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一早,新闻上又传来舒蔓儿的消息,说她突然在片场晕倒被送去了医院。

苏青竹的眉心跳了跳,一股浓浓的不安袭来。

她太了解舒蔓儿了,有手段有心机,而且身处娱乐圈,她很会利用媒体来为自己造势博同情。

之前是疑似被人跟踪,现在又住院,事情绝不简单。

没想到隔天,这位应该躺在医院的女人,就一身精致小礼服出现在锦庭别墅。

苏青竹看着看一副女主人模样的舒蔓儿,立刻皱起了眉头,“你来这里干什么?锦庭不欢迎你!”

舒蔓儿风姿妖娆地一步步向她走来,“表姐,你怎么这么见外,表妹来了也不招待一下就逐客?我生病了,你不知道吗?”

她这副表情生动足以冲击奥斯卡的样子,哪有半点生病的模样,苏青竹看透了她的把戏,径直越过她,“不知道,不感兴趣。”

“可是阿逸他很感兴趣呢?他很关心我,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舒蔓儿的话留住了苏青竹的脚步。

“你什么意思?”

舒蔓儿笑了笑,慢斯条理从包里拿出一张病例单,道:“我得了肾衰竭,需要换肾,你的血型是和我匹配的,你说阿逸回来干什么?”

闻言,苏青竹的嘴唇不由地颤了颤,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可能!这种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得的,你之前那么健康!”

因为自己得病的缘故,林医生经常遗憾,她身体慢慢衰竭的那半年里,要是能早点来医院检查,也不至于是现在的这种情况。

舒蔓儿被拆穿也不恼,只轻蔑一笑,“果然是得了绝症的人,你很了解哦。”

“你怎么知道?”苏青竹震惊,心脏不由紊乱,嘴唇也渐渐失去血色。

“还记得一年前我们一起去体检那次吗?那时候就已经查出你心脏有问题了,是我换了你的病例,才一点点把你的病拖到现在。”

亲耳听到一个人如何处心积虑地害自己,苏青竹心中无法平静,尤其这个人还是自己的表妹,她自认为她对待舒蔓儿从来不薄!

她没有基础,想上电影学院,是苏青竹劝苏父帮忙找关系,把舒蔓儿送进去的。

自己的一切都几乎与她共享。

到头来,她的善良和好心却养出一个魔来!

“为什么!舒蔓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你抢走属于我的一切,甚至要我死,我到底哪里得罪过你呢?”苏青竹眼中含泪,一字一顿地质问道。

“因为我讨厌你,你的存在,让我觉得碍眼!”

她羡慕苏青竹拥有的一切,更讨厌她那副为人着想的善心样子,少年时,陆奇逸曾不止一次说过:小竹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美好的女孩子。

舒蔓儿嫉妒的发疯!

她也爱着陆奇逸,可陆奇逸对苏青竹的感情太深,哪怕她把自己变成和苏青竹一样的人,也无法取代她。

直到她设计让陆奇逸眼里的苏青竹面目全非……

善良美好的女孩子只要有她舒蔓儿一个就够了。

正在这时,舒蔓儿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顺势往地上一倒,捂着脸,眼泪将落未落,楚楚可怜地哽咽说,“表姐,对不起,是我太贪心了……”

苏青竹皱起眉来,不知道她这又在演哪出。

下一刻,她便只听门口传来一道冷沉声音,“苏青竹,你又对蔓儿做了什么?”

下一章请点击

相关小说推荐