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回到人群中,背脊却挺得笔直,如果不是她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苏陌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大户之家的夫人。

苏陌发现在一众难民群中,这个女人行止有度,即使一身落迫,却眼神清正,面对买主虽然焦急期盼,但即不谄媚讨好也不畏缩畏惧。

只一眼,苏陌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家出来的,至于为何为沦落至此,是否如她所言,就不得而知了。

女人的异常自然也逃不过小五的那双眼睛,他谨慎的打量着女人,猜测这样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巧合还是人为。

这也不怪小五一副草木皆兵的样子,实在是如今形势险恶,不得不如此。

很快另一个人站了出来,苏陌注意力从女人身上转移过来。

第二个是一个年青男人,身材纤细,矮小,看样子是一个已婚双郎。

他显然是看出来苏陌对前面那个女人行为颇有好感,就有样学样的行了一礼。

不过在大启一般普通百姓之间并不太讲究这些,见面大多都是拱手礼,而不像大户人家有专门的养嬷嬷,教导礼仪之类的。

因此像学了个四不像,一时之间手忙脚乱的,脸都涨红了,才呐呐道,“小人姓刘,阿爹是专办红白喜案的,小人自小就跟着阿爹打下手,许多菜式都会。”

他还没说完,陈管事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太好看。

所谓的办红白喜案,就是民间哪家有了丧事或者哪家要办喜事,就请人到家里操办。

一般乡下,因着手艺人少,无论红白喜事都是他们操持。乡下人生活艰难,自然忌讳也没这么多,也就无所谓。

但其他人却是忌讳的,生怕这双郎不明就理得罪了人,便大声喝了一句。

“行了,简单说两句就得了,换下一个。”

那个双郎也不是蠢的,也反应过来,当下脸都白了,立马回到队伍中去。小心翼翼的看了苏陌两眼,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算松了口气。

接下来十几个人挨个上来介绍自己,也许是珠玉在前,后面的人没有一个让他看得上眼的。

但苏陌却也有些犹豫,那个女人虽然合他眼缘,但光那一身气度,不用想也知道绝对不是一般人家出身。

她沦落至此,也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门道,就怕因此招惹上麻烦。

如今苏陌自身都还悬在半空中的,没个着落呢!哪里还有闲心去管别人家的事,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苏小郎,你想买哪个?”小五问,他也觉得第一个出来的女人在这群人当中最好,但是同样也觉得对方来历有问题,不是好人选。

“再看看吧!”苏陌又询问了陈管事,陈管事表示会厨艺的都在这里了。

苏陌无法看了又看,还是不如意,本来么,买东西都要看个眼缘呢,更何况是人了。

最后想来想去,苏陌还是选择了那个女人。

刚才的那些顾忌,不过是臆想,也当不得真。苏陌就对陈管事说了,陈管事立刻招来女人,双方商议买卖诸事。

“苏小郎,你只需付给王娘子六两银子,我于造册上登记,定楔,就可以了。”陈管事虽由官府指派,但却并不参与双方买卖交易。只相当于当个中间人而已,同时兼顾监督,并更改户籍等事。

“可以。”区区五两银子,就能够买一人一生,对苏陌来说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入乡随俗,他能做的也不过是以后对这些人好点儿而已。

刚要取银子出来,那女人就上前一步,微微躬身行了一礼,道,“这位小郎,小妇人还有一事相求,若是小郎愿意相助,小妇人此生自当结草衔环,若是为难,就当小妇人没说过。”

陈管事立马拉下脸来,道,“王娘子,你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

王娘子苦笑了一下,道,“小妇人又怎敢随意坏了规矩。只是小妇人实在是没有法子,才有此一说,如果小郎不愿意,小妇人自是不强求,只希望小郎能给小妇人一个机会。”

苏陌的手一顿,看着她半响,直看得她垂下头去,才说,“有什么事,你直说。”

女人脸上闪过一丝欣喜,然后跑到一处背风的角落处,很快就带着两个人出来。

其中一个看着十七八岁的样子,是个高大的少年,而另一个十来岁的样子,竟然是个双子。不过看他满脸通红,神智不清的样子,显然正是感冒发烧,却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病得不轻。

陈管事虽然脸色不好看,但看着烧得迷糊的小双子,到底什么也没有说。

小孩子感冒发烧,哪怕是在现代,有时候也是有生命危险的,更何这个孩子是在这个医术落后的古代。

苏陌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别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但是要让他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命,在自己面前逝去,却视而不见,他是怎么也做不到的。

但他现在并不知道王娘子的意图,只是问,“你想说什么?”

王娘子拉着那高大少年护着小双子,在苏陌面前跪下,终是深深的弯下了背脊,面现哀色,“小妇人想跟小郎做个交易。”

苏陌微微侧身让过,不受这礼,不动声色的道,“什么样的交易,你先说来听听。”

“小妇人的卖身银子是六两,小妇人分文不取。并且两个儿子也自愿入府为奴,同样不要卖身银子,只求小郎为小儿请医用药,救他一命。”王娘子道。

苏陌垂下眼,面无表情的道,“你的卖身银子是六两,这些钱足够你给小儿子看病所用,何必多此一举?让他们都入了贱籍。”

王娘子面有哀色,道,“小郎有所不知,我们自珉洲逃难而来,在这云城里无片瓦遮身,如今又是早春时节,天气寒凉。就算拿了银子看诊,但无衣保暖,无食饱腹。就算请了大夫,无法好生将养也不过是徒劳罢了。”

“小妇人所求不多,不过是有一处容身,一饭裹腹,为小儿医病。如若小郎愿意,我母子三人今生定当为奴为婢,永不背弃。”说着五娘子带着两个儿子深深的拜了下去,以头触地。

小五和陈管事见状,表情各不相同,但都没有插口,只待苏陌自己作决定。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