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难得放晴了,苏陌一大早就带着小五一起去镇子了,自从表明身份之后,小五彻底沦为了小跟班。

他倒没有什么抵触心里,相处的得越久,越发觉得苏陌这样的性子很是不错。

如果将军当真取回来一个柔弱双子,他反倒还要躲得远远的,免得自己粗手粗脚吓倒人。

因为暂时不想与苏家的人对上,苏陌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店铺开在镇子上。这里虽然比不得云城繁华,但也不差,周边很多个村子,来往水路交通也方便,旁边也不乏停靠的商船。

两人找到伢行,听说要买店铺,伙计忙笑着把两人迎进来坐下,又把手里的册子拿出来,指着上面的店铺道,“这里总共只有两家铺子要出售,小郎可以都去看看,再做决定。”

“只有两家?”苏陌蹙起眉头。

这么少,有中意的还好,若是没有看得上眼的,那还是只能租了。

那伙计也是人精,听苏陌这语气就知道他的想法,便笑着道,“这位小郎,不瞒您说。我们临江镇因为位于云城下流,比其他几个镇子都要繁华得多,来往商旅无数,因此这镇上的生意也是十分红火,自然卖铺子的就少了。”

说着指了指册子上其中一个店铺,“这个铺子,原来是做布匹生意的,面积也大,有上下两层,带一个后院,生意很好。这不,最近人家要举家搬到云城去,所以就把这铺子卖了,要价二百八十两。”

然后又指着剩下的那一间,“这铺子在北街街尾,原是做丧葬纸扎生意的,老人家如今年岁大了,唯一的儿子又另外谋了出路,不愿意做这门手艺,就想卖了铺子回乡下养老。”

“真的就这两间?”苏陌眉头锁起,他没想到这一间居然是这种铺子,想都不用想,这铺子压根就不会考虑。

“就这两间。”伙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迟疑了瞬间又肯定的道。

苏陌一看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往椅背上一靠,随手扔了块碎银子在桌子上,“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无论成与不成,我请你喝茶。”

“小郎当真是客气了。”那伙计嘴里这样说,却动作麻利的将银子袖了。

苏陌看了看伢行里,也有人来来去去的,说话不太方便,当下抬了抬下巴示意道,“要不我们走着,边走边说。”

“好!”那伙计自然不会反对,出得门来,伙计踌躇着开口,“其实伢行还有一间铺子,就是卖不出去。”

苏陌慢慢往前走,“说说!怎么个卖不出去?”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那伙计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铺子以前是做糕点生意的,是两老口在经营,这老板娘的手艺好,生意也是十分红火,不过……”

说到这里伙计却又住了口,面现迟疑之色。

苏陌问,“那铺子可是有什么问题?”

“是也不是,那铺子经营得好好的,整个镇子就两家糕点铺子,生意好,自然没有随随便便就将铺子卖了的道理。”伙计一边引着两人往前走,一边说。

小五感到奇怪,“那如今为何要卖?”

那伙计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得罪了人呗!”

又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他们后,才压低了声音道,“前些日子,镇子上来了一家人,姓刘,叫刘大成,是云城苏家的一个管事。说是要盘个铺子来开糖铺,看来看去,都没有满意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上了孟家的店铺,就要让他们把铺子卖给他,孟家生意做得好好的,自然不可能卖铺子,就把人赶了出去。没想成竟然捅了马蜂窝。”

“没过几天,孟家铺子就出事了。有人说在孟家买的糕点,吃坏了肚子,说是孟家的东西不干净。做吃食的,一旦坏了名声,生意自然就做不下去了,这不,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这可真巧!”苏陌冷笑。

“可不是!”伙计一拍巴掌,镇子上的人又不是傻子,这其中的猫腻谁看不清楚?不过都因为顾忌着那刘大成的来头,不敢出头罢了。

“这事才出没两天,那姓刘的就上门去,说是要买铺子。孟家人也知道,出了这样的事,这店是再也做不下去的了,就想卖了铺子回乡。结果那人居然把价钱压了又压。孟家老两口自然不愿意,把铺子挂在了伢行里。”

“但那刘大成当天就发话了,说这铺子他要定了,如果谁跟他过不去,就是跟云城苏家过不去。云城苏家,可不是我们这些小门小户可以比的。原本有意买铺子的,一听这话自然再不敢冒出头了,那铺子就在伢行里放着。”

小五奇怪,“孟家没有报官?”

“报了,怎么没报?”伙计愤愤不平,“可报了也没用,毕竟人家可什么事都没干,只是放了一句话而已,官府也管不了呀!”

