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氏带着三人进了屋,“你们随意看吧。”

这个时候孟良也走了出来,看到铺子里的几人很是意外,警惕的道,“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卫氏拉了他一下,道,“老头子,这位小郎是来看铺子的。”

孟良打量了苏陌两眼,看着倒像大家少爷,说不得真敢顶着那姓刘的接他家的铺子,脸上难得露出了个笑脸。

苏陌仔细看了看,这铺子也是典型的前店后屋的形式,前面的店铺大概有四十来个平方,大小也合适。

后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后院,院中有一口水井,还有一个厨房,两间房间,刚好可以供人休息。

苏陌很满意,看了一圈后,回到前面,部孟良,“老丈你这铺子,多少银子才卖?”

孟良抬起头,混浊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又不太确定的问,“这位小郎,你当真要买?”

那伙计也在一边劝,“苏小郎,你可在考虑清楚呀!”

见他们都是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苏陌反倒是笑了,“放心我既然敢买,自然就不怕他。”

“那好。”孟良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我这铺子,本来是卖两百两银子,现在一百五十两就卖你。”

可以说这价格十分低了,不过以他们这种情况,价格也高不起来。

“可以。”苏陌也干脆。

为免夜长梦多,双方在那伙计的陪同下,坐船到了云城,到县衙将铺子过到了苏陌头上。

那老两口当下就拿了银子,只收捡了一些细软,连夜就回了乡下。

苏陌看着刚到手的房契,也很高兴,虽然小,但这代表着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份产业,意义自是不同的。

苏陌在店里转了转,这铺子经营得久,放多地方都比较陈旧,而一些设施也没有必要,苏陌准备重新装修一下。

知道他要重亲装修店面,伢行伙计也就是蒋林便给他介绍了泥水匠,都是在这行干了十来年的老手艺人。

双方见面后,一翻详谈,就此定下。

谈好价格后,苏陌付了定金,又把要求讲了一翻,领头的石老头一一记下,确认无误后,苏陌就告辞了。

“那就麻烦各位师傅了。”

“不麻烦,不麻烦!”石老头当了一辈子的泥水匠,还从未有人对他这么客气过,当下受宠若惊的摆手,脸都笑出了花来。

这边刚把一切手续完善,那边刘大成就得到了消息。

“刘管事,不好了。”小厮一得到消息就飞奔回去,向刘大成报信。

“什么事,这么咋咋呼呼的,没点规矩。”刘大成坐在正堂里喝茶吃点心,一个小丫头正跪坐在一边给他捏腿。

虽然在白氏面前他还是一个奴才,但在这些人面前他怎么着也是一个管事,更何况天高皇帝远的,这谱自然也是摆得足足的。

报信的小厮,瑟瑟了一下,硬着头皮道,“刘管事,那铺子被人截走了。”

“你说什么?”刘大成”呼”的一下站起来,连脚边的小丫头也被他一脚扫到了边,惊呼一声。

回话的小厮脸色发白,哆嗦着嘴,“就是孟老头家的铺子,卖出去了,听伢行里的人说,已经到县里去把房契过了。”

说到这个小厮也是心虚得很。

这些天他一直守在孟家附近,前些时日都没有出事,也没有什么不长眼的来看铺子,显然是不想因这点小事与苏家结怨,便慢慢的放松了警惕。

昨夜被人拉着赌坊里玩了一夜,今天一大早就精神不济,又想着这小地方,哪里有人敢在苏家上捋虎须,便找了个地方睡觉去了。

没想成就是这么一小会儿,那铺子就易主了,小厮也是欲哭无泪。

说完后就把自己缩成一团。

果然,听到小厮的话后,刘大成胸口起伏得厉害,”砰”的一声手里的茶杯惯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看你干的好事!”

刘大成阴沉的的盯着那小厮看了半响,直把他看得两股战战,恨不得把人拖过来爆打一顿。

那小厮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开了,“刘管事绕命呀,小子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这么不给苏家,不给管事您面子。您都把话摆到明面上了,可还是有人半道截胡,这显然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吗!”

这小厮也是个会说话的,三言两语,就把买铺子的人架到了刘大成的面前,硬生生的把自己从里面摘了出来。

“哼!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居然敢跟苏家过不去!”刘大成哪里不知道小厮那点子心眼,但更气的却是那半道截胡的人。

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刘大成自然是不甘心的,而且这事没办好他也不好给白氏交待。

白氏那头的怒火也要有人来承担才是。

这样一想越发把那买铺子的人恨毒了,他心气不顺的走到小厮面前狠狠踢了一脚,“怔着干什么,还不去打听,打听,是什么人买了铺子?”

