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喝了糖水,又吃了几个果子,跟李家阿叔东拉西扯的闲聊。

从闲聊里知道,李大叔夫夫俩共有两个儿子。

长子李虹今年二十五岁,在镇子里开了个杂货铺,生意还可以。夫妻两带着儿子一直住在镇上,每半月回来看双亲一次。

次子李安,今年才十七岁,正是议亲的年岁,平时里就跟着父亲学些编制竹器的手艺,现在上山打柴去了。

然后又跟他提到,村子里的人哪些可以亲近些,哪些要离得远些。苏陌一路听下来,也算是收获颇丰,至少不再是两眼一抹黑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眼看日头都爬到了半天上,小五轻轻的踢了苏陌一下,示意他办正事儿。

其实他也挺意外的,没想到看着有些不近人情的苏陌,居然能跟李阿叔聊到一块去,而且也不过半天的时间,李阿叔就已经陌哥儿,陌哥儿的叫得亲热了。

“对了李大叔,我想麻烦你做个东西。”苏陌经小五提醒才发现,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要过去了,这才止住话头,说起了正事。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陌哥儿你想什么东西,叫你大叔给你做一个就是了。”不等大叔发话,李阿叔就直接拍板了。

苏陌笑道,“阿叔,如果我就做一个两个的,定然是不会跟你客气的,不过我这量做得有点大,可不能让大叔吃亏。”

“陌哥儿,你是要做什么?”李阿叔问。

“就是做簸箕,不过个头要大,数量的话暂时二十一个吧,另外还要配上搁簸箕的三角架七个。”苏陌一边说,一边伸手比了个大小,“大叔你看要多少文?”

李大叔停下手中的活计问,“还有其他要求吗?”

苏陌道,“没有,只要不漏麦子就可以了。”

李阿叔疑惑的问,“陌哥儿,这簸箕就是晒晒东西的时候才用得上,你是不是做得太多了。”

苏陌笑道,“没事,阿叔,我这是有其他用处的。”

“那就好。”李阿叔就是怕他什么都不懂,乱置办东西,既然有其他用处,他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李大叔再次跟苏陌确定了大小后道,“这样吧,这些簸箕二十文一个,支架十文钱一个,三天的时间,到时候你过来取吧。”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过三天我再来取。”苏陌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具体价格,但感觉上有些偏低,想来是李大叔报低了些,但也没有说什么矫情的话。

苏陌就是这样的性子,对于别人的恶意,他总是毫不留情的打回去,但是对于别人的善意,他会默默接受,记在心里,然后找机会回报回去。

李阿叔道,“不用,就叫你大叔做好后叫上小二一起送过去就行了,也免得你大老远的跑上一趟,再说你这腿伤成这个样子,三天后还没好利索呢。”

苏陌无奈的瞄了瞄腿,也没再推辞,笑道,“那就先谢谢李大叔和安兄弟了。”

李阿叔不以为意的道,“这点小事谢什么!”

“那李大叔,阿叔我就先回去了。”苏陌被小五扶着向外走。

“好,你俩慢点,回去好好休息,可别伤上加伤了。”李阿叔一直把两人送到院子外的小路上才回转。

苏陌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卓严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子边看书,苏陌描了一眼,正是他买的那本游记。

心情莫名其妙的就好了起来,连腿上的伤似乎都没那么痛了。

“这是怎么了?”卓严没想到不过小半天的时间,这人活蹦乱跳的出去,就一副半残的样子回来,语气不由自主的沉了几分。

“没事。”苏陌拐了小五一下,笑嘻嘻的道,“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严重吗?”卓严放下书,推着轮椅来到跟前问,“摔哪儿了?”

“腿上。”苏陌一边说,一边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卓严突然伸手去撩他裤子,苏陌被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下意识就往后一躲,却忘了自己还是半个伤残人士,结果身体一歪。

“小心。”小五本来扶得好好的,也没料到他突然来这么一下,一下子没抓住,眼见苏陌就要一头载倒。

还是卓严眼急手快的拉了一把,才没有让他五体投地的摔倒在地,却是一屁股坐到了卓严的腿上。

苏陌一下子整个人都懵了,反应过来后,就像屁股上着了火一般,就想跳起来,却被卓严一把按住,结结巴巴的问,“你,你做什么?”

“看伤。”卓严扫了他一眼,不知为啥,苏陌总觉得这一眼有点冷飕飕的,便坐着没敢乱动。

然后就闻到皂角的清香味慢慢逼近,苏陌心里一紧,这么暧昧的距离,实在是不怪他胡思乱想。

然而,那个撩拨得他小心肝,可耻的动了一下的人,却是擦着他身体一侧弯下腰去,挽起了裤管。

“……”苏陌。

只见苏陌小腿肚子上老大一块淤血,整整占了大半个。经过一上午的时间,颜色变得更深了些,紫黑色的淤血狰狞的盘踞在小腿上,衬着白皙的皮肤看着更加骇人了。

卓严一眼就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什么摔的。

从军数载,无数次生里来死里去,肚子上被戳个洞还能勒一勒,照样提枪杀敌,连眉毛都不皱一下的卓将军,莫名就是觉得这伤看着十分碍眼,恨不得立刻就抹去。

卓严伸手轻轻触了一下,没敢用力,苏陌还是痛得‘嘶’了一下,腿往后缩,问道,“这是怎么来的?”

小五看看苏陌,再看看卓严,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这个时候实在不应该再杵在这里,忙找了个借口道,“卓大哥,我家里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管苏陌的眼色,匆匆的跑了,活像后面有狗在追似的。

“哎……”苏陌本来想向小五道谢来着,结果一眨眼的功夫人都跑没影了。

没有了旁人,苏陌越想越觉得两个这个姿势有点不对,当真是如坐针毡。

等卓严放下裤管后,连忙扶着卓严的肩头站了起来,打了个哈哈,“这伤看着骇人,其实也没什么,擦擦点药什么的,过两天就好了。”

说完以后也不看卓严,单着腿一蹦一跳的进了屋。

卓严目送苏陌像单脚鸡一样蹦跶着离开,碾了碾手指,这才慢慢的转动着轮椅也跟着进了屋子。

苏陌好不容易把自己折腾进屋子,刚坐上床上,卓严就跟着进来,他不自在的转开眼睛,“我先休息一下,等下吃饭的时候再让王婶叫我起来。”

“把药擦了再睡。”卓严打开衣柜,不一会就找出来一个瓷瓶,又控制着轮椅来到床边,把他往床上推了推,“别磨磨蹭蹭的,快点。”

苏陌自问他与卓严远没有亲近到这种程度,忙半坐而起,干笑道,

“还是我自己来吧,不用麻烦你了。”

卓严目光平平的看向他,道,“这药需要用力揉开,才能发挥其药力,否则擦了也白擦。”

“还要揉开!”苏陌一听头皮都炸了,忙把头摇得像拔浪鼓似的,“那就不用了,小五说这点伤没什么,过两天自己就好了,不用擦药。”

仿佛先前腹诽居然不能看大夫的人不是他一样。

作者闲话:

后面会涉及到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一部份来源于度娘,一部分是问了家乡匠人后,才最终定下来的,可能与小天使们知道的有些出入。

祝大家看文愉快!

求枝枝!求枝枝!谢谢大家支持!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