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苏陌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还未及睁眼,就感觉到腰酸,腿酸,全身上下哪儿哪都酸。

不过却十分清爽,想来在睡着之后,卓严已经帮他清理过来。

昨天晚上的记忆潮水一般涌上来,苏陌一想到自己从一开始不怕死的撩拨到最后丢脸的讨饶,一张脸皮子就烧得通红。

恨恨的锤了下床,暗地里发狠:给本少爷等着,早晚有一天讨回来!

而罪魁祸首正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坐在窗边,春日的阳光从窗棂中照射进来,在卓严的身上渡上了一层浅金色,衬着他脸上饕足的表情,就像吃饱喝足晒太阳的猫。

见他醒来,卓严立刻放下手里的书,推着轮椅来到床边,关心道,“你醒了,还,好吗?”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卓严的眼神明显心虚的漂移了一下。

“滚!”苏少爷翻着白眼,送他一个字。

虽然昨夜他也有爽到,但是对比只能在床上挺尸的自己,再看对方神清气爽的样子,莫名就是气不顺。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画面,卓严一向严正的脸上,难得泛起了红潮,心虚道,“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还想有下次?苏陌忍不住伸腿就向卓严踢去,却被卓严轻轻握住。

苏陌忘了自己如今是个伤残人员,这一动不知道牵动了哪里,酥酥麻麻的酸痛感,一下子就惯穿到了大脑里,一张脸立刻就青青红红的。

他下意识的就要收回腿,那只脚却被卓严牢牢的握在了手心里。

卓严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把玩了起来,苏陌自小娇养着,出门有车,又没有劳作,脚上连个死皮都没有,肤质白皙柔韧。他的脚不大,将将能被握在手里,卓严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去,拇指无意识的在脚背上滑动,感受着指腹底下那光滑的触感。

昨夜才初尝美好,自是敏感的时候,被人这么一碰,一股异样的酥麻就顺着足背,一路窜到了神经中输。苏陌忍不住低呤一声,然后丢脸的暗骂一句,猛地把脚收了回来,藏进了薄被里。

卓严这才回过神来,不太自然的以拳抵唇,低低咳嗽了一声,“你肚子饿了吧,王婶熬了些鸡肉粥,我去叫人端些来。”

说完就推着轮椅走了,剩下苏陌把自己埋进薄被里,心里却暗戳戳的想,虽然后果是惨烈了点,但昨晚也真是爽!卓严的实力无庸置疑,苏陌觉得自己像是平白捡了个大宝贝一样。

然而暗爽了没一会儿,又被全身的酸痛拉回了现实。

没一会儿,卓严又进屋来,后面跟着小五,手上端着一个木制的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粥。

小五一直低着头,目不斜视的注视着脚下的地面。一直走进屋子里,把手上的托盘放下后,立刻转身快步走了出去,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到他仿若滴血的耳朵。

苏陌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直到小五出了门,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们都知道了?”

“嗯!”

他一大清早的起来,又是让人烧水,又是让人熬粥的,家里的人应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苏陌立马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感觉自己有些无脸见人了。

卓严走过来,将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在背后放了一个枕头,让他靠着舒服一些。一边端过熬得浓香的鸡肉粥,慢慢的搅动。

浓浓的香气弥漫开来,苏陌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饿了,他伸手去接,“我自己来吧!”

却被卓严让过,“别逞强了,我喂你。”

一边舀了一勺子粥送到苏陌的嘴边,示意他快吃。

苏陌看到嘴边香糯的粥,明明还没有吃下,但却觉得心里像被羽毛填得满满的,温暖又柔软。

也不再矫情,大大方方的配合卓严把满满一碗粥喝完。

喝完粥苏陌继续在床上挺尸,动也不想动一下,过了一会儿他就不舒坦了。

特别是看到卓严悠闲的在一边翻着书,而自己还要在床上躺上两天,这种不爽就达到了顶点,他伸手戳了戳卓严一下,“哎!”

“怎么了?要喝水吗?”卓严立刻把书扔到一边。

“我腰酸背痛的躺着也不舒服,你给我按按!”苏陌理直气壮的要求。

“好。”

现在苏陌说什么就是什么,卓严全程配合。

等苏陌趴好后,卓严将手伸进被子里,在他后腰处按摩起来。有力的手指精准的按压到每个穴道上,一丝丝内力通过穴道刺激着周围的筋络,缓解了腰上的不适,令苏陌舒服得低呤起来。

卓严手指一僵,额头青筋爆起,终于忍无可忍的照着苏陌的屁股拍了一下,咬牙道,“如果你想要继续昨夜的事,就接着叫!”

苏陌懵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卓严话里的意思后,身体一僵,老实的闭紧了嘴巴,随后将脸埋进枕头里,只有实在是受不了的时候才会发出一声闷哼声。

却没有看到背后卓严一脸隐忍的表情。

好不容易按得苏陌满意了,卓严才松了口气,立刻离得他远远的,生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让苏陌伤上加伤。

苏陌在床上整整躺了两天,中途卓严见天气好,建议到院子里,躺在躺椅上晒晒太阳,都被他一口拒绝。

无所事事的他,便把那日镇子上所见之事都跟卓严讲了一遍。

他倒也没有过多的想法,就是觉得卓严如今困守乡野,身边来来去去的就只有他们这几个人,所听所闻也是这一亩三分地的事。

就想把自己看到的或者经历的有趣的事讲一讲,也能让他尽量的多了解一些外面的信息。

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讲着那天发生的事,卓严也不觉得烦,反而听得十分认真,脸上还带着些微的浅笑。

当听到那刘大成与苏家的关系后,微微皱眉,“你觉得这事偶然吗?”

苏陌转过头,正对着卓严,“肯定不是!不用想就知道这里头有问题。你想呀,白氏想盘间铺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前脚来了直山县,她手下的人后脚就来了,怎么看都不正常。”

“只是我没弄清楚的是,她究竟是想干什么?”苏陌觉得自己特别的倒霉,不是他的锅也要他来背。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既然出手,必然会有破绽。”卓严并未把苏家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一个小小的白氏,所求者也不外乎是那些东西,能使的也不过是那些后院阴私手段罢了。

虽然这样想,他也不能大意,当下就吩咐小六去云城盯着苏家,看这白氏究竟想要干什么?

作者闲话:

看到大家投的枝枝,非常感谢!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

相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