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禀回到县衙后,就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胡县令。

“大人,那卓兄弟……”冯禀实在是摸不准这人的来头,便试探着问。

胡县令听他兄弟兄弟的叫得欢,表情十分微妙。心里想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想与那位攀上关系,可往往折戟沉沙,没想到这楞头青居然连兄弟都叫上了。

听得胡县令都有些嫉妒了,恨不能以身代之,不过也就想想罢了。这事如果当真由他出面反倒不好,还不如就让冯禀去。也不求其他,只求县衙里的人,能稍微在那人面前有个好印象即可。

只道,“那位,你敬着些就好。”

其余的便不再多说,说得多了反而坏事儿。

胡县令这边一得到消息就马上通知了玉家,玉九立刻带着人上门收购,然后勒令酒楼的厨子研究酱料的各种用法。

后来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不说,而且还赚了个好名声,这让从来只有被兄长教育的玉九,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自然对这个还未见过面的义士很有好感。

直山县的这场灾难就这样消弭于无形,百姓自是欢天喜地。

***

深夜,卓严照常点了苏陌的睡穴,让他睡得更沉。

卓严重新穿好衣服,坐着轮椅出来,小五小六早就在堂屋里候着了,看到他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将军。”

卓严摆了摆手,早就告诉他们既然离了那里,就不要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但这两人私下还是我行我素的。卓严提了几次无果后,也只得由着他们去了。

如今他最关心的还是那酱料的事,虽然白天已经听冯禀提过了,但还是要亲耳听到小五两人带回来的消息,才会放心。

小五一脸激动,“那酱料送到了玉家,玉家酒楼的大师傅研究了一下用途后,言明此物用途广泛,玉家愿意以一斤10文钱的价格买下。”

“10文?”

小六道,“是的,等这些酱制成后,玉家就会全部收购回来。”

这个价格不高,但也不会低,晒干的麦子才3文钱一斤,还要加水加盐,成本至多也不超过5文。

如此算来,还赚了!

而这些全部是苏陌带来的,如果不是他,如今这直山县的百姓,还不知道是何光景?

小五最先沉不住气,他是除了卓严以外,与苏陌接触得最多的人了,对他的性子也算是了解了一些。

虽然身份成谜,但看着实在不是一个心怀叵测之人。而且这次又是他想办法,救了直山县这么多的百姓。

因此笑道,“这还是托了苏小郎的福,如果不是他,这一次直山县的百姓,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如今非但没有损失,比往年还赚了些银子,大家都传他是菩萨心肠呢。”

卓严哪里听不出来小五是在给苏陌说好话,便问,“苏陌的身份,你们查得如何了?”

“什么也查不到。”小六就事论事的道,“除了查到他的确是在一年之前,受伤后被苏末弄进了苏府,做了替身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痕迹,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至于是不是如他所言是自海外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卓严又问,“真正的苏末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五偷偷瞄了卓严一眼,却没有从他脸上看出任何端倪,也不知道他突然在这个时候提苏末干什么,难道是想把两人换回来?

然后就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说实在的,在与苏陌相处了这么多日子后,他觉得除去苏陌那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外,其他的都挺好的。

至少比那些扭扭捏捏的双子好得太多了。

但他却没有资格干涉卓严的决定,只得将调查到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苏末一年前在一个神秘人的帮助下,逃离了苏家,如今换了个身份在滨洲生活。我们还查到,他的母亲苏梅氏,身前在丰隆银庄存下了一些金银,他就是靠着这些生活。”

说到这里小五试探着问,“那,现在我们是……”

卓严道,“不用理会他,既然他抛弃了苏家子的身份,就由他去吧!但是那个神秘人,你们还要继续查,我怀疑他和媚族人有关。”

小五一惊,“媚族人不是已经消失百年了吗?怎么会和苏末扯上关系。”

小六却想到了,“媚族最是擅长迷惑人心,听说族中之人多会迷魂之术,难道这与苏末二人对换身份有关?”

卓严道,“不错,苏陌告诉我,正是因为有人曾经迷了他的心智,才让他以为自己是苏末,这才在苏家待了一年之久。直到与我成亲之前,从山上滚了下来,撞伤了头,才意外恢复了以前的记忆。”

“属下立刻去查。”小六脸色凝重道,媚族之事自然不是小事。

百年之前,这一族可是将前朝搅得天翻地覆,这才有了后来大启开国皇帝举兵而起。

无论如何都不能放着不管。

“那苏小郎?”小五又问,觉得自己实在是操碎了心。

“既然他入了我家门,自然是我家的人。”卓严别的也没有多说,但就这么一句,小五小六就已经知道卓严的态度了。

小五自是乐见其成,但是小六却不这么认为,他始终觉得把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放在身边,实在是太冒险了些。

“将军,此事是否再慎重一些。苏陌究竟是什么人,我们都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太儿戏了些!”

小五在一边嘀咕道,“我看苏小郎不像是个心思叵测的人。”

小六瞪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要在这个时候捣乱。

卓严看了小六一眼,道,“我相信他。”

小六心头重重一跳,将军的信任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当下更急,“可……”

卓严抬起手阻止小六继续说下去,“勿须多言,你顾忌的无非是他的身份,可是只要他对我们无害,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更加不会有人为了算计我,拿出这么大的筹码。”

“那些跳梁小丑,如果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早就拿出来谋利了,又怎么会白白的便宜了我?所以他绝对不会是那些人的人,这一点我还是能够保证的。”卓严自认为自己这双看人的眼睛,还是不会出错的。

“是。”既然卓严都这样说了,小六自然不会再揪着不放。

“另外,小五,你去把苏陌户籍上的名字改了,不要再用苏末的身份。”

“是,不过,那苏家又怎么办?”小五问,“就算改了户籍在外人眼里,苏陌还是苏家的人。”

“无妨。”这事一时半会儿也的确说不清楚,除非把苏末找回来,但是卓严这个时候,是最不愿意看到苏末出现的。

那不等于是给了苏陌一个名正言顺离开的理由吗?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