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小五正站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的,听苏陌招呼他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

等两人走得远了,小五才压着声音佩服道,“苏小郎你可真厉害,那几个长舌妇,平时嘴皮子可利索了,现在却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脸色当真是难看。”

这些乡野村姑,没有学识,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做事全凭喜好。当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小五刚来村子里的时候没少在这上头吃亏,没想到苏陌不过三言两语就把这些人给震住了。

“这有什么,正所谓攻心为上,不正是这个意思吗?”苏陌一边忍着小腿上的痛,一边慢悠悠的向前走着,这也算是装逼装到一定程度了,就连小五也被他唬住了。

小五别看是个小双子,但那也是跟着卓严上过战场打过仗的。苏陌此时漏出来的一句话,他曾经在卓严给他看的兵法书上看过相似的,这就更加重了他的疑惑。

脸上却笑嘻嘻的带过,道,“苏小郎你懂得可真多。”

苏陌只想快点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看看腿,真特么的痛死了好么。自然也没有注意小五在套他的话,只随口道,“看多了自然就会了呗,这有什么?”

看得多呀!小五垂下眼没再说话,两人走到一家院墙根,然后拐了个弯,后面的人自然也就看不到了。

苏陌再也撑不住了,身体一歪,非常不客气的倒在小五身上,嘴里一叠声的‘哎呦’叫痛。

“怎么了,苏小郎你怎么了?”小五尚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的扶住苏陌,只听得他叫道,“痛,痛死我了,快,小五扶我到那边的石头上坐下,嘶,轻、轻点呀!”

小五不明所以的扶着苏陌单腿跳着来到石头跟前,又扶他坐下,道,“你这是怎么了?”

“哎呦,痛死本少爷我了。”这里除了小五就没别人了,苏陌自然也就不用再装了,痛得眼睛都泛起了泪花,他一边嘴里‘嘶嘶’的吸着气,一边伸手挽起裤腿,露出一皆白皙的小腿出来。

从小被人当祖宗一样供着,苏陌那一身皮肉养得比女人都白,毛孔细腻,稍微一点印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更何况现在那里青紫青紫的一大块淤血,一眼看去真是触目惊心。

“……”小五。

小五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下也是挺无语的,同时也佩服他,都痛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忘舌战群雌。

“没事,就是青了一块,骨头没伤着,好好养上两天就好了。”小五听他叫得厉害,还以为伤到骨头了,结果检察了一下,发现看着可怖,其实连伤都算不上,最多就是皮子青了而已。

心里想着这苏小郎可真是娇气,他们在战场上打仗的时候,哪里不受点伤,也没见像他这样要死要活,连眼泪都快出来了。

“还要养几天呀?”苏陌垮了脸。

“不然呢?不过你要是不怕痛的话,不养也可以。”也许是跟苏陌混得有些熟了,也摸清楚了他一些脾性,小五说话也随意了些。

“我什么都不怕,就怕痛。”苏陌摸着腿,连碰都不敢碰那里,问道,“村里有大夫吗?”

小五道,“你找大夫干什么?”

苏陌理所当然的道,“看腿呀,你没见我伤成这个样子了吗?”

小五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你这点小伤,用不着找大夫。”

苏陌不敢置信的比了比腿上了伤,“不找?那,那,就让它这样?”

以前在家的时候,无论是磕哪儿碰哪儿,一大堆家族医生围着他转。这一辈子唯一受过罪也只有两次,一次被货车撞飞,但那个时候昏迷了,所以没有感觉。还有一次就是服用基因液,不过那时候一心为了保命,自然也就顾不得了。

小五也是无奈道,“那,不这样,还能哪样?都没有流血,看什么大夫,看了大夫也没用。”

小五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苏陌了,说他是双子吧,为人行事又像个男子,说他像男子吧,一转眼又为点小伤差点没哭鼻子。

“都不用抓点药什么的吗?”苏陌提高了声音,简直无法想像这么大一块伤,不用请大夫,不用擦药,就让他自然愈合。虽然没有流血,但这皮下伤也是伤好吗?

“好了,好了,我家里还有点金创药,回家拿给你擦擦。”小五实在是不想跟他在这些上小事上纠结,哄道。

“那,那就谢了。”苏陌这才放下心来,他这怕痛的毛病,打小就有,这么大一场淤血真要让他自己好,还不得要了老命了。

“不用。”小五摆了摆手,又看了看日头问他,“还能走吗?现在时间不早了,再不去,李大叔说不得就要到地里去了。”

“走,走,走。”苏陌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没办呢,一边单着腿站起来,一边冲小五招手,道,“你扶着我点呀。”

那样子还真没把小五当外人,小五不知道应该是庆幸还是无奈。

小五走过去,把苏陌的手臂架在肩上,向李大叔家走去。

两人走到李大叔家的时候,李大叔正在院子里编背篓。

李大叔大根四十来岁,脸上布满是风霜之色,一双黝黑粗大的手,意外的灵活。只见他十指翻飞,竹蔑在他手里穿来穿去,很快就编出一大截。

“小五,你咋来了?”一个身材略矮小的男人,正坐在另一头,用柴刀给李大叔削竹蔑,看到两人立刻笑着打招呼,然后看向苏陌,有些拘谨的道,“苏小郎。”

苏陌的目光在他眉心一转,看到一颗颜色暗沉的红痣,便笑咪咪的叫人,“李家阿叔好。”

李家阿叔还以为以苏陌身份是不屑于他们这些乡下泥腿子打交道,没想成态度竟然这样好。当下心里就欢喜了几份,连忙站起来,把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笑道,“进来坐,就是院子乱了些,苏小郎可别见怪呀。”

“不会,不会。”苏陌被小五扶着进了院子。

李家阿叔这才见苏陌被小五扶着,忙又道,“苏小郎这是怎么了?可是伤着哪了?”

“没事儿,就是刚才赶路不小心,摔着了。”苏陌笑道。

“这摔着了可不是小事儿,等下还是叫刘大夫看看的好。”李家阿叔道,一边两三步跨进堂屋,从里面端了两个竹制的椅子出来,放在院子里,又和小五一起,扶着苏陌在椅子上坐好。

“多谢,阿叔。”苏陌礼貌的道了声谢,李家阿叔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就连一直没有出声的李大叔都看了苏陌好几眼。

李大叔家的院子虽然是小了点,但是收拾得十分整洁,只是院子边木棚子下堆得最多的除了柴火就是竹子。

还有三两只鸡正悠闲的啄着地上的虫子,见着人也不怕。

李阿叔十分热情,不仅兑了两碗糖水,还将洗净的山果子用小簸箕装了放到跟前,一叠声的请他们吃。

苏陌没有推辞,一口一口的将碗里颜色微黄,碗底还有杂质的糖水慢慢的喝了。

小五在一边默不作声,见此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可是知道这苏小郎那张嘴有多挑,还以为他看不上这劣质的糖水,没想成竟然面不改色的喝了。

苏陌喝得慢,还特意品了品,甜味不够纯,甜度也不高,想来应该就是铺子里卖的下品霜糖。

即使如此这也是乡下富足一点的人家,才能买上一点,遇到贵客才拿出来待客用的。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