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在这个时代,粮食就是百姓的命。眼看着今年麦穗粒多,定然收成好,是个丰年。

大伙儿都十分高兴来着,没想成临了最后,却来了这么一场雨,把所有的期盼都给毁了。

田地多的,除去淋雨发芽的麦子,交上两成的税收,余下的粮食稍微勒紧点裤腰带,计算着过,尚能勉强接到下半年的水稻收获的时候。

可那些本来家中就田少地薄的,这么一来,只怕这日子就更难挨了,为了活下去,少不得还要卖儿典女,妻离子散。

这不是老天爷不给活路么?

一时之间各家都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虽然卓严家没地,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无论是王婶还是卓严都是一脸凝重的表情,家里头连气氛都沉重了几分。

小五小六这几天也是跑上跑下,将外面的情况带了回来。

而苏陌也慢慢反应过来,这两人只怕本来就是卓严的人吧。故意让小五来接近他,也是为了把他放到眼皮子底下看起来。

对于卓严的做法,苏陌并不反感,毕竟他的身份问题摆在那里,想不承认都不行,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早早让他们探个明明白白,这对大家都好。

只是不知道,卓严现在不再掩饰他和小五小六两人的关系,是什么意思?

是对他放下了戒心,还是进一步的试探?

小五小六又来向卓严报告外面的情况,“直山县这次受灾的村子一共有二十三个,大约有三成的麦子受了雨,不能用了。”

小五小六刚从外面回来,一身的汗,王婶忙为几人端来凉茶,又安安静静的退了出去,却也没有走远了,坐在院里凳子上做着衣服。

这个距离既不会听到屋里的谈话,但若是两个主子有个什么需要,只要招呼一声,她就能听到。

卓严问,“县令大人没有上报朝廷吗?”

一般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由县令上报朝廷,再由朝廷出面来解决,看是减免赋税还是其他什么。

小六一口气将茶灌进喉咙里,抹了一把汗,摇了摇头,“出事后县令大人就立刻将情况上报给了朝廷,但是……”

说到这里,小六下意识的看了苏陌一眼。

若是遇上别人,或者换一个有眼色点的,会十分自觉的找个借口避了开去。可偏偏苏小少爷是最不会看人脸色的,或者说他看到也直接了当的给无视了。

照常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像是没有看到小六的暗示似的,这让小六一下就卡壳了,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卓严扫了苏陌一眼,“然后呢?”

小六眼神微闪,以将军一惯谨慎的性子,如此不避讳苏小郎,不知是何意?

心里念头微转,到了嘴边的话就拐了个弯儿,“只是,现在那里怕也没有精力来管这些。”

小六这句话说得含含糊糊的,卓严却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想到京城那一团乱摊子,也是头痛。

这个时候一个两个的要么忙着明哲保身,要么忙着争权,那人还要想办法稳定京中情势,怕也是分身乏术。

卓严眉头深锁,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束手无策。

苏陌端着茶在一边冷眼旁观,心中也是几番思量,最后终于作了一个决定。

将茶杯放下,轻咳一声,引来所有人的注意后,这才慢条斯理道,“其实,要解决这件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小六撇了撇嘴角,这么大的事,就连将军都没有办法,他一个不知民间疾苦的大少爷能有什么办法?

倒是卓严看向苏陌,道,“你有何高见,不防说来听听!”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卓严同样是不相信苏陌有这个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我的意思是……”苏陌重重的吐了口气,也许是说出了口,心中的顾忌反而没那么重了,他勾勾唇笑得有些张扬,“本少爷可以解决这件事,能变废为宝,你信是不信?”

苏陌容貌明丽,如今这样一笑,更是惑人,卓严目光闪了闪,心脏漏跳了一拍。然而他如今更关心的却是直山县受灾的问题,实在是没有精力去细想这点异样。

虽然在场的三人都不曾对苏陌所说的办法报有信心,但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么荒谬的话来。

毕竟天灾人祸谁都无法预料,同样也无力改变,发生后也只能靠着朝廷救济。

千百年来,都是这样过来的,唯一的区别就是看当朝的皇帝是否心系百姓,决定振灾的力度。但也仅此而已,能不能活得下去,还要看天意。

可却从来没的听说过,能把废了的麦子变成宝的!这不是荒谬是什么?

小六本就对苏陌的存在有所不满,如今就更加不客气了,“苏小少爷,就算你不识民间疾苦,但也请你不要信口开河,这发了芽了麦子无法食用,不能保存,这是常识。”

言下之意就是说苏陌不过一个连常识都不知道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

苏陌嗤笑一声,伸手遥遥一点小六,下巴微扬,“你不会,那只能是说明你能力有问题,但并不代表本少爷我不会。”

“……”小六被噎得心口痛。

小五却没有小六想得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怀疑,“苏小郎,难道你真的有办法?”

对着小五苏陌缓了语气,侃侃而谈,“发芽的麦子的确是没有食用价值。”

小六一听这话,这不明摆着戏耍他们么?

“那你……”

苏陌没好气的道,“你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然后也不管小六是个什么脸色,接着往下说,“不过我却有一种方法,可以用这些发芽的麦子制作成一种酱料,而酱料能卖钱,这个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苏陌想到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发芽的麦子是不能食用的,但却可以制作成其他的东西,比如麦芽糖或者甜面酱。

前者的制作需要大量的糯米或玉米,这样一来成本就投高了。

而后者却简单得多,甜面酱又叫麦酱,主料就是发芽的麦子和食盐,过程也不难,只要细心一点谁都能做得出来。

苏陌的话对于在场的三人来说,简直就像天方夜淡一样,不可信。

但卓严见苏陌言之有物的样子,心中又不由自主的升起希望来。

“苏小郎,你别是哄我们吧!从来没听说过,这发了芽的麦子还能制成酱料的。”小五怀疑道。

“这是我家乡的方法,你们大启人自然不会。”苏陌睨了他一眼。

“真的?”见他说得认真,小五还是半信半疑的。

不过想到苏小郎一直自称自己来自海外,本来他们都是不信的,照此看来也许他说是真的,也是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这样一想心里便升起了一丝期盼,他们都是农家出生,自然明白粮食对百姓的重要。如果能将原本只能抛弃的废物利用起来,实在是在好不过的事,于国于民都是大功一件呀!

就一个问题却翻来覆去的问个不停,苏陌早就失了耐性,当下白眼一翻,“我骗你做什么,又没有好处可拿。爱信信,不信拉倒,本少爷还不乐意说呢!”

见苏陌生气了,小五忙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

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他也表达不出来,正急得抓耳挠腮,就被小六拉走了。

小六看得分明,无论苏小郎此话是真是假,都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明白接下来的话,也不大适合他们在场。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