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儿,卓严又问,“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要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苏少爷也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很快就调整了心态,笑道,“当然是先把户籍的问题处理好,然后再找个地方落脚,先安顿下来再说,以后会做些小生意。对了,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哪天遇到什么麻烦,你可别装不认识呀!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有同室之谊了吧。”

卓严越听越不对,“你要离开?”

苏陌故作潇洒的一摊手,反问,“不然呢?我又不是真的苏末,留在这里干什么?”

卓严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不行,你不能走。”

苏陌心口一跳,却道,“不走干什么?现在真相大白,我自然没有理由再继续住在这里,你也要去找你真正的双郎。”

可能苏陌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点酸溜溜的,带着赌气的意味。

不过想想也是,他能不酸吗?

好不容易遇到个看得上眼的,还是拜了堂的,结果却不是自己的,想来就心酸。

卓严既然发现了自己的心思,自然是不会放任苏陌离开的。

“我知道你不是苏末,但我曾经也说过,你既然和我拜了天地,自然就是我的人,没得放你离开的道理。”卓严难得对一个人上心,他也能感觉到,苏陌对他也不是没有感觉的,便自认为这样一说,苏陌就会顺理成章的留下来。

却忘了苏陌和他认知里的双子是不样的,否则又怎能在短短不到一月的时间,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果然,听到这句话,苏陌非旦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反倒是被他的逻辑给气笑了,“哦!合着跟你拜了堂,就是你的人了,那要是当初跟你拜堂的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也是你的人?你也要照顾一辈子?”

其实苏陌也知道自己是矫情了,可是他就是接受不了,卓严这种为了负责而负责的态度。

他的骄傲也不允许,他接受这样类似于施舍一样的婚姻,这样的他宁愿不要。

而卓严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大启男人,骨子里还是有点大男子主意的。

他认为苏陌既然与他成了亲,自然是他的,而且他们彼此之间并不是完全无意,留下来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

如此一来,两个人的认知就有了偏差。

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被喷了一脸,卓严完全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好一会才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算了,算了!”苏陌不想在这件事上跟他多做纠缠,“反正,如果你是因为我与你拜了堂,就觉得要对我负责的话,那大可不必,我们那里不在意这些形式。我明天就去找人把户籍办了。”

苏陌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反正都要痛,还不如痛快点。

卓严一听自然不能让他走了,忙推着轮椅将他挡住,“等等,你现在还不能离开。”

“什么意思?”苏陌心头有点烦了。

卓严敏感的察觉到苏陌的情绪有些不对。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也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刺激苏陌,免得把人越推越远,而且通过这段时日的接触,他也摸清楚了苏陌吃软不吃硬的性子。

因此语气和缓的道,“你不是苏末这件事,现在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别人不知。在他们眼里你就是苏末,就是我的双郎,如果你在这个时候离开,别人会怎么想?苏家人怎么想?你觉得他们会坐视不理吗?”

“苏家那边,我自然会跟他们解释。”苏陌道。

“解释!怎么解释?说你不是苏末,你觉得他们会信吗?“

不会!苏陌沉默。

“你也说了你们俩容貌相似,在苏府待了整整一年,都没有人看出端倪来。你现在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苏末?”卓严语气平和,而说出来的话却是一针见血的犀利。

苏陌被问得哑口无言,好一会才道,“大不了就说我们两和离了。”

“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卓严摇摇头,暗笑他天真,“先不说这样一来对你名声有碍,苏家那边你要怎么交待?一来,你是苏家的少爷,我们要和离必须得到他们的同意。二来,你这样一走了之,就真的能够摆脱苏家人的身份吗?不会。只要你顶着苏末的身份,他们就可以抓你去跟人成亲,不是我也会是别的任何一个男人。”

关于这一点卓严倒是没有危言耸听。

苏陌听得都懵了,“这样也可以?”

