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成风又看向卓文,“老二这事,你有没有什么主意,有就直说,别藏着掖着的。”

卓文没有立刻开口,而是问李贞,“娘,这段时间我和爹不在家,也不知道这个苏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性子如何?”

李贞将这苏陌的身份,以及仅有的这几次接触过程,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倒也没有添油加醋。

当时媒婆找上门来的时候,她还吓了一跳,想着一个富家少爷怎么会看上一个一无所有的废人。

后来旁敲侧击了半天,才从媒婆嘴里得到了一星半点的消息。知道这所谓的苏家少爷也不过是一个弃子而已,性子也软,是个立不起来的主儿。

这也是她愿意把人给卓严取回来的原因之一,正好两个废物凑一块儿。立不起来正好,好拿捏,到了这乡下还不得仰人鼻息而活。

“娘你确定那个媒婆没有骗你?”卓文端着茶顿在半空,李贞形容的这个人前后差别太大,他一时倒有些拿不稳了。

“没有!”这一点李贞倒敢肯定。

“这就怪了!”卓文把茶杯放到桌子上,一脸沉思。

见他面色有异,卓成风心里就”咯噔”一声,“怎么?可是有什么不妥?”

“若是照那媒婆的说法,这个苏少爷应该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但听娘的意思,这苏少爷却又是个性子强势且张扬不吃亏的,这完全就像是两个人。”卓文最看不透的就是这点。

“我听说,他出嫁前闹出了点事来,自已从山上滚了下来,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会不会是在这生死之间,想通了,看透了?”李贞猜测。

“有这个可能。”卓文更加觉得这人怕是在藏拙。

“那这个地?”卓成风问。

卓文丢开疑虑后,想了想,“其实这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端看怎么做了。”

“老二,这事究竟要如何做,你就直说。”事关那二十亩地,卓成风实在没心情在这里听卓文咬文嚼字。

卓文微微一笑,他生得好,又常年跟着父亲经营糖坊,身上没有半点乡土气,这一笑看着倒有些文气。

但是那说出来的话,却与文气半点也不沾边,“卓严是个废人,而现在这个苏少爷也不是个好性儿的,就卓严那样子说不得还要被一个双子骑在头上去。只要稳住了苏陌,卓严那里就好说了。”

“你的意思是说,想办法拿捏住苏末?”卓成风经商多年,自然不是个蠢货,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卓文的意思。

卓严是个废人,苏末性子又强,家里肯定就是苏末作主。他们只要想办法拿到了苏末的把柄,到时候往两人面前一摆,他哪里还有脸来要地。

只是……

卓成风有些迟疑,“我听你娘说那苏少爷身手好得很,怕是有点不好对付。”

这样的人可不是那些没有见识的乡下双子,岂是好糊弄的。

关于苏末会些拳脚的事,卓文也就听听便过了,终究是没有亲眼所见,觉得他再怎么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不过是这些没有见识的乡下人大惊小怪而已。

如果当真有点本事,又怎么会被打发到这穷山沟里来,嫁给一个废人?就算他骗过了苏府的人,但一个生长在后院里的双子,见识又能长到哪里去?

便更加不将苏末放在心上了,“身手再好,他也是一个双子,面对一个废人一样的丈夫,我不相信他当真一点想法也没有。”

卓文意味深长的扫了他爹一眼。

卓成风明白了卓文的言下之意,轻轻吸了一口气,“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他谋的不过是财,可不想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

卓文勾了勾嘴角,觉得他爹有点妇仁之仁,当下就不轻不重的点了一句。

“爹,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李贞也在一边推波助澜,“当家的,你多虑了,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他本身行得正坐得端,别人又能算计到他什么?可若是他本身就有问题,那也就怪不得别人什么了。”

说着和卓文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深意,不过这些就不用说出来了。

卓成风还是觉得这事有些不太妥当,但一想到那二十亩地,又把心一横,“就这样吧,不过要怎么做,老二你来想办法。”

卓文微微一笑,“自然。”

苏陌还不知道,有人把主意打到他身上来了。

正值端午前,时不时的下点毛毛雨,麦子放在院子里,连洒水都省了,麦芽已经长出一个指节长了,再过几天就能用了。

苏陌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他好像忘了一样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糖要做好了,可他还没有铺子。

苏陌拍了下脑袋,真是,这么重要的事居然给忘了。

虽然在看书,但事实上卓严却时时刻刻关注着他,“怎么了?”

“我想盘个铺子,做些生意。”苏陌在心里盘算着,随口问卓严,“你觉得是买个铺子好呢,还是租一个好?”

“你是怎么打算的?”卓严认真的问。

“我觉得买一个好些,店铺是自己的,不用担心坐地起价,以后不做了也可以卖出去。”他这人最不喜欢麻烦,能一次用钱解决的事自然是最好。

卓严没有说话,转动着轮椅回了屋子,没一会儿腿上搁着一个木箱子,来到跟前,递给苏陌。

苏陌一看就知道这是卓严放银票的箱子,他伸手接过,狡黠一笑,“你就不怕我带着银子跑了,让你人财两空?”

卓严,“你不会。”

“是,我不会,我不会!”

苏陌”哈哈”一笑,还记得第一次这样逗他的时候,卓严还一脸警告加威胁的样子。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不过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既然是自家老公的心意,苏陌自然不会拒绝。

至于那什么,这是你的,我不能要之类!苏陌嗤之以鼻,没得矫情!

两个人既然都决定在一起了,自然是一体,什么你的我的分得这么清楚,岂非太过伤人。

他才不会为了所谓的自尊心而做这样的蠢事儿!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