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当场就画了两副整套的首饰设计图,虽然毛笔用得不太顺手,不过好在小时候也被爷爷逼着学过一段时间,也不算生手,越画越顺手。

苏陌当然不会什么首饰设计,不过现代网络游戏里许多人物设计里的首饰十分精美,看得多了自然就记住了。

两套首饰一套是红牡丹的造型,造型别致,富丽而又大气,少了以往红色饰品的厚重,多了一丝贵气。

另一套则以白色为主的莲花造型,清丽婉约,精致秀美,当真是各有千秋。

方掌柜掌管玉臻阁的生意这么多年,一眼就能看出这些首饰的价值,直叹,“妙,真是妙!”

过了一会,方掌柜才冷静下来,他把图纸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对苏陌的态度更加和蔼,一张弥勒佛一样的胖脸上,笑得见牙不见眼,“苏小郎,这些图样,六十两银子一套。另外这套首饰苏小郎若是想要出手的话,玉臻阁以一而八十两的价格收下。以后你若还有图样,我们还是经同样的价格收下。苏小郎以为何?”

一共三百两,这个价格可不低,也有方掌柜有意交好的意思在里面。小五都惊了一下。

苏陌在心里转换了一下,一两银子一千文钱,一文钱相当于现代的一元钱。两百七十两相当于三十万元,这东西在现代也不过值个几千元而已,这一下子就翻了许多倍,再加上以这个世界的购买力来说还不止。

苏陌很干脆的道,“可以。”

见苏陌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方掌面上闪过一丝赞叹,脸上的笑容更加深切了几分,“苏小郎是个爽快人。”

“哪里,还是九公子与方掌柜慧眼识珠,否则这些图纸也不过是废纸一张罢了!”苏陌客气道。

方掌柜立刻哈哈笑了起来,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些图纸怎么也不可能是废纸,但好话谁不爱听?

玉九立即让方掌柜取来银子交给苏陌,三百两银子,两张一百两的银票,一张五十两的,剩下的五十两被方掌柜换成了银锭,以便使用。

果然不愧是察言观色的大掌柜,能把这些小事做得不动声色,当下苏陌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一层。

苏陌伸手接过,道,“多谢九公子,方掌柜,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苏小郎慢走。”玉九拱拱手,将两人送出门去。

从玉臻阁出来后,时间尚早,苏陌要在云城好的逛一逛,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物价,以后无论做什么心里都有个数,不至于一问三不知。

最重要的是既然他已经决定以后做糖类生意,那么了解行情自然是必要的,正所谓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云城不愧是甘洲的重城之一,端的是繁华无比。

数十里人烟生聚,市井坊陌,数日经行不尽。

其道路通达,两边店铺鳞立,街头小贩沿街叫卖,来往客商不知凡几。

不过就这么一小会儿,苏陌就见到有几支商队拉着一车车的货物通过。

小五告诉他,那是从其它洲府来的糖商,虽然如今不是产糖季节,但还是不少客商不远千里来到甘洲,购得霜糖再贩往各地。

如此一趟所获之利润,足可以供一小富之家两三年所用。可见这其中利润之高,也怪不得人人趋之若鹜。

小五一边护着苏陌往前走,一边感叹,“甘洲的霜糖天下闻名,更是以云城为最,各处商人自然是纷踏而至。”

“也正是如此,才会有云城如今的繁华。”苏陌四处打量,在他眼里的云城和现代城市相比,其繁华程度也不差什么。

这其中是最主要还是归功于,制糖业的高度发展,并形成了一系列的产业链,再经过许多年的发展和沉淀,最终才有了如今的云城。

特别是当朝并不以商人为贱籍,这个时代的整体经济,较为苏陌曾经所在的那个时空的古代,要发达得多。

这不得不归功于大启开国皇帝的先见之明。

既然是产糖盛地,云城里糖铺自然是最多的,苏陌沿着街边走,随意挑了一家店铺就走了进去。

铺子不大,但收拾得十分整洁,盛糖的陶罐整整齐齐的摆在店里。

一眼望去,只有霜糖与冰糖两种,然而却满当当的摆了一屋子,空气中尽是糖类特有的清甜之味。

店小二抬起头看两人一身寒酸的样子,脸上的热情立马就下去了,不过还是尽职尽责的招呼,“二位客人,需要点什么,本店的霜糖种类齐全,价格合理,下品的霜糖才三十文一斤。”

苏陌也不在意他的态度,随意的点了点头,“我就看看。”

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买卖是做不成的,那店小二虽然没说不什么,但一张脸却拉得老长,不过还是没有口出恶言。

苏陌随意在沿着铺子走了一圈,心里大概有了谱。

其实在他看来,大启这个时候的制糖术其实已经相对成熟了,成功的制作出了蔗糖的结晶体。

而所谓的霜糖其实就是糖末,是结晶的蔗糖再次加工碾磨后得来的,已经初具白糖的雏形。不过由于没有漂白这一技术,所以糖看上去都是呈黄色或者褐色,多少也有些杂质。

这些糖分为上下品两种,上品霜糖色泽黄亮杂质少,粉质细腻,一斤要六十文。而下品霜糖,色如褐而杂质多,粉质也糙而不均,一斤也要三十文。

然后就是冰糖,同样也是如此。

三十文相当于三十元一斤,还是下品。这个时代的糙米也才三文一斤,一斤下品霜糖,可以买十斤糙米了。

在一个以温饱为首要的时代,可谓是奢侈品了,普通老百姓怕是一辈子也舍不得买上几回。

苏陌一连走了几家,价格虽有浮动,但并不太大,主要还是看品质。

苏陌心里也有了一大概。

然后想起家里两个大男人,他可以说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什么不都不会。就这个时代而言,这是相当的不成体统了。

但苏陌自认为自己是一大男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过想着卓严每天坐着轮椅还要动手做食物,苏陌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苏陌都不是会亏待自己的人,现在钱也到手了,想到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改善生活。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