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的视线微微一顿,然后玩味的笑了。

主要是这搭讪的方式莫名有些熟悉感,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以他如今的社会定位,为了避嫌,一般是不会有男人上前搭话的。

苏陌顺着书本往上看去,来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穿着素色锦袍,看着像是个读书人,但苏陌知道他不是,因为这人看似沉静的眼里,透着商人才有的精明。

苏陌礼节性的笑了笑,“多谢。”

但却没去接那本书,反而看起了其他的,摆明了不想与那人搭话。

那人也不恼怒,反而好脾气的笑笑,以一种羡慕的语气道,“阿兄,对堂兄可真好。”

苏陌疑惑的看过来,在这个世界,对于双子的称呼有着明确的规定,又要区分于女人。

未出嫁之前称哥儿,出嫁后普通交情的就叫小郎,不用冠夫姓,长辈可称哥儿。平辈之间,夫家的兄弟就以阿兄相称。若是小辈则称阿叔。

这个男人他没有印象,居然以阿兄相称,难道是卓严的兄弟一辈的,苏陌向小五看去。

站在几步之外的小五无声的对他做了个口型,卓文。

苏陌了然,原来是卓严大伯家的次子卓文,就是不知道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个什么意思?

他可不相信巧遇什么的,毕竟他才放话要收回地,这个自他与卓严成亲之后从来,就没有冒过头的卓文就出来了,怎么看怎么可疑。

心中几番思量,面上却故意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卓文,“你是……”

“小弟卓文,是严哥的堂弟,阿兄怕是没有印象了。”卓文脸上笑意盈盈,看上去就是一个斯文有礼的年青人,再加上他相貌堂堂,很能博人好感。

然而在苏陌眼里,那装模作样的样子,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上斯文败类几个大字,看着就倒尽了胃口。

“原来是堂弟呀!你有什么事吗?”苏陌兴致缺缺的随口扯着话题。

卓文目光落在苏陌脸上,他没想到这个苏家少爷这么漂亮,落到卓严那废物手里当真是暴殄天物。

“在村子里阿兄可还习惯?”卓文心中惋惜,脸上却摆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好像两人很熟似的。

“还行!”苏陌翻看着架子上的书,想着怎么把他打发走。

卓文笑了笑,自认为他不过在说面子话,便直接道,“村子里是比不得云城,阿兄初来乍到的,若是有什么难处,可以到家中来找阿娘。”

苏陌古怪的看了卓文一眼,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只得笑笑谢了对方的好意,“那就多谢了。”

“一家人,不需如此客气。”卓文笑了笑,仿佛真的只是无意间在这里遇到他一般,说完这句话,就礼貌的点点头,然后就走了。

“他想干什么?”等卓文走后,小五走过来,奇怪的问。

“不知道。”苏陌也搞不清楚,卓文这是唱的哪一出,但他敢肯定这人一定没安好心。

被卓文这么一打扰,苏陌也没有心情再逛了,在书店里买了几本杂书,付了银子后,就跟小五打道回府了。

晚上,两人照例洗漱完后,并肩靠坐在床上,卓严从枕头底下取出一个东西递给苏陌,“你看看。”

苏陌伸手接过,“这是什么?”

一边说一边打开,随后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居然是户籍册。

“这么快就办好了?”苏陌欣喜道。

“嗯!小六下午的时候带回来的。”卓严道。

户籍册,相当于现代的户口簿,上面记录的是他的姓名,形貌特征,并注明乃是海外归来,今落户于甘洲辖下直山县,上河沟,卓家。

上面没有哪一点显示与苏家有半点关系,虽然现在这个户籍只能天知地知,但他还是十分高兴。

这一高兴,下意识的就回身抱着身边的人,狠狠的亲了一口,以表达兴奋之意。

亲过了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可不是在现代,在这里这可跟调戏也没什么区别了。不过心虚也只有那么一秒,下一刻苏陌又理直气壮起来。

以前放着不动,是因为中间插着一个苏末,如今既然心意相通,为啥不动?

脸上猛地有什么温热的柔软一触即离,然而那细腻柔滑的触感却一直印到了卓严心里,他足足呆了几息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然后落在苏陌身上的眼神慢慢的变得幽暗起来,里面仿佛藏着什么择人而噬的野兽。

偏偏苏陌却还在不停的作死。

“如今我也算正式落户到你家了,你说,这算不算是迟来的洞房花烛夜呀?”因心里存了想法,苏陌便又放软了身体贴近了卓严,声音也是低低的。

像是夏夜里随风而来的那一抹勾人的香,若有若无,时隐时现,却又勾得夜归的旅人欲罢不能。

卓严呼吸一窒,“别闹!”

嘴里警告着,但思绪却不受控制一般,想到了两人那次错过的洞房夜。

彼时,他对苏陌抱有戒心,自然没有任何想法。

而现在,苏陌有一句话说得对,他以苏陌的身份落户他家,从今以后,将成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存在,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归处。

这个想法让他心里一片火热,与此同时,某些蛰伏已久的冲动,像岩浆一样翻涌起来。

苏陌还不知道潜藏在黑暗中的野兽,已经开始伸出了利爪,还在不怕死的撩拨,“难道不是?”

