐一礼,“九公子。”

大堂众人悚然一惊,没想到这个小少年竟然是玉臻阁背后之人。

“嗯!”玉九只下巴轻点,示意他们看向一侧,“把他给我扔出去,玉臻阁庙小招待不了公子这样的大人物。”

一边说一边侧过头去,仿佛看到什么脏东西一般,连多看一眼都嫌伤眼睛。

“是,九公子。”几个黑衣大汉转向荆楚玉,“荆公子得罪了。”

黑衣汉子嘴上说得客气,但那手上的动作却半点也不含糊。

“唉,不是……你干什么?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那荆公子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中反应过来,就被两个黑衣汉子一左一右提溜着胳膊,无视他嘴里一连串的叫嚣,当真是直接扔在了大街上,摔了个野狗吃屎。

还留在大堂里的其他人都纷纷变了脸色,这荆公子在云城大小也是个官家子弟,可眼前这人却说扔就扔,没有留下半点情面。敢这样做的人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有这个实力,不怕得罪荆家。

看玉臻阁护卫对这少年如此恭敬的模样,想来定然是玉臻阁背后之人。

玉臻阁经营至今,背景神秘,势力强大,云城富商都想与玉臻阁背后之人攀上关系,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这人突然现身,不知道是好是坏。能够到玉臻阁消费的都非富即贵,哪怕是闺阁女儿也不是易与之辈,当下纷纷隐晦递了个心照不宣的眼色,各自心中有了盘算。

荆楚玉在地上滚了一圈,滚了一身的泥印子,引来路人围观,议论之声切切如潮。

“这不是荆公子吗?怎么被人扔出来了?”这是略带讽意的声音。

“还能怎么样?定然又是仗着自己知府侄儿的身份在玉臻阁耀武扬威,这不遇上硬茬子了吧!”这位显得是知道荆楚玉是个什么德行,语气中不乏幸灾乐祸之意,不过好歹当事人还在,都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

“少爷您没事吧?少爷?”跟着荆公子的仆人连爬带滚的跑出来,把他扶起来,围着他嘘寒问暖。荆楚玉自认身份高贵,何曾受过这等气,又嫌这些下人护主不力,一脚一个踢开,转身冲着玉臻阁大门叫嚣。

“玉臻阁好大的胆子,知道小爷是谁吗?”

这荆公子的叔父是云城的知府大人,因膝下无子,对于这个侄子自是痛爱有加,可以说在云城他就是横着走的主儿。如今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失了颜面,心中那口恶气怎么也消不下去。

在他看来玉臻阁也不过是一介商家,背景再强大,能大得过知府大人?只要他报出身份这些人还不得乖乖认罪!

却没见跟着他出来的几个仆人见他直接和玉臻阁杠上,脸都白了,少爷谁不惹偏偏惹上玉臻阁的人,哎呦,这下子可怎么收场?

几个下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副苦瓜脸,心里想着好歹先把少爷弄回家再说,“少爷,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先回府拾掇拾掇,再请个大夫好好看看,可有伤着?再将此事禀明老爷,老爷自会为您作主的。”

“对,对,少爷我们先回府吧!”

“滚……”荆公子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这些,当下就将开口那人踢倒在地,连着滚了两圈。

这时玉九踱着步子走至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荆楚玉一身狼狈不堪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个轻浮的笑来,“你是谁,本小爷还当真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你呀,还是快请吧!”

从没被人这么当众下面子的荆楚玉气得脸都青了,伸手指着玉九,“你……你……”

半天都说不出连贯的句子出来,玉九却是手指遥点,吩咐玉臻阁里的人,“记住了,以后谁再敢来玉臻阁撒野,统统给小爷扔出去。”

“玉臻阁是罢,你给小爷等着!"荆楚玉这个时候也算是看出来了,这玉臻阁根本不拿他当回事。而且对方人多事众,他怕是讨不到好去,此事还得叔父出面才行。

思及此,荆楚玉一摆袖子,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

“啊!对了,以后荆公子,就请恕玉臻阁不招待了。”眼见荆楚玉带着人走远,玉九又慢悠悠的加了一句,荆楚玉脚步一顿,加快了步子。

闹剧结束,围观之人纷纷散去,至于荆楚玉平白为云城百姓添了段茶余饭后的笑谈。

这时一直待在后堂的方掌柜堆着一身肥肉,圆润的滚了出来,冲玉九深深一礼,可惜这个动作在他作来实在是为难了些。

“老奴请九公子安!”

“方伯不用多礼,我就是来游山玩水的。”九公子随意的摆了摆手,看样子是不太乐意应付方掌柜的样子,反倒是对苏陌的兴趣更大,回身走向苏陌,“这位小郎,我刚才在门外听你说要有生意相谈。”

“的确,就是不知……”苏陌刚起了个头,就被方掌柜截去话头,“九公子,你一路舟车劳顿,不如先稍事休息,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方掌柜一脸笑咪咪的样子,一身圆滚滚的肥肉,也不知道怎么动作的,就插进了两人之间,硬是把身材不算娇小的苏陌挡了个严严实实。

方掌柜对于这个喜好玩乐的九公子是个什么脾性,那是知之甚深,如今见他突然对那位模样秀丽的小郎另眼相看,心下便是一突。别的不说,怕就怕九公子一时兴起作出荒唐之事来,毕竟这事他也不是没有干过。

作者闲话:

因为系统的原因,无法回复各位小天使的评论,请见谅哈!!!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