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半人高的泥墙,一道木门半开不开,一只母鸡在外面的草地里啄食着虫子,身后跟着一长串黄嫩嫩,圆滚滚的小鸡崽。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穿着打着补丁的衣衫,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手里拿着一根草茎,逗弄着草丛里的虫子。

“小五哥哥。”那孩子老远看到小五便‘噔噔’的跑来了,一双光脚丫踩在地上,跑得飞快。

“陈临,你一个人在干什么?”小五摸了摸小孩子的脑袋,小孩咧嘴笑了起来,露出缺了一瓣的门牙,“阿娘在地里拔草,让我在家看着小鸡崽儿,别让它们被老鹰抓了。”

看到跟在后面的苏陌,小声的叫了声,“苏少爷。”

苏陌挑眉,“小朋友,你认识我?”

“认得的,我有吃喜饼的。”见他笑得温和,陈临胆子也大了些,眼神在苏陌脸上偷偷摸摸的瞄了瞄,道,“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双郎了。”

说着还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苏陌却很无语,一个大男人被说漂亮什么的,也是够了。但对方是小孩子,他又能说什么。

小五问他,“我们找你阿娘有事,知道你阿娘在哪里拔草吗?我去叫她回来。”

“就在后山地里。”陈临手一指,小五又揉了揉小孩的头,“苏小郎,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先去把李丽娘叫回来。”

“去吧!”等小五走后,苏陌也寻了一个干净的石头坐下,一边逗那孩子,“小陈临,这些小鸡都是你家的吗?”

苏陌看了一下,大概有二十来只,毛茸茸的在草地上滚了一地,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是呀,都是花妞抱的。”陈临指着那只花母鸡,很是骄傲的道。

“你一个人看着它们,不怕它们不听你话,到处跑吗?”苏陌看着有趣,随手捡了一支草茎,轻轻的碰了碰,小鸡崽受惊之下,叫得更欢了。

“不会,花妞很厉害的。”

苏陌被他的童言童语给逗笑了,看得出来这孩子的母亲把他教得很好,向他招招手,“小陈临过来,哥哥请你吃糖。”

陈临眼睛呼闪了一下,“真的吗?真的是糖吗?就是那种甜甜的糖?”

苏陌听得有些心酸,微笑点头,“是的,快过来。”

陈临得到肯定答案后,这才屁颠颠的跑过来,爬到石头上坐下,期待的看着苏陌。

苏陌从荷包里取出一颗冰糖粒,放进陈临的嘴里。陈临珍惜的含在嘴里,小心的抿了抿,一双眼睛眯成了缝,“谢谢哥哥,真的好甜呀,比山果子还要甜好多好多。”

一边用手比划着,划拉了好大一个圈儿。

“不谢。”苏陌摸了摸小孩脑袋,然后又警告他,“不过,下次,可不要随便吃别人的东西,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无论什么时候人贩子都是存在的,他可不想小孩子一点警惕心都没有。

“不会,苏少爷是跟小五哥哥一起来的,你们都是好人。”陈临晃着小腿道,显然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苏陌这才发现这孩子不仅穿得不好,连一双鞋子都没有,一双小脚就这样光着,上面尽是细小的伤口。有的刚刚形成,有的却已经结了疤,在脚板上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死皮。这显然不会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苏陌伸手握住小孩的脚,问,“痛吗?”

陈临歪了歪头,“不痛的,以前有痛,不过后来就不痛了。”

苏陌喉咙干涩,他一直觉得自己挺不幸的,父母早逝,自己的身边全是想要谋夺家产的,所谓的亲人。

可是他现在发现,和这个时代的孩子相比,他所谓的苦什么都不算。至少他一生锦衣玉食,从不会为生活烦恼。而这里的孩子,在本应该无忧无虑的日子,却要早早的承担起生活的重任,没有任性的权力。

可爱懂事得令人心痛。

没一会儿,小五和李丽娘就一起走了回来。

李丽娘三十出头,但看上去却比真实年龄出老一些,收拾得十分利索。

“苏小郎。”看到苏陌,脸上露出一个笑来,很是爽利,她拉着陈临,将两人迎进家,在院子里坐了。

招呼道,“苏小郎,小五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去把麦子背出来。”知道苏陌有意以市价买些麦子,李丽娘十分高兴。

新收的麦子市价三文钱一斤,而黍米才两文一斤,她可以用卖麦子的钱,买些黍米回来,又能多些粮食出来。

“不急。”苏陌微笑。

李丽娘没一会儿,就背着一个背篓出来,里面装着一背麦子,“这里有五十斤麦子,苏小郎看看。”

“都不错,这些麦子我要了。”苏陌抓了一把麦子,看了看,个个颗粒饱满,他很满意。当下就将钱付了,又道,“李大嫂,我们出门的时候没带背篓,你这背篓先借我们用用,等下再还给你。”

李丽娘连连道,“没事,你用。”

两人把麦子带回家,苏陌招来王婶和小五一起把这些麦子都用井水清洗干净,王悠也在旁边跑来跑去,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麦子洗干净后,簸箕里均匀的铺上一层,放在三角架上,一层一层的搁好,摆在院子里。

苏陌擦干净手上的水,吩咐王氏,“王婶,这些麦子你平时注意一些,按时洒些水,一定要保持温度,让麦子发芽。”

“主子放心,我会看着的。”苏陌这一通操作下来,大家都有些好奇,不过王氏却没有多问,只默默的做事。

倒是小五没有多想,直接就问了,“苏小郎,发麦芽做什么?是要作麦酱吗?”

小五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个。

“不是。”

“不做麦酱,你发麦芽干什么?”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苏陌卖了个关子。

到了晚上,苏陌把王婶叫来,将白日抓的药交给她,让她放进大锅里熬制。

苏陌让王骓把浴桶搬进房间里,将熬好的药液倒入浴桶里,关上门,招呼卓严,“药熬好了,温度正好合适,你现在进去,泡上小半个时辰就可以了。”

卓严坐着没动,脸上闪过一丝窘迫。

浴桶里的热气蒸腾起来,雾气弥漫,苏陌的脸都被熏红了,眸子里水气盈盈,平添了一丝魅惑之意。

卓严喉咙一紧,下意识的移开了眼睛,却是僵着身体没动。

苏陌背对着他,从戒指里取出基因进化液的瓶子,倒了点到杯子里,又用温水兑了。

苏陌背对着卓严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见他迟迟不动,又催促了一声,“快点,等一下水凉了,就没有效果了。”

一边把水递到卓严面前,“把水喝了,补充水分,有利于排毒。”

卓严依言接过,一饮而尽,微温的水从食道滑过,稍稍平复了些许心里的燥热,才哑着嗓子道,“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苏陌怔了一下,突然回过味儿来,露骨的眼神在卓严身上打了个转,直看得卓严下颌紧绷,如临大敌。

这才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故意压低了声音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卓严紧绷着一张脸。

“你确定不需要我帮忙?”眼睛从卓严下三路滑过,一语双关。

“不用!”卓严再次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苏陌哈哈一笑,吹了一声口哨,在卓严快要喷火的眼神中,施施然的走了出去,并好心的关好门。

“好好泡啊!”

作者闲话:

感谢大家的支持!!!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