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娘子说得情真意切,但苏陌却不为所动,反而十分冷静,“你也知道,你小儿子病得不轻,他如今这情况,就算请医用药,未必有用。若是如此,又怎知,你事后不会迁怒于我?”

苏陌就事论事,话虽然不好听,但却是这个道理。

王娘子脸上哀色更浓,泪盈于睫,提着衣袖擦了擦,强笑道,“小妇人虽然是一介女流,但这点道理还是懂的。小儿的情况我也是知道的,但救与不救却是我做母亲的责任,能不能逃过此劫,却是他的命了。无论结果如何,均与他人无尤。小郎的相助之恩,小妇人与小儿铭记于心。”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爱怜的抚摸着小儿子烧得通红的面颊。

看那妇人一身衣衫仅能蔽体,反倒是小双子身上的衣服裹了一层又一层,想来是王娘子把所有的衣物全都给了儿子,尽量让他暧和一些。

苏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在他早已模糊的记忆中,母亲无论做什么,首先想到的总是他。就连最后弥留之际,也要强撑着为他谋划一切,这才让他在群狼环伺中,得以好好的长大,还能肆意的生活。

想到母亲,苏陌终于是软了心肠,对王娘子道,“你起来吧。”

王娘子面上一惊,哀求道,“小郎……”

“我答应你,就当日行一善好了。”

说着苏陌弯下腰直视着王娘子的眼睛,道,“这个交易我做了,不过你要记得今日所言。如果以后做了那等背叛之事,本少爷有的是手段收拾你们。我想你永远也不会想要去尝一尝那种滋味。”

最后那一句苏陌压得极低,除了离得他最近的王娘子母子没有任何人听到。随着苏陌的警告,有什么东西当头压来,像一块巨石,直压得两人差点喘不过气来。

不过好在那古怪的感觉只一压一收,便消失了,然而就是这短短的一刹那,就让两人心惊不已,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惊骇之色。

她不会认为那只是单纯的警告,而是真真切切的在告诉她们,背叛他会有什么后果。

王娘子虽然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小双郎为何会有如此手段,但她知道背叛的代价绝对是她付不起的。

本来她就没想过背叛,这下子更加不可能再生旁的心思。

小五在一边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有出声阻止,心想不论这三人有没有问题,回去后好好查查就是了。如果是安份守已的也就罢了,若当真有问题,私底下处理了就是了。

苏陌并不知道就这么一小会儿,小五就想了这么多。

用精神力震慑了两人后,走到陈管事面前,道,“陈管事,这样不算坏规矩吧。”

一边说一边借着衣袖的遮挡塞了一两碎银子过去。

虽说陈管事,不干涉买卖双方的交易,但双方交易后,作为管事他还是能在买方手里得些佣金,这是规矩。

但如今苏陌和王娘子没有金钱交易,也就意味着陈管事没有利益可得。

苏陌对这些弯弯绕绕也是明白的,便从别处找补。

当下陈管事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也有了笑模样,嘴里连道,“不算,不算。苏小郎当真是客气。县大老爷,让在下在此统管诸事,也是见百姓糟难,帮着为其谋些出路,王娘子一家能遇到您这样的主人,也是三生有幸。”

苏陌给的银子,比提的佣金还多,陈管事更加客气了几分,觉得这小郎行事不错,大气。

登计造册很快就弄好了,让三人签字画押按下手印,就把卖身楔交给苏陌。

收好三人的卖身楔,苏陌冲陈管事点点头,“多谢陈管事,告辞!”

然后招呼小五带着三人离开了北尾巷。

王氏三人脏兮兮的,又穿得实在是单薄,苏陌既然买下了,自然不会放着不管。

想着找个地方先收拾一下,再说还有一个小孩需要看诊,便就近找了个客栈,带着人走了近去。

一个小二立刻迎了上来,脸上堆笑,“几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来间上房。”苏陌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时代客栈房间是怎么分的,又不想露馅,只得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随意要了一间。

却没有看到跟在后面几人纠结的表情。

“客官,里面请。”

小二虽然好奇这么几个人怎么只要一间房,但是出钱的是大爷,立刻热情的邀请几人进店。

然而刚直起身,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刚才苏陌打头,小五略后一步,虽然能够看到后面跟着几个人,但却被完全挡住了,小二还以为是前面这个小郎的下人。

现在苏陌一进店,后面三人就露了出来,那一身蓬头垢面的样子活像是在泥地里打了个滚儿,跟乞丐也差不多。

小二一口气就哽在了喉咙里,一张脸憋得难看,却也不敢随意得罪客人,只得勉强道,“小郎,您看这个……”

还不等他说完,苏陌斜斜的一眼扫过来,轻飘飘的扔下一句,“怎么本少爷的人进不得这店?”

“不是,只是这……”店小二也十分苦逼。

眼前这个小郎面生得很,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但是看着就不好惹,他也不好得罪。只如果就这样放他们进去,掌柜的同样也不会放过他。

一时之间进退维谷。

好在苏陌量为住店的,又不是来砸场子的。知他为难,便随手扔了一两银子过去,“可以进来了吗?”

在苏陌的观念里,所有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

然而小五见他一出手就是一两银子,那轻描淡写的样子,仿佛给的不是银子,而是土泥瓦砾一样,就感到一阵头痛。

心想,就苏小郎这花钱的功夫,也不知道将军那点俸禄够不够他挥霍的?

“进,进!小郎请,几位请。”店小二手忙脚乱的接了银子,手中一沉,便知斤两,当下就换了一副脸色,一迭声的道。

几人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房间,小二正要退下,被苏陌叫住,“小二哥,麻烦你等下送些洗澡水上来。”

“不麻烦,不麻烦,客官请稍等。”见苏陌出手大方,小二行动起来也是十分迅速的,很快一桶热水就送了上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苏陌要干什么。

苏陌借着从背包里取东西的动作从里面取了一颗退烧药和抗病毒的药,放到王氏手里,“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药,对退烧有奇效,你把药化开了,先喂你家小儿子服下。”

王氏激动的接过,“多谢主君赐药。”

“你先别谢我,你家小儿子烧得太久,这药对他有没有效果,我也不知道,用不用也在你。”苏陌截住话头,“另外你最好先把你自己和他身上的污垢清洗干净,这对病人有好处。”

然后从荷包蛋里取出十两银子,扔给王氏长子王骓,道,“这些银子你拿着,先去给你们母子三人买些合适的衣服,并被褥等物,顺便把大夫请来,给你弟弟看一看。”

“这……”王骓没想到苏陌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反倒是王氏在一惊之后,平静下来,对长子道,“你快去吧,别耽误了时间。”

然后对苏陌深深一礼,什么也没说,就去照顾小儿子去了。

苏陌略一挑眉,越发觉得这个王氏不是普通人。但也不在意,拉着小五下楼,把空间留给王氏母子。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