“我不知道你的家乡是怎样的,但是在大启,父母双亲有权利决定双子的一切。”卓严严肃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么办?”苏陌知道这个世界的双子地位低,但是没有想到低成这个样子。从来都顺风顺水的苏少爷,头一次遇到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十分的憋屈。

“你还是先留下来……”见苏陌要说话,卓严抬起手打断他未出之言,道,“你先听我说,户籍的事我会处理好,上面的身份是你自己的,就落户在我家。”

苏陌烦躁的道,“这么做又有何意义?”

卓严眼神闪了一下,把话说得更加明白了些,“我的意思是,户籍上是你自己的身份。只是你与苏末之间的事,一时半会儿却是不好解释,我们就不用去解释,别人怎么认为是别人的事。”

卓严手指轻敲扶手,“至于苏家,从他们把苏末嫁给我,就可以看出他们对苏末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只要你不离开,他们自然是不会搭理你的。”

“你的意思是模糊处理?”苏陌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正如卓严所言,在外人以及苏家人的眼里,他和苏家是撕扯不开的。

哪怕卓严放他离开,怕是还没走多久就会被苏家人捉回来。

“目前只能这样!”其实以卓严的能力,完全可以把苏陌远远的送走,苏家人跟本就不可能找得到。

但是他怎么可能放苏陌走呢!

“好吧!”苏陌冷静的想了想,只得妥协。

事到如今,好像除了这么做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是这么一来,他和卓严还要继续绑在一起。

而且这一绑还不知道要绑多久!

要他放着这么个极品男人不去动,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么?都是成年人,火气正旺的年纪,哪里不想的道理?

苏陌看着卓严,越看越不甘。以前也就罢了,本想着有一天他会离开。卓严名义上虽然是他老公,但实际上却是别人的,他自然不会动手。

但是现在,走又走不了。

苏末离开了这么久,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难道他一辈子不回来,他就要白白的等一辈子不成?

一辈子!

等等!苏陌发现自己似乎被人带到沟里去了。

就算他再怎么没有常识,也是知道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要把户头落到一起,那可不就只有夫妻了么?

说来今天卓严的态度也有些奇怪。

苏陌冷静下来,把这几天的事包括刚才的对话,从头到尾的捋了一遍。慢慢的便发现了些许端倪,虽然他不知道卓严具体的身份,但单看县令大人和玉九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就绝对不简单。

以他的身份,如果仅仅只是想要帮自己一把的话,完全不用如此大费周张,还非要把两人绑在一起。

除非……

苏陌怀疑的看着卓严,卓严被他看得头皮一紧,道,“有话就说。”

心中有了那样一个模糊的想法后,苏陌越看卓严越觉得可疑,便试探着开口,“那,那难道我们就一直这样?”

“什么一直这样?”卓严一时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实在是没有想过,一个双子会说这样的话,自然也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我的意思是,嗯……”苏陌见他是真没明白,便将话说得更加直白了些,“就是,我们难道就一直这样清心寡欲的处着?”

并着重的突出了一下清心寡欲这四个字。

同床这么久,苏陌自然知道卓严某些功能是再正常不过的,没有因为腿伤而受到影响。

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这样一直憋着!

卓严猛不丁的被问了这么私密的问题,先是一怔,随即语气不稳的怒喝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苏陌神奇的发现卓严的耳朵居然红了,没想到平时看着冷言冷语的卓严,居然还有这么纯情的一面。

这一下子,苏陌像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一样,胆子也大了起来,神色间带上了丝魅惑之色。

他微微弯下腰,一手扶着轮椅的把手,以一个强势的姿势,将卓严半环在身前。迫视着他,压低了声音道,“为什么不可以?正所谓食色性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是说……”

说到这里,苏陌有意无意的扫了卓严下三路一眼,然后勾起唇,极其恶劣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坏了!”

等弄明白苏陌话里的含意之后,卓严脸上黑黑红红煞是好看。

他一直都知道苏陌胆子大,但是没有想到竟能大到这个地步,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调侃他了。

如果换个人,胆敢这样挑衅于他,早被他收拾得哭爹喊娘了,但是面对苏陌他舍不得,但也不会纵容他的嚣张气焰。

否则岂不是夫纲不振?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