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来到楼下,时间已临近中午,苏陌自然不会亏待自己,当下随意点了些招牌菜式,招呼小五先吃饭。又让小二给王氏母子送些吃食上去。

苏陌跑了一上午,肚子早就饿了,虽然菜式有些不合胃口,但也能入口。

他一脸挑剔,小五却吃得食不知味,人坐在这里,思绪却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他被卓严派来,其实就是为了探查苏陌有没有问题,但是一上午下来,他发现疑问没有解决不说,反而越来越多。

他发现苏陌此人就像一个秘,与小六查到的苏二少爷相差太远。观他为人行事颇为大气,不像是深宅大院里养出来的双子,倒像是世家贵族里走出来的公子,却又带点纨绔子弟的做派,但偏偏又没有恶习。对人对事,张驰有度。

如果苏陌是个男子,小五倒也不至于如此纠结,可他偏偏是个双子,这就让人感到有些怪异了。

另一边王氏等苏陌两人离开后,掩了房门,从桌子上的水壶里倒了水,喂儿子服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代人从末用过西药,身体里没有产生抗体的原因。

没有多久,王氏便发现小儿子脸上不正常的红就退下了许多,探探额头,也没有那么烫了。王氏又惊又喜,一直悬着的那颗心才落了下来。

刚好王骓买了东西请了大夫回来。

那大夫诊治一番,摸着胡须道,“令郎的烧已经退了,再喝几贴药,好好养养,就没事了。”

“多谢大夫。”王骓连连道谢,用苏陌给的银子,付了诊金,抓了药,再送大夫离开。

回到房间,母子两抱头痛哭,过了好一会儿,王氏才又止了哭声,对长子道,“主君今日的相救之恩,我儿定要铭记于心,此生绝对不能做出对不起主君之事。”

王骓摸了摸弟弟病得快脱相的小脸,心痛之余,狠狠有点了下头,“母亲,孩子记得。”

苏陌估摸着王氏母子收拾得差不多了,才和小五上去。

王氏洗去了脸上的污垢,虽然蜡黄干瘦,却看得出五官清秀,头发绾了起来用一支木簪固定,干净清爽。

王骓一身短打,虽然瘦,但身材高大结实。

苏陌甚是满意。

王氏见到苏陌,立刻拉着长子冲苏陌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一副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只是连连道,“多谢主君今日相救之恩。”

“行了,起来吧。”苏陌对于古代人动不动就下跪的行也为也接受不能。

“是。”看出苏陌不太自在,王氏十分有眼色的拉着长子站了起来。

因着多了一个病人,苏陌也没心思再继续逛下去,就带着人早早的返程了。

虽然带着一个病人,但自云城到镇子上走的是水路,倒也没有什么麻烦。

到了镇上,苏陌先将王氏母子安置在忠叔的牛车上,这才和小五一起带着王骓到镇上的粮店里买粮食等物。

糙米三文钱一斤,精米十文钱一斤,面粉三文钱一斤,黍米两文钱一斤。

苏陌吃不惯糙米,便一口气买了五十斤精米,二十斤面粉,至于粗粮,苏陌表示不考虑,他才不想折磨自己的胃。

然后又买了盐,油,酱,醋还有肉等,一并让人送到忠叔那里。

一路买,买,买,小五已经从最初的惊诧到面无表情,再次肯定,苏小郎就是败家精。

苏陌是买得爽了,银子也如流水一样花了出去,转眼就花去了三十两,就乡下而言已经是一笔巨款了,可他却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苏陌买的东西多到将忠叔的牛车都堆满了,一路招摇过市的回到上河沟,自然是引来许多窥视的目光,难免招来一些闲言碎语。

然而从来不知道低调为何的苏陌,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人的想法,招呼王骓把东西搬回家。

“苏小郎,我回家了。”小五见没自已什么事,背上自己的背篓向苏陌打声招呼就走了。

“等等。”苏陌叫住他,“你今天陪着我跑了一圈,我还没谢谢你呢。”

小五大大咧咧的摆摆手,“这有什么好谢的,我本来就要到云城去,不过顺带的罢。”

“那怎么行!我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就在我家吃过晚饭再回去。”苏陌虽然被那群糟心的亲戚养得有些不通人情世故,但最基本人际交往他还是懂的。

人家辛辛苦苦陪着跑了一天,如果一丁点表示都没有就实在是太没眼色了,但如果给钱太见外又伤情分。请人吃饭就刚刚好了,还能拉近彼此的关系。

“不了。”小五拒绝道,“我弟还在家,等着我回家做饭。”

苏陌这才想起他家还有一个年岁差不多的弟弟,便道,“那你把小六也叫来,我们大家一起吃个饭,也认识一下。”

“不用,不用。”小五还是没有答应,苏陌只好取了一盒子点心放到小五背篓里,“那这盒点心带回家,和你弟弟一起尝尝,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小五见推辞不过,只得收下。

送走了小五,苏陌将空置的房间给王氏和小双子做房间,至于王骓只能在杂物间里搭了一个简易的木板当床。

安排好后,苏陌才想起来关于买人的事,没有跟卓严讲。

便又领着王氏和王骓到了卓严跟前。

卓严坐在堂屋里,手里拿着一本书,慢悠悠的翻看,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

此时,太阳的余辉,还未完全散去,从窗户里洒进来落到他身上,染上了一层暖色,就连身上那股迫人的气势都收敛了许多。

向来没心没肺的苏少爷,突然觉得这样的卓严怪好看的,至少比他曾经见过的男人都要有味道。

作为一个天然gay,看到这么优质的男人,要是换个时间,换个地点,说不定他早就直接上去撩了。

不过现在嘛!也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

想到这里,苏陌颇有点可惜的叹了口气,然后清了清莫名有点发干的嗓子,道,“我今天买了两个人回来,以后家里的事就交给他们去做,你好好休息。”

说到这里,难免还是有些心虚。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