“是,小的这就去办。”知道这一关暂时算是过了,那小厮松了口气,忙不迭爬上起来,滚了。

等那小厮走了后,刘大成坐回椅子上,小丫头又低眉顺目的过来,讨好的去给他捏腿,声音也荡出了水,“管事,您就别气了,气坏了身子怎生是好?”

刘大成最是好色,往日里只要她嗲嗲的撒娇就能把人哄住,可今日这一招也不管用了,还没进到跟前就被刘大成一把推开,“滚,滚,滚,没看到大爷心情不好嘛!都给我滚!”

那小丫环满心委曲却不敢在这个时候捋刘大成虎须,只得安静站了。

刘大成想着白氏的事,一脑门子的官司,哪里还有心情跟小丫环眉来眼去的。

他娘在白氏跟前伺候了这么久,自然知道别看她表面上一副温和大度的样子,私底下却最是心狠手辣。

现在他奉白氏之命到这临江镇来,置办糖铺做买卖。

但实际上却是为了监视苏末,务必不能让他有爬起来的可能。

以白氏恨毒了苏末娘亲的性子,哪怕现在苏末已经在她的算计下沦落乡野,但她还是不放心。弄个人到这里来,一旦苏末稍微有点翻身的苗头都要给他摁下去。

临江镇这两个铺子,孟家这个是最适合的,他打压孟家就是想在这中间吃差头。

没想到临了最后却被人截了去,可不让他气得吐血吗?

如今只剩下布庄铺子,虽然位置也好,但价格却要比孟家报出的价多了八十两。

而当时买铺子的价钱他已给白氏报上去了,不可能再改,现在买下布庄就只有自己要硬生生掏腰包了。

可事到如今不买又不行,万一被别人买去,他没把事情办好,还不得在白氏面前吃挂落?别看他现在风光,但在白氏面前他也不过是条狗,没用的狗自然没有好下场。

想到白氏惩治人的手段,刘大成就再坐不住了,火烧火燎的站起来,忙带着另一个小斯往伢行而去,找到伢行里的伙计,说是要买布庄。

然后肉痛的付了二百八十两银子,把房契过了。

说来也巧,这布庄与孟家的铺子,刚好在斜对面,刘大成看着对面的铺子,眼神阴狠,暗道竟然敢下本大爷面子,咱们走着瞧。

苏陌并不知道,自己此举惹到了白氏的手下,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意,他苏少爷从来就不是个怕事儿的人。

办成了一件事,苏陌心情颇好,难道今日天气放睛,时间还早,就带着小五在镇子上随便逛逛。

小五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苏小郎,这样直接对上苏家好吗?”

其实在小五看来,苏陌现在根基不稳,这么对上苏家并不是明智之举,商场上的事,就算是将军也不好过多插手。

“没事,对上不过迟早之事。”苏陌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白氏将苏末作眼中钉,肉中刺,他如今顶着苏末的身份,哪怕他安份守已的待在乡下,白氏怕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见小五还是一副眉头微蹙的样子,上前两步拍拍小五的肩膀,“放心吧!本少爷我也不是吃素。不过,到时候,若是对方玩什么阴的,你可要帮我呀!”

他已经从卓严那里知道小五小六以前在军队里干的就是斥候,收集情报的能力可是杠杠的,而且武力值也不差。

“苏小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小五也不推辞。

这时两人刚好走到一家书店。

想到卓严在家无所事事,唯有看书打发时间,莫名其妙的就觉得这样的卓严有点可怜。

便脚下一拐,走进了书店里,想着再给他买些书。

小五问,“苏小郎,要买书么?”

“是呀!给阿严买点书,好打发时间。”小五闻言笑了一下。

镇子上的书店不大,但却五脏俱全,笔墨纸砚,地理游记,话本杂说,应有尽有。

苏陌也不知道买什么,最后翻到游记,感觉还可以,不过游记类也多,一时也不知道买哪些好。

正自踌躇之际,一本书被递到面前,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若是买游记的话,这一本比较好。清风客的游记在众多游记里最为出彩。”

作者闲话:

求枝枝,求枝枝!!!叩谢大家的支持!!!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