一边说,一边探出手去轻轻贴在卓严胸前。

隔着一层薄薄的内杉,苏陌能感觉到手掌底下那一下一下强而有力的跳动,以及结实而不夸张的肌肉。不用剥开衣服,也能想像得到,那是一具怎样完美的躯体。

那源源不断的热力,带着某种魔力,吸引着苏陌的手,轻轻移动起来,想要探索更多。

不知不觉中,那只手越来越往下……

却在下一秒被卓严牢牢的抓住了手腕,一只手伸过来,强制性的抬起他的下巴,对上卓严的眼睛。

苏陌不明所以,“嗯?”

卓严笑了,从喉咙深处吐出一句话来,“你说得对!”

“什么?”苏陌还没搞清楚状况,莫名的发出一句疑问。

“你说得对,今天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应该错过。”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苏陌知道卓严是一个自制能力十分强的人,别看他平日里,时不时的撩拨一下,但他也明白可能因为腿伤的原因,卓严不会真的碰他。

正因为如此,他才一次又一次的踩着卓严的底线蹦跶。

可是他也忘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心仪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爆发不过早晚的事!

于是被卓严压住的时候,苏陌还是懵的,他莫名其妙的抬起头看向卓严,刚想说话,就被对方眼里快要喷发了灼热给惊到了。

“你……”他突然觉得嗓子发干。

两个人毫无间隙的紧贴在一起,身体上的丁点变化都逃不过对方的感知。

卓严没有说话,只是居高临下的凝视着苏陌,就像丛林里捕猎的猛兽,牢牢的锁住猎物,不允许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这个时候的卓严,完全退去了平日里伪装出来的平和,变得非常俱有攻击性。

身上那在战场上,常年累月堆积下来的戾气也挣脱了束缚,张牙舞爪的仿若活物一般,连同男人身上那令人沉迷的气息,一起扑向苏陌。

这个时候的卓严看起来仿若魔神。

苏陌的精神力多么敏锐,身体在这个时候,感官被放大了无数倍。那些令人闻之色变的戾气带着男人独有的味道,将他牢牢的困住,自己在那一瞬间仿佛变成了待宰的羔羊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若是一般人,看到这样的卓严早就吓得面如土色了,可苏陌却神色微熏。

卓严诧异的道,“你,不怕吗?”

他自己是个什么情况自己非常清楚,那些戾气随着一个个死于他剑下的亡灵,慢慢的浸染进了骨血里,平时被他压制。

可一旦动情就会失去控制,这也是他一直不成亲的原因。

他不想吓倒苏陌,但更不愿意伤害到他。

“呵,怕什么,你吗?”苏陌低低笑了起来,毫不回避的迎视着卓严的眼神,带着挑衅的意味,“本少爷长这么大,还真没怕过什么!”

“是嘛?”卓严的声音低沉暗哑,用一种恰到好处的力道,锁住苏陌的手腕。

他没想到这个时候,苏陌居然还敢挑衅于他。

“那是!”

苏陌骨子里就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就算喜欢男人,也不是随便一个好看的男人他就能看得上。

因为精神力觉醒的原因,他本身就要比许多人强,目光也更加挑剔,而能被他看上的男人,必须足够强大,要能够在身理上以及心理上完全压制他的才行。

因此在现代的时候,虽然身边来来去去的世家子弟不少,其中也不乏各方面都优秀的,可没有一个人能如卓严这样,满足了他对另一半的所有幻想。

强大、性感得令人浑身颤栗。

掠夺是男人的本性,苏陌自然也不例外。

下一刻,苏陌翻身跃起,反将卓严压在身下,一刹那间,两人就换了位置。

这一次换苏陌居高临下的看着卓严,得意的挑了挑眉头,然后在卓严的注视下,慢慢的压低了身体。

脸颊紧贴着卓严耳边,红唇轻启,“有一件事,我一直忘了跟你讲。”

“何事?”卓严极力控制着自己,平静的问。

“在我的家乡,只有男人和女人,可没有双子!”

苏陌喜欢男人,虽然在心理上更喜欢被强大的男人征服,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反制。

现在的卓严刚好激发了他藏伏的征服欲。

所以……

卓严瞳仁猛然一缩,磕在大腿上的火热,召示着对方跟他一样,是一个猎食者。

然而不等他作出反应,一个炽热的唇就狠狠的压了上来,两人唇齿相依,交换着呼吸。

喘息之声在耳边响起,热辣辣的一直烫进了心里。

刚开始苏陌处于主导地位,卓严却磕磕绊绊的,生疏得很,但很快他就反客为主,将苏陌压制,吻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许久之后,卓严才放开浑身发软的人,气息不稳的接上苏陌刚才那句话,“那就看我们鹿死谁手了!”

苏陌舔舔破了皮的唇,笑得惑人,“说得不错!”

然后一夜无眠!

这一夜,卓严真真切切让苏陌体会了一晚,什么叫做酣畅淋漓。

苏陌无比后悔,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的去撩拨卓严,结果没得手不说,还被使用了个彻底。

那体力更是好得没有话说,直到凌晨方才云雨初收,苏陌这才放任自己昏睡过去。

作者闲话:

今天有福利,希望大家喜欢!感谢大家的支持!

又是求枝枝的一天!!!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