确实,那姓刘的既然打着苏家的名头,就是吃定了普通百姓不想招惹麻烦的心理,而有些背景的又犯不着为这么个小铺子,与苏家结怨。

这孟家生意做不了,铺子也卖不出去,迟早拖不下去,而不得不服软。

伙计说着摇了摇头,“那姓刘的,还见天的带着人上门去喊话,总之就是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孟家也硬气,就是不卖,于是双方就这样僵住了。”

“苏家?”苏陌挑了挑眉头,这可真是巧了。可前脚才把苏末嫁到这边,苏家人后脚就跟来,当真是巧合吗?怕是不见得罢。

“难道是?”小五惊疑不定的看了看苏陌,苏陌默默点了点头,“嗯!”

本来他还想着暂时避开苏家人,免得牵扯不清,但显然有些人并不想放过苏末,而作为顶缸人,最后倒霉的却是他。

既然避无可避,不如迎头而上,他苏陌可不是个怂包。

“走,我们先去看看这孟家的铺子。”苏陌连那布庄都不去看了,就想去会会那什么云城苏家人。

看看是什么人,竟然自称云城苏家,好大的口气呀!

区区一个苏家竟然敢代表云城,好大一张脸,也就唬唬这镇子上的人罢了。

“小郎,真要看孟家的铺子?”伙计吃了一惊,一般人听到这些,都会自觉的避开,犯不着趟这趟混水。

“自然是真的。”苏陌也不避讳,“正好我这铺子也是准备卖糖的,那布庄太大,没有必要,那纸扎店太晦气,不合适,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孟家的铺子最合适,当然要去看看。”

“可如此一来,不就是得罪了那姓刘的吗?你这生意还没有开张,就得罪了苏家,怕是不妥。”伙计以为他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道,便想劝上一劝。

苏陌微微一笑,“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也只是去看看,看不看得上还是两回事呢!”

伙计这才松了口气,他虽然也想赚点中间费用,但也不能做昧良心的事儿,这也是他当时为什么不提这铺子的原因。

伙计带着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东街,这条街是镇子上最繁华的一条街,酒楼茶肆、布庄香铺,应有尽有。

那孟家铺子就在东街靠尾的地方,位置也很是不错,可如今却门可罗雀,大门紧闭。

苏陌仔细观察了周围的人流量,十分满意。

孟家,孟良坐在后院里默默的喝着茶水,脸上满是愁容。他媳妇卫氏,静静的擦洗着笼屉等物,再一个一个的堆放在厨房里。

卫氏擦干净手,坐到孟良身边,也是愁眉不展的样子,“老头子,如今怎么办,难道真要这样一直拖下去?”

自从那姓刘的放话以后,这铺子没有人敢接手,生意又做不下去。一直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虽说铺子是自家的,但是吃喝拉撒总是要钱的,一月两月倒还好,若是拖上个三五年,还不得生生耗死在这里?

“拖!看谁拖得过谁?”孟良把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搁,怒道,“大不了,我请人把铺子拆了,然后回乡。”

就算把这铺子废了,他也不愿意便宜那姓刘的。

卫氏叹口气,知道劝不了,也不再开口,只默默抹泪。

门外,苏陌冲小五示意了一下,小五上前两步敲了敲门,伙计想要阻止却迟了一步,急得剁脚,“苏小郎,你这是干什么?”

苏陌笑了笑,“放心,没事。”

“谁呀?”屋里卫氏听到敲门声,忙抹干了泪站起来去开门。

门外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双子,另一个竟是伢行里的人。卫氏微微一怔,心里升起一个想法,但很快就打消了去。

这个时候谁敢担着得罪苏家的风险,来接手他家的铺子!

“你们有什么事吗?”卫氏侧了侧脸,遮去眼底的湿意问。

“我来看看你家的铺子。”苏陌开门见山的道,卫氏不敢置信的瞠大了眼,“你要看我家铺子?”

“苏小郎,你可要想清楚了,那姓刘的可不是善茬儿。”伙计好心的劝说,这铺子若说是看看,还没什么,可一旦进去了,就是打了那姓刘的脸了。

以那人的性子怕是不会善罢干休。

“没事。”苏陌摇摇头,又看向卫氏,“我想看看你家铺子,若是合适,就会买下。”

见他主意已定,伙计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站在一边。

卫氏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心里自然是欢喜的,但又怕这小郎不明情况惹上苏家,便道,“这位小郎可能不知道,这姓刘的……”

不等她说完,苏陌就打断了,“你不用担心,一个苏家而已,他又不是皇上,还能管天管地!”

“苏小郎。”小五差点没被他口无遮拦吓死,忙拉了他一把,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天之言。

饶是如此,卫氏也被唬了好大一跳,半天才回过神来,忙又带着人进了铺子。

作者闲话:

感谢大家投的枝枝!!!谢谢支持!!!

大赛还有最后几天,我们一起冲鸭!!!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