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又买了一大堆东西,这才跟小五一起坐着牛车回家。

因为东西多又麻烦忠叔直接送到了家门口,付了车资,叫王骓来搬东西。

没一会王骓就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尾巴,苏陌一看,居然是王骓的双子弟弟王悠。

这王悠身子骨比较差,又因为病了一直拖着没医治,伤了身子,就一直在床上养病。除了那一次在云城,苏陌还是第二次见他。

“王悠,你病好了?”

“好了!谢谢主子救命之恩。”王悠一本正经的向苏陌跪下磕了个头。

十岁的孩子,个子小小的,看着单薄得很。但却遗传了王氏的好相貌,看着就是一个可人疼的小正太。

看他那白白嫩嫩的额头磕在草地上,印下一个大红印子。苏陌的心一下子就软乎乎的,连忙把他拉起来,“快起来,我们家不兴这个,你看小脸都花了,不好看了。”

一边弯下腰,伸手拍拍王悠膝盖上的草屑,自从知道自己爱好为男后,苏陌就知道自己这辈子与子嗣无缘了,对孩子他总会多一份耐心。

“可是阿娘说,主人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是应当的。”王悠固执道。

“可是你还小,不用去想这么多,知道吗?”苏陌笑了笑,在他脸上戳了戳,嗯,手感挺好的。

在苏陌看来,他买下王家三人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与王氏也是银货两讫的交易,不存在谁欠谁的。而王悠这么个小孩子,更是不应该在这个年纪背上这样沉重的东西。

到了这里后,苏陌就已经跟王氏说过了,五年以后,她们可以赎身的。

“可是,阿娘说……”王悠还在纠结,被苏陌打断,故意板起脸来,“你听我的还是你阿娘的?”

“听主子的。”王悠立刻道。

“这就对了,不过以后你也不要叫我主子了,叫我哥哥吧!”让这么大丁点的孩子叫主子什么的,苏陌觉得怪羞耻的。

王骓站在一边,张了张嘴,却都被苏陌叉了过去。

“可是……”王悠还在纠结。

“嗯?”苏陌板脸。

“哥哥!”王悠立刻改口,苏陌这才露出了笑脸,伸手从荷包里取出一小块冰糖放进王悠嘴里,“哥哥请你吃糖。”

这地方唯一的硬糖就是冰糖,也算是小孩子们唯数不多的甜嘴了。

“谢谢哥哥。”王悠嘴里含着糖,甜滋滋的,其他什么都扔到一边去了。

王骓在一边吭吭哧哧的道,“主子,这不合规矩。”

苏陌白了他一眼,“什么破规矩,我说的就是规矩。”

说完就拉着王悠进院子里了。

小五拍了拍王骓的肩头,“苏小郎不拘小节,就由得他去吧,你也不要在意这些小事。”

小五离开后,王骓立在原地沉默了一会,然后咧着嘴笑了笑,这才往里面搬东西。

王悠刚开始被苏陌拉着还有些拘谨,不过看苏陌一脸的笑,又时不时的逗着他说话,没一会的功夫,就开始叽叽喳喳的问来问去了。

三人踏进堂屋,苏陌让小五随意坐,自己拉着王悠坐到主位上去,对卓严道,“我回来了。”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卓严心里荡起了涟漪。这让他想起了早逝的父亲,每次走商回家,踏进家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他和母亲说,我回来了。

可是自从双亲走后,再也没有人对他说过这句话了。

如今猛然从苏陌嘴里听到,一时之间万般滋味涌上心头,而心里缺失的那一块终于被填补了。

卓严目光落在苏陌身上,紧绷的面部肌肉也柔和了下来,“东西都买齐了?”

“都买齐了,药也配好了,今天晚上开始就可以进行药浴了,你放心。”苏陌以为卓严是在问他药浴的事。

卓严笑了笑,没多做解释。

这时王婶端着茶水进屋来,看到王悠站在苏陌身边,忙道,“小悠快过来,别打扰到主子。”

“阿娘!”王悠看看苏陌又看看王婶,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听谁的。

苏陌摸摸王悠的头,“没事,就让他跟着吧,家里太清静了些,有个小孩子,也热闹一点。”

“多谢主子。”王婶见苏陌是真的不在意,才松了口气,转头又叮嘱王悠不要太吵,这才离开。

“你喜欢小孩子?”卓严问,视线不经意的划过苏陌的肚子。

苏陌头皮一炸,差点没跳起来,质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好半响,才想起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坑爹的第三性别,而卓严好像也认定了他是。

想到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一个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苏陌的脸就开始隐隐发绿。

在这个时候他无比庆幸自己是整个儿穿的,不然真要如这里的双子一样怀孕生子,还不如让他直接去死一死。

这也提醒他,什么时候得跟卓严讲清楚,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可不是什么能生孩子的双子。

如果他能够接受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不能,还是早点放手比较好。

“怎么了?”卓严见他脸色不对,问道。

“没!”苏陌都不知道自己在心虚啥,自欺欺人的强行转移了话题,问小五,“小五,我要买几十斤麦子,你知道村子里哪家会卖?”

以小五小六谨慎的行事作风,这村子里大大小小的事,只怕都被摸得清清楚楚了。苏陌要干什么,自然是直接问他最快。

小五将茶水一口气喝了大半,闻言道,“今年的新麦刚刚收获,制酱用了一些,交了税收后,各家剩下的怕是不多了。苏小郎,你买麦子做什么,要磨面粉吗?”

“不是,我另有用处,其实要得也不多,五十来斤就够了。”

小五也没有问他拿来做什么用,想了想道,“五十来斤的话,就去李丽娘家吧!她家会卖。”

“那下午就去。”

自从王婶一家来了后,家里的伙食也越来越好,小五小六两人自从身份被戳破后,也破灌子破摔的天天跑来蹭饭。

别说,王婶的手艺就是好,不知道比他们俩自己做的好到哪里去了。这不,才将将大半个月的时间,两人都长身体了。

吃过饭,小五又陪着苏陌去找李丽娘,买麦子。

李丽娘是一个寡妇,男人也是死在了战场上,身边还有一个七岁大的儿子,日子过得也是清苦。

卓严回乡后,知道了李家的处境,也暗地里帮了一把,但能做的也只能如此了。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他作为一个单身男人也的确不好过多关注。

小五告诉苏陌,李丽娘的男人是八年前上的战场,刚好与卓严在同一军营,两人是同乡又是同袍。

他当时上战场的时候刚刚成亲,还没有孩子,于是父母就作主让他去服了兵役。

直到他走后,才发现李丽娘有了身孕,可人都已经去了战场,也没有法子。

后来李丽娘的男人死讯传来,李家老婆子听信神婆之言,说她不祥,克了她儿子,这才导致李丽娘的男人战死。于是就将母子两人分家赶了出来。

还是族里长辈看不过,强行让李家分了李丽娘一些田地和茅屋,才让两人勉强度日,不至于饿死。不过好在当时,卓严让人将李丽娘男人的抚恤金加上他给的,一共三十两银子,交给了李丽娘,没有让李家老婆子抢去。

这些年李丽娘一个人带着个孩子过得十分辛苦。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