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河沟卓严家还是很好找的,心腹很快就打听到了卓家在哪里,并一路寻来。

“你找谁?”王婶正坐在院子里绣花,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人在院子外面探头探脑的,当下就警惕起来。

“请问这里是卓严卓大哥家吗?”冯禀问道。

“是这里,你是?”

“我是冯禀,是县令胡大人让我来的。”因着胡县令那奇怪的态度,冯禀虽然摸不准这家人的底细。

但素来依着胡县令眼色行事的他,秉着少得罪人的想法,态度也算得上十分平和了。

“原来是官差大人,里面请,里面请!”听说是从衙门里来的,王婶也不敢怠慢,连忙迎了进来,又去禀报了卓严和苏陌。

然后给客人沏上热茶。

冯禀没想到县令大人要他找的人居然是个瘸子,还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双郎。

冯禀眼里闪过一丝意外,但很快就遮蔽了去,脸上带笑,冲着卓严两人抱了抱拳。

“卓大哥苏小郎,在下冯禀,是奉了县令大人的命令而来。”

这些衙役在当地,以现代的话来形容就是穿着制服的流氓,是老百姓惹不起、见着就绕着走的主儿,能叫人一声大哥,也算是十分给面子的了。

“冯大哥,请坐,这乡野之家,只有粗茶,还望不要嫌弃。”卓严拱了拱手算是见礼。

苏陌也从善如流的跟着叫了一声冯大哥。

冯禀连忙客气道,“哪里,哪里!我不过是粗人一个,再好的茶放在我这儿都是牛嚼牡丹,也品不出那味儿来,还是粗茶好,解渴。”

说完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卓严陪着坐了一阵,两人随意闲聊。

冯禀几次想套他的话,都被绕了过去,知道再说下去也问不出个什么明堂来。

冯禀果断的结束了话题,主动道,“兄弟这次来,是来送酱的。”

苏陌眼睛一亮道,“甜面酱已经制成了?”

别看苏陌一副万事不上心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头还是惦记着的,毕竟这也关系着许多人下半年的生活,和他未来的计划。

冯禀古怪的看了两人一眼。

一般来说,家里男人说话女人和双郎是没有资格插嘴的,可卓严虽然没有点头但也没有阻止,显然是一副纵容的样子。

冯禀不仅咋舌,这男人对自家双郎倒是好,但转念一想,他这样子还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双郎,可不就得宠着!

换他,他也使劲的宠。

谁也不知道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冯禀就脑补了这么多的东西,表面上却是一本正正经经的样子,道,“酱已经制成,今天一大早就有一个农户送到了县衙。大人叫兄弟送来,想请卓大哥苏小郎也一同品偿品偿,也算是那农户的一点心意了。”

说着冯禀便将手里的篮子递出去。

苏陌伸手接过,打开封着罐子的油布,一股清甜的香味扑鼻而来,不用再看只闻这味道,苏陌就知道这酱是制成了。

苏陌赞道,“不错,这酱制得好。”

说实话,看到这样好的成品,他也很意外。毕竟这东西在这个世界还从来没有人做过,能够根据短短几行字的描述,就做成这个样子真的是非常不错的了。

然后让王婶取来一双筷子,轻轻挑了一点放进嘴里,嗯,味道也正,很好。

然后见卓严正看着他,想也没想,将就那双筷子又挑了一些直接塞进了他嘴里,还问,“怎样?味道很好吧!”

这个动作在苏陌看来并没有什么,可他完全忘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定位。若是一个男人这样做的确是没什么,可一个双郎做出来就跟挑逗没有什么区别了。

冯禀立马转过头去,打量着院子里的香樟树,心里却想这个双郎胆子挺大呀!竟然当众调戏爷们!

被莫名其妙的塞了满嘴的麦酱,还来不及品偿其中的味道,卓严就被苏陌的动作给惊到了,然后耳朵慢慢的爬上一抹艳红。

苏陌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但他素来脸厚,待那一点微不足到的心虚消失后,又想着再怎么说这人名义上也是我老公,占点便宜怎么了?

不占白不占。

又见卓严反应有趣,故意挨得近了些,“快说,味道好是不好?”

卓严僵直了身体,连嘴里的酱是个什么味道都没品出来,听苏陌问他,便道,“很好。”

苏陌立刻就笑眯了眼,心情也很好。

冯禀轻咳一声,提醒两人还有外人再场。

苏陌这才想起正事来,对冯禀说,“冯大哥,你来了正好,还有一些事需要你转告一下。”

“什么事,小郎尽管说就是了。”冯禀正色道。

“这酱制成之后,只需用油布密封就好,只要中途不沾生水,可以保存一年的时间。另外无论是用来沾酱,炒菜,煲汤都是可以的,再具体一些的,就要厨子自己研究了。”苏陌想起当时只给了制酱的方子,并没有交待这酱料的用法,刚好县衙里来了人,就让他顺道把话带回去。

冯禀实在是意外,听那位小郎的意思,这制酱的方子竟然是他拿出来的吗?没想到一个双郎有这般本事不说,还有这般的魄力。

这么重要的方子说交出来,就交出来,只怕这世间就连男人,也没有几个有这样的心胸。

冯禀难得佩服一个人,但现在他是真的佩服苏陌了。

“多谢小郎提醒,我回去定当禀告大人。”冯禀站起来向苏陌微微一礼。

苏陌没啥反应,以为就是普通的礼仪而已,当下自己就要站起来还礼,却被卓严用力按在了位置上受了。

苏陌一脸莫名其妙。

卓严却挑了挑眉,他没想到一个衙役看着粗枝大叶的,心思居然如此敏锐,不过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就猜到了苏陌的身份。

冯禀站直身体咧嘴笑了一笑,道,“天色也不早了,兄弟就先告辞了,卓大哥和苏小郎若是有什么事,尽管到衙门里来找我,能帮的兄弟绝不推辞。”

就这么一小会儿时间,冯禀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些思量,这两人一看就气度不凡,交好总是没有坏处的。

“冯大哥客气了。”

苏陌把冯禀一路送到门口,两人又相互客气了几句,冯禀才心情颇好的离开,给胡县令回话去了。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